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好了,好了,你給我出去!”

    伴隨著這一聲驅趕的話語,大門被打開,一堆行李被扔了出來。而后,一個人影被推了出來。

    而此人正是肖晨希,一位剛初三畢業的小女生。

    此時,肖晨希正無奈得對著站在門口的人道:“老媽,你這是干嘛呀?雖然我是去外省讀書,但是離注冊還有幾天時間啊。”

    肖晨希老媽雙手叉腰,絮絮叨叨道:“反正都是要走的,早走晚走還不是一樣?你是第一次出家門,路上小心些知道不?”

    肖晨希點點頭表示知道:“但是媽,你可不可讓我再呆幾天,等快注冊了再讓我走啊?”她內心很是無語,老媽一向是很寵愛自己的,怎么這次這么急就把自己趕出去?

    “免談!趕緊走吧!免得到時候我傷心不舍得不讓你走,就耽誤你注冊時間”

    肖晨希聽了嘴角抽搐。老媽這是什么邏輯呀?難不成今天腦袋給門擠的不靈光了?她可不想就這么莫名其妙被趕出家門啊,于是她探頭向屋內喊道:“老爸,快出來啊!老媽發神經要把女兒趕走了?”

    她老爸聞言踱步來到門口,攤攤手表示無能為力:“希希啊,你知道老爸是在老媽的管轄之下的,她的命令我也只有服從的份。”

    “那你就眼睜睜看著你女兒被轟出家門?”肖晨希不服氣道。

    “希希,要不,這些天你就先到你朋友家湊合著過?”

    肖晨希瞬間石化,這,這是為人父母的樣子嗎?請問,有誰家會在開學前做這種石破天驚的舉動:把自己的女兒往外趕的?很好,自己的父母做到了!

    見肖晨希還是沒有動作,她老媽故作不耐煩的樣子,抬手驅趕著:“還不快走?趕緊走!看了就心煩!”

    無可奈何,肖晨希只好拖著行李離開了。老爸老媽集體發癲時她還真是沒轍,算了,還是去雅霜那窩幾天吧!

    望著肖晨希離去的背影,她老媽憂心地說道:“她爸,我們這么早就把希希趕走,合適嗎?為什么就不能拖幾天?”

    她老爸攬過她老媽的肩膀,安慰道:“她媽,別擔心,希希不是小孩子,她會照顧好自己的。再則,這次的事件重大,要沒日沒夜的趕工。希希在不方便我們操作,這你是明白的。這些事現在還不是讓希希知道的時候,要不然我也不舍得這么早就把她趕走。”

    她老媽也是明白這個道理的,所以剛也只是發一下牢騷。

    倆人進門后,雙雙進入書房開始忙碌起來。期間,她老爸拿起手機按下那串熟悉的號碼,接通后嘀嘀咕咕半天后,終于滿意得掛斷,繼續投入忙碌中。

    而另一頭,肖晨希很是郁悶地打著的士去雅霜家。

    到了目的地,肖晨希還是獨自嘆口氣,自己這也夠倒霉的。伸手按下雅霜家的門鈴。

    一會,門打開了。

    肖晨希見陸雅霜正穿著睡衣,睡眼惺忪的,開了門后就往回走。她無語了,把行李拉進去關上門后對雅霜說道:“雅霜啊,你看都不看來人一下,萬一來的是壞人怎么辦?”

    陸雅霜把自己扔在了沙發上,揉了揉還在犯困的眼睛,嘟著嘴說道:“老大,你也不看看現在才幾點?清晨六點,你說哪有壞人腦子壞殼這么早來,還光明正大的按門鈴的?”

    “這可說不定,萬一那壞人就別出心裁,反其道而行呢?到時候你哭都來不及!”肖晨希把行李靠邊放后也坐到沙發上。

    “是是是!老大教訓的是,小的記住了!”陸雅霜眨了眨眼睛,這才發現肖晨希今天不是來玩的,她手指指著那堆行李,“咦,老大,你搬家呀?”

    肖晨希兩手一攤,無奈道:“算是搬家吧!總之,這幾天我就在你這窩著了。我爸媽把我給趕了出來。”

    “什么?!”陸雅霜驚得跳了起來,瞪大眼睛問道:“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惹火叔叔阿姨?”

    肖晨希翻翻白眼:“我倒是希望自己是做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讓他們生氣,而不是像現在這樣莫名其妙被趕出來。”

    “不會吧?”陸雅霜摸了摸下巴,繼續道:“你的意思是你自己也不懂為何被趕出來?”

    肖晨希點點頭道:“是啊,我老媽是有說過是怕她傷心到時候不讓我走,可這爛借口能信嗎?不管啦!反正他們是不可能不認我這女兒就是了。現在他們想發癲,就讓他們發癲去吧!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們就是一對活寶!”

    陸雅霜深以為是得點點頭,肖晨希一家人確實全部是活寶,看肖晨希就知道了。住在自己這里也好,可以一起瘋玩幾天呢!

    于是,兩人都不再去想這怪事。

    接下來每一天倆人都全身心投入玩耍當中。

    閑暇的時間溜的最是快,轉眼就到了要開學的日子。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2137478_82_823-m
頭號強婚:軍少,求放過
作者 錦紅鸞
  “應早早,你連生你養你的父母都不放過,你會不得好死,遲早要遭報應!”面對仇家的詛咒,應早早...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