第五章果然天下父母心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許子昊來到自家的小院前,心里很是激動。

    前世因為作出“理智”的決定后,許子昊一直過著“快樂”的單身漢生活。

    單位里的領導曾拿他說笑:“小許啊,市里這么多單位就沒一個合適的嗎?對了,你當年可是“狀元”,是不是等著公主點狀元招駙馬呢?”許子昊淡淡一笑,也不理會,心里卻琢磨著:當年吳瓊外公周文山是原**委員、總政治部主任、中顧委委員;爺爺吳玉成是原中央宣傳部部長、中顧委委員;吳天行原是東海市市長,后來是政治局委員、東海市委書記,現在是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周云珊是總政歌舞團創作室主任、現在是總政歌舞團副團長,吳瓊根正苗紅,雖不是公主也差不多,當時要不是一時糊涂,這駙馬說不定早當上了。

    許有德和柳桂琴為了解決許子昊的單身問題是操碎了心,跑斷了腿,磨破了嘴。當時已經擔任云東縣教育局局長的許有德和擔任縣衛生局副局長的柳桂琴已經把為許子昊找對象的事情當成了“第一要務”,許有德“主攻”全縣教育系統,從幼兒園到高中進行物色;柳桂琴“主攻”全縣衛生系統,從護士到醫生進行篩選,可許子昊就是不領情。

    有一年過年,許有德和柳桂琴又老生常談,提出必須要“盡快抱孫子”,許子昊就樂了:“爸、媽,你們倆都是科級干部,我都已經副處了,咱們都是黨內同志,不帶這么逼我的。再說我這是響應國家號召,計劃生育呢!”

    許有德手一揮:“你那級別沒有用。我是老子,你是兒子,咱們家按這個級別來。還計劃生育呢,國家提倡的是“計劃”生育,問題是你既沒計劃,也不生育,我看你是計劃不育。”

    許子昊撓撓頭:“那我是晚婚晚育。”

    柳桂琴又接過來了:“兒子,不是媽說你,你看咱們家的親戚、同事、朋友,還有隔壁鄰居,跟我們一般年紀的,人家孫子、孫女都上小學了,沒幾年我跟你爸都退休了,我們無事可做,連含飴弄孫的機會都沒有。”

    許子昊自知理虧,也不分辯,從那以后沒事盡量不回家,免得給老人添堵,自己也不痛快。

    現在來到家門口頗有點“近家情怯”的意思。

    “爸、媽,我回來了。”許子昊的聲音有點顫抖。

    “小昊,是小昊回來了。”柳桂琴激動地開了門。

    許子昊走到屋里,電視里正在播放著《雪山飛狐》,“小昊回來啦,還沒吃飯吧?馬上讓你媽弄飯,我們也還沒吃呢!”許有德跟著就“批評”柳桂琴,“孩子回來就回來,大驚小怪的干什么?要鎮定。”說完,又坐回了沙發上,拿起了報紙。

    柳桂琴拉著許子昊正上下打量,一連問出好幾個問題:一會問學校食堂的伙食怎么樣,一會問車上人多不多,一會問又沒有談女朋友,一會又問什么時候去報到。許子昊不知道先回答哪個,許有德插話道:“看你問的都問不到關鍵的地方,先問問他晚上想吃什么!”

    柳桂琴白了他一眼:“你不是要鎮定嗎?怎么又插話?耳朵豎那聽什么啊?”許有德馬上反駁:“我湊巧聽到一句,還豎著耳朵聽呢,沒看見我正忙著看報紙嗎?”

    柳桂琴一看,“拉倒吧,你報紙拿反了。”

    許子昊感受到久違的家庭溫情,心里很是舒坦:“爸、媽只要是回到家里吃飯,吃什么都有胃口,晚上我們一家三口好好喝幾杯。”

    晚上吃了飯后,在許有德的提議下,一家三口召開了家庭會議。會議的主要議題是許子昊到新的單位新的工作崗位后如何盡快融入集體的問題,簡言之,就是怎樣在單位立足。

    許有德和柳桂琴紛紛獻計獻策,盡管許子昊前世在云州市好幾個委、辦、局工作過,十多年由高潮到低谷,由黑馬到棄子,心境已經修煉得用“寵辱不驚,看庭前花開花落;去留無意,望天上云卷云舒”來形容了。十多年一直在“條條”上,熟悉各種“規則”和“潛規則”,從一個機關到另一個機關,可謂是機關老油條了。但他不愿拂了父母的好意,表面坐那“認真聽講”,一副乖寶寶的模樣,實則思維已經飄到千里之外的東海了。

    會議結束后,許子昊回到自己的房間靜靜地思索著。前世今生怕是離不開官場了。因為那是自己的理想信念之所在。每個人心中都有理想。小時候,老師都會問同學們,長大以后想做什么。有人說長大以后當警察;有人說長大以后當老師;有人說長大以后做醫生;有人說長大以后做駕駛員;有人說長大以后當科學家。這個時代,應該說這五種職業是選擇的人最多的。因為按照孩子們的邏輯中,當警察可以抓小偷,可以滿足他們化身正義的需求;當老師可以教學生,可以滿足他們化身威嚴的需求;當醫生可以救病人,可以滿足他們化身能力的需求;當駕駛員可以開汽車,可以滿足他們化身瀟灑的需求;當科學家可以造宇宙飛船,可以滿足他們天馬行空的需求。

    這個時代,很少會有人選擇做商人,做官員,因為他們沒有概念。他們知道的商人或許就是開小賣部賣水果凍的大媽抑或是在學校門口賣棉花糖的大叔;官員就不用說了,學校里老師最大,比老師更大的,那就應該是校長,至于比校長大的,已經不是他們所關心的范疇了。在家里爸媽最大,比爸媽更大的,那就應該是爺爺奶奶了,比爺爺奶奶大的,呃,應該去見更大的領導——馬克思去了。

    很少會有人選擇做工人,做農民,哪怕是工農子弟,因為理想必須要高于現實。有人回答不出具體想從事的職業,就籠統選擇做一個“有用的人”。基本上沒有人選擇以后做乞丐,很顯然沒有人認為乞丐屬于有用的人。

    許子昊選擇的是做一個有用的人。當然這個“有用的人”的內涵是不斷變化的。雖然說職業無高低貴賤之分,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判斷標準,喜歡的、不喜歡的;喜歡的、更喜歡的。

    從小受到的教育是為人民服務,可為人民服務的內容很廣。每個正當的職業都可以為人民服務,但做官能更大程度地更大范圍地為盡可能多的人服務,做官能在自己的權力范圍內管轄領域內一定程度上按照自己的意圖為人民更好地服務。

    許子昊再次堅定了“做一個有用的人”的信念:那就是對愛人有情,對長輩有孝,對晚輩有愛,對朋友有義,對同事有誠,對國家有忠,對人民有益。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191960_4_12-m
大王饒命
作者 會說話的肘子
  靈氣復甦的時代,寂靜生活碎掉了,彷彿雷霆貫穿長空,電光直射天心,雨沙沙地落下。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