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郎財女貌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京城機場。

    徐傑魂不守舍的從航站樓裡面走出來,望著不知何時開始飄灑的雪花,眼中除了不知所措的慌亂之外,更多的是黯然失落的傷感。

    “你沒事吧?”走在前面的女人回頭望著他,毛線帽、太陽鏡、黑口罩、大圍巾,女人被遮的嚴嚴實實,沒有一寸皮膚露在外面。

    “沒事。”徐傑敷衍的迴應了一句,腳下也加快了步伐,曾經熟悉的聲音,如今聽起來卻那麼陌生。

    他和唐菲是大學同學,也是一對戀人,不過和那些畢業就分手的情侶不同,兩人是在畢業後才正式確立關係。

    然而甜蜜的日子僅僅過去一年,一眼望到退休的工作讓唐菲感到人生枯燥乏味,於是在朋友的慫恿下報名參加了一檔音樂選秀節目,直到通過海選不得不去外地參加全國賽的時候才將這件事告訴他。

    一開始他堅決反對,現如今的選秀節目砸錢、比慘、炒作,沒有選只有秀,滿滿的都是內幕,一不小心就容易被套路。

    可唐菲跟他聊起了人生,聊起了夢想,他也是被對方的執著打動,於是決定成全女友,而唐菲也在臨行前向他深情告白:不管結果如何,選秀結束之日,就是咱們領證登記之時。

    唐菲生在一個藝術之家,母親是京城歌舞團的演員,所以她從小就能歌善舞,再加上外形靚麗,風格多變,一登場就收穫大量粉絲,後來一路五關斬六將殺進總決賽,最終斬獲亞軍頭銜。

    接下來的劇情發展不用做過多的猜測就能想象到,簽約經紀公司,進入演藝圈,推出個人單曲和專輯,從此走向明星之路,前途一片光明璀璨。

    可是就在他手捧鮮花來到機場迎接唐菲時,等到的不是攜手去民政局領證登記,而是一句我們分手吧。

    給出的理由也很簡單,戀愛和婚姻會影響她的演藝事業,影響粉絲對她的喜愛。

    “你去哪兒,我送你。”唐菲輕聲說道,躲在太陽鏡後面的兩隻眼睛藏著深深的愧疚。

    生活就是如此,必須捨棄一些東西才能得到另一些東西,魚和熊掌不可兼得。

    “不必了。”徐傑故作輕鬆的說道,對於兩人今天的結局,他其實早有預感。

    自從唐菲進入半決賽以後,跟他的聯繫就越來越少,有時連信息都不回一句,即使總決賽結束,也是拖了一個多月才回來。

    想見你的人,跋山涉水也會來到你身邊,不想見你的人,就算敞開大門她也懶得進。

    死乞白賴的生拉硬拽會顯得感情廉價,握不住的不如放下,讓自己活的灑脫一些。

    “今後有什麼打算?”唐菲覺得自己辜負了男人的一片真心,所以想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幫幫對方,這樣會讓她的心裡好受一些,至少不覺得虧欠那麼多。

    徐傑聽了目光漸漸飄遠,長長的呼了一口氣,開玩笑似的說道:“打算趕緊找個媳婦,戶口簿都帶了,不用可惜。”

    唐菲的心裡頓時變的不是滋味兒,好像針扎一樣疼。

    “別這樣,咱們就算不能做夫妻,也還是最好的朋友。”她從兜裡面掏出一張大明星蘇芸的演唱會門票,到時她會作為表演嘉賓登臺獻唱,就在今晚,“這是VIP區的門票,記的來看我的演出。”

    徐傑沒有接,他覺得既然分手了就沒有必要假惺惺的裝親密,那些說分手後還是朋友的,要不就是想把對方當備胎,要不就是還想找機會耍個流氓。

    唐菲見到他不收,直接把門票硬塞進他的上衣口袋裡。

    這時從停在路邊的商務車裡走下來一個打扮時髦的中年女人,她警惕的觀察了一下四周,然後踩著高跟鞋快速來到唐菲身邊,壓低聲音說道:“你先上車。”

    言語中透著毋容置疑的權威。

    唐菲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聽話的走了。

    女人看到唐菲回到車裡,這才把目光投向徐傑,眼中透著一絲高高在上的優越感,神氣的說道:“唐菲形象好,嗓音佳,是近幾年選秀中最具潛力的實力新人,未來在演藝圈的發展不可限量……”

    徐傑的臉上露出一絲冷色。

    這是唐菲的經紀人劉晶華,江湖人稱“華姐”,是娛樂圈內響噹噹的金牌經紀人,帶出過不少明星大腕兒,今晚舉辦演唱會的蘇芸就是其中之一,唐菲會跟他分手,這人絕對脫不了干係。

    “你跟我講這些幹什麼?”徐傑冷冷的道。

    “我的意思是,既然分了手,以後就不要去打擾唐菲。”劉晶華瞥了一眼徐傑的上衣口袋,那裡裝著唐菲塞進去的演唱會門票,有半截露在外面。

    “我有去打擾她嗎?”徐傑反問。

    劉晶華輕笑了一聲,有些事就是這樣,分手在圈內人看來稀鬆平常,但對圈外人來說卻是怨念極深。

    “你知道嗎,愛一個人最好的方式就是成全她。”

    徐傑嗤之一笑:“別餵了,我不吃屎。”

    他就是這樣的毒雞湯聽多了才會落到現在這幅田地,其實類似的話他也曾對失戀的室友說過,那種反胃的感覺懂的都懂。

    吃屎?誰讓你吃屎了?

    劉晶華不解,可是轉而一想立馬就反應過來,對方這是暗諷她說的話跟屎一樣,直白點就是罵她滿嘴噴糞。

    “你……”

    劉晶華氣的雙眼直冒火,這個男人簡直不可理喻。

    可在惱怒之餘又發現,自己並不能把對方怎麼樣。

    老話講兔子急了還咬人,對方是記者,如果到處大嘴巴,爆出“唐菲選秀成名後與男友分手”這樣的黑料,勢必會影響到唐菲的口碑和未來的星路。

    她思來想去,覺得還是要以攻心為上,於是壓住心中的怒火語氣緩和的說道:“其實我這樣做也是為了菲菲,一旦你和菲菲的事情曝光,立馬就會有粉絲倒戈,到時不光她的人氣會下跌,連商業合同也會被取消,蘇芸腕兒大吧,有男友一樣涼涼,要是再嫁個像你一樣的普通人,能涼透透的你信不?”

    徐傑聽了渾身不舒服,皺著眉頭問道:“我這樣的普通人怎麼了?普通人就不配娶老婆嗎?”

    “配,當然配。不過老話說的好:龍找龍,蝦找蝦,烏龜找王八,普通男人只配娶普通女人,而菲菲註定不普通。”

    劉晶華的目光變的犀利,神情也變的傲慢。

    “所謂的婚姻,一定要建立在物質基礎之上,你能給菲菲什麼?住得起別墅嗎?買得起愛馬仕嗎?開得了瑪莎拉蒂嗎?你不能,你給不了菲菲幸福,再說,唐菲已經把一個女生最好的青春都給了你,知足吧!”

    徐傑張口結舌,面色如土,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被人懟的體無完膚,鬱悶的是他竟找不到話反駁。

    以前總覺得自己還年輕,所以麵包會有的,牛奶也會有的,一切都會有的,可是剛才聽了這個老女人的話才意識到,如今的姑娘要的不是一切都會有,而是現在就都有。

    他突然自嘲的苦笑了一下,寒窗苦讀十六載,說來也是前知生命起源,後知太陽爆炸,現在竟搞不懂女人,書都特麼讀到狗肚子裡了。

    活該單身狗!

    “你也別怪我,要怪就怪自己沒本事。”劉晶華抖了抖大衣上的雪花,走了幾步回頭道:“最後送你一句話,相見不如懷念,咱們後會無期。”

    說完上了車。

    徐傑呆呆地站在原地,面部的肌肉卻在不自主的抽搐跳動,直到商務車漸漸遠去,他終於忍不住用手捂住右邊臉,嘴裡面嘶嘶的抽著涼風。

    牙痛!

    ……

    ……

    徐傑是京城電視臺生活頻道《服務民生》欄目組的一名記者,每天的工作就是跑街串巷,走進百姓生活,挖掘有價值的新聞,為百姓解決生活中遇到的各類難題。

    雖然進入這行只有兩年,但他早已從初入社會的菜鳥蛻變成一名優秀的出鏡記者,並參與策劃多期節日特別節目,還客串過外景主持,職場前景可以說是一片光明。

    然而今天當他趕回單位準備寫點兒什麼交差的時候,腦子裡卻是一片空白,雙眼直愣愣的盯著筆記本電腦只知道發呆,偶爾機械式的寫下幾行字,等停下卻發現狗屁不通,很明顯人回來了,魂兒沒帶回來。

    這種狀態一直持續到下班,同事們相繼離開,辦公室內很快就剩下他一個人。

    因為節目是在晚上20點30分播出,為了避免意外出現,組內通常會留一個人直至節目結束,而今晚輪到他。

    面對空蕩蕩的屋子,徐傑想了很多,逐漸的冷靜下來。

    他不是一個多愁傷感的人,既然分手已成定局,又何必苦苦糾結?

    感情其實很簡單,彼此喜歡就在一起,沒愛了就分開,當斷不斷反受其亂,撕扯的時候最疼。

    最近組裡打算做個冬日特別節目,大家都在忙,自己也不能落後。

    感情什麼的都是特麼騙人的,只有工作能夠使我快樂。

    他打開電腦。

    “前年的主題是疾病預防……”

    “去年播的是科學健身……”

    “今年……”

    “嗯,今年就寫它!”

    想好之後,徐傑坐正身子,手指在鍵盤上快速的敲打起來。

    ……

    文案就像粥,需要慢慢熬才能出味道。

    等徐傑寫完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凌晨5點多鐘了,對他來說通宵寫文案是常有的事,想要在激烈的競爭中脫穎而出、嶄露頭角,不多花費點兒心思怎麼行?

    他保存好文件就離開辦公室,外面的雪還在下,這是今年的第一場雪,地面已經落了厚厚一層,踩在上面咯吱咯吱地響。

    單位附近有便利店,他買了麵包和牛奶,不知道是牛奶太涼還是麵包太甜,剛吃了兩口牙又開始痛了,跟針扎似的。

    那是一顆長歪的智齒,最近半年總疼,牙醫說最好拔掉,

    這個時間牙科診所都沒開門,老話講酒精是最好的止痛藥,他在便利店尋找了一圈,最後買了瓶牛二,又拿了一提喜力,醫學上管這叫中西結合療效好。

    他扭開蓋子灌了一口,辛辣的滋味瞬間在口腔內瀰漫開,牙還疼,但明顯減輕了一些,於是又喝了一口。

    一旁的店員小妹直接看傻,第一次見到有人把牛二喝成牛奶,這位客官你是準備等一下去哪打虎嗎?

    徐傑就這麼一邊喝一邊走出便利店,等到單位門口的時候覺得這樣有些不雅,有損自己在臺裡先進青年的正能量形象,於是來到附近的一個小公園坐在椅子上慢慢喝。

    可是酒止了牙痛,卻也入了愁腸。

    郎才女貌的年代一去不復返,取而代之的是郎財女貌,有才可以俘獲女人,但沒財肯定啥也留不住。

    像他這種一直靠才華行走於江湖的人,被拋棄也是一種必然。

    時代的一粒塵,落在一個人的身上就是一座山。

    “啊!”

    他突然吼了一嗓子。

    世道變了,人心也跟著變了。

    有時候他挺羨慕電影中的那些反派,不為規則約束,不為感情牽絆,我行我素,愛咋咋地,哪怕遇到挫折也會哈哈一笑,唸叨著“事情開始變得有趣了”之類的話。

    就在徐傑快要黑化的時候,一顆冰涼的雪球狠狠的砸在他的臉上,“啪”的一下,嗆了他一嘴的雪。

    “呸,呸!”

    徐傑一邊擦嘴一邊站起來,身上的雪花散落一地,他四下張望,發現不遠處的雪地裡站著一個人,手裡握著一個雪球,並擺出投擲的姿勢。

    “幹嘛呢?”他大聲呵斥。

    “你沒死?”對方疑惑。

    “會不會說話?”徐傑眉頭一皺,聽聲音是個女的,心裡也隨之升起一種虎落平陽的悲哀。

    以往他在異性緣這一塊一直都是拿捏的穩穩的,可是今天卻接連遭到女人的奚落和襲擊,簡直猶如過街老鼠一樣。

    等等!

    天黑人靜,四下空曠,突然冒出一個女的問他死沒死,這場景實在瘮得慌,而且女人的這身打扮也相當可疑。

    從頭到腳一身黑,黑帽子、黑口罩、黑圍巾、黑衣服、黑靴子,包裹的嚴嚴實實,只露出一雙眼睛在警惕的盯著他。

    再結合剛才的偷襲,以及手上持有的武器,想來一定是在為下一次襲擊做準備。

    智慧的光芒在狗頭中來回碰撞,徐傑很快就得出了一個結論。

    這是一個打手。

    對!

    女打手。

    ……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2 篇書評 我要發表
你好我好

2
你好我好
發表時間 2022-03-20 09:38

沒系統、非重生、無醫術武術、也不是國際傭兵高手等等老的不能再老的老梗,但能寫出新意,不錯。

蔡董

1
蔡董
發表時間 2021-11-24 08:38
評分

經典必讀!

本月排名
98
本月票數
2
1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重生香江之1978
作者 蜜汁雞翅膀
重生來到1978年的香港,開啟一段寫意的人生,他叫林道秋,今年剛滿十八。 (馬上閱讀)
180
亂明者皇太子
作者 帥鍋大馬
萬曆十五年,即1587年。 這一年,距離明亡還有57年! 這一年,在白山黑水之間的建州女真... (馬上閱讀)
180
海賊之禍害
作者 紫藍色的豬
大海賊時代,豪傑並起。 強者,隨心所欲。 弱者,無從選擇。 莫德對此深以為然,於是他左槍右刀,... (馬上閱讀)
180
影帝他不想當太監
作者 江公子阿寶
我以後再也不要做太監了! 大明朝最年輕最英俊的廠公,穿越成了橫店一名群演。 遣返倒計時開始! ... (馬上閱讀)
180
富礦
作者 總是覺得累
這是一個帶著異能,把貧礦變成富礦,一路發達的故事。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現實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