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小保安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夏日的夜晚,縣城二中教師住宅區一個路燈照射不到的角落里。

    啪......一聲響亮的耳光聲在這角落里響起,一個身材肥胖的中年人被一少年劈頭蓋臉的一巴掌扇倒在地。

    “周牧,你敢打我?”黑暗中中年人看清楚了打他的人的面容,對著打他的少年怒喝道。

    “為什么不敢打你?我‘親愛的’教導主任。”少年周牧走近中年人的身前,一手抓住倒在地上的中年人衣領,說道:“打的就是你,現在我已經畢業了,你再也沒辦法拿我的畢業證書要挾我了!”

    少年周牧一把將中年人摔在地上,抬手又是一巴掌打在中年人的右臉上,說:“三年前我就想揍你了,高中這三年來你對我干了多少人事?今天我就是來收債的!”

    “明知道我家窮,你還讓我大節小節的給你送禮,讓我高中三年饑一頓飽一頓的省錢給你送禮。”啪的一聲,耳光聲再次響起。周牧咬牙切齒的數落著他口中的教導主任。

    “我讓你有事沒事的就拿我做反面教材,讓我在全校面前丟盡了臉面。”又是一巴掌落下,隨之而來的便是清脆而響亮的耳光聲響起。

    “我讓你拿畢業證書威脅我,說什么不讓我畢業。”耳光接二連三的落下,周牧一巴掌一巴掌的扇著他眼前的豬頭主任。

    “周牧你個王八蛋,我要報警抓你,你給我等著。”周牧數落完畢,倒在地上被打成豬頭的教導主任才有機會說話叫囂。

    周牧聞言起身踹了豬頭主任一腳,無所謂的聳聳肩,毫不在意的說:“你報警吧,剛好我也要報警,舉報你上個月在你辦公室里,用畢業證書脅迫了個高二三班的一名女學生和你上床。”

    被打成豬頭倒在地上的教導主任臉上閃過一絲驚訝和一絲懼怕:“你,你怎么知道的!”痛腳被抓,先前還叫囂著要報警的豬頭主任此刻只剩下了心虛。

    周牧看著豬頭主任,冰冷的面容中露出一絲不屑:“這你就不用管了,我今天只是來揍你的。揍完你就走人,至于那女同學的事,和我半毛錢關系也沒有。”話音落下,周牧走上前去,抬手……

    砰砰砰的拳肉碰撞聲和有如殺豬一般的慘叫聲從這角落里傳出,慘叫聲傳的很遠,直到把小區的保安招來,慘叫聲才停了下來。

    周牧見保安趕來,怕和保安發生沖突,便趕緊抽身離開。黑夜中,周牧以鬼魅般的速度離開了學校,向火車站旁的旅館趕去。

    今天是周牧離家出門打工的日子。本來周牧今天下午就可以坐火車離開的,但是由于周牧想念那個特別“照顧”了他三年的教導主任,所以他就特意在縣城里多逗留了一天,這才有了今晚暴打教導主任的事。

    周牧家住在花橋村,他家就在村尾靠山的山腳下。一家四口人,父親早亡,大姐因為家里窮早早的就嫁人了,家中只剩下周牧和他母親相依為命。

    今年周牧高中畢業,高中三年的時間,把家里所剩無多的錢花了個精光。家中缺錢的周牧在學校里還經常被剛才被他打的教導主任的剝削,大節小節的都要送禮,不然就拿他畢業證書說事。

    周牧本來生活條件就很差了,再被那教導主任一陣剝削,周牧這三年的高中生活過得是凄慘無比。

    日子過得艱苦的周牧,有時候都想直接動用暴力讓那個死胖子主任來個人間蒸發了。只不過周牧每次想要有所動作,都被他師傅攔了下來,所以周牧才忍了他三年。

    周牧的師傅是一個道士,作為一個道士的徒弟,周牧當然也算是個道士了,只不過周牧這個道士是沒出家的冒牌道士。周牧的師傅叫瘋道人,周牧自從懂事就和瘋道人開始學道了。十幾年的修道生涯下來,周牧的修行也算小有所成。

    周牧家中生活困難,高中畢業的他在家里也幫不上什么忙,為了讓他母親日子過得輕松一些,周牧在高中畢業后便毅然決定放棄在家中清修的念頭,準備出去打工,今夜便是周牧離家的最后一晚上了。

    ——————

    一個月后,在z市的一家網吧中,周牧漫無目的的在z市人才網里刷新著頁面,尋找著適合自己的工作。

    此時已經是七月的夏天,周牧來到z市已經一個多月了。周牧在z市找了一個多月的工作,卻愣是沒有找到一份合意的工作。想想也是周牧一個高中畢業生,除了和他師傅學了點道法和一些和道法相關的本事外,別的生存技能他是一樣也不會。這樣的人在城市中一抓一大把,周牧作為一個外鄉人,想在舉目無親的z市里立腳,事情自然不是那么容易的。

    “保安?也許我只能做這個了吧!”周牧剛剛刷新了次網頁,便看到了一份招工啟示——中美集團招收保安。

    “大哥,這里招保安嗎?”第二天一大早,周牧早早的就來到了中美大廈門口,給看門的保安遞了根煙,對著門口的保安問道。

    保安接過周牧的煙,上下打量了下周牧,:“不錯,我們這里有招保安。你也是來應聘保安的?我覺得相撲更適合你。”

    周牧心里大翻白眼有些不高興,不過臉上還是裝著一臉的憨厚:“這個,我是胖了點,不過打架我可是有一手的,當保安還是沒問題的。”周牧知道此時不能得罪人,忍著心中的不快,對門口的保安裝憨道。

    “那就行,你先去保安室等著,一會兒就會有人來給你們面試的。”

    周牧應了一聲向著保安所指的方向,向保安室走去。這保安室大概有40平米的大小,中間擺放著一張辦公桌,以辦公桌為正中間,兩邊墻壁上安放著一排塑料椅。招聘要在早上九點鐘才開始,此時才剛過8點不久,周牧在保安室里等了將近一個小時才等來了招聘者,在周牧坐等的這一小時里保安室里又陸陸續續的來了幾個應聘保安工作的應聘者。

    來招聘的人是一個身高一米九的大漢。在這間保安室里就有掛著他的簡介和照片。大漢走到保安室中間的辦公桌后坐下,對著所有來應聘的人說道:“大家好,我是中美集團的保安部部長,本次招收保安十名,看你們的人數,只有八個人,人數不大夠啊。”

    底下眾人聞言,心里都松了口氣。招收十名保安,這里才八個人,也就是說,這次自己很有機會能得到這份工作。

    大漢看著眾人的反映接著說道:“我們中美集團是大集團,講的是寧缺毋濫,要進我們中美集團可沒你們想的那么簡單。”說完指了指門前的保安,說道:“看到了吧,他是我老趙手下的兵,只要你們能在他手上堅持個一分鐘不被打倒,就算你們通過。”

    那門口的保安,赫然就是周牧剛才搭話的保安。周牧沒想到剛才自己和這保安聊了一會兒天的人竟然是個兵,而且看這保安部長的意思,這人身手還很不錯。周牧想了想對保安部長問:“是不是只要打倒他就可以順利通過面試?”

    “打倒?好,你只要打倒他你就順利的通過面試,今天下午就可以來上班了。”趙斌笑呵呵的對周牧說道。

    周圍的人聞言都用幸災樂禍的眼神看著周牧,這可憐的娃啊,他簡直就是沒事找抽——人家趙部長剛才明明是說只要堅持一分鐘不被打倒就算通過的,這孩子硬生生的把難度提升到打倒對方的程度。要知道當兵的身手一般都比普通人好,這孩子真是個悲催的娃啊。

    趙斌伸手出手指指著周牧,說道:“既然你這么有自信,那就從你開始好了,打倒他了,就算你通過。”說完他又讓眾人給周牧和保安騰出位置,讓兩人站在眾人中間對打。

    看兩人各自站好后,趙斌又對保安說:“李海,出手給我輕點,別給弄傷弄殘了。”

    那保安,也就是趙部長口中的李海扭頭回了句:“趙哥你放心吧,我出手有分寸的。”

    周牧被兩人輕視也不生氣,他雙手平放在雙腿兩側,一副等著你放馬過來的樣子。這一幕看在李海眼里,周牧立刻就被李海認定為菜鳥,一點格斗的專業知識都不懂。

    一分鐘后,李海看著周牧還是毫無所覺的傻站著,李海決定教訓教訓周牧,給他人生的茶幾上再擺上一個杯具。

    此時兩人相距不過一米,李海快速轉身右腳一個側踢,踢向周牧的右臂。這一腳腳力強勁,褲管嘩嘩作響。

    李海一腳踢來,本來很隨意站在那里的周牧,身體向后退了一步,這一步退的很快,在場的人都沒有人看清楚周牧的動作。周牧右手抬起,抓住劈向自己的腳,狠狠的向后一拉。李海這位想給周牧人生茶幾上擺個杯具的同志下盤一個不穩,摔了個狗吃屎。

    這一摔不要緊,但是更悲催的是,周牧這裝憨的貨看到李海趴在自己腳下,便毫不猶豫的用他自己那180斤的體重坐在了李海的腰上。腰是人體發力的必經部位,170厘米的李海只感覺自己突然被一座大山給壓住了身體,身體很是悲催的撲騰了幾下,就是用不上力翻不了身。

    又是幾分鐘過去,周牧看身下的李海不再掙扎了,才起身對保安部長憨憨的問:“部長,我通過了么?”

    趙斌看不出剛才周牧的勝利是運氣還是實力,但是自己剛才說的話是要算數的。趙斌點了點頭對周牧說:“通過了,你今天下午就可以到我這里報道,順便領取保安制服。”

    趙斌話說完還用手擦了擦額間不存在的虛汗,表示自己被嚇到了。周牧打倒李海的方式不管是運氣也好,實力也罷,這實在是太猥瑣了,趙斌剛才看著李海被周牧一屁股坐在腰上,他都替李海捏了把汗。

    “李哥抱歉啊,我也不想下這么重的屁股的,可是沒辦法啊,我體重就這樣,不是我能控制的。以后我一定減肥,下次坐就不會那么重了。”

    周牧見自己的面試通過了,趕緊把倒在地上至今還在那抽風的悲催的小李同志給扶了起來。胖臉上一臉的歉意。周牧道歉的表情很到位,語氣里也充滿著歉意,就是道歉的內容很讓人受傷,什么叫下次不會那么重了?被別人一屁股坐倒就夠丟臉的了,還要有下次?這是赤果果的打臉啊。偏偏人家胖胖的憨憨的臉上一副老實樣,李海想發作都發作不得。周圍的人聽到周牧的話都憋著笑看著李海,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樣子。

    “沒事,沒事,我身體好著呢,比試總是會有輸有贏的,再說我也沒受傷!”

    李海見有領導在場,只得憋住心里的火,故作大度的揮了揮手表示自己一點事也沒有。被人欺負了,還得反過來安慰對方,李海覺得自己太憋屈了。

    受了氣的李海同志對周牧是恨的牙癢癢,只是礙于領導在場不好發作。李海見剩下的幾人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模樣,心里郁悶的他把滿心的怒氣都發泄在了這些應聘保安的其他人身上。而剩下的七位應聘保安的男同胞們杯具了。受了氣的李海同志,本著對公司負責的態度,認真嚴格的檢測著剩下幾人的身手。一眾男同胞們也體會了把,被人暴打的滋味,偏偏這暴打還是自己心甘情愿送上門來的,怨不得別人的。

    在李海認真嚴格的篩選下,這次招聘的結果就只有周牧一個人通過,其余的應聘者一律被淘汰。

    招聘完成,李海被趙斌揮退,臨出門的時候,李海恨恨的瞪了眼周牧,無聲的冷笑了聲。

    招聘結束,趙斌帶著周牧去簽了工作合同,走完了所有的程序,并將他領到宿舍才轉身離開。

    ——————

    開章求收藏。o(∩_∩)o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079399_4_74-m
我是大玩家
作者 會說話的肘子
  文抄公也不能不勞而獲!

  你見過抄個小說就要被系統逼去玩命的穿越者嗎?...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