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回龍堂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別看只入夢短短五分鐘,張闖卻已經一點精神頭也沒有,從夢境中出來,眼睛都沒睜,就直接睡了過去。

    第二天一早醒來,張闖發現,自己的精神似乎比往常足了些,可能就是說明上說的,控制別人的夢雖然當時耗費精力,但也是精神力的一種磨練。

    泡了一袋方便面當作早餐,他開始研究今天的計劃,高巖的回龍堂是一定要去的,不過找工作也是必須的,自己現在只剩下六天的口糧。

    穿上自己認為最帥的一身行頭,騎上二八大野狼,張闖一邊打聽,一邊趕往回龍堂,路上看到招工的,便進入投個簡歷。什么超市的理貨員,酒店門童,張闖只要看到,都去試上一試。

    一連應聘六家,對方都說讓張闖等電話,這倒很正常。終于來到回龍堂,招牌是黑底紅字,張闖將車停到一邊,跨上臺階走了進去。

    回龍堂是一家規模并不太大的中藥店,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該有的藥基本上都有,同時也開堂坐診。不過,這里的工作人員似乎少了點,進門之后,張闖只看到高巖一個人坐在椅子上,臉上愁眉不展,似乎有什么心事。

    “您好,歡迎觀臨……是你……”高巖一見到有人進來,臉上的愁容一掃而盡,站起來熱情的打招呼。可當她看清張闖的容貌時,不由得一愣。

    昨夜自己被餓狼追趕,不正是眼前這個人救了自己,在下雪的時候,他還將棉襖披在自己的身上。這個夢難道是一種啟示,預示著我今天要遇到他。

    張闖故意說道:“咦……小姐怎么這么巧,原來你在這里工作呀。”隨后微微一笑,又道:“昨天我捂得那么嚴實,怎么還被你看出來了呀?”

    沒想到還真是那個賣衛生巾的。高巖此刻面對張闖時,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好感。微笑道:“我只是覺得你有些眼熟,沒想到會是你,這么巧,今天我們又見了。你來我這里做什么呀?是不是生病了?”高巖在說最后一句話時,語氣很是關切。

    張闖早已想好說辭,當即道:“我這幾天有點上火,總是拉肚。”

    是呀,家里堆著那么多衛生巾,誰能不上火。

    “那你趕緊過來坐,我給你號號脈。”高巖關切地道。

    張闖依言,走到高巖對面的椅子上坐好,伸出手臂。高巖坐回椅子上,認真的為張闖號起脈來。

    “胃火確實有些旺盛,看來你最近的心情不是很好。這樣,我給你抓一副藥,調理一下。生意不順不要緊,但心態很重要哦。”高巖微笑地道。

    說完,高巖還真去為張闖抓藥,張闖的兜里哪有錢啊,連忙說道:“這個……藥不會很貴吧……”

    “放心,不收你錢的。”高巖笑道。

    “不收錢,那多不好意思啊。”張闖難為情地道。

    “一副藥值幾個錢,你剛剛做買賣不容易,這副藥就算是我贈送的。要是你實在過意不去,就拿你賣的東西抵債好了,下次我光顧的時候,你也不收我錢。”高巖看出張闖沒錢,又怕傷了他的面子,所以才這么說。

    張闖如何聽不明白,心中十分感動。突然想到,剛剛進來時,看高巖愁眉不展,似乎懷有心事,于是問道:“剛剛進來的時候,看到你臉色不好,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呀?”

    “唉……”高巖嘆了口氣,拿著包好的藥,坐回張闖的對面,幽幽地道:“這事說起來,話就長了……”

    “怎么一回事,說給我聽聽,或許我還能幫得上忙。”張闖說道。

    高巖說道:“在三天前,有一位大爺胃疼來我這里抓藥,我給他抓了兩副藥,應該說是可以藥到病除的。誰知道,在昨天下午,他的老婆和兒子找上門來,說老爺子吃過我的藥后中了毒,現在胃出血,要我賠償。我要是不賠錢的話,就去消協告我,讓我的回龍堂關門。”

    “還有這種事。”張闖問道:“那你的藥不會真有問題吧?”

    高巖連忙說道:“絕不會的,我們家世代行醫,回龍堂已經是百年老字號,從來不賣假藥。而且在藥量把握方面,也絕不會出岔子。”

    “那怎么還能把人家吃的上吐下瀉呢?對了……”張闖眼睛一亮,問道:“那你見到買藥的老頭了嗎?”

    “沒有。”高巖搖搖頭。

    張闖道:“你都沒見到買藥的人,哪能人家說你的藥吃壞了人,你就當吃壞了人呀。搞不好,人家是來訛詐你的。你把錢給他們了嗎?”

    “當時我也是這么說的,那個大嬸說,他丈夫現在在醫院,今天就拿著醫院的診斷書過來,跟我理論。要是我不賠的話,就等著關門吧。”高巖委屈地道。

    “你別著急,我今天就留在這里,要是他們來了,由我出頭幫你理論,看看那個老家伙是真病還是假病。”張闖十分仗義地道。

    說來也巧,說話間,回龍堂的門被人推開。高巖小聲道:“來了。”

    張闖回過身去,見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人率先走了進來,身后是一個能有六十多歲的大媽,再往后,有兩個小青年抬著一輛輪椅走了進來,輪椅上還坐著一個能有七十多歲的老頭。老頭雙眼閉眼,臉上滿是痛苦的表情。

    最先進來的中年人氣勢洶洶直奔柜臺,來到高巖面前,很不禮貌地道:“今天我把我爹也抬來了,這是醫院的診斷書,你自己看看。”說完將一張紙拍到柜臺上,然后轉頭看向張闖,“小兄弟,這家藥店的大夫是個二把刀,你還是找別家吧。你看看我爹,本來沒什么大毛病,就是被她一副藥,治成胃出血了。”

    高巖拿過柜臺上的紙一看,果然是醫院開的診斷書,上面寫明,病人楊建國患有胃出血。而這時,張闖也開口說話了,“我說這位大哥,飯可以亂吃,但話不能亂說。這位大夫的水平很高,把我的胃出血都給治好了。要不然這樣,讓她給你父親號號脈。”

    “號脈,這個丫頭有這個水平嗎?三子,把你爺爺推過來,讓她號脈。”中年人瞪了張闖一眼。

    后面的兩個小青年聞言之后,趕緊將老頭推過來。看他那一副痛苦的表情,似乎還真不像是裝的。

    高巖也是本身也是醫學世家出身,號脈的水平相當準,按住老頭伸過來的手腕。

    漸漸……高巖的臉色難看起來,這個老頭真的患有胃出血。

    “這怎么可能,我開的藥沒有問題呀,怎么會把他吃的胃出血。”高巖的心中焦急起來。

    中年人見高巖眉頭緊鎖,冷笑道:“怎么不說話了,你們不是懷疑我爹到底有沒有真病嘛,現在事實擺在這里,看你們還有什么好說的。我現在就給消協打電話,然后再叫上記者,你的藥店等著關門好了。”

    一聽說要找消協和記者,高巖馬上緊張起來,說道:“別、別……有什么事,我們好商量。”

    回龍堂是祖上傳下來的,凝聚著爺爺、父親的心血,現在傳到自己手上,高巖怎么也不能讓它就這么樣關門。

    “我父親現在住院,需要一筆不小的醫藥費,等好了之后還有什么營養費,精神損失費,亂七八糟加起來,怎么也得二十萬。”中年人倒是能獅子大開口。

    “二十萬!”高巖為難道:“這么一大筆錢,你讓我上哪里弄啊?”

    “這個我不管,你就算砸鍋賣鐵也要給我湊到,否則的話,你們回龍堂就不用開了。”中年人看來是摸準了高巖的脈,總是以此相要挾。

    “我……”高巖無奈地道:“你給我幾天時間,讓我想想辦法好不好。”

    “看你一個小姑娘,也不容易的份上,我就給你三天時間,不過今天下午必須要送五萬塊到醫院,我父親急用。要是過時不到的話,休怪我不客氣。”中年人說完,沖著兩名青年人一擺手,“我們走!”

    臨出門時,中年人又扔下一句話來,“我父親在市第二醫院,502病房。”

    然后,幾個人依次離開回龍堂,藥鋪里只剩下張闖和高巖。

    “他……真的是胃出血……”張闖小聲問道。

    高巖點點頭,“但是……我的藥真的沒有問題,你要相信我……”

    看她委屈的神態,絕不像做作。

    “那你現在準備怎么辦?”張闖又問道。

    “還能怎么辦,要是不給他們錢的話,回龍堂肯定要關門的。可是我現在哪有那么多錢。”說到這,高巖不忍再說下去。

    對于錢的問題,張闖是一點辦法也沒有,他現在就是一個朝不保夕的無業游民。垂下頭,一句話也沒有吭。

    “我現在賬上有一萬多塊錢,銀行里還能有八萬多,等下你陪我去取來送到醫院好不好,我一個人……有些害怕……”高巖看向張闖。

    張闖毫不猶豫地點頭,“我陪你去。”

    中午時分,兩個人胡亂吃了點午飯,張闖陪高巖去銀行取了五萬塊錢,又買了許多水果,打車直奔第二醫院。

    兩個人依照中年人所說,坐電梯來到五樓,很快便找到502病房。病房的門關著,高巖剛要敲門,卻突然聽到房間內傳來說話聲。

    “召義啊,你說我們這么坑一個姑娘,是不是有些不好呀。”這是一個老者的聲音,聲音不是很大,張闖和高巖在房外只是依稀能聽得清。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3496378_4_12-m
極品逍遙大少爺
作者 俺是老王
  【百萬追讀火爆熱銷】

  這是一個自幼被棄的大少爺回國折騰的故事。(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