昧兒的朋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看著嚴子昧飛快奔跑的小身影,言朝的眼底是滿滿的寵溺。時間過的真快呢,5年了,他與她朝夕相處,他清楚嚴子昧的一切,外人都說她文靜賢淑,是個漂亮可愛的小淑女,但只有他知道,這只小麻雀嘰嘰喳喳的時候,會讓他一個頭兩個大,最重要的是,小麻雀很依賴他,這讓他很感動。10歲之前,人人都厭惡他,他們害怕他,看不起他,那種屈辱,他至今都記得。但是,嚴子昧將他的憤怒淡化了,那嬌嫩的嗓音,一遍又一遍的喚他哥哥,溫軟的小手,一次又一次的覆上他冰冷的大掌,同時,也溫暖了他的心。

    “籃子里是什么?”突來的聲音打斷了他的回憶,言朝抬頭,看見嚴天睿雙手環胸,漆黑的眸子此刻正一瞬不瞬的瞪視著他。

    “昧兒的勞動成果。”言朝回的很是得意。

    “臭小子,少給老子得意,今天的訓練增加3倍!”

    典型的公報私仇,不過言朝并不反對,增加訓練強度,能讓自己變得更強,這樣也能更好的保護昧兒。

    第二天一大早,隔壁的葉欣悅就過來敲門了,“昧兒,你這只豬,起床了!要是遲到了,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吱呀”門開了,但是。。。好可怕,誰能告訴她,為什么從昧兒房里出來的,會是黑著一張臉的言朝?不是她要說,這個面癱整天黑著一張臉,活似人人都欠了他幾百萬兩銀子,看著實在很不爽。但是,她也只能將不爽存在心底,具體行動還是不敢有的。萬一惹火了他,像劈柴一樣把她劈成兩半,也只不過兩秒的時間而已。

    終于,面癱開口了,“昧兒在睡覺,有事等她睡醒后再說。”

    “啊。。。可是。。。”要遲到了呀!好可怕,面癱開始瞪她了。

    “哥哥,我好像聽到了悅悅的聲音,是不是悅悅來了?”嚴子昧揉揉睡眼,微微撅起紅唇,慵懶的模樣顯然不想與周公分開。

    “沒有,是只麻雀罷了。你安心睡覺,等她來了我會叫你。”

    聽了這話,葉欣悅雙拳緊握,死命咬住紅唇,非常的想爆粗口。但礙于面癱高深的武藝,敢怒不敢言。好吧,惹不起還躲不起么,于是,她微微挪動腳步,預備向大門前進。

    “你呆在這等昧兒醒來。”面癱開始向她發號施令了。

    “有沒有搞錯!”真是人善被人欺!她不發威死面癱還真當她是三腳貓了。

    “你有意見?”面癱一瞪,氣勢立馬輸了一大截,葉欣悅立馬換上狗腿的笑容,“沒得事,我怎么敢有意見,您看我坐這里等昧兒醒來,成嗎?”

    “恩。”面癱點點頭,表示同意。葉欣悅憤憤咬牙,讓你威脅我,哼哼,一會兒我拿你寶貝妹妹出氣,讓你對老娘囂張!

    葉欣悅等呀等,等呀等,終于聽到了嚴子昧的第一聲呼喚,“哥哥!“

    “死了!”葉欣悅沒好氣的回答。

    “悅悅,你在外面嗎?呀,太陽都這么大了,你今天來的有點晚哦。”

    “§№☆★※@←←︿●◆◎”葉欣悅有苦難言,一口氣憋在肺里吐不出來,臉漲成了豬肝色。

    嚴子昧走到門邊,伸了個懶腰,葉欣悅見她這幅慵懶愜意的模樣就冒火,“哼,這么喜歡纏著周公,終于被他給踹出來了吧!”

    嚴子昧笑著捏了捏葉欣悅氣鼓鼓的雙頰,“才不是,本來他老人家還想請我吃飯來著,但是我聽到了悅悅的呼喚,所以就偷偷溜了出來啊。”

    “哼,別以為這么說我的氣就能消,我告訴你,你那個面癱哥哥。。。。。。”

    “昧兒,醒了,快來吃飯。”言朝的聲音從葉欣悅的身后冒出,葉欣悅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哆嗦。

    “謝謝哥哥。”嚴子昧沖他甜甜一笑,“咦,哥哥,怎么只有一份,沒有悅悅的嗎?”

    言朝淡淡的瞥了葉欣悅一眼,“哦,她剛來,我沒看見。”

    什么叫無恥?眼前這個人渣就是無恥最生動的寫照!葉欣悅雙眼噴火,但在言朝警告性的瞪視下被硬生生的澆滅了。

    “那我的分一半給悅悅好了。”

    “隨你,慢慢吃,吃完我送你去學堂。”言朝看著她,漆黑的眸子看不出情緒。

    “哥哥,其實你不用天天送我的,你看,有悅悅在,我可以自己。。。。。。”

    “昧兒,萬一有事,她保護不了你。”

    “哥哥,你也太小心了吧!”

    “昧兒,即使是那萬分之一的可能,我也承受不住!”

    “哥哥又在說深奧的話了。”

    “昧兒,我們要遲到了。”葉欣悅忍不住插嘴,換來言朝的瞪視,瞪瞪瞪,瞪什么瞪,是怕別人不知道你眼睛大哦,有種瞪你妹去啊!再瞪我,下次我就去找只牛蛙和你對瞪!葉欣悅惡劣的想著。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760793_80_803-m
錦繡田園:靈泉農女種田忙
作者 風染夏涼
  季家只有季晨曦,沒有季非夜。
  代替姐姐被祭天的她意外開啟了季氏的傳承,穿越到...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