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婚約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宋寒前腳才出門,後腳一個小丫頭便冒冒失失地跑進了屋裡。

    她的速度快得蘇苓笙甚至沒看清楚她是什麼樣的,只見一道嬌小的鵝黃色身影突然匍匐在自己的腳下。

    “公主殿下,都是奴婢的錯!奴婢不應該讓您單獨去找沈將軍的,害得您失足落水,奴婢該死,奴婢碎屍萬段!”

    還未等蘇苓笙開口詢問,雲茉便自顧自的開始跪在地上磕起了頭。

    “……雲茉?”蘇苓笙從床上坐直了身子,不太適應地看著眼前磕頭的小丫頭。

    試探性地叫了叫她的名字,如果自己沒記錯的話。

    但畢竟是一個21世紀的人,看到有人給自己行如此大禮,心裡多少有點害怕折壽。

    “公主殿下,您先別生奴婢的氣!奴婢方才已經囑咐過下人,讓他們準備熱水和浴桶還有乾淨的衣服了。您身上還著著涼,快請先去泡個熱水緩緩吧。”

    還好沒記錯,是叫雲茉的。

    “可以,那你……”

    雲茉似是聽不見蘇苓笙說話似的,自顧自的繼續磕頭說:

    “嗚嗚嗚您要生氣的話等您泡完澡再生奴婢的氣也行,免得受了風寒,皇后娘娘和賢王殿下又要擔心您了,都是奴婢的不對……”

    這小姑娘,話不少啊。

    “殿下,您的命怎麼這麼苦啊,王爺他……”

    救命啊,她可別再說了。

    “打住,你先給我起身帶我去行不行?有這個磕頭的勁,我衣服都風乾完了。”

    蘇苓笙急忙從床上跳了下來,一把摻住雲茉。再這麼磕下去,指不定這小姑娘的額頭都磕破了。

    “公主殿下……”雲茉抬起頭來,一張乖巧白糯的臉上掛著淚痕。

    她左右也不過才十六七歲的年紀,生的並不算特別俏麗,五官都生的中規中矩。但組合在一起卻意外舒適融合,反而多了幾分清秀。

    “嗯?”

    蘇苓笙對美少女有著與生俱來的好感,還沒來得及再仔細端詳一番,雲茉的眼淚便也不流了,一雙水靈靈的柳葉眼迷茫的盯著蘇苓笙。

    “不是您說讓奴婢這麼說的嗎,按照計劃您去激沈小姐和你爭吵。您自己跳水被救過後奴婢再來哭鬧一番,然後您抱住奴婢在攝政王面前一起哭……”

    “……”

    這下輪到蘇苓笙滿頭黑線了,怎麼,這倆主僕還是歡樂喜劇人啊?但這演技也太次了些。

    “你起來再說,再不起來本宮發火了啊。再說攝政王都已經走了,就不用演了,下次自己有眼力見一點。”

    還是得按照這些古人的習慣,自稱本宮,不然根本壓不住這小姑娘。

    蘇苓笙的頭一下子被這小丫鬟整的更大了一番,太陽穴突突的跳,伸出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不是您說的做戲做全套,萬一隔牆有耳呢……”雲茉收住眼淚,邊起身邊狐疑的盯著蘇苓笙。

    蘇苓笙假裝咳嗽了兩聲,扶額作出痛風狀,生怕這丫鬟再捅出什麼不可見人的事。

    “公主殿下隨奴婢過來,是奴婢疏忽了殿下的身子了……”

    雲茉見自家主子已經開始咳嗽,方才想起來重要的事情,絲毫不拖泥帶水地,把蘇苓笙往旁邊的浴房領了過去。

    蘇苓笙又暗暗舒了一口氣,這小丫頭再仔細盤問一些事情,她說不定就漏馬腳了。

    “行了,雲茉,退下吧。本宮想一個人冷靜冷靜,自己來就可以。”

    “是。”雲茉這回倒是聽進了話,低著頭退了出去。

    總算是清閒了下來。

    蘇苓笙三下五除二地把自己扒了個精光。修長光滑的小腿一邁,跨進了浴桶裡,還是熱水舒服,方才應付了這麼多人,都要凍死了。

    再次確認四下無人,甚至能隱隱約約聽到窗外小喜鵲的叫聲後,蘇苓笙那根緊繃的弦才放鬆了下來。

    她在溫暖的浴桶裡緩緩坐下,三千青絲皆散開,頭倚靠在浴桶的邊緣。熱水洗去了她身上的寒意和疲乏,漸漸地,蘇苓笙的眼皮開始打架。

    沒多一會兒,蘇苓笙的雙眼便輕輕閉上,準備進入香甜的夢鄉。

    窗外的天色好轉了不少,陽光撥開了層層陰雲照耀下來,從窗戶那裡進來,輕輕親吻著蘇苓笙的臉。

    墨發雪膚的美人在水霧繚繞的浴桶裡小眠,也是一副好看的光景。

    但這好光景沒有持續多長,一個聲音嚇得蘇苓笙睡意全無。

    “小蘇,我來了我來了我來了。”

    窗外突然響起沈知宴的聲音,但蘇苓笙對這個“沈知宴”的聲音還不算熟悉,嚇得她連連往浴桶下方下沉,只露出一個小腦袋在水面上。

    “你幹嘛啊沈子哥,嚇我一跳,我現在還沒習慣你這樣聲音啊。”

    蘇苓笙驚魂未定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見來人是沈知宴,隨即又攀著桶壁坐了起來。

    “我都快睡著了。”

    看著趴在她窗戶邊上和她說話的沈知宴,皺著眉頭以表不滿。

    “哎呀習慣了就好,你這裡沒人吧?”沈知宴探進了個腦袋,迅速環視了屋裡一圈,確認沒人過後直接從窗戶上跳進了屋。

    “你可別說我的聲音了,你一個清冷音,現在變成這種甜膩膩的聲音,你爹我還不習慣呢。”

    沈知宴邊翻窗還不忘了邊吐槽蘇苓笙,誰的聲音更讓人起一身雞皮疙瘩,心裡沒數?!

    蘇苓笙看著僅隔三尺之遠的檀木雕花門,費解地看著沈知宴道:“嗯,好端端的大門不走你偏要翻窗。”

    誰知沈知宴聽了她一番話,進了屋直接連翻了兩個跟頭,又打了一套拳,結果可想而知——踢壞了書架旁的一個巨型琉璃瓶。

    “啊意外,意外……”

    蘇苓笙翻了個白眼,收回了在沈知宴身上看猴似的目光,悠哉悠哉地撫了撫自己的頭髮,緩緩開口:

    “阿宴,你怎麼也在這裡?”

    “嗯?我可比你早到這裡小半個月,我接收到的信息已經很多了。”

    沈知宴也不客氣,拿起蘇苓笙浴桶旁花果架上的青蘋果猛啃一口,這才不緊不慢地說道:

    “這幅身體的原主人,本就是個囂張跋扈的主兒。”

    “我今日也覺得奇怪,明明那天在新西蘭看你拍mv的時候,是你先掉進海里的。我跟著你跳下了海救你,再浮上水面,就發現自己在這個世界了。”

    “我以為只有我一個人過來了,難過了好久。你說我一個好端端的大學物理老師,非得陪著你去新西蘭。誰知道我下水救你,你人就像突然消失了一樣。我尋找一番未果,再上水,竟把自己折騰到此處來了。”

    蘇苓笙聽到沈知晏講述了前因後果,隨即陷入沉思之中。

    她確實記得,自己掉進海里過後,恍恍惚惚間,看到了好閨蜜沈知宴跳下水裡朝她遊的身影。

    她這一落水,竟是把兩個人都弄來了這個世界。

    “反正可以確定的是,我們確實已經一起穿越了。”

    沈知宴一副看九漏魚的樣子看著蘇苓笙,氣得蘇苓笙舀了幾巴掌的水,毫不留情地往沈知晏身上撒去。

    她倒是不緊不慢地躲著蘇苓笙柔弱的攻擊,邊躲邊道:

    “差點忘了最重要的事情,我可不宜久留。原來的蘇苓笙和原來的沈知宴,她倆可是大不合。我們這陣子先繼續裝一下,等你把你的事情理清楚我們再會面。”

    “怎麼個大不合法?”

    “嗯?想聽?”沈知宴一臉壞笑,彷彿有什麼不可告人的八卦。

    反正也不差這點時間,告訴小蘇也無妨。

    “你說吧,我這一時半會兒也懶得想。”蘇苓笙眼巴巴地盯著沈知宴。

    “小蘇,你聽好了。原來的蘇苓笙,也就是盛寧公主,可是和我的便宜表哥,定北侯府的小侯爺沈知書是青梅竹馬,且有婚約在身的。”

    “……意思你那便宜表哥,還是我的便宜駙馬咯?”

    蘇苓笙倒吸一口涼氣,沒想到她竟然會在這個時代,變成了沈知宴的準嫂子。

    閨蜜變嫂子,也就小說敢這麼寫。

    蘇苓笙繼續道:“按理來說,她倆不該不合啊,到底也是一家人呢。”

    “我還沒說完呢——這盛寧公主卻單戀攝政王,且死纏爛打多年,是整個煙嵐城人盡皆知的事情。”

    “沈知宴一個侯門將女,怎會容忍自家表哥的未婚妻和別的男人牽扯不清?

    “況且這蘇苓笙除了好看一無是處,琴棋書畫樣樣不精通,根本沒有個公主的樣子,還是個不會處理男女關係的綠茶。這種綠茶,沈知宴怎會容忍她成為沈家主母?”

    “而且宋寒,已有一位側妃了。一年前迎進門的,是赴川郡江家的孤女。”

    “你最近可少招惹他,從前那個公主也不知是抽了什麼風,這幾日逢人便陷害,作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一次兩次還好,次數多了也被宋寒識破了,宋寒正在氣頭上呢。”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清穿皇妃要嬌養
作者 暗香
  穿來清朝,溫馨基本上就絕望了!   在這個清穿多如狗,主子遍地走,前有李氏惡虎攔路,... (馬上閱讀)
180
救世主她才三歲半
作者 湘見川
江懷鹿穿到了砍頭現場!   睜開眼,閃著寒光的鬼頭刀正懸在她頭頂,搖搖欲墜。   爹孃正穿... (馬上閱讀)
180
宋女史為何如此
作者 秦晾晾
新書《夫君能有什麼壞心思》隔壁連載中。 ———— 已經在韓來身邊侍案九年的女史宋端,突然提出了... (馬上閱讀)
180
顏控的快穿攻略
作者 琪琪不吃魚
譚月被家裡人陷害慘死,意外綁定系統來到新的世界。 遇見男主,譚月厭惡道:呸,臭渣男! 可讓她更... (馬上閱讀)
180
堂前燕歸來
作者 leidewen
看她如何用技能,幫助孃家致富奔小康!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