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初遇攝政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蘇卿瑜看著鏡子裡面的自己,僅僅是一眼她就被驚豔了,她一直知道自己生的極美的,但是許久未見過了,所以說也忘了一個大概。

    只見鏡中人身著一襲絳紫色煙雲蝴蝶裙,三千青絲被奶孃用一支卿雲擁福簪簡單的挽成了一個髮髻,一張小臉略施粉黛,朱脣不點及紅,整個人顯得有些許的隨意但是也不失活潑,現在她這樣打扮確實是比較適合的,畢竟她正處於喪期呢。

    蘇卿瑜想了想,然後就拉開了自己梳妝檯上的小抽屜,拿出來了兩樣小東西放在了身上,奶孃看到了以後,眼裡面露出來了疑惑的表情。

    她並沒有跟奶孃解釋什麼,而是先在奶孃和雲兒的陪同下去到了太后的寢宮,因為這個時候是要後宮嬪妃跟皇后請安的,她現在去有些不太合適。

    由小廝跟太后通報了一下以後,她就順利的走了進去,她全程沒敢抬頭,只是在後來過來的嬤嬤後面畢恭畢敬的跟著。

    嬤嬤帶著她一路走進了太后宮殿裡面的廳堂,這個時候太后還沒有來,所以說嬤嬤就讓她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面。

    大約過去了一炷香的時間,太后這才不緊不慢的走了進來,蘇卿瑜看到她了以後,連忙站起身對著她行了一個規規矩矩的禮。

    “參見太后娘娘,太后娘娘萬福金安。”

    太后見她這樣恭敬的行禮,連忙走過去把她扶了起來,臉上是極其明顯的憐愛。

    “何必行此大禮,你的侍女沒有告訴你嗎,皇帝已經下旨了,你今後在這後宮裡面無需再行禮了。”

    蘇卿瑜順著太后的手慢慢的站了起來,臉上依舊是一副溫順乖巧的表情,她對著太后搖了搖頭,恭敬道:“皇上這樣說只是擔心我在將軍府野慣了禮儀不周全惹人笑話罷了,但是我相信太后娘娘肯定是不會笑話我的啊,再者說了,太后娘娘是很值得尊敬的長輩,我給您行禮也是打心底裡面願意的呀!”

    太后聽了蘇卿瑜這抹了蜜一般的小嘴說話,忍不住笑了起來,蘇卿瑜也很是識時務者,連忙拿出來了她事先準備好的那個紫檀木磨成的佛珠手鍊。

    太后看到了那條手鍊以後微微震驚了一下,她看了蘇卿瑜一眼,在確定那就是送給她的以後她才默默的接了過去,拿在手上細細的把玩了起來。

    “這條用紫檀木製成的佛珠手鍊是我的爹爹親手為我磨製而成的,並且還請了淨壇大師為它開了光,這種寶貝落在我的手上真真的是浪費了,還不如借花獻佛給太后娘娘您呢!”

    太后娘娘原本看了一眼以後就已經心動了,聽了她的話那更是愛不釋手,她收下了那條手鍊,最後也沒有坐到主位上去,而是坐到了蘇卿瑜的旁邊,拉著她的手跟著她聊了很長時間的天。

    太后娘娘跟她之前的印象裡面的形象是很相似的,既有一顆慈悲心懷,又不失小孩心性。

    太后娘娘年紀其實不算太大,至今還尚未及艾,她當上太后那年也不過才三十多歲左右的,最重要的莫過於是當今皇上並不是她的親生孩子,而是她代為撫養的。

    她們從一開始聊外面的趣事,到後來聊到了她的爹爹和孃親,最後聊到了她對以後生活的嚮往。

    被迫營業的蘇卿瑜表示自己非常的無奈。

    話說她現在可是一個年僅五歲的小孩子啊,怎麼可能知道外面的那麼多事情,還什麼對以後生活的嚮往,小孩子知道什麼是未來嗎?

    可憐蘇卿瑜一個二十多歲的靈魂卻要被迫居於一個年僅五歲的小娃娃身上裝懵懂稚嫩。

    不過她還是跟太后說了一些在將軍府發生的趣事,若有若無的表達了一下他們家對皇室的忠貞不二。

    最重要的一點,可能就是她非常堅定地向太后表明了自己想要平平淡淡的度過一生,只得一人心白首不分離的渴望。

    “哀家跟你聊天真的是感覺很開心啊,你這個小丫頭這張小嘴說出來的話真真是讓人太喜愛了,以後有時間了就來哀家這裡陪哀家來聊天吧!”

    蘇卿瑜聽到了太后娘娘的話以後整個人都露出來了受寵若驚的目光,她忙不迭的對著太后點了點頭,激動地說道。

    “能得到太后娘娘的喜愛真的是嬌嬌的福分啊,如果說太后娘娘不嫌棄的話,以後就喚我嬌嬌吧,這個稱呼是爹爹和孃親一直稱呼我的,現在他們都走了,以後就沒有人再這樣喚我了……”

    蘇卿瑜的話停頓的很是有技術含量,不但會讓人感覺她很是可憐,又會讓人很不忍心去拒絕,再加上無論是方才的禮物還是聊天都很得太后的心意,她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她是不會拒絕的。

    果不其然,太后娘娘一口就應了下來,甚至還留下了她一起吃早膳。

    吃過早膳以後蘇卿瑜以還要去拜訪一下皇后娘娘的理由離開了太后的宮中,太后假意挽留了幾下子,最後還是送她離開了。

    一直到蘇卿瑜走過了一個拐角以後,她才慢慢的舒了一口氣。

    講真的,她確實是有些忌憚太后娘娘的,畢竟如果說她一旦沒有得到太后的心的話,那麼她就在這後宮裡面失去了一大助力的。

    能讓太后叫她的乳名,這就已經是一個很大的進步了,現在只不過是太后對她有一點點的滿意了而已,連好感都算不上,真的想要得到太后的寵愛的話,那必須是要持之以恆的。

    “好累啊奶孃,我感覺還是在將軍府的時候比較自由啊,我該不會以後每一天都要這樣虛與委蛇吧,這不是我這個年紀應該承受的啊……”

    蘇卿瑜抓住了旁邊的“奶孃”,正打算撒嬌的時候,忽然就發現了一點不對勁的地方。

    這手感……

    似乎有點不對勁啊!

    蘇卿瑜深吸了一口氣,慢慢的抬起來了頭,然後就看到了一張俊美絕倫的臉,他穿著一件紫色對襟窄袖長衫,腰間是一條同色系的金絲蛛紋帶,黑髮束起以鑲碧鎏金冠固定著,修長的身體挺得筆直,整個人丰神俊朗中又透著與生俱來的高貴,依舊如前世般讓人覺得高不可攀。

    她是記得眼前這個人的,他可不就是上一世的時候跟太子關係極好的那個小世子爺嗎!

    她記得皇帝后來意外駕崩,太子年紀還小怕他一個人應對不了朝堂上面的那些腥風血雨,所以說他在太子的強求下當上了攝政王的位置,有了他的鼎力相助,太子成功穩下了局勢!

    也就相當於說,他是後來太子當上皇帝的一大助力呢!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被迫成為大佬後我只想當鹹魚
作者 糖周
A市最近有個大新聞,豪門路家養了十八年的女兒不是親生的。   真千金歸位,假千金被送回。   ...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