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殘缺的玉佩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恍然間,陳恪只覺得全身輕飄飄,一陣迷霧在眼前掀開,恢復視線之後他才發現自己已置身於一片荒原大地之上。

    風捲沙塵,大地傳來隱約的震動感,陳恪轉身看向震動來源,那是一片由參天大樹組成的原始森林。

    一隻體型龐大的猿猴從森林中踏步而出,手中抓著一根不知名生物的腿骨棒,還在滲透著血液。

    陡然間大地的震動加劇,漫天的煙塵自北邊席捲而來,一頭似是太古莽牛的巨獸肆意的踐踏著大地。

    轟隆隆!

    吼!

    巨猿怒吼一聲,音浪將原始森林的樹木都給壓彎一片,它握緊滲血的腿骨棒,朝著奔騰而來的巨獸揮去。

    形似莽牛的生物體型巨大,速度同樣奇快無比,剎那間它的角衝撞向了巨猿揮舞而來的腿骨棒。

    砰!

    二者交接的勁氣彷彿撕裂了空氣,太古莽牛一隻角就這麼硬生生的折斷,但是衝勢不減,狠狠地將猿猴頂翻在地。

    “這他媽是在哪裡?!”陳恪目瞪口呆,只覺得自己置身於洪荒神話時代。

    沒等他驚呼出聲,周圍空氣變的灼熱無比,好像在瞬間就進入了炎熱的夏季。

    遠方的巨山有一隻赤色的神鳥橫空飛起,渾身羽毛像是由火焰組成,它輕輕振翅,帶起一陣熾烈的熱浪飛來。

    隨著周圍的溫度越升越高,陳恪不斷地吞嚥口水,只覺得自己要被烤成肉乾了。

    沒等他被烤乾,他胸懷驟然湧起一陣冰涼感,眼前的畫面瞬間化作鏡花水月般消失,迷霧再次湧起遮蓋住了陳恪的視野。

    待得迷霧再次消失,畫面再次轉變,一座座參天的高樓大廈林立,各種飛行器帶起淡藍色的光芒略空而過。

    城市的空中一隻又一隻形似巨眼的機械產物,儼然一座未來城市浮現在陳恪的眼前。

    “我在做夢嗎?”陳恪輕語出聲,沒等他話音落下,空中的機械巨眼掃射出的藍色光芒瞬間變得血紅無比。

    一道道來自機械巨眼的光芒猶如聚光燈般將他鎖定。

    “不明碳基生物入侵,嘗試捕獲。”

    冰冷的機器聲落下,在陳恪周圍的幾座大廈底部裂開一道口子,密密麻麻的機器人湧現而出。

    很快,胸口再次湧現出冰涼的觸感,陳恪用手一摸,竟然是爺爺留給他的缺角玉佩在散發涼意。

    畫面再次被迷霧籠罩,周圍的場景猶如鏡花水月消失。

    待得迷霧再次消失,陳恪猛然間睜開眼睛,汗水浸透了他身上的黑色襯衫。

    “是做夢嗎?”陳恪掃視周圍,眼見是回到了熟悉的環境,陳恪便鬆了一口氣,方才逼真的夢境讓他受到了不清的驚嚇。

    很快他忽然頓住,他意識到那很可能不是夢境,因為此刻懷中有一抹微亮的光芒,散發著冰冰涼涼的觸感。

    正是他在夢境接連感受到的缺角玉佩散發的,陳恪瞪大了眼睛,連忙把玉佩從胸口中掏出來。

    只是剛剛接觸到玉佩的一瞬間,陳恪就大聲驚呼:“誰能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

    在陳恪握住爺爺留給他玉佩的那一刻起,周圍出現了厚重的白色霧氣,腦海中出現了一片清晰的3D投影。

    而這投影的內容正是他繼承他爺爺的農場!這環境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以他所處的房間為中心,足足接近幾百平方米麵積的農院就這樣浮現在腦海中。

    “線索?所以這就是爺爺留給我找回便宜爸媽的線索?”陳恪意識到今天所發生的一切不對勁,都是由這塊玉佩所觸發的。

    “周圍的霧氣好像可以控制,真是神奇!”陳恪閉上雙眼,茫茫的白霧彷彿聽從他的意念一般,被他揉捏成各種不同的形狀。

    “有意思。”陳恪還想繼續用白霧進行神奇的操作,禿嚕了尾巴毛的老黃狗卻在這個時候悠悠的爬了進來。

    陳恪在用意念看著阿黃,阿黃用眼睛直視著陳恪。

    “這死狗這麼晚還沒睡...還真是敬業,等等,這眼神為什麼這麼欣慰?”陳恪有些疑惑,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感覺錯了。

    他操縱白霧朝著阿黃席捲而去,而老黃狗在這一刻雙眼放出光芒,眼中流露出渴望之意。

    “你想要這個?”

    迴應他的是兩聲汪汪,他將白霧包裹住老黃狗的身軀,白色霧氣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好像被老黃狗吸收了一半。

    吸收了白霧的老黃狗皮毛開始脫落,但是很快又長出新的絨毛,象徵著生命活力的絨毛!

    “汪汪!”阿黃再次叫兩句,示意陳恪不要停。

    陳恪覺得自己好像聽懂了阿黃在說什麼,他臉色一黑,將白色霧氣從阿黃的身邊撤走。

    老黃狗吐出舌頭,眼神也越來越人性化了。

    “這白霧竟然能讓這死狗變化這麼大,還真是神奇,看起來就像年輕了十多歲!”

    陳恪很驚訝,自從他有記憶起,阿黃就一直陪在他的身邊,也可以說是看著自己長大的。

    看著白霧對它有好處,陳恪當然想全都給它吸收了,但是本著鑽研的精神,他沒有著急將白霧都給它,而是想看看還有沒有其他的作用。

    想到這裡,陳恪操縱著白色霧氣朝著前院那可蒼老幹枯的樹挪去,這一刻白霧就像是不受他控制一般,瘋狂的朝著枯萎的樹木湧動而去。

    蒼老的枯樹像是長鯨吸水一般,剎那間就將白色霧氣給吞噬掉了整整一大半,就在陳恪竭力操縱之下,這才保留有剩下不足三分之一的白霧。

    “真厲害啊!”陳恪有些心疼,但更多的還是興奮,就像是得到了某種好玩新事物的孩子一樣興奮。

    “看來爺爺留下的祕密就是這個,還真是神奇啊,難怪在遺書裡說的這麼含糊不清,是怕被別人看到遺書吧。”

    陳恪喃喃自語,他一邊繼續操縱著白霧朝著投影的邊界湧去,一邊繼續感慨道:

    “怪不得老爺子這麼吝嗇金錢卻還是一直放著農場不肯關閉,原來還有這個原因在這裡!”

    “爺爺他到底是什麼人?居然藏著這麼大的祕密,我那印象模糊的爸媽又是什麼身份,居然失蹤是因為這個神奇的農場!”

    沒等陳恪多做思考,白霧再次出現了新的變化,在觸碰到投影的邊界的時候,周圍的黑暗猶如潮水退去,露出農場的真實面貌。

    浮現在他腦海中的場景更多了,但是與之同時白霧也有不低的消耗。

    在開拓更多邊界的同時,陳恪對投影裡的一切都瞭如指掌,比如一窩肥肥的兔子美滋滋的睡在田埂下面的窩。

    陳恪有些惡趣味的將白色靈氣分了一點出去,湧進了這窩兔子裡面。

    有一隻兔子好奇的睜開了眼,警惕的看了下四周,沒有察覺到危險,這才又閉上眼睛進入了夢鄉。

    “嘿,明天午餐就吃這個吧!”

    陳恪將最後一點白霧收了回來,沒有全部消耗完,周圍的空氣恢復了清明,他腦海中農場的投影範圍多了幾十平方米出來,那一窩兔子就是在這裡發現的。

    這一刻,陳恪的意識變得模糊起來,眼皮子不斷地合攏,再次昏昏沉沉的陷入睡眠。

    ...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漫威魔法事件簿
作者 別語愁難聽
魔法綻放於少數人的靈魂之中,而我就是其中一個。 十指聖痕,帶著十個記憶,託瑞爾宇宙的魔法師的記... (馬上閱讀)
180
網遊之我是武學家
作者 鐵牛仙
你是戰士,攻高防高?看我反抓摔投,拳拳到肉。 你是刺客,身如鬼魅?看我以靜制動,一招制敵。 ... (馬上閱讀)
180
萬界卡牌亡靈法師
作者 湧出的泉水
在卡牌的世界裡,王權經過一個又一個異世界的冒險,成長為最強 異界冒險類的故事 目前經歷暗黑(邪... (馬上閱讀)
180
我師父超強卻過分穩健
作者 雲海流金
葉塵意外穿越到玄幻世界,深知這個世界的危險,一直苟在玄天聖地低調修行,遇事能躲就躲,儘量不沾因... (馬上閱讀)
180
開局截胡滅世巨蛇
作者 牛肉不吃麵
徐源總在做同一個夢。 在夢裡,黑蛇吞噬了祭壇上的異石,成長為滅世的十二頭巨蛇。 可當某一天,他...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