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縣裡的大紅人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敢問兩位差爺,這是哪裡?難道是縣衙?我我我……我就是一書生,可從沒做什麼壞事啊!”

    楊真“哭喪”著臉,一邊說,一邊拼命掙扎著。

    這倆人眼神交流了片刻,嘎子道:“你別慌,這裡不是縣衙,是狐妖洞。”

    “狐妖洞?啊!不會是九尾山的那個吧!不要,我可不要被狐妖吃了,我家裡還有八十老父,臥病在床……”

    “行了行了。”

    嘎子一擺手,一臉的不耐煩,估計“八十老父臥病在床”這幾個字,都快把他耳朵磨出繭子了。

    “狐妖已經被我們降服了。你叫什麼名字,打哪兒來的?”

    “這位差爺,能先給我鬆開麼?被綁著說話,我心裡慌得很。”

    潘叔點點頭,嘎子這才替楊真鬆了綁。

    活動了一下筋骨,楊真有一種重獲新生之感。

    “回這位差爺的話,我叫楊真,來自清河村。因家中老父病重,我……”

    “啊!”

    話沒說完,潘叔瞪大了眼睛,儘管在楊真看來,仍舊和沒睜開一樣。

    “你……你就是那個清河之光?”

    “清河之光?”嘎子一愣,隨即彷彿也想了起來,“你是說那個……”

    “沒錯沒錯,就是那個……”

    “哈哈,原來是那個啊!”

    “哈哈哈哈!”(兩人齊聲)

    看著兩人笑得前仰後合的樣子,楊真一臉無語。

    清河村隸屬三河縣,在其下轄的十來個村鎮裡,算是距離縣城最遠的一個。可現在倒好,前世身這點臭名,都飄到那裡去了。

    而看這倆人笑得歡暢勁兒,怕是自己這點故事養活了好幾個說書人吧?

    造孽啊!

    楊真嘆了口氣。

    沒辦法,如今都魂穿了,前世身這點爛攤子總得自己收拾。

    “咳咳,兩位差爺,我……可以走了麼?”

    “呃……哈哈哈!別急別急,我有話問你。”

    潘叔好容易讓自己平靜下來,可嘴角仍咧到了耳根。

    楊真猜得真沒錯,縣裡好幾個茶樓的說書先生前陣子鬧書荒,結果愣是靠他的故事足吃足喝到了現在。至於經過他們改編的那些故事,估計楊真自己聽了都要納悶,這說的真是我嗎?

    當然,自己把老父親氣癱在床上之事,各處版本都一樣。

    至於這倆人,都是楊真故事的忠實擁躉。這陣子但凡有煩心事,就去茶樓聽書,美滋滋。

    原本,他倆還想好好審問一下楊真,但現在哪還有這個心思?

    就看這一高一矮倆人架著楊真的胳膊,左右開炮。

    “我說,你真的從小立志當一個俠客?那也是我小時候的夢想啊!”

    “對了,你那次真差點把你老父親的眼睛射瞎啊?你當時怎麼想的?”

    “那給你《降妖伏魔錄》的乞丐,到底問你要了多少銀子?”

    “那本冊子你還帶著麼?能不能給我看看?”

    …………

    這一刻,楊真是真恨。

    恨自己為啥當時那麼不冷靜,加點都特麼加了魅力!

    這要是分一半給力量,分分鐘捶死你倆。

    現在倒好,倆大老爺們比八婆還八婆,能活活把人聒噪死。

    “我忍!”

    楊真暗中運氣,耐著性子解答著兩人的“困惑”。

    ……

    一個時辰後。

    “兩位差爺,還有啥要知道的麼?”

    “行了,我沒了,你呢?”

    “我也沒啥要知道的了,呵呵呵!”

    這倆人對視了一眼,心滿意足,這可都是第一手資料啊!

    楊真,那如今可是縣裡的大紅人,回頭去勾欄聽曲時和人唸叨這些,沒準還能白嫖幾次。

    “那我現在……是不是可以走了?”

    楊真試探性地問道。

    “行了,你走吧!”

    潘叔本想拍拍楊真的肩膀,結果沒夠著,只能拍了拍他的後腰。

    楊真鬆了口氣,雖然浪費了兩小時口舌,但總算是糊弄過去了。這總比被他們懷疑自己偷看了他倆的勾當要好。

    剛要走,他突然想起了什麼:“對了差爺,你們走南闖北見識多,能告訴我哪裡有名醫麼?你也知道我父親他……”

    “那個簡單,你去縣裡找王太醫。他老人家當年可是在宮裡幹過的,醫術了得。後來好像因為啥事受了牽連被迫出逃。而三河縣是他老家,這些年風頭過去了,他就葉落歸根。”

    “王太醫……”

    楊真直嘬牙花子。

    這老頭的確遠近馳名,除了醫術外還自然有他的古怪脾氣。

    畢竟是在宮裡呆過的主,當年連王公貴胄、朝廷重臣見到他都要客客氣氣,普通人哪入得了他的眼?

    且這老東西很是愛財,出診費更是出了名的貴,根本不是一般人承受得起的。

    所以從一開始,這傢伙就不在自己,或者確切說,前世身的考慮範圍之內。

    聽了楊真的顧慮,潘叔點點頭道:“你說的沒錯,這老頭就是脾氣怪,還死要錢。哪怕和你相熟,跟你閒聊那沒事。可你一旦旁敲側擊去問診,當時就翻臉。再要花錢,就得雙份兒!”

    “簡直了!”

    楊真無語。

    就這,你對得起“懸壺濟世”這四個字嗎!

    誰料,卻見那潘叔嘿嘿一笑道:“不過麼,其他人難辦,你沒準很好辦。”

    “為啥?”

    “因為他最近也老去聽書啊!你是不知道,這老頭平日裡始終板著臉,私底下我們都叫他王老闆。之前我們還打賭,誰能讓王老闆笑一笑就請誰去喝酒。結果你猜怎麼著?前些天他聽了你的故事,差點沒笑得背過氣去。就衝這一點,我覺得他鐵定會給你好臉色看。”

    “……”

    “不過也有可能是他喜歡英俊的小夥。”潘叔見楊真無語,又道。

    “喜歡……英俊小夥……”

    “對啊,我印象裡,這老頭好像有過一次出診沒要錢。是給我家少爺。我家少爺那可是縣裡的第一俊,外號三河之光。而你是清河之光,又長得這麼俊,我感覺老頭沒準也會免了你的出診費。”

    “……”楊真簡直無語了。

    這老頭已經不是脾氣古怪了,我懷疑他取向恐怕都有問題啊!

    但這話他也沒法說出來,只能咽回肚子裡頭。

    “對了,我倆現在剛好要回縣城向老爺覆命,你要不和我們同去?”

    “不了,我……還有點事。”

    楊真想了想,還是謝絕了兩人的好意。

    畢竟這倆可是捕快,跟他倆同行萬一被哪個熟人撞見,還以為自己犯了啥事被逮進去了呢!這要是來個嘴快的一宣揚,消息傳到老父親耳朵裡,那乾脆直接出殯得了。

    再者,萬一路上聊嗨了說漏嘴,被倆人知道自己剛才並沒有睡著,那麻煩更大。

    當然,最最主要的原因還是他現在迫切想看看,自己到底啥樣?

    “你還有啥事?”

    “兩位差爺,你看,”楊真指了指這一洞屍體,“這些人為了縣城的百姓而死,我實在不忍他們暴屍荒野。家父如今重病在床,我也想做點功德,為他老人家積點福報。”

    “這樣啊……行吧!”

    潘叔點了點頭。

    原本,他是想一把火把這些人連這洞一起燒了。

    至於替這些人入殮並找尋家人?管他屁事!

    這些年大夏皇朝戰事不斷,人命又不值錢,更何況還是一群江湖人。

    所以楊真要管這閒事,那就讓他管唄,反正自己也沒啥損失。

    又閒扯了幾句,兩人告辭離去。

    眼看兩人走遠,楊真一個箭步衝到銅鏡前。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凡人修仙傳
作者 忘語
  一個普通山村小子,偶然下進入到當地江湖小門派,成了一名記名弟子。他以這樣身份,如何在門派中...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