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初秋的涼風送走了難耐的署熱,傳說大學是這樣子的:時光大部分由學生自己支配,同時,一個個也墜入某種生活的裂層,譬如說愛情,更何況是學藝術專業的人來說,年輕的心態,叛逆的個性,非道德的眼光,最初的羞澀早已沉入死海,全世界都充滿了靈魂與肉體、藝術與唯美、愛情與浪漫,各種邏輯與概念,從外表看,好像每個人已不存留一點高中生的痕跡,不管是在公共課上還是走在校園里,即使是純粹的書呆子,也不得不抬頭看看周圍那回眸一笑,這是一件極其自然的事情,在這敏感的年齡,在這書寫靈魂的校園,在這維特式的世界,我們似乎像春天里的春蠶一樣在沙沙不停地吞噬桑葉,在喧嘩中慢慢成長。

    時間像一只頑皮的小孩子竊笑著頭也不回的跑出去玩了,大一還是昨天的事,天空沒有它的痕跡,但它已掠過。“咚咚……”寢室里不知是誰的鬧鐘響了,唐牧立馬從上鋪跳起來,一看,鬧鐘發出的聲音竟然是來自睡在下鋪的班長韓貝貝。

    “今天是周末,這誰調的鬧鐘,吵死人了,快點關掉。”高齊在下鋪翻了個身,把被子往臉上一捂,可能是因為他昨晚又玩游戲玩到深夜的緣故。

    睡在對面的劉學在床頭隨亂抓了一本書恁著感覺往石剛床上一扔,韓貝貝也抓起那本書向那邊扔了過去,可能是力氣使足了點,書被墻壁反彈回來,又掉到了地上,正是弗洛伊德的《性學三論與潛意識》,接下來就是班長出了名的‘少林獅吼功’————打呼嚕。

    唐牧踩著床邊上鐵扶手就下來了,一看韓貝貝桌上的鬧鐘,已經是5點半了,現在學校還是夏季作息時間,如果平常上課的話6點分就必須起床了,為了不吵著大家繼續睡覺,悄悄把寢室門掩上,就往學校的田徑場上跑去。

    這時,天還沒有完全亮,昏黃的路燈,再加上沒戴眼鏡,附近的人和物只能勉強看清影子。這時,田徑場上已有一些早到的人,在那里練開了。為了等落雪,他只好先在門口旁邊的鐵攔上先做一些熱身運動。

    無形的露水落在葉脈上,順著低落的方向流動,帶著早晨的氣味,吐露新的生命。

    落雪到的時候他已經跑了幾圈了,她穿著一身白色運動裝,雙手在兩臂間來回磨擦,看上去有點抵擋不拄這早晨的寒意。

    世界越來越清晰,跑道上的人也越來越多,有老師也有學生,有男生也有一些女生。男的大都挺著胸脯,甩開膀子,揮動雄厚的肌肉,女的就沒有那么放開,盡管先前做了大量的準備,但在跑的過程中總會暴露一些地方,她們不能和男生那樣全面放松自己的身體,或者說得更簡單一點,她們還沒養成與大自然接觸的好習慣。如果可以,女生一覺醒來,渾然不知昨天去了哪里,而整個夜晚還在被子里留有余溫,卻又戀戀不舍。

    人如果沒有那些突然釘住自己的東西,就連內心深處暗暗流動萌芽的東西,都可以把它們托到稍微陽光的地方,暴露也沒關系。

    跑了幾圈下來,落雪有點堅持不住了,唐牧不得不放慢速度,陪著她走了幾圈,時間差不多的時候我們才回去。

    “你還好吧!早上溫度有點低,以后出來跑步別穿得太少,稍不留神很容易感冒。”唐牧把短袖搭在她身上,眼神復雜地看著她,既親切又遙遠。

    “我沒事……”落雪的言語顯得很暗淡,感覺如高數里所說的在同一個平面,卻有無數條錯亂相交的直線,在光線的切分下,顯露了既脆弱又真實的射影,忘不了的,還是那份憂愁。

    他把落雪送到女生公寓樓下,她把衣服還給了他。

    “今天你還去圖書館嗎?”

    “嗯,我忙完就過去。”

    “上午我就不去了,下午我再去吧。”

    落雪真的累了,聲音很小,就像蜜蜂翅膀扇動的頻率。看著她一步一步上樓的背景,想起了什么卻又不敢往下想,甚至有時候疑惑自己為什么會有那么多想象。

    回到寢室里,劉學在后面收拾自己了,高齊此刻已經打開電腦開始了他一天的活動,只有韓貝貝還沒起來,接著他的‘周公旦’,可能要等到他女朋友沈寒如打電話來他才起來。

    “書記,你起來也不叫我一聲?”韓貝貝滿口泡沫躺在那里說。

    “我以為你還想多睡會兒,所以不敢打擾你。”

    “你看你,又來了,我們寢室大一的時候全部過了四級英語,就我沒過,這次再不過的話,真的無臉見江東父老了,你通常起得比我早,到時你就叫醒我。”

    “什么時候開始?”

    “明天吧……不,后天開始……”

    唐牧沖完涼,就出去了,經過女生公寓樓的時候突然想上去看看落雪怎么樣了,可門口的阿姨大早上像貼在門上的守護神一樣,讓這些想法從體內一一消失了,就直接去食堂了。

    有時候人的錯覺是,不是自己在路面上走,而是腳下的路不可抗拒地后退。

    “李師傅早!”

    “早”

    李師傅是福建閩南人,在學校食堂賣飲料,我從進學校和生物系一個貧困生一起,沒課的時候就過幫他做事,算是給自己貧窮的生活一種額外的補貼,最起碼可以維持一種簡單的學生生活了。

    唐牧從圖書館出來就向落雪發了一條短信。

    不久,唐牧就在食堂門口見到了落雪,她穿著一件白色的連衣裙,陽光下顯得格外耀眼。

    食堂里總是擠滿了人。

    唐牧端著飯盒找了很久才找到一個兩個人的位子,于是對著遠處的落雪招招手,叫她坐過來。吃飯的時候落雪一直吃得很慢。唐牧好幾次抬頭頭去看她,她都只是拿著筷子不動,盯著碗里像是里面要長出什么東西來,唐牧好幾次無奈地用筷子敲敲她飯盒的邊緣,她才回過神來輕輕笑笑。

    一直吃到食堂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唐牧和落雪才吃完離開。

    食堂兩邊的洗手槽也沒人了,水龍頭一字排開,零星地滴著水。

    唐牧挽起袖子,把飯盒接到水龍頭下面,開始就著水清洗,而落雪站他三四步遠處。

    水龍頭嘩嘩的聲音,像是突然被打開的閘門,只要沒人去關閉,就會一直無休止地往外泄水。

    從食堂走回學生公寓是一條安靜的林蔭道,兩旁的梧桐葉子零星般散了一地,黃色的,紅色的。緩慢地潰爛在前些天的雨水里,空氣里低低地浮動著一股樹葉的味道。

    “你好些了嗎?”唐牧踩著腳下的落葉,突然說。

    “沒事,女生總有一點不舒服的時候。”

    唐牧沒有接話,兀自朝前走著,等到感覺到身邊沒有聲音,才回過頭去,看到落后在自己三四米開外的落雪。

    “怎么了?”唐牧抬起眉毛。

    “下午你可不可以去幫我買個東西。”

    “好啊。買什么?”

    “驗孕試紙。”

    頭頂突然一只鳥飛過去,尖銳的鳥叫聲在空氣里硬生生扯出一道透明的口子來。兩個人面對面站著,誰都沒有說話,風幾乎要將天上的云全部吹散了。

    “是高齊的?”

    “除了他還有誰。”

    “你們……做了?”

    “做了。”

    簡單得幾乎不會有第二種理解可能性的對話。正因為簡單、不會誤解、不會出錯,才在唐牧胸腔里拉扯出一陣強過一陣的傷痛感,就像是沒有包扎好的傷口,每一個動作,都會讓本來該起保護作用的紗布在傷口上來回地產生更多的痛覺,緩慢的,來回的,鈍重的痛。

    唐牧出了校門,頭也不回的朝一個地方走去。

    當初大一落雪決定和高齊在一起的時候,唐牧也知道的。

    落雪的理由簡單得幾乎有些可笑,唐牧依然記得那句話“會彈吉他,很帥,特別是他踢足球的時候,不跟你,像哥哥一樣。”

    那個時候,唐牧甚至小聲嘀咕著,“踢足球和彈吉他我都不會,他也比我帥很多。”帶著年輕氣盛的血液,回游在胸腔里。

    而之后,每次唐牧看到高齊和落雪雙雙出進在教室或出現在校園內時,他都會感覺到有人拿著鈍器突然朝自己的腦袋重重錘來,這個人就是高齊,盡管落雪已經是他的女朋友了,但唐牧還跟以前一樣,像哥哥一樣,做他該做的事,這其中也出現過高齊與他之間的流血事件。

    已經快要接近中午了,唐牧找了一家藥店,彎腰鉆了進去。他柜臺四周,低下頭看了看,然后用手指點在玻璃上,說,“我要一盒驗孕試紙”。

    玻璃柜臺后的阿姨表情很復雜,嘴角是微微地嘲弄。拿出一盒丟到玻璃柜面上,指了指店右邊的那個收銀臺,“去那邊付錢。”

    付好錢,唐牧把東西放進包里,轉身推開門的時候,聽到身后傳來的那一句不冷不熱的“現在的年輕人,開放得很,一點責任和羞恥也沒有。”

    唐牧假裝什么也沒聽到。大街上,在周日午后溫暖陽光的愛撫下,每個人看上去都顯得分外開心。

    唐牧回到學校門口就給落雪發了條短信,不久后便收到了她的回信。

    當唐牧來到圖書館的時候,落雪已經坐在草地了等他了。唐牧緩緩走過去,手從口袋里伸出來,說,“給,你要的。”

    落雪伸出手,接過尚帶有體溫和汗水的驗孕試紙,藏進褲子口袋里。

    唐牧松開手,什么也沒說,往男生公寓樓方向走了。

    看著他遠逝的背景,兩顆眼淚啪啪地砸地上,像是被人忘記擰緊的水龍頭,止也止不住。

    每一個女生的生命里,都有著這樣一個男生。他不屬于愛情,也不是自己的男朋友。可是,在離自己最近的距離內,一定有他的位置。看見好吃的東西,會忍不住給他帶點;聽到好聽好看的歌和電影,會忍不住從第一時間告訴他。看見感人的小說,也會忍不住買兩本另一本給他用。在想哭的時候,第一個會發短信給他;在和男朋友吵架的時候,第一個會找他。盡管不知道什么時候,他會從自己生命里消失掉,成為另一個女孩子的生命里的浪花,可是,在他還是呆在離自己最近的距離內的時光里,每一個女孩子,都是在用盡力氣,消耗著他和他帶來的一切。每一個女生都是在這樣的男孩子身上,變得嬌弱、渺小。盡管之后成長起來的自己,已經和這個男孩子沒有關系,但這樣的感情,永遠都是超越愛情的存在。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20076_20096-m
愛情與王冠
作者 月意
  英王亨利八世的王后凱瑟琳.霍華德婚后有外遇,背叛了國王,被砍頭,國王大受刺激,亨利八世勒令...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