撿到的哥哥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言朝十歲的時候,算命的說他命中帶煞,克父克母,于是,他的父母嚇得趕緊去生了第二胎,之后就將他一扔了之。

    那是個雪花漫天飛舞的冬季,觸目所及的白,更是為這個冬天增加了一絲蕭條。

    山林間,一個高大的男人抱著一個5、6歲的小女娃,飛快的走著。

    “爹爹,好冷啊,娘為什么不和我們一起走?我好想娘啊!”

    男人握著小娃兒的手一緊,眼中露出了悲傷與絕望,但很快就消失不見。

    “爹爹,我們一起回去找娘好不好?”小娃兒抱緊男人的脖子,低低的哀求著。

    “閉嘴,她不會回來了,以后不準再提起她,聽到沒有?”

    小娃兒嘴一扁,緊接著大顆淚珠就往下掉,“爹爹壞,爹爹不要娘,也不要昧昧了,嗚嗚。。。。。。。”

    男人挫敗的低吼一聲,“我沒有不要你,不要再哭了。”

    “哼!小娃兒頭一撇,粉嫩嫩的唇繼續嘟著。

    “昧兒,不要鬧!”

    繼續撇頭,說不理就是不理。

    嚴天睿無奈,他家昧兒這拗脾氣,和那個人一模一樣。。。。。。

    忽然,小娃娃喊了起來,“爹爹,你看,那里有個人。”

    嚴天睿步行一頓,朝娃娃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見那里躺著一個小男孩。

    “許是棄兒”嚴天睿抖了抖肩上的雪花,準備繼續趕路。

    “爹爹,救救他吧,他就快死了。”

    “昧兒,這里不是景城,而且現在我們是在逃命,身邊不能多個累贅。”

    “爹爹,昧兒能照顧他的,他不會變成累贅的。”

    “傻昧兒,你這么小的年紀,哪能照顧人呢。”嚴天睿看了看雪地中的小男孩,雖然虛弱,但仍很堅強的活著,然后回頭看了看懷中的昧兒“也罷,養了這個棄兒,以后我出事了,或許還能有個人會照顧你。”

    “爹爹,我們救救他嘛,救救他嘛!”昧兒聽不懂爹爹在說什么,可是她知道,如果爹爹不救他,也許那個男孩就會被凍死了,好可憐啊!

    “好!”嚴天睿摸了摸昧兒的頭,用另一只手利索地抄抱起昏迷不醒的小男孩,繼續趕路。翻過前面那座山,便是云帝。那里與景城相隔萬里,那些人應該不會追到這里來了吧!

    嚴天睿在云帝找了間客棧住下,將嚴子昧與小男孩安置好后,便去請大夫了。

    昧兒趴在床邊,看著男孩凍得發紫的嘴唇,心疼的紅了眼,她用自己的小手去撫摸男孩毫無血色的臉龐,上上下下地揉搓著,“乖,不冷哦,摸摸就不冷了。”

    迷迷糊糊中,言朝感覺到有一雙柔軟溫暖的小手不停的撫摸著自己,溫暖自己。他費力的睜了睜眼,看到一個粉嫩白皙的娃兒趴在他的胸前。是夢吧,或者是他已經上了天堂?不然他怎么會躺在這么舒適的床上,胸前還趴著一個粉雕玉琢的小仙女。

    但他畢竟還太虛弱,迷迷糊糊中又昏睡過去。

    “咳咳。。。”咳嗽聲立刻驚醒了同樣在睡夢中的嚴子昧。看到睜開雙眼的小男孩,她顯得很興奮,“啊,你醒了,太好了!你不要擔心,爹爹已經去請大夫了,你的病很快就會好的。”

    男孩愣了愣,“我沒死?”

    “恩,爹爹說,你本來就快死了,還好我和爹爹發現及時。”

    “是你們救了我?”

    “對呀,你叫什么名字?”

    “言朝。”

    “言朝,名字真好聽!我也有名字哦,我叫嚴子昧,你可以叫我昧兒。”

    言朝不說話,定定的看著眼前的小女孩。

    見眼前的男孩沒有回應,小女孩也不在意,繼續笑容可愛,絮絮叨叨地:“你不要害怕哦,以后我們就是一家人了!我把爹爹分你一半,但是你不能叫我娘哦,因為那樣我娘就變成外婆了,娘很漂亮的,才沒那么老呢!”

    嚴子昧稀里糊涂的說了一大堆,言朝也聽的糊里糊涂。但是有一點他可以確定,小女孩很關心他,甚至愿意把自己的爹爹分一半給他,而她的笑容燦爛真摯到讓他溫暖得有些不知所措。

    想想他小時候,爹不疼,娘不愛,從來沒有人關心過他,個個都說他命中帶煞。爹爹說,是他們上輩子造孽,才會生出他這個煞星。他出生后沒幾年,他們由高門大戶淪落到街頭乞討。之后,爹在山中摔斷了腿,從此一蹶不振,為了賺錢養家,娘淪落妓院,受盡侮辱。從此,他們一家就淪落到成為了街坊鄰居茶余飯后的笑柄。他沒有玩伴,更不會有朋友,街坊都不許自己的孩子與他玩耍,因為妓女的孩子不干凈。他早熟的緊,5歲就知道幫娘分擔家務,7歲跑堂,老板看他可憐,給他當了店小二,有些好心的客人也會打賞他幾文錢,一年下來,倒也掙了不少。偶爾還能讓爹娘吃幾頓雞腿飯。爹娘對他的態度也慢慢變好了,但是,他做的一切努力卻抵不上算命的一句話:命中帶煞,以后注定會克死生身父母。算命的又可否算到,因為他一句簡單的話,就決定了一個人的生死,改變了一個人的一生!

    “爹爹回來了!”嬌甜的嗓音拉回了他的思緒,他朝門口望去,那里站著一個高大的男人,目光凌厲,棱角分明。

    “你醒了,”他說,“那正好,讓大夫過來看看你。”男人冷峻的目光在看向他懷中的小娃兒時變得異常溫柔,“昧兒,你過來,不要打擾大夫看病。”

    “哦。”小娃兒乖乖的跑向那個男人,在她掌心抽離的那一瞬間,言朝不可思議的發現,自己竟然感到一陣從未有過的失落。

    “不礙事,只是體寒,開幾貼藥,好好休息就好了。”把完脈,大夫如是說道。

    “謝謝大夫,我送你出去。”嚴天睿掏出一錠銀子,隨大夫一起出去了。

    “太好了,大夫說你沒事喲!那你現在好好休息,快躺下!”小手好忙碌的為他脫衣蓋被,言朝看著她明亮的笑靨,不禁閉了閉眼,這個小女孩真的很溫暖。。。。。。

    當晚,哄嚴子昧入睡后,嚴天睿來到言朝的床前,“小子,我救了你。”

    言朝直視他,“我知道。所以?”

    “我希望你能報答我。”

    “如何報答?”

    “我會將畢生絕學傳授與你,你要好好學習,假如有一天我出了事,”嚴天睿頓了頓,“替我保護昧兒,可以嗎?”

    “嗯!”小小的言朝,眼里透出令人安心的堅定。

    “謝了!”嚴天睿勾起難得一見的微笑,但隨即卻一把將言朝拖出被子,也不管男孩依舊身體尚虛,“人生有太多的意外,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從現在開始預防它。”

    從此,這個小男孩,就開始了他每晚非人的艱苦訓練,從此,云帝多了一戶人家,爹爹叫嚴天,哥哥叫嚴朝,妹妹叫嚴昧。

    一天深夜,一抹粉色的小小身影靈活的在廚房中穿梭,忙碌了將近半柱香的時間后,偷偷的由廚房溜了出來。大大的眼睛左右巡視了一陣,確定了四下無人后,看了看手中的籃子,小臉上掛上了滿足的笑容。

    “哥哥,哥哥,快看,我給你帶吃的來了。”嚴家柴房里,正跪在地上面壁思過的言朝,在聽到小人兒嬌甜的嗓音時,眼睛霎時變亮了。

    “昧兒,這么晚了還不睡覺!”

    “我來送吃的呀,哥哥一定餓壞了吧!爹爹真壞,又不是哥哥的錯,還要罰你跪柴房,還不準吃飯,這怎么受得了!”

    “昧兒不要怪爹。”

    “可哥哥是為了我才揍那個混蛋的!”

    “恩,所以下次再見到他我會再揍他一頓!”

    “呃。。。。。。”

    “我要讓他知道欺負你是要付出代價的!”

    “可是他已經被你打斷了一條腿誒!”

    “我原本并不想打斷他的腿。”

    “恩,哥哥才沒那么暴力。”

    “我是想挖他雙眼!”

    “。。。。。。”哎,能把一向沉靜如水的哥哥逼成一個暴力狂,李樂力,你以后的日子一定不好過嘍。

    “昧兒,東西放這就好,你快回去睡覺,被爹發現又要打你屁屁了。”

    “那哥哥一定要吃光光哦,這可是我含辛茹苦做出來的!你看看這盤青菜,歷經千辛萬苦,上了刀山,下了油鍋,才能以現在這副青翠欲滴的樣貌呈現在你的眼前,所以你一定要大快朵頤,把它全部吃光光!”

    “。。。。。。昧兒,成語不是這么用的。”被她這么一說,誰還有心情吃得下啊。

    “那哥哥教我怎么用好成語嘛!”嚴子昧坐直了身子,擺出一副好學生的樣子,準備聆聽哥哥的教誨。

    結果換來一句,“去睡覺!”

    “不要這樣嘛,哥哥,讓人家陪陪你,不然我心里難受啊。”

    “等我一會兒動手打你屁股的時候,你就會知道什么叫難受了。”

    “好嘛,我走就是了,”嚴子昧撅著小嘴,慢吞吞的起身,“壞哥哥,虧我這么惦記你,以后你就是求我,我也不來陪你,讓你一個人哭到死啦,哼!”

    言朝在旁憋笑憋到內傷,從一個嬌嫩粉娃娃口中吐出的“威脅”,實在不具什么殺傷力。

    嚴子昧慢慢吞吞的踱到門口,一步三回頭,帶水的眸光哀怨的看著言朝,“哥哥,我真的要走啦?”

    “再不睡覺,小心你的屁股!”言朝作勢要起來。

    嚴子昧嚇得縮了縮脖子,一溜煙的跑掉了,因為她很清楚,當哥哥第三遍提到她的屁股時,她的小屁屁是在劫難逃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080924_80_803-m
悠然田居:悍妻,有肉吃
作者 酒有毒1
  末世怪力女王桂香穿越到古代農家,包子兄嫂、偏心公婆、眼高手低小姑子、綠茶婊小叔子、白蓮花弟...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