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漏網的亡靈法師(修)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圣歷683年,遺忘大陸神圣聯盟經過整整22年的血戰,終于消滅了最邪惡的不死生物-半神巫妖菲爾里斯特,并在亡靈的最后一個據點血骷髏地穴,由大法師佛蘭親手凈化了最后一個巫妖的靈魂,當莊嚴的圣歌緩緩地響起,無數陣亡勇士的靈魂在圣光中冉冉上升,光明牧師在為昔日的戰友作著最后的祈禱,盼望在光明之神的庇護下,為正義而死的勇士們能順利的升入天堂。

    是啊,當大陸上出現第一個巫妖后,死亡與恐懼便無時不刻的籠罩在各族人民的心中:永不疲倦的骷髏軍隊、無處不在的幽靈騎士、無堅不摧的骷髏傀儡以及代表死亡的巫妖,所到之處沒有過去、沒有未來,死去的人們變成了新的死靈,只剩下永恒的絕望。

    神圣聯盟就是在這個時期建立的,這個由人類、精靈、和矮人聯合的聯盟,共同討伐死靈軍團,盡管各族都有不少人頗有微詞,畢竟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觀念牢牢扎根于幾乎所有人的心中,而上千年的歷史上存在著無數的種族相殘,但事實上決定了單一種族不可能擊敗死靈部隊:人類整體作戰能力強大,數量也最多,但實力太過均衡,特別是魔法能力無法與高階巫妖相提并論,而無論在大規模軍團決戰,還是單個放對,魔法能力都占著舉足輕重的地位;精靈魔法師和戰士實力都很強大,可惜數量上太少;矮人生命力和制造能力一流,大部分聯盟士兵的武器都是由矮人制造的,同時矮人強韌的生命力決定了其種族成為了戰場上必不可少的中堅力量—與亡靈戰斗,任何脆弱的生命都有可能成為致命傷:亡靈可以直接由戰死士兵的尸體制造出新的同類,但矮人同樣存在著致命的弱點:鹵莽,很難想象5萬矮人竟敢向十四萬的亡靈精銳發起進攻,事實上很多時候,勇敢與愚蠢是劃上等號的。就這樣,當各族受到了巨大的傷亡后,由人皇阿爾費格、精靈大長老艾婭和矮人王怒錘締造了遺忘大陸上最強大的神圣聯盟,共同宣誓對亡靈的討伐,并承諾在三人的有生之年,絕對不背叛盟友,從此開始了長達22年的征討。 

    現在,在巨大的地穴中,戰爭結束了,無數的戰士正在打掃著戰場:陣亡者被陸續抬出,魔法師搜索著每一堆骨骸以確保沒有漏網之魚,更多的人則在清理著戰利品—自從消滅菲爾里斯特后,亡靈的實力被重創,已沒有還手之力,也就在這時,精靈和蠻族因巨大的傷亡無力再繼續征討,見大局已定就陸續回到故鄉休養生息,而矮人和人類則被利益驅使繼續進行著征討—畢竟巫妖制造的裝備大都是極品,曾經光榮的圣戰也籠罩了一絲市儈的意味。

    “這真是絕大的諷刺啊。”凱特一邊這樣的想著,一邊指揮著手下。

    全身覆蓋著鑲嵌光紋的全身鎧甲,血紅的頭盔散發著令人戰栗的光芒,斜掛在背后帶著淡淡圣光的雙手巨劍,這一切都顯示出其主人與眾不同的身份:信奉光明之神的圣武士。

    事實上,凱特就是最后一戰的指揮官,憑借著無與倫比的勇敢和極為敏銳的戰術頭腦,使凱特在與亡靈的戰斗中無往不利,這使他被人皇任命作為最后一戰的締結者。

    但在凱特的內心深處,對這項任命有著極其的不滿:作為信奉光明之神的圣武士,一生都在為榮譽與正義而戰,最后卻要統領一幫沒有任何榮譽感的貴族惡少和矮人,尤其令凱特反胃的是:這幫家伙竟然以齷齪的念頭為此行的最終目的。如果不是好友佛蘭的頻頻勸導,凱特真不知道能不能堅持完這次征討。

    “嘿嘿!,真是大豐收啊,又能換一大筆錢了。”

    “沒有眼光的家伙,你想想,把這些東西獻給伯爵大人,伯爵大人一高興,給你一些美差,還怕沒錢?,到時候名利雙收,不比你這種不入流的做法好多了?”

    “那倒也是。”

    “我對金錢和名譽倒沒興趣,但是這次回去,克麗絲可要帶著崇拜的眼光來看我了,嘿嘿,到時候,老子可有大票的節目等著這個小婊子。”

    “兄弟,我要說的是,你的品位實在是太差了吧?”

    “嘿嘿,各有所好嘛。”

    ……………………………….

    聽著手下無賴的污言穢語,凱特不禁深深皺起了眉頭,雖然沒指望這幫家伙狗嘴中吐出象牙,但如此肆無忌憚的言語,仍然讓他感到惡心。

    “呵呵,又感到不高興了?”背后一個蒼老的聲音說。

    “真是聯盟的恥辱!”凱特頭也不回地說,“我真不知道人皇大人為什么允許這些人渣進入聯盟軍,不管從那個角度來看,都應該讓最勇敢的士兵來享有勝利的光榮,而不是這些毫無品格的家伙。”凱特發泄著心中的不滿。

    “你應該不會不知道聯盟自從蠻族和精靈退出戰場后,現在至少有一半的經濟來源是這些被你稱為人渣的貴族維持的吧?,如果得罪了這些人,恐怕連尊貴的教皇都有麻煩,畢竟在大多數時候,金錢都是被貴族所操控的,而且如果不是這些人,恐怕你沒有能力來醫治小薩西絲吧。”

    凱特語塞,每一次爭論,他都辯不過身后這個家伙,最關鍵的是,這個家伙竟然每次都搬出薩西絲來作說辭,而薩西絲是五十六歲的老圣武士唯一的一個女兒,也是唯一的一個親人。

    薩西絲從小體弱多病,醫治她需要大量的金錢。而作為一個正直的、不會奉承拍馬的圣武士,凱特雖有赫赫戰功,但本人卻很清貧,而每次與亡靈作戰的勝利,聯盟都會給參戰者巨大的獎勵,如果不是基于這個原因,凱特只怕早就退休了,也不會成天與這些他最討厭的人在一塊—現在在他的心中,墮落貴族比亡靈討厭一百倍。

    “為什么你總是為他們作說辭,難道作為尊貴的大法師,認為腐敗存在是合理的;還是擁有高度智慧的你,本質上與貴族是同一貨色?”凱特轉過身來,毫不留情地譏諷著眼前的法師。

    站在凱特面前的,是一個高大的、披著紅黑相間法袍的年老法師,他手持一根鑲嵌著巨大黑色龍晶的法杖,頸上佩帶散發藍光的磨法項鏈,而最讓人感到敬畏的是,年老法師的眼睛帶著似乎能看透一切的異芒和與年齡不符的銳利。他就是大法師佛蘭,也是凱特唯一的一個朋友。

    聽到老友的譏諷,大法師微微一笑:“我的朋友,戰爭已經結束,不要讓不愉快的事擾亂你侍奉神靈的決心,也不要讓你可愛的女兒卷入不必要的麻煩,這些人的yu望對于我們來說,只是微不足道的存在。享受勝利吧,畢竟這場戰爭的代價,實在是太大了。”

    聽到老友善意的勸解,凱特有點釋然。是啊,雖然自己并不怕貴族的報復(在行軍中,自己曾經嚴厲地懲罰了幾個嚴重觸犯軍紀的貴族),但不能不為自己的女兒著想,誰都知道貴族的報復是很可怕的,現在想想,凱特不禁為自己當時的行為感到奇怪,也是,不知道為什么,隨著年齡的增長,脾氣不但沒有收斂,反而姜老彌辣;再往深處想想,以自己這般火暴脾氣,竟然會信仰最仁慈的光明之神,而不去信仰象征武力的戰爭之神,也不能不認為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

    但無論如何,凱特仍有些不忿,可他也知道爭論下去,最后輸的肯定是自己。所以他不失時機的轉移話題:“戰場已經打掃得差不多了,走,咱們好久沒喝兩杯了。”凱特已經準備在酒桌上打敗這個老是說教的家伙了。

    “呵呵,必須拒絕你的邀請了,教皇命令我在三日內趕回圣都報告這次戰斗的結果,所以我必須馬上啟程。對了,你動作也快些,人皇陛下也盼望著你們凱旋歸來呢。”

    話音剛落,一個巨大的魔法陣出現在佛蘭的周圍,幾乎是一瞬間,大法師就消失了,速度之快連凱特都沒反應過來。

    “哼!,等回去再收拾你。”看到對手跑得如此之快,凱特不禁暗暗咬牙:每一提到喝酒,佛蘭跑得比風還快,這可是自己唯一一個能打敗他的優點--平時圣武士總是被大法師壓得死死的。

    看到已經沒有了報仇的可能,老圣武士一邊暗暗盤算著以后報復的方法,一邊往地穴的深處走去。

    巨大的地穴十分幽暗,到處漂浮著青色的磷火,遍地堆放著散亂的骨骼,空氣中隱隱帶著腐尸的臭味,在這個剛剛經歷過劇烈戰斗的場所上,所有懷著不同目的人已經離去,整個地穴象時間靜止一般的寂靜。

    凱特皺了皺眉頭,他十分討厭這個毫無生氣的地方,巴不得早點離開,但作為討伐軍指揮官,老圣武士不得不進行著最后的搜索工作,這也是每一個指揮官最討厭的工作:用圣武士特有的能力“真實之眼”,搜索戰場上可能遺留的亡靈。

    舉起雙手,隨著簡短的吟唱,老圣武士的雙眼發出了圣潔的銀光,整個地穴瞬間被照亮了,輕輕拔出了雙手劍,一步步的往深處走去。

    “真實之眼”是一個經過改良的預言系法術,其原身“真實視線”雖有著看破一切隱形、幻覺的能力,但由于在戰場上絕大多數有用的都是那些帶有攻擊性的法術(比如塑能系、召來系),而且吟唱的時間過長—讓法師作這些輔助型的工作顯然不如進行大范圍攻擊來得劃算,所以經過改進后,吟唱的時間大大縮短,作用對象卻變成了亡靈;反過來說就是只對亡靈這種混亂邪惡屬性生物有效。而圣武士本身守序善良屬性就是亡靈的天敵,經過無數次的實驗后,真實之眼變成了圣武士特有的戰斗技能。事實上,這種法術極為有效。并為最終戰役的勝利,起到了不可忽視的作用。

    現在,凱特在真實之眼的作用下,仔細檢查著地穴的每一個角落,如果有殘留的不死生物,那么在真實之眼的籠罩下就會無所遁形,但是老圣武士并不認為會有什么收獲:畢竟地穴已被那幫敗類貴族象掘地一般搜索了多次,如果有亡靈的話,不可能不被發現。在挖地這方面,凱特甚至懷疑他們是不是有侏儒的血統。

    總而言之,凱特之所以進行這項毫無意義的工作,其主要目的是遠離市儈的敗類貴族--自從由他擔任指揮官,凱特就期待著結束這一天的來臨:凱特覺得這種市儈也會傳染。

    漸漸的,凱特到了地穴的最深處。就是在這里,他和佛蘭擊敗了最后一個巫妖。巫妖是由身為人類最強大的亡靈法師轉化成的不死生物,由于本身就具有極高度的智慧,巫妖能制造并驅使絕大部分的不死生物,并組成強大的不死軍團,而不死生物的特性又賦予其幾乎無限的壽命,這一切決定了巫妖成為了聯盟最強大的對手,而巫妖的高階代表:半神巫妖,那簡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其標志法術:十六位面禁錮術與高級傀儡術,幾乎無法防御破解,自身又免疫一切魔法,只有最高級的神器才能對其造成有限的傷害。事實上在最終戰中,由聯盟三大巨頭聯手圍攻半神巫妖菲爾里斯特,整整打了兩天一夜,三大巨頭無不身受重傷,菲爾里斯特最終靈魂被消滅,軀體被三大巨頭分別封印在各族的圣地,也就是這一戰,標志著亡靈之戰進入了尾聲。

    “那真是一場艱苦的戰斗啊!”凱特感慨著。雖然對手是所有巫妖中最弱的的元素巫妖,但也幾乎使自己喪命,要不是佛蘭的高級風暴護盾,每一次受到攻擊都能對攻擊者進行元素回饋傷害。只怕自己早就沒命了。所以雖然持續時間隨短,但卻是老圣武士經歷的最兇險的戰斗之一。

    忽然,真實之眼發出了一絲絲的悸動,把凱特從回憶中驚醒,他立刻提高了警惕:那是一堆散亂在碎石上的骨頭,真實之眼就是在那里發出了亡靈存在的信號。凱特立刻作好了戰斗準備,同時有著一點點的納悶:為什么搜索的人沒有發現呢?

    一分鐘過去了,十分鐘過去了,一小時過去了,凱特疑惑的望著眼前的骨頭:不但沒有不死生物出現,反而連真實之眼的反應也消失了。

    這實在有點莫名其妙,按道理說,真實之眼能看出一切亡靈,而亡靈的本能是攻擊一切活著的生物。這一切的一切,都說明了那堆骨頭中根本就沒有亡靈。

    “難道是自己老了,以至施法出錯?”老圣武士給出了一個自己絕對接受不了的答案。

    不可能,凱特立刻否決了這個答案。

    畢竟,自己是人皇陛下欽點的三軍總指揮,又是經過試煉的光明圣武士。怎么可能犯如此低級的錯誤?

    為證實這一點,凱特謹慎地一點點靠近那堆骨頭,仔細的觀察了起來,在確定沒有危險存在后,他甚至揀起一塊碎骨,用真實之眼反反復復的檢查。于是在地穴中出現了這么一幕:一個身披鎧甲的老圣武士瘋狂地撥弄著面前堆放著的散亂骨頭。

    可惜的是,良久以后,可憐的老圣武士發現骨頭里面什么也沒有。

    “難道真的是老了?”凱特陷入了人生的最大危機。

    最后,凱特無奈地接受了骨頭里面什么也沒有的現實。幾個小時的搜索,使他筋疲力盡。只得郁悶地離開了地穴。

    臨走前,凱特回頭看了那堆翻得亂七八糟的骨頭一眼,嘴里還嘟囔著:“也許真是老了。”

    郁悶的老圣武士并沒有發現:轉身離去剎那間,散亂骨頭發出了詭異的紅光。

    …………………..

    黑夜降臨了。

    一只烏鴉飛進了地穴,作為一個食腐生物,它早就對原來里面活動著的食物充滿了興趣,在這以前從來都沒有發現過能夠四處活動的食物( 烏鴉那低得可憐的智力里并不知道那其實是僵尸),烏鴉甚至考慮過一嘗這種前所未見的美食。可惜這種美食的攻擊力實在高得驚人(鴉)?,有好幾個同伴就喪身在它們手中。這使它暫時打消了這個念頭,但無論如何,烏鴉還是有一種垂涎三尺的感覺。現在可好了,自從那些討厭的人類來過之后,便地都是這種美食,也許在烏鴉的心中,這是人類干過的唯一一件好事。

    烏鴉落到地上,低頭銜起了一塊腐肉,開始享受起美味,很快的,它發現難以下咽,當然了,僵尸的肉是很硬的,它晃了晃腦袋,吐出了那啃了好幾遍的腐肉,決定先休息一下,再進行美餐。

    它四處打量了一下,發現一塊堆放著骨頭的石頭很符合要求,烏鴉一拍翅膀飛了上去。一陣清爽的晚風吹過,烏鴉感到全身舒暢。它不禁豎起全身的羽毛,發出興奮的吶喊:壓!壓!壓!。

    興奮過頭的烏鴉沒有發現,石頭下的骨頭散發出愈來愈濃的紅霧,甚至有幾塊較小的骨頭劇烈得顫抖著。

    幾乎毫無征兆地,散落的骨頭在紅霧籠罩下紛紛漂浮了起來,漂浮的骨頭越來越快,越來越多,中心有一團濃得幾乎看不透的紅霧。這突然的情況立刻驚動了興奮的烏鴉,它立刻飛了起來,只可惜慢了一點:一塊漂浮的骨頭重重地敲在了倒霉的烏鴉頭上,被敲的金星亂冒的烏鴉拼命地飛向外面,在付出七八根羽毛的代價后,烏鴉終于逃離了地穴,在僥幸逃離者的心中,暗暗發誓再也不接近這些它無法理解的東西。

    地穴中,幾乎所有的骨頭都飛舞了起來,不斷有骨頭融進了中心紅霧,也不斷有骨頭被扔了出來。整個地穴中,都似乎在演奏著死亡之曲。

    終于,當一切都再次靜止了下來:骨頭都落了下來,紅霧也消散了,地穴的中央站立著一具完好無損的骷髏。

    這是一個與眾不同的骷髏:大約有2米高,全身骨骼都帶有似乎要滴出鮮血的艷紅,背后豎立著三四根長長的骨刺,兩個空洞的眼睛中燃燒著銀白色火焰。

    拜瑞爾對現在這個身體,或者說這個新身體,有著強烈的不滿。

    拋開作為人類時的審美觀不說,骷髏本身的結構決定了無法用吟唱的方式施法,當然了,骷髏是沒有聲帶的,而他自己離直接用意念施法的境界還有一段不小的距離;作為肉搏工具?,連普通的人類士兵都打不過吧。唯一讓拜瑞爾感到欣慰的是:這個軀體似乎比一般的骷髏給人的恐嚇性要大得多,畢竟眼睛噴火、骨頭帶紅的骷髏并不多見,再配以一番虛張聲勢,只要不遇上強者,拜瑞爾還是有把握能夠生存下來的。

    想到這,拜瑞爾不禁在心中對自己的老師(哦,抱歉,元素巫妖先生,愿你的靈魂在地獄安息!),表達著自己的抱怨。

    是啊,雖然在作為亡靈法師時的自己,并沒有什么強大的力量(只是相對于巫妖來說),但也比現在這個骷髏造型要強得太多了吧。

    而且不知道為什么,自己雖然同為亡靈大軍的一員,但卻對那些成天只知道追求力量、腦子里永遠一根筋的家伙們(包括半神巫妖在內),有著天生的格格不入。

    對于追求力量來說,研究魔法知識、探索未知領域更吸引拜瑞爾的注意。

    而且變成一堆骨頭的樣子實在有夠惡心。

    要不是戰況危急,自己的老師對自己威逼利誘,同時又許諾把所有剩余的亡靈寶物送給自己,拜瑞爾才不愿進行那個巫妖轉化儀式。

    更可惡的是,儀式還沒有完畢,就在拜瑞爾剛剛舍棄了人類軀體的當兒,聯盟部隊就殺了進來,結果就演變成這樣:拜瑞爾變成了介乎與人類和不死生物的四不象。

    不過要不是還沒完成最后轉變,身上還只有著不多的亡靈氣息,再加上自己善于掩飾,拜瑞爾才沒有把握在那個笨笨的圣武士眼皮底下瞞天過海。

    但是,地穴被那幫聯盟吸血鬼洗劫,沮喪的骷髏發現所謂老師許諾送給自己的寶物已經寥寥無幾了。

    默默地詛咒著交戰的雙方,拜瑞爾開始了漫長的揀破爛行動。

    良久,拜瑞爾在成堆的骨頭中找到了一本寫在人皮上的不死生物制造手冊。又在地穴深處的地基下面翻出了一個黑色的、不知道由什么材料制成的燭臺,雖然不知道有什么用,但憑借亡靈法師和不死生物的雙重直覺,拜瑞爾敏感的感到了燭臺上蘊涵的強大邪惡氣息,更關鍵的是,燭臺給他一種極強烈的熟悉感。

    “或許是自己某一個熟悉的巫妖曾經擁有的吧,” 拜瑞爾想。

    在仔細觀察后仍然看不出到底隱藏什么秘密后,拜瑞爾放棄了立即解開謎團的想法。管他呢!,反正戰爭已經結束了,時間多得是,只要找到一個地方躲起來慢慢研究,還怕解不開其中的秘密?。

    在確定沒有遺留的東西之后,拜瑞爾隨地劃了一個魔法陣(雖然現在不能施展許多高階魔法,但隨便弄個傳送魔法陣還是可以的),就這樣,一陣煙霧吹過,拜瑞爾作為最后一個亡靈法師(骷髏)?,離開了地穴,去尋找新的棲息所去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 21 8 m
萬古最強宗
作者 江湖再見
  廢材?垃圾?本座調教下,全成為了天之驕子。   聖尊?魔帝?本座念及修鍊萬載不易,收來做看...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