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一命還一命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一群人的腳步一跨進那王府後院最大的閣宇——白霜閣,那空曠的院落中沒有任何人影,卻只玉立著一位天香國色的女子——辰王妃聶沉霜!

    王妃見到闖入她閣內的人,於是要屈身下跪行禮,卻奈何行動沒有對方快,辰王一個箭步,上來就是狠烈的一個巴掌——

    “賤婦——”

    好清脆的一聲巨響,這一巴掌,害得聶沉霜沒有站穩,狠狠地向側邊倒去。

    她趕忙護住肚子,不希望那個地方受到強烈撞擊。

    男人下手之狠、力道之重,只看王妃臉頰上的紅印和嘴角邊掛著的血跡便可明瞭。

    聶沉霜被打得頭昏眼花,忍著臉上帶來的劇痛,正了正身,眼神不帶任何雜質,依舊不忘禮數,跪著給上面的男人叩頭行禮:“王妃聶氏,見過王爺!”

    “你不用這麼假惺惺地對本王如此作態,你那毒婦的行徑本王只恨不得扒你的皮抽你的筋!”

    辰王怒視著跪在地上的女人,伸手過去就是攛緊她的衣領,這一晃,剛才那一巴掌的效力再使得她腦門一震,甚是難受。

    “玉兒的孩子已經沒有了,你說,本王是剜了你的雙眼呢,還是割了你身上的一塊肉,來祭奠本王和玉兒的孩子!”

    聶沉霜用那充滿了紅血絲的雙眼看著面前的男人,你只在意那個女人和你的孩子,可曾還記得那夜你與我纏綿時的夜榻溫情?

    跪在地上的辰王妃緊抿著嘴,眼睛轉而凝望前方,不再看自己的夫君,像是做了一個重大決定——

    “如果妾身同王爺說,妾身是清白的,王爺會信嗎?”

    她這話一出,上面的男人一抹嗤笑:“那你覺得,在這麼多人證之下,本王會信你這個毒婦嗎?”

    辰王緊緊捏著她的下巴,眼裡是滿滿的凶光,恨不能將她生吞了。

    聶沉霜望著這個男人,那個她還是少女之時第一個讓她萌動春心的男人,她已為他交付身心,而如今,他卻為了另一個女人恨她入骨……

    罷了,事已至此,她也不想再同他解釋這麼多了,他會聽?

    就算聽了,又能聽入幾分?

    定是覺得自己為了脫罪,而撒的謊吧。

    好!你既如此無情,那這個孩子,她也沒必要再繼續留著了。

    呵,不就是一條命嗎,那她還了就是了……

    “既然王爺不信,那妾身就一命還一命!”

    辰王甩開她,語氣低沉冷漠:“怎麼,你想給本王留一個殺害發妻的罪名嗎?聶沉霜,那你還真打錯算盤了,來人——”

    男人一喊,上來了幾個侍從。

    “辰王妃聶氏,嫉妒側室有孕,蔑視王法,殘害王嗣,杖責一百,即刻執行!”

    聶沉霜聽著那斬釘截鐵的王令,默默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閉上了那雙早已視死亡如塵土的眼睛。

    不久,辰王府的白霜閣中,那一聲聲的棍杖聲響徹整個院落。

    而辰王妃卻趴在板子上,一聲不吭,任由那足有十幾斤重的棍子砸在自己身上,直至後面血肉模糊,衣物也早是同血肉摻合在一起,不可分辨。

    就是壯丁,也不敢多瞧那上頭幾眼。

    此時王妃早已不省人事——

    “打夠了,就挪到後院去,此毒婦不配再住在如此奢華之地!”

    這是辰王在白霜閣下的最後一道指令,說完,看都不願再看已然昏厥的聶氏一眼,便揚袖而去,直接回了側妃馮氏的雲和居。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農家小福女
作者 鬱雨竹
周家的四哥賭輸了錢,母親病重,賭場的人還想讓滿寶償債。 村裡人都說周家的寶貝疙瘩好日子到頭了,...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