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馬下救美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林星疏想得太過投入,不曾發現此刻迎面駛來一乘失控的馬車,正要撞上之際,林星疏忽覺自己的腰身一緊,被人帶入三丈開外。

    林星疏還不及看清來人、搞清狀況,就聽得對方在腦袋頂上一陣咆哮:“林星疏,你是傻了還是呆了,是中邪了還是中毒了,想被馬踩死嗎?”

    隨著這一陣怒吼,那馬兒也好像知道自己做錯了事,一聲長鳴就停止了奔跑。

    林星疏看了看馬鳴的方向,又回想剛才的狀況,這才明白過來,也看清楚自己被誰所救,正是那游手好閑的蕭御風。按照常理來說,林星疏應該道謝才對,可是驚魂未定之下,又被對方這樣吼了一頓,尤其是“中毒”二字極其刺耳,突然間讓她很來氣,同樣也扯大了嗓門:“馬車撞到我了嗎?你就知道我躲不開嗎?狗拿耗子,要你管!”

    同樣,按照常理來說,救人一命,不僅一聲謝都沒有,還被說成多管閑事,一般人早火冒三丈了,但是蕭御風也格外不同,哈哈大笑起來。

    林星疏被笑得心里發毛,怒道:“笑什么?”

    “沒有,我是覺得林大小姐果然與眾不同。”

    林星疏正拿不準這是稱贊還是取笑,突然一位錦衣公子走至兩人面前,作揖道:“兩位,剛才在下的馬驚了兩位,特向兩位賠禮,在下趙行之,想請二位喝杯薄酒賠罪,不知二位是否賞臉?”

    蕭御風一聽,高興著要喝兩杯呢,林星疏卻不以為意道:“公子不必介懷。你那匹馬是中了暗器方才如此驚慌失控,我覺得你還是盡早查明是誰要奪你性命才好。”

    趙行之忙命人仔細查看,果真馬肚子上貼著一只小巧的梅花鏢。趙行之顯然再沒有了喝酒的興致,抱拳說道:“兩位,今日不多打擾,改日有緣再會。”說完帶著家丁離去了。

    林星疏此時也要回家了,晾著蕭御風轉身就走。蕭御風自然是不會善罷甘休的,嗖的一下便旋身到她的面前,說道:“人家請我喝酒,被你大小姐給擋了,好歹總要請救命恩人吃頓飯吧。”

    “我又沒讓你救。”

    “可人生往往不隨人愿!人不想被我救,可我還是救了人,已經發生的事實,任誰都沒有辦法改變!”蕭御風搖頭晃腦的說道。

    “已經發生的事實,任誰都沒有辦法改變”這句話說到了林星疏的心里,她平靜下來。自己中毒是事實,師父也已經舍生相救,這些都無法改變,怨天尤人是沒有用的。但是將來的事情自己還是可以掌控的,這起連環謀殺案的真兇,也許手上便握有自己和師父多年渴求的解藥,如果能揪出幕后真兇,那么不僅能救自己和師父的性命,也能報答師父對自己所做的一切。

    林星疏眼眸閃亮,嘴角不覺出現一絲笑意。即使是這樣淡到不能再淡的一抹笑意,蕭御風也覺得是如此明媚、如此生動,竟看得有點失神。

    林星疏趁他不備,走開了。蕭御風這才晃過神來,對著她的背影道:“知恩不報,非女俠風范。”

    林星疏頭也不回說道:“你再不快點,店家都打烊了。”

    這么說,是愿意請她吃飯了?蕭御風趕緊一溜煙就追了上去。

    兩人來到了蕭御風經常光顧的醉仙樓,小二一看是蕭御風,忙笑道:“喲!蕭四爺您來了,正好三樓雅座這會兒空著呢,二位快樓上請!”

    蕭御風正準備抬腿上樓,林星疏攔著他,道:“不過隨便吃頓飯,要雅座干嘛,這兒就挺好的。”說著,便挨著一張空桌坐下了。

    蕭御風笑笑:“好吧!”便在她的對面落座下來。

    林星疏接過小二遞上的菜單,點了二葷二素、一壺茶,蕭御風從她手里搶過菜單說道:“請救命恩人豈能如此小氣。”又七七八八點了一桌。這不止是敲詐,更是奢侈,林星疏簡直想吹胡子瞪眼,如果她有胡子的話。

    林星疏今日雖然耗了很多精力,但還是不覺得有什么胃口,而且和不熟悉的人吃飯,讓她也有些不自在。看看對面,蕭御風倒是挺自得地大快朵頤。

    林星疏放下筷子,打破了沉默:“你剛剛用什么拉住那匹馬的?”

    “哦,你說這個啊!”蕭御風從袖中掏出一根極細的柔索來遞給林星疏。

    林星疏接過,觸手冰涼,細細看上去,幾近透明,難怪剛才蕭御風制住馬收回它時,自己只看見彷佛瞬間有一條銀線鉆進了他的衣袖。

    “這是用什么制成的?可有名字沒?”

    “哦,這個是我師父給我的。據說是用大鯢的牙齒制成的,我師父說叫什么‘攝魂索’。真是,什么個怪名字,聽起來像是給黑白無常索命的時候用的。”蕭御風抱怨道。

    原來這便是“攝魂索”!師父和自己提到過,攝魂索,兵器榜上排名第六,是二百年前鑄造兵器的大師袁秋乏的收山之作。據說采用初生大鯢的幼牙熬制了九九八十一天,然后又經過幾十道繁復的工序才制好的。林星疏又反復細看了一陣。

    “不過,雖然名字難聽點,倒是挺好用的,有一次我出門得急,就是用他做的腰帶子,平常捆點什么東西啊也挺結實的,再不然像今天這樣套套牲口也挺不錯的。”

    林星疏不敢想象,如果袁秋乏聽到他拿攝魂索來作過這些,會不會從墳墓中爬出來。林星疏沒好氣的將東西還給蕭御風,對方卻不接,大方說道:“你要是喜歡,就拿去好了,回頭我再問我師父要看看有沒有更好的。”

    什么!這可是武林人士掙破頭也要拿到的十大兵器之一,他居然就這樣隨隨便便的送給自己,他究竟是太看不起這攝魂索,還是太看得起自己?不管是哪個原因,林星疏是絕對不會接受的,堅持還給蕭御風。

    蕭御風笑笑接過來,說道:“那好,暫時還是放在我這里,你什么時候想要了,隨時找我拿。”

    “你還是自己好好保管吧。”

    “對了,你剛剛怎么三魂丟了七魄似的在街上晃蕩?”蕭御風往嘴巴里塞了一塊東坡肉,含糊不清地問道。

    其實這句話略帶關心,也沒有什么不妥,可是林星疏的情況不同啊,她剛剛喝下一口茶就整個被嗆了出來。

    “有這么夸張嗎?”蕭御風趕緊跳過來幫她拍背。

    林星疏明顯不喜歡他的殷勤,躲開了。

    蕭御風攤攤手,說道:“好吧,要不我來猜猜看,”說著,一臉神秘地湊近林星疏,“你,擔心有三個被毒死的鬼跟著你。”

    林星疏大驚,喝道:“你跟蹤我!咳,咳!”

    蕭御風嬉皮笑臉,道:“呵呵,總好過被鬼跟蹤吧。”這等于是承認了他跟蹤林星疏。

    林星疏一把長劍飛出架在他的脖子上。“說!你有什么目的?”

    蕭御風怕怕地偏偏腦袋:“小姑奶奶,刀劍無眼,你可仔細了。”

    長劍繼續跟進,死死抵住蕭御風的脖子。

    蕭御風無奈道:“好吧,我說,我只是很偶然很不經意地路過義莊,不小心剛剛好聽到你和小丫頭的那么一小段對話而已。”

    “這么巧?”林星疏不相信。

    “不然你以為本少爺喜歡去那種不干凈的地方?要不是追我的寶貝金碧郎君,正好看它跳進義莊后門的草叢,我能屈尊接近那鬼位置嗎?啊,還有那些雞象鬼似的慘叫,可把我的寶貝嚇壞了。”

    “金碧郎君是誰?”聽著像個男人的名號,為什么會被他稱為寶貝?

    “我的寶貝蟋蟀啊。”

    “敗家子!”像是相信了蕭御風的話,刷的一聲,林星疏收回了寶劍。

    “欸,此言差矣,玩蟋蟀可不一定敗家,我可靠它贏了不少錢呢。你林大小姐是這么與眾不同的人,應該要看到點別人注意不到的東西吧。別人看表面,你得看看內在;別人若看到‘同’,你得看看‘異’吧。”

    又開始胡言亂語了,林星疏狠狠瞪他一眼,警告道:“你要是敢將今天聽到看到的向其他人透露一個字,休怪我不客氣!”

    蕭御風笑道:“好好好,你放心,不過你有沒有想過,保守秘密還有一個更好的方法,就是讓這也變成我的秘密。”

    “什么意思?”

    “讓我和你一起調查!”

    “你錯了,我這人喜歡走極端,在我心里還有一個最好的方法可以守住秘密,你想知道嗎?”

    “哦?”

    “就是把你變成死人!”

    “欸,我說你一個女孩子,怎么說話這么粗魯?”

    林星疏又要去拔劍,蕭御風趕緊揮著筷子,說道:“明白,明白,吃菜,吃菜!”

    林星疏心中裝著事,毫無食欲,蕭御風倒是吃得好不暢快,一桌子菜除了林星疏點的那二葷二素,其余居然都給他吃得精光,臨走還點了幾盅銀耳湯打包。生生讓林星疏撂下了兩錠銀子。

    蕭御風撫著吃撐的肚皮,對林星疏說:“今日多謝了,改日我做東。”

    林星疏一聲“免了”,撇下蕭御風就打道回府了。蕭御風望著他的背影道:“這案子我管定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530425_80_804-m
富貴不能吟
作者 青銅穗
  鎮北王燕棠作風端正守身如玉,從小到大眼裡只有清純可愛的青梅,不想馬前失蹄被個妖豔賤貨揩了油...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