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辰王的人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那、王妃現在如何了?”

    “快死了吧。”

    嗯,對不起,她還活得好好的!

    傅觀雅聽到這裡,不禁笑了一下。

    接著繼續聽她們講故事——

    “可憐了側妃的孩子啊……”

    可憐?你們可憐她的孩子,那誰來可憐這位辰王妃的孩子啊?

    那側室的孩子就是孩子,正室的孩子就不是孩子了?

    哼!笑話!

    傅觀雅出神地摸著自己的腹部,到現在還有些微微感覺,這個地方,也曾經孕育過一個生命。

    雖然不是自己的身體也不是自己的孩子,但她還是起了那所謂的惻隱之心。

    洛洛站在她的邊上,也默默聽著外面嚼舌根的兩人,哀傷地閉上了眼睛。

    她們大小姐壓根就沒有害那側妃的孩子,都是那女人陷害的!

    要不是大小姐不讓她們說她懷有身孕的事,那麼至少也不會是今天這個局面了。

    “所以自作孽不可活,聶氏自己作孽,如今她就該遭報應!”

    一箇中氣十足的聲音嘹亮起來,語音中還帶著不屑。

    兩個婦人頓時沒了音,啞巴似地聽著那人神氣叨叨,這讓門裡頭的傅觀雅產生好奇,準備起身去探個究竟。

    “見過豔姑娘。”

    豔娘瞧了瞧那兩個婆子,一個看著眼熟,一個看著眼生。

    “你們在這裡幹什麼呢鬼鬼祟祟的,怎麼,有意去伺候裡頭那位?”

    “不不不,沒有的事啊豔姑娘……”

    “沒關係,你們要是喜歡,我可以回去稟了主子,讓我家主子親自告訴王爺,讓你們來伺候那位將死的廢妃。”

    “不不不,真沒有的事啊,豔姑娘您真的誤會了。”

    只見那位腦子轉得快的婆子掏出袖口裡的銀兩,在這王府裡呆久了,便知道什麼是王府的生存之道。

    沒辦法,本身就是下等的雜役女使,怎能和主子身邊的大丫鬟相提並論。

    收下銀子的豔娘笑容燦爛,全部裝進自己口袋包:“行吧,看在你們這麼誠懇的份上,我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都去幹活吧。”

    豔娘手一揮,兩人便沒了蹤影。

    “哇姐兒們你這是行賄啊——”一個腦袋猛地彈出來,嚇傻了正得意的豔娘。

    “你、你、你、王、王、王……”盯著眼前的人,豔娘說話可沒了方才的嘹亮流利。

    “不你沒事吧,怎麼了?”傅觀雅好心詢問,這傢伙怎麼一下子就結巴了?

    還沒等她再開口,豔娘就調頭撒開腿子溜掉了。

    辰王妃……辰王妃還活著……而且活得好好的……

    豔娘腳下一溜煙的功夫倒是出神,是一心想回去報信了。

    怎麼跟見了鬼一樣,自己有那麼可怕嗎?

    說起來,她好像還沒有見著這個身體的容貌究竟長啥樣。

    傅觀雅結合了方才那個丫鬟的行為,懷疑這個王妃該不會長得很傷眼吧。

    “大小姐您怎麼出來了,可嚇壞奴婢了,您現在可是被王爺幽禁的,是不能踏出門半步的,這要是被辰王知道了……”

    “O幾把K——我這就回去啊——”那幽禁怎麼不鎖門啊,不就是叫她還能出來的意思嗎?

    “大小姐您慢點——”洛洛跟在她後面,越來越好奇主子的言行舉止了,怪里怪氣的。

    “對了,剛才那人你認識嗎,這麼囂張?”坐回到原來晒著太陽的位置,傅觀雅隨口一問。

    “連側妃身邊的豔娘您都不記得了嗎大小姐?”這已經不知道是今天第幾次主子讓她如此驚訝了。

    傅觀雅疑惑地望著她:“我必須要記得嗎?”

    “這——”洛洛被問得無言以對。

    不過看剛才的情形,那個叫豔孃的確實不是省油的燈,加之又是什麼側妃身邊的人……

    “那叫豔孃的是馮側妃身邊的人,這馮側妃是辰王現在最得寵的寵妃”,洛洛低聲細語地解釋。

    那這四捨五入,不就是辰王的人?

    傅觀雅臉色有些黑:……

    “唉麻煩死了,不晒了,回去睡覺——”

    “您慢點大小姐,當心著點身子……”

    她原以為這事兒沒什麼大不了的,直到那天晚上側妃馮氏帶著一群人走進那荒涼的院落……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天賜一品
作者 漫漫步歸
衛瑤卿一睜眼,就從張家的掌上明珠變成了一位因為未婚夫太過出色而被嫌棄的平凡少女…… 放個書友...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