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復活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站在一塊巨石之上,環顧著四周天高地闊的荒涼戈壁,沈放直有一種大聲罵娘的沖動。

    在這片戈壁上轉悠了三天了,除了昨天晚上看到了一只遠遠的見到他就跑的無影無蹤的蜥蜴之外,他再沒見過其他任何活物,仿佛快要著火的嗓子和因饑餓而急速跳動的心臟提醒著他,如果再找不到食物,他可能就要餓死在這片戈壁之中了。

    而這一切,還要從三天前他復活的時候說起。

    三天前,他從置身在一片奇異空間中的棺材里爬了出來,可能是因為死去太久的原因,過往的事情,他都記不清楚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之前確實已經死了,之所以現在能活過來,是因為他之前在臨死時的一番布置。

    其具體的步驟,沈放也已經記不清了,只隱約的記得,他在臨死前布置了一個孕養僵尸的陣法,在他死后將他的尸體逐年累月的孕養成了一只僵尸。

    是的,僵尸!

    此時的沈放已經不在是一個人類了,而是一只僵尸!一只剛剛孕養成功,還相當弱小的僵尸!

    在他的腦海里,雖然過往的記憶都已經非常模糊了,但有一篇名為《尸神錄》的修煉功法卻是格外的清晰,醒來后,沈放粗略的看過一遍,已經明白這是他之前為他變成僵尸后準備的修煉功法。

    不過,這《尸神錄》卻只有上半卷,要找到下半卷,還要依靠他手腕上那個像司南一樣的紋身,根據《尸神錄》上所說,只要將他腦海中這上半卷修煉到一定的層次,這個司南就會被激活,到時候自然會導引他去尋找下半卷。

    因為過往的記憶已經完全模糊,對于以前的自己為什么沒有將完整的《尸神錄》一次性留下來沈放不得而知,也沒有去做過多的探究,而事實上,他也根本沒有時間去做過多的探究。

    在他醒來不久,他置身的那片奇異的空間便綻放出迷濛的光輝,將他傳送到了這片極盡荒涼的戈壁之中。

    而在傳送的時候,沈放便已經感到了饑餓,所以到了這片戈壁之后,他一直在忙著尋找食物,可惜,除了那只隔著老遠就一頭扎進沙子里跑的無影無蹤的蜥蜴之外,他唯一找到生命體就是幾株巨大的仙人掌。

    仙人掌汁他倒是喝了不少,可僵尸的食物是血液,那仙人掌汁喝的再多也起不了什么作用。以他現在的狀況,最多再有兩天他就會因為極度的饑餓而變成一具干尸。

    當然,僵尸不死生物的特性會讓他在這種狀態下以一種近乎冬眠的狀態活著,直到得到血液的滋養。

    可是,在那片奇異的空間里,他已經沉睡了不知多久的歲月,沈放不想在繼續沉睡下去了,況且,天知道他變成一動不能動的干尸之后要經歷多少年才會剛好有血液流進他嘴里。要是還沒等到血液的滋養,他就先被什么不可預知的天災人禍傷到了頭顱和心臟,那他就再也醒不過來了,臨死前的那一番苦心的布置就將完全付之東流。

    才剛剛復活,沈放可不想就這么不明不白的死去,他從巨石上跳了下來,選準一個方向后咬著牙快速的向前奔去。

    還有兩天,他必須要在兩天之內找到可供吸血的生物!.....

    這是一片廣袤的石林,沈放在林立的巨石中間快速的穿行著,前行了大約兩千米之后,在繞過一塊巨石時猛然和巨石后一個不明物體撞了個滿懷,一聲驚吼之后,雙方幾乎同時向后跌在了地上。

    沈放定睛看去,只見一個壯碩的黝黑胖子正掙扎著要從地上爬起來,地上散落著一些枯枝和雜草,似乎是這胖子剛剛收集起來準備點火烤東西用的。

    “他媽的,你個王八羔子敢撞老子。”黝黑的胖子一邊爬起來一邊怒罵道。

    可這聲音卻被沈放自動忽略了,此時此刻,他的腦海里只剩下了兩個字——食物!

    極度的饑餓和僵尸嗜血的本能已經讓他有些神志不清了,他似乎能看透那胖子黝黑的表皮,直達那在血管中正奔涌不停的鮮血,滿眼盡是那鮮紅的誘惑。

    可能是因為剛剛才變成僵尸,并沒有吸血的經驗,又是突然間撞到這個胖子,所以盡管沈放現在極度的饑餓,卻也并沒有第一時間便撲上去將他吸個精干,而是出現了片刻的呆滯。

    而就是在這瞬間,那胖子以和他肥胖的身軀完全不相稱的速度從腰間取下了一個在沈放看來黑乎乎的奇形怪狀的玩意兒,食指在下面扣動了一下。

    “撲哧”一聲輕響,在沈放還沒有反應過來的瞬間,那奇形怪狀的玩意兒便噴射出兩根筷子粗細,一寸左右的鋼針扎在了他的胸口上,而后,一股猛烈的電流驟然從鋼針上傳來,沈放一陣劇烈的顫抖之后,意識頓時模糊起來,昏聵之前,他瞪著兩眼,很不明所以的看著胖子手里那個奇形怪狀的玩意兒。

    這是什么法寶,噴射雷電前怎么一點能量波動都沒有?!

    ...............

    “醒醒,快醒醒,你沒事吧?”不知道過了多久,沈放聽到一個清脆嬌嫩的女音在耳旁響起,同時有人在輕輕的推搡他的身體。

    “被暗算了!”

    沈放猛然驚醒,騰的坐了起來,卻是將身旁之人嚇了一跳,驚呼著跌坐在了一旁,沈放扭頭看去,只見一個十四五歲的少女正驚魂未定的看著她。

    略顯卷曲的深紅色長發,高高挺立的鼻梁和略微凹陷的眼眶中一雙深藍色的眸子說明這少女是個異族人,在還沒有變成僵尸之前,沈放也曾見過不少的異族女子,而此女雖然略顯稚嫩,但容貌絕對可算是首屈一指,尤其是那雙純凈無暇猶如藍寶石一般的眸子,讓人看一眼就再難以忘懷,配上此時驚魂未定的神色,更有種惹人憐愛的美....

    目光從女子身上掠過,沈放打量了下四周,發現自己和女孩正置身在一個急速向前飛行的怪異的金屬盒子里,那用怪異法寶電暈他的黝黑胖子就坐在離他不到一米遠的地方,不過兩人之間被一道金屬網分割開來了。

    看到這道金屬,沈放頓時明白,他和這個異族少女都被這黝黑的胖子抓住了,這金屬盒子是個牢籠!

    可是,他為什么要抓我,難道就因為我撞了他??

    沈放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如果這胖子因為他撞了他而惱火的話,那大可以乘他昏迷的時候殺了他,把他抓起來關在這里是什么意思?

    似乎看出了沈放的疑惑,一旁的少女弱弱的道:“他是掠奪者,把我們抓去是要賣做奴隸。”

    掠奪者是什么,沈放不知道,但奴隸兩個字卻觸動了他的神經,一聽這黝黑的胖子竟然是要將他賣做奴隸,心頭頓時升起一股森寒的殺意。

    不知道為什么,沈放覺得他被侮辱了,深深的侮辱了,可能跟他隱約記得的輝煌過去有關,但此時顯然不是去深究這些的時候,而沈放也不想去深究,既然這胖子用心險惡的要將他賣做奴隸,那就殺了便是。

    可是,怎么殺?

    沈放環顧四周,想要尋找對他有利的因素,可目光卻無意中從女孩隱現親筋的白玉般的脖頸上掃過。

    如遭雷擊一般,因為剛醒來時緊張和驚詫而暫時被壓制下去的饑餓感和嗜血的本能頓時被喚醒,眸子里立刻再度呈現出那片極盡誘惑的鮮紅色,耳旁似乎聽到了少女充滿活力的心跳和鮮血在血管中噴涌的聲音。

    一瞬間,沈放便到了失去理智的邊緣,,臉部變的猙獰,眸子變成了血紅色,一對尖利的獠牙從嘴唇中擠了出來,一個充滿蠱惑的聲音不停的在腦海中沖擊他的理智——咬死她,咬死她.......

    沈放死死的抓住座椅的扶手,不讓自己撲上去,但那嗜血的本能越來越旺盛,沈放已經感覺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了。

    而一旁的少女在眼睜睜的看著沈放變成僵尸后,腦海里出現了短暫的空白,但緊跟著就反應過來了,騰的縮到角落里,驚恐的尖叫了出來。

    “嘭!嘭!嘭!”女孩高分貝的尖叫擾的那黝黑的胖子極為惱火,回過身來用碩大的拳頭在金屬網上一頓猛砸,歷吼道:“臭娘們兒,給老子安靜點,再叫老子抽死你。”

    沈放是背對著他坐著的,所以他并沒有看到沈放變成了僵尸,見少女無端的發出刺耳的尖叫,心里雖然有些奇怪,但并沒怎么往心里去,只對著少女大聲的呵斥。

    而聽到他的話,已經快要完全失去理智的沈放,腦海中突然閃過了一絲靈光,手一松,猛的撲了上去,將少女抱了個滿懷,雙手開始撕扯她的衣服。

    少女頓時驚恐到了極點,劇烈的掙扎起來,那黝黑的胖子先是一愣,而后猛的歷吼道:“王八蛋,**在干什么?”

    而這時,那少女卻是愣住了,沈放的臉緊貼著她的臉,她甚至可以感覺到沈放呼出的熱氣,可預料中脖子被獠牙刺穿的痛楚卻一直沒有傳來,而沈放的雙手雖然一直在撕扯她的衣服,可卻一直沒有將她那并不厚實的衣衫扯下來,這讓她察覺到了一絲做作的味道,尖叫的聲音不自覺的小了很多。

    “不要停,繼續叫!”沈放死死的壓著一口咬穿女孩脖子的沖動,用壓抑的近乎沙啞的聲音在女孩耳旁輕聲的道。

    女孩又愣了一下,而后猛然間反應過來,立刻賣力的掙扎和尖叫起來,因為抓住沈放和小女孩時完全不費吹灰之力,所以那被小女孩稱為‘掠奪者’的黝黑胖子根本沒把沈放和小女孩放在眼里,也沒幾分防范之心,見沈放突然發狂,還以為他失心瘋發了,加上女孩高分貝的尖叫搞的他心煩意亂,原本就頗為暴躁的他心底頓時升起一股邪火。

    猛的一拉制動閘,將正疾馳的飛行車停到了地上,下車后,一邊作勢拉開關著沈放和小女孩的后面的車門,一片厲聲咒罵道:“媽的,敢折騰老子,看老子今天不抽死你們兩個。”

    話落,他一把拉開了車門,可是,還沒等他有所動作,沈放便猛的反身從里面沖了出來,抓住他的手,從他的腋下穿過,撲到了他的背上,用自己的雙臂從腋下鎖住了他的雙臂,雙腳纏在他的腰上,使身體緊緊的貼在了他的身上。

    冥冥中,仿佛有種力量在主導著沈放,讓他在一瞬間完成了這一些列動作,而后一口咬在了胖子的脖頸上,鮮紅的血液噴涌般的進入口腔,而后經喉嚨流進肚中,一瞬間,一種極盡舒爽的感覺從身體內部擴散到了全身,那種火燒火燎般饑渴的感覺頓時得到緩解,全身的毛孔都在這仿佛到達極致的快感中舒張開來。

    這時,那胖子從見到沈放竟然是長著獠牙的怪物的驚駭中回過神來,猛的一聲暴吼,背著沈放,‘嘭’的一聲撞在合金打造的飛行車的車身上,其巨大的撞擊力讓沈放頓時受到了重創,全身的骨架仿佛都要散掉了一般,幾乎要鎖不住胖子的雙臂了。

    但沈放知道,這個時候如果松開了絕對難逃一死,所以,他不能松,死都不能松!只有不停的吸胖子的血,將他吸干之后才有活路!

    感受到自己的血液正在快速的流失,胖子驚恐至極,亡命的將沈放往飛行車上撞,沈放的背脊傳來似乎要斷裂的劇痛,但在這拼命的關頭,他也顧不上這些,只是死死的纏住胖子,腦海里只剩下一個念頭——吸血,拼命的吸血!

    一下,兩下,三下,四下.....終于,胖子堅持不住,撞擊的力度變的越來越弱,最終貼著飛行車軟軟的滑到了地上,這時,沈放突然感到靈魂一陣悸動,似乎和那胖子的靈魂融合到了一起,一種來自精神層面的舒爽,讓沈放差點忍不住呻吟出來。

    他感到那胖子的記憶就如同一串串連在一起的畫面一般,從他腦海中飛速的閃過。通過這些畫面,沈放愕然的發現,這個世界和他隱約記得的那個修煉界完全不沾邊,這個世界沒有法寶,沒有古老的修煉者,只有各種形形色色的科技和一種另類的名為基因戰士的修煉者。

    這胖子用來擊暈他的能釋放雷電的奇怪玩意兒不是什么法寶,而是一種叫電擊槍的武器,這奇怪的金屬盒子在現今的人類社會也很普遍,叫飛行車,而現今的人類還發明了諸如機甲,戰機,宇宙飛船之內的神奇物件兒。

    而根據這胖子的記憶,沈放知道了他原本是一架宇宙戰艦上的戰機駕駛員,因為戰艦墜毀而在這顆星球上當了等同于強盜的掠奪者,而在此之前,他跟隨他的戰艦去過很多的地方,見到過瑰麗的星云,壯觀的恒星爆發,危機重重的黑洞吸食區,奇詭無比的白洞空間,也見過宇宙深處那些美麗妖艷的魚人族,兇猛猙獰的巨魔族,以及其他一些奇異怪誕的智慧生命。

    看著這些飛速閃過的記憶畫面,沈放不覺有些癡了。

    原來,人生竟可以如斯精彩!!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554340_21_78-m
從垃圾工到星空戰神
作者 離火加農炮
  星級時代,垃圾工葉垂意外獲得了時空之眼,得到了窺測未來的奇妙能力,他可以看到未來的無限可能...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