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美女與肥羊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六月炎熱的夏日,陽光火辣的照射在大地,悶熱空氣的,讓人心情無比煩躁的,特別是中午12點到2點之間,不過勤勞的人們不管天氣是如何炎熱,心情是多么的煩躁,班還得上,工作還得干。

    “兒子!你在不出來,你媽我就把你這些寶貝全部扔出去了”

    “千萬不要啊!媽~~~,你可千萬要悠著點啊!那些都是你兒子我吃飯的家伙啊!”

    一棟簡易的廉價出租樓上傳出兩道聲音來。

    一臉沒睡醒的王海,穿著一雙拖鞋啪嗒啪嗒走出自己的小屋,來到家里不大的客廳里,倒在沙發上,眼睛千難萬難的打開一絲縫隙,看了一眼母親忙碌的背影說道:“媽~~!是誰惹你生那么大的氣啊!還要扔你兒子我千辛萬苦搞回來吃飯的家伙。”

    “你還知道出來啊!你不看看,現在都幾點了”母親有點生氣的轉過身子,指著墻上的鐘說道。

    “不就12點嘛!怎么了,難道今天有什么事嗎”看著母親指著墻上的鐘,王海疑問道,仔細想了一下,今天沒什么特別的安排啊!

    “還知道12點啊!今天你還要不要上班啊!”看著一臉懶散躺在沙發的王海,母親有點嚴厲的說道。

    “媽~原來是這事啊!我準備今天給自己放一天假,今天31號嘛,又是星期天,上了一個月班,總得休息休息吧!”聽見是上班的事,王海隨口說道。

    “你還要給自己放假,你還要不要娶媳婦了,”母親聲音有點嚴厲了。

    “我都已經找人打聽了,小慧他媽同意你們在一起,也讓小慧與你多多接觸,以后要是在一起了,總要買個房子吧,”接著母親話一軟,走到王海身邊,坐著輕聲說道。

    看著坐著身邊的母親,王海發現不知什么時候,原本漂亮的母親,額頭眼角已經出現一絲絲皺紋,頭上也出現一根根白色的頭發。

    “媽這有根白頭發,我幫你拔掉吧!”看著媽媽關懷的臉,王海收起了一身的懶散,輕聲的在媽媽的身邊說道。然后站起來,在媽媽的頭上輕輕的拔掉一根根白色的頭發,心中涌出一種說不出的味道。

    “兒子!你也知道媽媽老了啊!以后就靠你養活媽媽了,而且還要養活一家人,不能在這樣懶散下去,知道嗎?”母親輕聲的說著。

    “恩!媽~~我知道了馬上就出去,我去換裝備”幫媽媽拔掉白頭發后,想到并不富裕的家庭,而且父親在工地上比自己辛苦很多,從來就沒聽父親說過放假這兩個字。

    看著王海的背景,母親眼睛流出一絲眼淚,然后快速的擦掉,誰家的母親不愛兒,誰家的母親不希望自己的兒子多休息,誰家的母親不希望自己的兒子過好日子呢。不過所有當父親母親的,都是在背后默默的流著淚,支持著自己的孩子。只希望他們過的好一點,一身平安而已。

    默默的走進自己房間的王海,不到5分鐘洗漱完畢,然后穿著裝備,帶上吃飯的家伙,走了出來,帶著一絲笑容走了出來,在母親的面前自信的說道:“媽~~!你看你兒子這套裝備怎么樣,夠帥吧!”

    “那是,你不看是誰的兒子,天下第一大帥哥,就是不給你媽找個媳婦”看著出來的王海母親影藏了背后的一抹,和兒子開著玩笑。

    “媽!那我先上班了,晚上做點好吃的,看你兒子今天大展宏圖,大撈一筆”看著母親的笑容,王海心情也好了起來,向著門外邊走邊說。

    “恩!路上注意安全啊!晚上媽給你做紅燒肉”看著兒子離去的背影,母親站在門口大聲喊道,久久的沒有離去。

    “知道啦!~~~”王海向著背后一揮手。

    王海卻不知道,這一離去差點成為永別。

    王海穿著一身厚重的裝備,背著自己的法寶,在火辣的烈日下快步行走。

    王海的目的地就是本城市最大的公園,而他們家住在遠離公園5公里。步行最快也要半個多小時,不過坐車就要快很多了,然而走了兩年的王海坐車的次數一個巴掌都數不過來。

    一個是王海為了節約那兩塊錢,一來一回也就四塊,一年下來也就節約1460快,相當于好幾個月的水電費呢。

    另一個原因是,王海從小就喜歡鍛煉身體,就當是鍛煉身體,而自己每天都還要花幾個小時鍛煉鍛煉,現在平常三四個大漢也不是王海的對手。

    而從加入這個行業,拜師學藝后,王海就更加喜歡武學,不過自己卻是只會三種騙人的步伐,打架的更是一種也不會,這也是王海一生的遺憾,兒時成為武林高手的夢想也隨之破滅。

    時間也在王海的腳步中流逝,很快王海來到了市里最大的公園,人民公園。為什么王海要選人民公園呢,一個原因是不收錢,另一個就是不收錢那么人就多。

    公園是夏天休閑人是最多的地方,不過烈日當空的中午人還是稀少,誰也不愿意頂著太陽出來休閑,那就不是休閑是受罪了。

    來到公園,王海背著法寶看也不看其他地方,有所目標的在公園的快速行走。

    就在這時王海突然看著一顆巨大的柳樹,臉上登時一喜,迅速加快了腳步,沖了過去,心中暗暗道:“看來早起的鳥兒有蟲吃果然不錯,今天這位置總算落在道爺我的手里了,真是想死道爺我了”

    王海選擇的位置相當的好,這個位置是他們這個行業在公園認為最好的,所有大家都喜歡選擇這里,主要原因是這里的人流量最大,而且閑人最多,只有閑人沒事才會找你算算命,有事的人那會找你算命哦!

    沒錯王海的職業就是一個算命先生,迅速的在柳樹下坐了下來,快速的把自己的攤位擺好,順手眾自己的法寶袋里掏出一個八卦鏡戴在胸前,接著掏出一頂道觀帽戴在頭上,隨手眾法寶帶里取出一個拂塵拿在手上,加上自己的一身道袍,一個修煉有為的道士就出現在大家面前。

    雖然這個算命先生歲數真不咋地,不過歲數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沒的本事,而王海恰恰就是那個有本事的人,在這市區里被名為王半仙。

    坐下的王海很快的進入的上班的狀態。默默的閉上了雙眼,全身心的放松。

    因為職業原因王海早已習慣了眼觀六路,耳聽八方,不要看他閉著眼睛,好像是在打瞌睡一般,這個行業的人精靈的很,就如王海自己來說吧,其實他的眼睛以沒半分鐘迅速的掃視兩方來去的路。耳朵注意的聽著四周的腳步聲。

    不過讓王海有點遺憾的是,因為太陽實在是太大,現在的公園基本沒什么人出來休息,所以也沒什么“羊”《算命先生的行話》讓他宰。

    不過工作習慣的問題,王海還是以半分鐘掃視一下兩邊的路,畢竟關系到生活的來源,也許說不一定還是有羊來的。

    不知是上天可憐王海還是怎么的,這樣大的太陽居然還會出現如此美麗動人的肥羊,王海掃視到左邊方向50米走來一個美女。

    年齡因該在20歲上下,非常漂亮,背著個包包,打扮的很清爽,那魔鬼般身材,加上如天使般的臉蛋,天使的臉蛋帶著一絲焦急與不安。

    如果還不能稱之為美女的話王海還真不相信世界還有所謂的美女了。畢竟王海在這個公園已經工作兩年,什么美女沒見過。定力還是有的,王海心中想到的是肥羊來了。

    為什么說是肥羊呢,此女滿臉急色,腳步散亂,打扮的雖然清爽,可是還能看出衣服的價值,沒有上萬是不能拿下的,王海雖然沒穿過那么好的衣服,不過眼力還是有的,如此有錢又心急的人王海一看就知道她們可能遇見辣手的事。

    有錢人,又出現讓她焦急辣手的事,而這時的他們,心理防御也是最低的時候,很容易受到別人影響的時候。這不是肥羊是什么呢!

    在那美女走到王海身邊十米處時王海說道:“姑娘請留步,貧道觀,姑娘印堂發黑,全身煞氣沖天,如果不及時化解將有殺身之禍,天降橫禍與其身啊!”

    美女只是白了一眼,臉色面青,心情極度不好,煩躁的對著王海說道:“你神經病啊,欠打是不是”說完不理王海繼續向前走

    不過王海并沒有因此灰心,王海知道這樣的肥羊,一般不會信迷信,也不會去算命,一般王海也不會找她們這樣的人,不過今天這種的情況除外,他們有心事只有說的他們開心,大把的鈔票等著我們,就是我們的機會。

    王海還是沒睜開眼睛接著說道:“生死如太極,一步隔陰陽,數步登天極,永生再相望,生死難,難、難、難。”

    這時候的美女剛好走到王海正前方,停了下來,當然這一切都是王海算好的,冷眼看著王海,滿臉不爽的說道:“小道士,你是什么意思,你在詛咒我嗎?是不是不想在本市過下去了。”

    王海還是沒睜開眼睛,看一眼美女,閉著眼睛搖了搖頭緩慢說道:“無量天尊。女施主,此話差異,何處此言,貧道為化解人間疾苦,世人煩惱,為凡人消災,為爾等解惑。何來詛咒之意,今早貧道早早的算到,今日午時三刻有位女施主需要消除災難,解除心中困難。所以貧道早早的頂著烈日在此等待。沒想到等來的卻是女施主的猜疑。

    說完王海等待了五秒左右見美女并未說話,又接著說道:“罷了罷了,女施主居然不信貧道,那請女施主自便。”然后搖搖頭嘆聲自言道“可憐,可嘆啊”

    “小道士,你到底想怎么樣”聽著王海繼續說道的話,停在王海面前的美女,臉色有點冷清。

    “想必女施主心中必有煩惱之事吧,何不停下腳步,讓貧道幫你算算,說不定還能有方法幫助女施主,畢竟,助人為樂是我輩的宗旨。”王海輕輕一揮手中的拂塵緩緩說道。

    其實美女自己心中有苦說不出,家中出事,父親爺爺都不在家,而且綁匪指名道姓只有自己去,而這小道士居然知道我心中有事,就當是消磨這段難等的時間吧,聲音也不在嚴厲,輕輕的說道:“那不知小道士,我該如何做呢。”

    王海瞬間睜開閉著的眼睛接著又閉上,在這一瞬間的時間里,王海看了美女的臉色,衣裝,首飾,手掌等部位。然后輕聲說道:“:“女施主是為親人之事著急吧,而出事的也是你的親人,而且還是至親的那種,而并不是你自己吧,”

    聽著王海的話美女眼中一亮,真如長走夜路不見光,突然看見光一樣,有點激動的對著王海說道:“小師傅那你看要如何才可以解除呢,如何才能化解這一場災難呢。”

    王海迅速的游動著手指,掐指一算的樣子,然后要了搖頭道:“此事說來簡單也就點單,說來復雜也就復雜,說困難也非常之困難,女施主你明白嗎。”

    美女連連點點頭滿臉希望的看著王海說道:“小師傅,我知道,我知道,請小師傅指點。”說完放了整整500元。

    在美女放錢低下頭的瞬間,王海數的很清楚。心中樂到,今天這太陽曬得值了,臉上卻什么也沒表現出來。

    王海輕輕的搖了搖頭道:“泄露天機是要遭天譴的”本來王海下句是想說看你如此存心,就是遭天譴我也豁出去了。可是聽了上半句話的美女又“刷刷刷刷的數了5000元。

    看到5000大鈔出現時,王海心中樂著,看來果然是個大肥羊啊,一個人就可以當我一月的收入了,看來我也得拿出絕招了。讓人家好好開心才行了。不然對不起人家出那么多錢吧。

    這時數完鈔票的美女盯著王海說道:“小師傅,只要能化解這此事,多少錢我都愿意出。”

    王海看著5500大鈔,心中樂滋滋的,到底美女有什么事王海也沒放在心上,畢竟她們這樣高層的人,能有多大的事呢,多半也是芝麻點小事傷心著急吧,緩慢的說道:“女施主不必如此,有些事錢不一定可以化解的,再多的錢有辦不成的事,不過看在女施主如此誠心。這些錢貧道就代無量天尊收下,為你做做善事,化解今世怨氣,以后不讓煩心之事在找上門來。”

    說完王海神色嚴肅,恭敬的取下掛在胸前的八卦鏡放,認真的放在八卦圖中央,與八卦圖的八角對合,一揮手中的拂塵,神色嚴肅的說道:“女施主請把手放在八卦鏡上,讓貧道向天尊祈求化解之法。”說完嘴中整整有詞的念叨起來。

    美女聽著王海的話,看著整整有詞叨念的王海,輕輕把手放在八卦鏡上,看著美女把手放在了八卦鏡上,王海瞬間伸出右手輕輕的放在美女的手中心,和美女的小手重合,王海可以感覺到美女的手出現一絲顫抖。

    “女施主不必緊張放松心情,輕輕的舒展開你的手,這是道家中的一式摸骨探測大法,一般貧道很少使用,因為十分耗費法力,不過看在女施主如此誠心下,貧道才破例使用。”看著美女絲絲顫抖的手,王海輕輕一笑微微說道:

    這時聽著王海的話,美女慢慢收起了自己緊張心,任由王海拉著自己的手,和觀看自己的手相,心中羞恥的想道:“這還是自己第一次讓男子抓自己的手吧,還讓他任由撫摸,沒想到居然是一個道士”

    王海抓住美女的小手,不停的摸著手骨,在美女的手心和手背畫著什么,嘴中嘀咕著。而美女感覺手心癢癢的,麻麻的感覺,讓美女臉上一陣潮紅,不過又不敢收回自己的小手。

    王海在美女的手心手背畫了大楷十秒左右吧,輕輕的收回了手說道:“女施主的家中長輩不在身邊是否是”

    美女聽著王海的話認真的點了點頭,心中暗想:“看來這位小師傅真的是有本事的人。這錢花的不怨。”

    接著美女又聽王海說道:“女施主家族無長輩,可是還有晚輩在家中,然也!。”

    美女認真的又點點頭,想到被劫走的妹妹說道:“大師說的對,家中本來還有一小妹,可是現在,嗚嗚嗚”說著美女情不自禁的哭了起來。

    聽著美女說出的一些消息,王海基本上有所判定,有事的應該是小女孩,只是不知道是什么事,看來還得探探口風。

    王海繼續問道:“出事的可是家中的小妹,”

    聽著王海已經算出,居然知道是自己的小妹出事,恍然不知卻是自己說出來的,連忙說道:“大師,你算的真準,家中現在只有我一人,你救救我妹妹吧,我求求你了,可憐我妹妹才7歲啊。”說完滿臉淚水,讓人有疼愛之心,神智稍稍有點不清了。

    王海緩緩的說道:“不急,急也不急這一時,女施主,不知此事是否是因你而起”

    美女哭著連連點點頭,臉帶委屈的說道:“妹妹被綁架了,他們只要見我,也不要錢,說只要我一報警,他們就殺了我妹妹。”

    聽著美女的話,王海心中頓時“咚”的一聲,心中暗道:“慘了,這回玩大了,居然是個綁架案,搞不好還要殺人,綁匪還不要錢,說明這些綁匪根本不缺錢,不缺錢又綁架人,很顯然是有背景的人,不然玩不起,而且還敢綁架如此有身份的美女的家人,目的可見就是為了此美女而來。等到美女一去,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如果美女敢告綁匪,可能還會被反咬一口。自己這小身份那可能和他們玩的起了。想到這里的王海瞬間為那5500元錢可惜了,看來這錢不是自己的,還是不要耽誤美女尋找真正的辦法吧。看來只有用絕招了。”

    王海腦里瞬間想道,然后點點頭對美女說道:“女施主,稍等片刻,讓貧道算算天機。”說完王海假模假樣的裝著在算一樣,一會動動手指,一會玩玩八卦鏡,一會動動八卦圖。

    美女仔細的觀察著王海一點聲音也不敢出,生怕打擾王海一樣。

    “噗”的一口血從王海口中吐了出來,王海瞬間臉色變得暗淡,精神也為之一弱,全身顫動抽動著。疼痛得王海手指都快掐出血來。心中暗道:“媽的,老余又給我賣假貨,苦死道爺我了”

    看見王海的模樣,美女頓時嚇了一跳,焦急的急忙問道;“小師傅怎么樣,你有沒有事,有沒有可以救我妹妹的辦法”急切的,期望的望著王海。

    王海擦掉嘴上的一絲血跡,無賴的搖了搖頭,“女施主請回吧,這些錢也請收回,貧道功力太淺,不足營救令妹,慚愧啊,”

    心中卻暗道:“哎!我可憐的5000大鈔啊,美女不是道爺我狠心不幫你,根據你的話,那綁匪都是道爺我惹不起的人啊。要是只是普通事,我還義不容辭,不過人生很多無賴的事,無能為力的事,想著離去時母親在背后的聲音,怎能讓自己害了他們。那就是大不孝啊!只能在心里說聲對不起,而且以道爺我的力量也根本救不了令妹,雖然普通三五個人道爺我還不放在心上。可是誰知道這些人手中有槍沒。

    美女聽見王海如此一說連忙掏寶寶數錢給王海,邊數邊急切的說道:“錢不夠是不是,你要多少,多少我都給。”

    看著快要哭的美女,王海心中為她而痛,真想答應她,幫助美女救回她妹妹,哪怕得罪自己不能得罪的人,可是王海知道自己不能,自己不是代表自己一人,自己身后還有自己的父母。其他親人。人生多事無賴。

    為了讓美女離開,盡快找辦法,解救她妹妹,不能在自己這耽誤時間,王海只能自己做惡人了。

    瞬間打著乾坤坐的王海站了起來,一身道袍,連帶嚴肅,身上漏出一股浩然之氣,厲聲對美女說道:“女施主如此,真是傷透了貧道的心,貧道一生以消災滅難為己任,難道是為了錢嗎,你把貧道看成什么人了,拿走你的錢,貧道走易。”

    說完王海收起了自己的小攤,不管美女如何央求自己,只想早點離開美女,不然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答應下來,誰讓自己是個小人物呢。

    收拾完攤位的王海看著滿臉希望看著自己的美女輕聲說道:“女施主,好自為之,貧道愛莫能助,希望女施主能盡快找到解救令妹的方法。貧道告辭。”說完也不理后面大喊自己的美女,一步一回頭不舍的望著遠離自己的極品之地。白忙活一中午,好位置還得讓出去。

    “不甘心啊!”仰頭望著天空,王海心中忍不住的疼痛,不知道是因為好位置,還是因為自己拒絕了一位美女的幫助。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463703_9_251-m
系統的黑科技網吧
作者 逆水之葉
  開在異界的網吧,上網看劇玩遊戲。
  某武帝內流滿面地在網吧門前大喊:“得入暴雪... (馬上閱讀)

其他科幻靈異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