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白骨筆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白骨妖極為罕見,這隻更是奇葩。

    一百多年前,九州國西部邊疆一個村子,有個駝背老頭子,就是白骨妖前身。

    才五十多歲就無法從事生產,還喪了妻。

    久而久之,遭到兒子兒媳厭煩。

    日子本就不好過,再多一張幹吃飯的嘴,兒子兩口子商量把老人弄走。

    有一天,兒子拉著老頭兒說,“爹,我在十八里外的陰風山發現一箱銀子,我自己弄不回來,你幫我,出一點力氣就夠。”

    陰風山是那一帶的邪山,鳥獸皆無,整日裡陰風陣陣怪響,傳說活人進去出不來。

    老頭兒也因為幹吃飯不幹活愧疚,跟著就去了。

    兒子騙他獨自上山,自個溜之大吉。

    在山裡晃盪幾日出不去,終於趴在一處小洞口,活活餓死。

    哪知他死的地方剛好是山脈靈眼處,整座山的邪氣全都吹在他身上,等到皮肉爛光,只剩一堆白骨時,竟成了妖。

    如此,僅用去三年光陰。

    化形下山,直奔著兒子家。

    敲門乞討食物,兒媳開門攆人,老頭把頭一抬,兒媳婦嚇得連滾帶爬進了屋子,大叫救命。

    老頭兒馱著背進屋吃光家裡所有東西,最後把兒子一家吃進肚裡。

    邪門的是,他只吃骨頭不吃皮肉,被害的人都如同肉餅,攤在血泊中。

    一路向東乞討吃人,胃口越來越大。

    好在走得慢,也沒有導航,妖生大多半行走在荒野山林。

    隔著朝天城外三百里,他吃了一個村子的牲口,外加個人,煉妖司得到消息,派了十二差中的兩個,將之活捉。

    煉妖司十二差是招牌之一,遇到些大案會派出去。

    共十二人,分領十二門,下面各有二百手下。

    因為這十二個修士過於拉風,妖族也針對性地搞了個妖族十二相,對著幹。

    看完白骨妖生平,韓江腦子裡奇怪的知識又增加。

    “白骨生肉術……”

    “你能把缺少的肉補回來……”

    嘖嘖嘖,瞧這文字描述,需要腦補的地方有點多,細細咂摸一會兒,覺得這法術好,以後上街買排骨,把肉全剃下來,然後讓骨頭生肉,如此反覆,可以開個肉鋪發財。

    忍不住嘿嘿一笑,對面白骨妖嚇得打個哆嗦,低著頭不敢再去瞧,這人有點邪乎。

    “鐵骨錚錚術……”

    “你骨頭很硬……”

    煞氣重的果然不一樣,獎勵都給雙份,話說這鐵骨錚錚只是讓骨頭結實一些嗎。

    給啥要啥,多多益善。

    很快,這些技能便消化乾淨,成了自己知識體系中的一份子。

    正待搖鈴,手上突然一沉,多出一些東西。

    定睛去瞧,竟是文房器具,不過材質特殊,都是白骨製作。

    骨筆、骨紙。

    骨筆神異,能增加作畫速度,墨色隨心,還附贈了給空間上色的小術法。

    骨紙很難理解,難不成是把骨頭碾成粉末,再製作成紙張,韓江不願意去糾結,下次作畫就用這筆來試試。

    將東西塞進懷裡,搖響銅鈴鐺。

    回到值守房裡。

    白天畫師比較無聊,湊在一起嚼舌頭,跟市井娘們一般,說東道西。

    “知道嗎,咱煉妖司跟聖人門又鬧起來啦。”

    “聽說啦,最近幾天朝廷死了七個官,這些人平日都依附聖人門,就說昨日死的那個御史,正要參煉妖司本子,晚上就毒發身亡,院裡還發現煉妖司修士的腰牌。”

    “哪個修士,咱們見過沒。”

    “就是平時呼呼喝喝的那個,三十多歲,好像姓汪,人不知道跑哪裡去嘍,估摸著收了錢財,躲別地享福去嘍。”

    “煉妖司的修士哪有那麼蠢,暗殺幾個人,還能把腰牌丟嘍,擺明了是陷害。”

    “天天內鬥,也不知幾時方休。”

    “內鬥好,總好過天天抓妖,抓來的妖還不得咱們畫,多畫一個,這命就少一截。”

    氣氛逐漸悲傷,有的人開始哀怨嘆氣。

    煉妖司跟聖人門不對付,這是百姓都知道的事兒,兩派經常在皇帝面前互相傾軋,巴不得對方徹底完犢子。

    韓江聽了一會兒,就眯起眼睛休息,腦袋裡還想著怎麼能多攬一些活。

    所以嘛,別說人都不樂意幹活,只要有足夠的動力,獎勵到位,積極性非常強勁。

    用過飯,未時剛過,韓江被叫去畫妖。

    是個金雕妖。

    此類妖物飛得高,還快,很難捕捉到。

    有個小散修運氣好,這鳥正在化形期間,他上山採藥,正好看見。降服之後直接賣給煉妖司。

    沒有買賣就沒有傷害,煉妖司有買賣,而且價格給的還不錯,按妖邪的危害指數定價,很多散修以此為生。

    韓江被那雙眼睛看得不自在,感覺渾身衣裳跟透明的一般。

    金雕妖只生出個人腦袋,手臂上還有羽毛,五指已經能握東西,樣子看著虛弱,目光卻仍透著冷冽。

    拿出新擁有的白骨筆,開始畫畫。

    白骨筆無墨亦能塗彩,用了十分之一時間便完成畫作,看來以後隨著修為增加,或是筆法熟練,瞬間成畫也不是不可能。

    只是暫時不知道那張白骨紙有什麼用。

    收妖入譜。

    沒什麼特別事蹟,金雕妖以捕食野獸為主,偶爾下山抓幾個孩子改善伙食。

    這次韓江得到心眼術。

    “你有了心眼……”

    話說,給技能就給技能,就別解釋了,容易讓人理解跑偏。

    再好的東西,沒有一個漂亮名字,也會變得很摟。

    剛看到這門術法,以為是會讓人變得八面玲瓏,可以防止小人算計的學問。

    等消化過知識後,才發現,這是一門類似靈瞳術的玩意,會隨著人的修為來增加效果。

    心眼術可觀人畜妖邪,亦可望山川星辰,通過氣息變化來斷定生死姻緣萬物規律……

    “有用。”

    韓江立馬使用,眸子一轉,對面金雕妖周身氣息遊動,黑氣漸消,毫無規律,亦無生機。

    “你要死啊。”

    給對面鳥人算個命先。

    ……

    能意外得到東西固然是好,可是韓江忘記一件事情。

    直到這個夜裡,他面對一隻強大的妖物時,醒悟過來。

    子時。

    端坐椅子,手持白骨筆。

    韓江感覺頭有些暈,對面拴著的是個老婦人,笑得不懷好意。

    “小小畫妖師也敢畫我,不怕暴斃嗎。”

    老婦人語氣不友好,笑得陰森可怖,時不時還吐出一條分叉的長舌頭。

    蛇妖。

    對方濃烈煞氣讓他感覺身體不支,才想到自己雖然能得到獎勵,卻忘記自己有沒有那個福氣,壽命不足,得到再多也沒用。

    可既然已經坐在這裡,就得把事做完。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玄清衛
作者 劍如蛟
靖舊朝,邪祟鬼怪橫行,設玄清衛監察天下,鋤奸斬惡、誅邪扶道。 沈浩穿越到這裡,用了四年才從玄...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