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林溫茂連忙上前打著圓場:“行了行了,今天是慶祝孩子取得好成績,先別說那些,今天咱們一家人啊~就好好吃飯。”

    陸爾曼眉頭皺得更深,她用一種慣常而失望的眼神看著林溫茂:“現在不說?現在不說什麼時候說?林溫茂,你永遠都是這樣得過且過沒有一點上進心。不光你這樣,你還想把女兒也教育成和你一樣沒出息的樣子。一個月拿著兩千塊錢的工資,你以為你那些親戚嘴上說什麼羨慕你工作穩定都是真的嗎?我告訴你,都是客氣話,所有人,所有人背地裡都瞧不起你,瞧不起咱們家!”

    和林昔微記憶當中的大多數時候一樣,陸爾曼越說越氣,而這場由林昔微引起蔓延到林溫茂身上的戰火,轉了一圈,又回到了林昔微的身上。

    陸爾曼也不管林溫茂聽了她的話之後變得鐵青的臉色,復而看向林昔微,語氣平緩了一點,卻繼續說道:“林昔微,我告訴你,你爸還天天跟我在這說你懂事了。可就從你提出來在這裡吃飯這件事,我就能推斷出你現在的想法。怎麼著,覺得自己考試考好了一次就是立了功了是嗎?來這裡吃飯,你也不看看這家飯店是咱家能消費的起的嗎?!”

    “算了,”陸爾曼說了半天,像是終於煩了厭了,用讓人如坐鍼氈的眼神掃視了林昔微和林溫茂一圈,最後視線落在林昔微臉上,“你也別說媽媽獎罰不分。你能考上月城一中的提前批,這確實是件好事。這個錢,花就花了,以後你慢慢長大了,懂點事吧!多為家裡,為你爸你媽想想。”

    一時之間,一家三口飯桌上的氛圍陷入無盡的沉默中。

    夫妻這麼多年,林溫茂很清楚陸爾曼的性格,他現在開口很可能會又刺激到她的某根神經。最好的處理辦法,也就是大家都這樣安安靜靜地別說話。

    林昔微心頭那因為久別重逢,而剛剛生出的溫情,再又一次重新經歷了一番如此誅心的數落之後,終究是淡了幾分。

    罷了!挨不得碰不得,陸爾曼依舊是林昔微記憶中的樣子。

    林昔微還清晰地記得,前世小時候的自己每每在竭盡努力之後卻得不到一句真心表揚的時候,那種無力和失望。

    重來一次,林昔微可以理解陸爾曼作為中年人生活的壓力,但是飯桌上的氣氛,也到底是無法如想象中一樣脈脈溫情。

    一頓飯吃完,林溫茂和林昔微父女兩人心中具是一鬆,有種解脫了的感覺。

    而全程陸爾曼像是沒有覺察丈夫和女兒的沉默一般,始終皺著眉,雖然在吃飯,卻一直是在想事情的樣子。

    吃過飯,陸爾曼自己先去了單位。林溫茂則開車把林昔微送回了家,然後才也去了工作單位。

    下車前,林溫茂慈愛地看著女兒:“小昔,你回家好好睡一覺,你媽說的那些話不用放在心上,爸爸的乖女兒是最棒的!”

    “學校那邊,按理來說你已經保送一中了,中考也就可以不參加了,不過這看你自己的想法。”

    林昔微聞言,看著眼前父親年輕了十幾歲的樣貌,堅定地說:“爸爸,我想參加中考。”

    林溫茂一怔,他以為閨女年齡還小玩心也重,剛自己那麼說的意思就是想讓她不用再那麼緊張的準備中考了,可以好好休息一段時間。沒想到林昔微居然自己克服了玩心,願意繼續中考。

    “好,爸爸聽你的。你做什麼決定,爸爸都會支持你的。”

    前世今生,爸爸一直是這樣,永遠支持,永遠相信著她。

    林昔微鼻子一酸,再也忍不住,撲倒爸爸懷裡,先是眼眶慢慢溼潤,眼淚像是斷了線的珠子般不聽使喚的往下掉。到後來,她竟然嗚嗚哭出聲來,還越哭聲音越大。

    林溫茂這下子是真的手忙腳亂,看到一向彆扭,就算咬著牙眼淚含在眼裡也不肯在任何人面前示弱的女兒這樣放聲痛哭,他心裡頭像是有刀子割一樣疼。

    他不知道自己女兒這是因為乍然回到十幾年前,又多年未見他,愧疚和思念累計到了一定程度才爆發的痛哭。林溫茂還以為是妻子剛才的話傷了女兒的心,一時間滿是自己沒有及時阻止陸爾曼說那些話的懊惱。

    “閨女,別哭了,別哭了。下回,下回你媽再這麼胡說一氣,爸爸一定說她,一定不讓她再說你了。乖,別哭了啊!”

    林昔微哭過一陣,只感覺胸口那股鬱結散開了大半,她擦乾眼淚,面上淚痕未乾,卻脣角一彎露出梨渦:“爸爸,我沒事,本來是有點委屈的,哭了一頓就感覺好了。”

    “我媽的脾氣我還不知道嗎?她就是嘴上說的難聽,其實是為了我好的。媽媽照顧家裡還有工作很辛苦,讓她說說吧~她多少心裡能舒服點。”

    “反正,我又不會少塊肉的。”林昔微說到這裡,有些俏皮地眨眨眼。

    林溫茂一臉感慨,大掌覆上女兒的頭頂:“總算是知道為什麼說女兒是小棉襖了,好孩子。”

    林溫茂還是擔心林昔微學習累到,堅持讓她休整一天,等到後天再繼續回去上課。林昔微也沒有拂了林溫茂的好意——剛巧,關於天地造化鍾,她也要再好好探索一下。

    回到家進了自己的臥室,林昔微轉身鎖好門,這才真真切切鬆了一口氣。

    她的臥室不大,只有四五平米的樣子,放了一張單人床、一個書桌和一個櫃子,這就已經幾乎轉不過身來了。

    這房間裡的一切佈置都按照陸爾曼的意思,床單枕套都是純色的霧霾灰,窗簾是深深的土褐色,印著些老式的同色花樣紋路,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來。

    整個房間,除了書桌上摞了好幾層的書,以及衣櫃裡幾件簡單換洗的衣服之外,就沒有其它屬於林昔微的個人物品了。

    林昔微曾經覺得這樣的生活單調枯燥,讓人每時每刻都有種窒息的壓抑。

    現在的她依舊不喜歡這時候的生活,但是過了十幾年再翻過來看,這沉悶的房間也生出親切。

    這裡,畢竟是她和父母生活了那麼多年的地方。

    林昔微躺在床上,聞著被褥上熟悉的氣息,不知不覺就模糊了意識。

    她好像是睡著的,又好像是醒著的。半夢半醒間,林昔微只感覺自己一直在一條看不到盡頭的路上狂奔。

    她不知道自己在跑些什麼,只直覺有什麼堅定無匹的信念感在支撐著她。

    那些身側的迷霧,泥濘潮溼的空氣,冰冷更勝嚴冬的溫度,像是一張無形而巨大的網。

    而她只能使出吃奶的力氣,拼了命地,向前跑!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錦鯉大佬帶著空間重生了
作者 浮世落華
美食博主羅似錦一朝醒來發現胎穿成架空世界八零年人口眾多的羅家小可憐。 重男輕女!? 不存在的!...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