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第一桶金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張閤家住張家嶺,在距離張家嶺十多裡的地方,有一處集鎮,名為黑水鎮。

    在張合的記憶裡,今天十一月十五,正好有集市。

    每逢集市,附近十里八村的人都會前來交易。

    張合此時緊裹冬衣,縮著脖子,雙手攏在袖中,在集市裡左看右看。

    黑水鎮做附近唯一的大集市,今天確實熱鬧,人來人往,坑坑窪窪的道路兩邊都擺滿了小攤。

    不過商品種類卻顯得有些單調,以各類農產品為主,間雜一些做工粗糙的手工製品。

    集市上賣的,無非是你擺幾隻雞蛋,我面前放一隻老母雞,或者是幾捆晾乾的野菜,幾升粟米。

    街邊有一個賣糖葫蘆的小攤,周邊圍了一群流著口水的小孩,卻沒有幾個人能成功吃到糖葫蘆。

    張合打量著來往行人,從衣著神態就能看出,集市上以窮人居多。

    少數幾個身著皮裘者,那都是黑水鎮上有頭有臉的人物,來往行人都主動避讓。

    按照這個情況,他想賣點東西換錢,恐怕也不太容易。

    他空間裡現在有辣條,酸奶,鹽,捲筒衛生紙,除了鹽,其餘物品都是這個世界沒有的東西。

    這些東西可以說是價值連城,也可以是一文不值,主要還是得找到合適的買主。

    鹽的價格倒是很貴,這裡都是一種又黑又黃又苦澀的粗鹽。

    就這樣子的劣質鹽,一斤也能賣一百文錢。

    據說還有一種青色的鹽,比這種黑鹽要好得多,不過價格也更貴。

    不過黑水鎮的食鹽生意,都壟斷在萬氏家族手裡,他可不敢把鹽拿出來賣。

    心裡正在思索著生財之道,抬頭髮現,已經走到萬氏當鋪前。

    這黑水鎮大部分產業都屬於萬家,少量不屬於萬家的產業,除非是不值錢,只要是值點錢的,時間長了終究也會改姓萬。

    張合已經想明白了,在這黑水鎮,他空間裡的幾件物品,唯有萬家才能出得起價錢。

    其餘人都是些窮苦的勞動人民,能不能熬過這個冬天都是個問題,誰還能拿出更多的錢買奢侈品?

    當鋪的櫃檯有點高,張合踮起腳尖才能讓下巴掛到櫃檯上。

    “你好,我要典當東西。”

    裡面的掌櫃左手託著一隻紫沙茶壺,眼睛微眯,聞言眼皮微抬,將右手伸到櫃檯上。

    張合連忙將一卷衛生紙放到掌櫃的手上。

    捲紙入手,店掌櫃眼睛瞬間睜得老大,左手的茶壺一扔,兩隻手捧著捲紙。

    這是什麼東西?他確定自己從未見過,連聽都沒聽過。

    手摸著外包裝上的塑料,不知是何材質,竟然做得薄如蟬翼,上面有精美的花紋和文字,都是他從未見過的款式。

    張合怕這個時代的人不會拆,提著已經將衛生紙包裝的一頭打開。

    這個時候,店掌櫃小心翼翼地從塑料包裝中,將那一圈雪白的紙團抽出。

    這個紙團入手細膩柔軟舒適,輕輕地將捲紙打開,薄薄的一張紙上竟然還壓著花紋。

    而且細看才發現,這一張紙竟然是由四張更薄的紙疊在一起形成。

    真是巧奪天工!

    他敢發誓,他這輩子閱寶無數,卻從未見過做工這麼精美的紙張。

    掌櫃的手已經有點發抖,生怕自己一個不小心給弄破了,影響到物品的價值。

    “你這個是從那來的?”

    掌櫃實在忍不住,問出一句違背行規的話。

    一般情況下,無論典當任何物品,當鋪都不會詢問來歷。

    因為很多拿到當鋪的東西都是來路不正,也許是偷來的,也許是殺人越貨搶來的。

    不詢問這裡面的因果,只收售物品,便是為了儘量避免捲入事非之中。

    對於掌櫃的疑問,張合早有準備,張口就來。

    “我在山上遇到一位御劍飛行的仙師,幫仙師做了一些事情,便賞了我這件物品。”

    這個世界存在許多關於仙師的傳說,而且老百姓也都深信不疑。

    聽了張合的解釋,掌櫃已經信了七八分,也只有神通廣大的仙師,才能做出這麼精美的物品。

    現在掌櫃的已經很後悔,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剛才幹嘛要嘴賤多問這一句。

    如果不知道是仙師賞賜的物品,他肯定得往死裡壓價,隨便給個幾十上百文錢,就可以打發了。

    現在他卻不敢了,心理壓力很大,他要是過度貶低,那不就是在打仙師的臉嗎?

    就算萬家財大勢大,再長十個膽子也不敢招惹仙師啊!

    也許仙師不會再過問這種芝麻小事,可是萬一呢?

    經過一番劇烈的思想鬥爭,店掌櫃給出了一個比較公道的價格,死當,一貫錢。

    典當物品分為死當與活當,活當想當於抵壓借款,典當行從中收取一定的利息,在規定時間之內可以贖回。

    死當則是相當於把物品直接賣給了典當行,不可贖回。

    掌櫃飛快地寫下一張字據,張合簽字畫押,按下手印。

    張詔拿著半份字據,上面除了那個手印,他是一個字也不認識。

    原身的張合還是一個文盲,大字不識一個,精通百以內的加減法,已經是村裡少有的機伶人了。

    張合將字據疊好小心地放進懷裡,再從櫃檯上接過一貫錢。

    無論是張詔還是張合,都從未經手過這麼多的錢。

    一貫錢等於一千文,用繩子穿起來,有一大串,足有七八斤重。

    張合將腰帶緊了緊,這才將這一串錢塞進懷裡。

    出了當鋪之後,張詔又在集市裡轉悠起來。

    家裡的糧食都被萬家四管家颳走了,他得買些糧食回去。

    集市裡面糧食品類有好幾種,有山上撿來的橡子,只要一文錢一斤。

    這個東西又苦又澀,吃多了還脹肚子。

    還有一些雜七雜八的野草種子,要三文錢一斤。

    像粟米這種,已經是比較好的糧食了,要五文錢一斤。

    至於大米,得十文錢一斤,普通人家也就偶爾嚐個鮮,平時都很少吃到的。

    張合在集市裡買了十斤粟米,十斤豆子。

    粟米和豆子都是五文錢一斤,一共花了一百文錢。

    以張合大病初癒的瘦弱身子,揹著這二十斤糧食,再加上懷裡的好幾斤銅錢,讓他走起路來顯得很吃力。

    當他走出黑水鎮時,已經累得氣喘吁吁,這副身體實在是太弱了。

    發現周圍沒有人,張合便將懷裡的銅錢,以及二十斤糧食,全都收進空間,終於輕鬆了。

    同一時間,在張閤家的茅草房裡,四管家的破鑼聲響起。

    “張老頭,上次你說家裡沒錢,我這人平素喜歡積德行善,心腸一軟,就答應你寬限幾天。

    可我聽說,你前幾天還買大米了。

    嘖嘖嘖,你可真捨得吃啊……”

    “四管家,你聽我解釋,家裡獨子病重,我是跟張老七借了幾文錢。

    求你再寬限一段時間,等過完這個冬天,我一定還你。”

    張老頭現在一個子也拿不出來,只能抱著四管家的腿,苦苦哀求。

    “其實我這人一向心軟,喜歡積德行善,給你寬限一段時間也不是不可以。

    不過……到那個時候就不是這個數了。”

    四管家說到這裡,快速地撥動手裡算盤。

    “年初你借了150文錢,本錢加利錢,一共要還360文,其間你還了一部分粟米,摺合成銅錢算你50文。”

    四管家收起算盤,撫了一下衣服上不存在的灰塵。

    “張老頭可別怪我沒提醒你,你現在還欠310文錢,如果現在還清,我可以做主幫你把零頭抹掉,只需要還300文錢。

    若是拖到明年春天,你至少得還600文錢,到時候再沒錢還可就得讓你們父子,賣為奴隸抵債了。”

    張老頭聞言,嚇得整個人癱軟在地,一旦淪為奴隸,就與牲畜無異,生死都掌握在主人手裡。

    “四管家,萬善人,求求你行行好,讓我去就行,把我兒子留下好不好?我家就這一根獨苗啊。”

    張老頭抱著四管家的腿,苦苦哀求。

    “我現在就跟你走,把我賣了吧,用我抵債。”

    “張老頭,你想得挺美,現在大冬天的幹不了活,誰家會花錢買奴隸回去浪費口糧?”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1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朱小民

1
朱小民
發表時間 2021-12-29 06:20
評分

很久沒看到這麼有趣的修仙方式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1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我用閒書成聖人
作者 出走八萬裡
開局一口棺材。 陳洛的穿越從靈堂開始。 這是一個讀書就能獲得超凡威力的世界。 讀儒門經典... (馬上閱讀)
180
回到明末搞基建
作者 周郎羨
回到明末,成為宣府懷安衛一個普通小兵。 吃不飽,穿不暖,隨時可能被殺被劫掠為奴。 還好攜帶基建... (馬上閱讀)
180
我的師傅每到大限才突破
作者 豬肉200斤
“師父,是徒兒無能,讓您沒能在大限來臨之前突破。” “徒兒放心,你師父我死不了。”徐凡看著悲痛... (馬上閱讀)
180
大明莽夫
作者 大眼小金魚
張昊擰著兩個銅錘:“皇上,這個不是好人,你交給我,我錘死他!” 嚴嵩跪在地上,大聲的喊道:“張... (馬上閱讀)
180
我真不願重生了
作者 秋茄子
新文《傳媒大亨從1999開始》已上傳,敬請收藏! 本書又叫《絕世大佬從記者開始》…… 重生1...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