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鬼情未了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唐蘇妍迷糊了一陣,睜開眼一看,自己正蹲在河邊,手里拿著一根木棒,上臂左右長短,三指上下粗細。身前左手正將一件濕衣服摁在石板上,旁邊還有一個木盆,放著洗好的衣服。

    唐蘇妍笑了一下,洗個衣服都要迷糊,趕緊洗好,相公還在家里等著呢,到時間做午飯了,不然該餓肚子了。

    趕忙洗好最后一件衣服,放進木盆里,端起來,就順著小河邊的石板路往家走,不過五分鐘的路程,就到了一個小院子前,推門進去。把衣服從盆里拿出來,晾在繩子上。

    而后又走到窗邊,偷偷的看進去,相公正拿著書看得入神。溫柔的看了他一會兒,才轉身進了廚房,準備午飯。

    相公去年中了秀才,后幾天就要去省城參加會試,以相公的才華,肯定能再中個舉人回來,到時候就是老爺了。

    秀才每個月只能領二兩銀錢,剛剛夠他倆花銷,還得留下一部分來當做去省城的路費,她平時也有做一下小繡活換些錢補貼家用。中午的飯菜只有兩個小菜,然后又切了一點豬肉炒了,相公讀書辛苦,得多補補身子。盡管菜式簡單,她也勁量做的美味,不讓相公在讀書以外的事情上分心。

    進到書房,輕輕走到相公身后,給他捏一捏因為久坐而僵硬的肩膀。

    “相公,歇一歇,先用飯吧。”

    男子看了看天色,把手搭在她的一只手上,擁她入懷。

    “白兒,辛苦你了。”

    輕輕錘了一下他的肩膀:“相公說的什么話,白兒是相公的娘子,哪有什么辛苦的,相公只管認真讀書就是。”

    一個吻落在她的額頭上,她羞紅著臉又打了他一下:“現在還是大白天的,少不正經。快去吃飯吧,一會兒冷了。”

    “好。”

    席間,兩人都少言語,她將菜一個勁的往他的碗里夾。

    “相公多吃些。”

    他也夾起一筷子放進她的碗里。“白兒也多吃。相公這次進城考試,肯定考個舉人老爺回來,到時候白兒就是夫人了,咱們也請兩個小丫頭伺候娘子,什么事情都給小丫頭們去做,娘子就享清福咯。”

    她回給他一個明艷的笑容:“白兒自然是相信相公能考上的。”

    轉眼就到了考試前幾日,她送走他提前去了省城,還得找住處,熟悉環境,不能趕在考試當日才去。

    相公走后,她就一個人在家,做做繡活,等著他回來。

    可是她終究沒有等到他。

    一天中午,屋外吵吵嚷嚷的,于是她出門看個究竟。

    剛一打開門,就見村子里的人都擁著一個道士,圍在她家門口。

    “鄉親們,這是做什么?”

    平時和藹可親的鄉親鄰里,此時都滿臉憤怒的看著她,她害怕的往屋內縮了縮。

    站在最前面的那個道士一搖拂塵,喝道:“嗟!大膽妖孽,居然敢混跡人間。”

    說完一符就打將她來。

    她側身躲過,可那張符好似長了眼睛,也繞個彎兒,貼在了她身上,她疼得凄厲的叫出聲來。

    她想起來,她是山間修行的一只白狐,偶然間遇見了相公,后來兩情相悅,她就跟他回了家,做了他的妻子。

    等等,她的心里疑惑。她怎么才想起來她是只狐妖?而且這道士看起來甚為眼熟,而且她好多以前的事情都想不起來,只能記得從上次在河邊洗衣服回來后的。

    頭疼無比,甚至壓過了被符打傷的疼痛。

    她努力的想讓自己想起來,又抬眼看了一眼熟悉的道士,有點恍惚,這個道士,不就是她的相公嗎,怎么她想不起來他之前的樣子?他怎么又是道士?

    記憶滾滾而來,她哪里是什么狐妖,她也不是白兒,眼前這個人也不可能是她的相公,更不可能是道士。她是唐蘇妍,她是青知,她在游戲世界里!

    一想起這些,那張符打到的地方也不疼了。

    道士見符紙壓不住她,拔劍就上。她怎么可能擋得住等級第一的他啊,眼看就要被一劍刺穿。她大喝一聲:“一別天涯!”

    道士裝扮的一別天涯完全沒反應,出劍速度依然不減,轉瞬就到了她眼前。

    來不及時間給她發愣,她突生一計,就著跌倒地上的姿勢,溫柔的望著這拿劍的男子,委屈的叫了一聲:“相公!”

    一別天涯一愣,劍也停下來,呆呆的望著她。

    恍惚了一陣,隨即冷哼了一聲,還劍入鞘,把還在地上的唐蘇妍扶起來。

    看來他也清醒了,唐蘇妍緩緩的吐了一口氣。

    一別天涯打量四周,劍眉一皺,冷冷喝道:“什么人搞鬼,出來!”

    院子消失了,憤怒的村民消失了,周圍又是濃濃的霧氣,慢慢退去,唐蘇妍和一別天涯發現他們倆依然坐在火堆旁邊。仿佛剛才只是做了一場夢。

    但剛才畢竟不是夢。離火堆稍遠的地方,一縷白霧慢慢凝聚,形成了一個一身白衣的女子。女子長得很漂亮,瓜子臉,丹鳳的眼,小巧的嘴,梳著婦人髻,身上的衣服好似輕紗,飄飄渺渺,似真似幻。

    她剛一凝型,一別天涯就快速的一劍刺過去,可是劍卻穿過了她的身體,就好像,她其實還是霧氣般。一別天涯皺眉,收劍又站回原位。

    “妾身白兒見過公子,見過小姐。剛剛多有得罪,請勿多怪。”

    這是一個NPC,按照游戲流程,這個女子定是有事相求他們,他們幫助她,就能得到一定的獎勵。這樣的任務被稱為劇情任務。

    唐蘇妍看了一眼一別天涯,看來想讓他開口說話,甚難。也不知道要是沒有她在,話都不說,他一個人怎么觸發劇情呢,難道和這NPC在荒野里大眼瞪小眼?不過這NPC也挺養眼的。

    “白姑娘,你剛才做的事情可不厚道,我要是被他一劍刺死了,真是死得冤枉。”

    自稱白兒的女子屈膝,盈盈一拜,說道:“妾身情非得已,世人最是多情,如果被兩位知道我和相公的故事,沒準會得到兩人的幫助。妾身已經不再是狐妖了,只是一縷小小的幽魂,沒有那么大的法力,只是讓你們產生一些幻覺,不會受到傷害的。”

    果然,任務出現,幫助她和他的相公,只是不知道怎么幫。回憶剛才的幻覺,她不難猜到后面的結局,狐妖被道士收了,從此和她的相公不能相守。聊齋上多是這樣的故事。

    “不知你要我們幫你什么忙?”

    白兒幽怨的說:“當日,我被那道士殺害,魂魄被鎮壓在一個法陣里。后來隨著時間的推移,法陣的能量少了很多,我才能在月圓的夜晚出來一會兒。我才知道,相公回來以后知道我身死,傷心不已,中了舉,但是卻沒去參加后來的殿試。他打聽到那道士鎮壓我的地方,在旁邊搭了間房子,日夜陪伴。我希望兩位能將我從陣中放出,和相公團聚,請放心,我以前雖是妖,但是從來沒做過傷天害理的事情。之后我會心甘情愿的去投胎。”

    唐蘇妍代替一別天涯,將事情應下:“好的,我們盡可能的幫你。只是對陣法我們也不太精通,能不能成,只能看運氣了。”

    “妾身自是明白。請兩位恩公跟我來。”

    唐蘇妍和一別天涯隨著白兒穿過森林,進了山谷。又走了大概一個時辰,遠遠的就能看見一個草房子。

    待得走近了,房內的人似乎是聽到外面的響動,于是出門查看。

    “白……白兒……!”

    那人出門看清來人,就激動的跑向白兒,將她擁入懷中。

    白兒見到此人,也是面露激動之色,卻未動作。

    那人兩手穿過白兒的身體,擁了個空。他訥訥的看著自己的雙臂,不一會兒就抽泣起來,喃喃的叫著“白兒……白兒……”。他環著雙臂,把白兒籠在其中,好似他還能抱著她,她也輕輕的依偎在他懷里。

    本是很感人的一幕,不過唯二的兩個觀眾,一個是冰山,一個是不懂情的。倒是浪費了這一出精彩的真情流露。

    一人一鬼就維持著相擁的姿勢,互述相思。過了好一會兒,他們激動的心情才平復下來。

    那男子才注意到在一旁立著的唐蘇妍和一別天涯。

    他向兩人抱拳作了個揖,說道:“想必兩人就是白兒提到的恩公。我和白兒的事情就拜托兩位了,如能完成我倆的心愿,必當結草銜環。”

    一別天涯只是“嗯”了一聲。

    唐蘇妍也回了個揖,說:“公子不必多禮,我們也是碰碰運氣,實不相瞞,對陣法我們也沒多大把握,怕到時徒惹兩位失望了。還是請公子給我們講講這陣法之事。”

    “恩公客氣了,稱呼我為云書即可。”他以手為引,躬身請唐蘇妍和一別天涯進屋再說。

    “當日我根據鄉人的形容,找到了那道士,他見我心誠,于是告訴了我這陣法所在之地。他說,人和妖終是不能在一起的,即使那妖沒有害人之心,但是無形之中,會損害她身邊之人的氣,他也不是打著降妖除魔的旗號想給自己賺聲望。如果我對白兒是真心的,大可去將她的魂魄放出來團聚。他還告訴了我進陣的方法,但是我在這里參詳了許久,卻不得門而入啊。”云書說完,長長的嘆了口氣,滿眼歉意的看著白兒。

    白兒也憐惜的看著他,心疼的說:“讓相公費心了,即使白兒永遠都出不來,只要明白相公的心,白兒就心滿意足了。”

    唐蘇妍想了一下剛才在屋外看見的地形,看不出來哪里有什么陣法。她修仙幾千年,破一個陣,應該還是沒什么問題的,只是對著這NPC,旁邊還有一個一別天涯,她卻不能明說。

    “我們剛才一路行來,沒看見哪里有陣法啊?”

    云書笑道:“這陣法卻不是平常能看見的。當初那個道士留下一句唱詞,他說是開門的關鍵。”

    唐蘇妍趕緊問:“什么唱詞?”

    云書頓了頓,就唱道:“碧云天,黃花地,西風緊。北雁南飛。曉來誰染霜林醉?總是離人淚。”

    這是《西廂記》里的一首曲子,是一首送別詩,唐蘇妍琢磨了一下這句詩,卻沒個頭緒。

    那云書搖著頭說:“我在陣法東南西北各個方位都曾唱過這句詞,也在秋天的時候試過,后來天天試,卻終不得法。”

    唐蘇妍看看一旁沉默的一別天涯,他一臉淡定的樣子,好像胸有成竹,但是她就是覺得自己非常了解他,他這肯定不是淡定,是茫然著呢。

    看來不用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仔細琢磨這句子。

    藍天、白云、黃花遍地、西風、南飛的大雁、霜染紅楓、離人淚……這關鍵到底在哪里呢?

    想不出來,又按著云書唱的那個調子,把這句詞唱了一遍,好像有了一些頭緒。

    大概,是那個樣子……

    唐蘇妍不確定,于是又把詞唱了一遍。

    “請問,這里有紙和筆么?”她不太確定,也許寫出來就知道了。

    云書看她似乎有主意,趕緊拿出紙筆來,為唐蘇妍磨墨。

    唐蘇妍也不客氣,拿毛筆沾了墨,就在紙上寫起來,寫的卻不是這首詞,而是這首詞的曲譜。

    1.2.3.4.5……

    宮商角徵羽……

    兩種曲譜都寫出來,琢磨了一下,又將其中的一種叉去,只琢磨剩下的一種。

    不久,她露出自信的一笑,說:“或許我知道這開門的鑰匙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6_866-m
快穿:報告宿主,您已被攻略!
作者 小橙汁兒
  {1V1,男強女強}作為一個本身就很辣雞的系統,居然被主神綁定了更辣雞的宿主!   系統生... (馬上閱讀)

其他科幻網遊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