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4章 杜蘭特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七夕情人節,祝愿所有的有情人呢節日快樂,那沒有情人的,小魚陪你們一起,嘿嘿,另外厚臉求推薦安慰!!)

    清晨,金燦燦的陽光灑滿大地。

    一夜的修煉讓葉空感覺舒暢無比,盤膝中的他慢慢睜開眼睛,輕輕吐了一口氣,嘴角揚起淡淡的微笑。

    昨晚與格老的談話讓葉空更加堅定強大起來的信念,于是回來之后便運行起基礎的修仙法訣開始吐納。

    吐納半個小時不到,興奮的葉空激動的差點叫出聲來,基礎修仙法訣竟然修煉的飛快,對于五行的感知更是異常敏銳,這都是得益于這哥們扎實的修煉基礎,借助這幅頗為結實的身板,才讓自己在事半功倍。

    一個晚上時間,竟然觸摸到了筑基的門檻,若換做是自己的前世,沒有十天半個月的吸納和練氣是根本無法達到的。興奮之余葉空也將爺爺葉鴻古教給自己的《寂滅訣》熟悉了下。

    緩緩走下床來,簡單洗漱了下,心說這《寂滅訣》果然霸道,其中的基礎心法以及招式等都是極為霸道,講究勇往直前,即便對方刀刃在喉也要一如既往的進攻,毫不退讓。

    這套法決也是分為后天和先天兩個階段的修煉,先天之后的功法葉空自然是沒有的,因為之前葉家的任何人都不相信葉空能夠突破后天進入先天之境,更別說先天之后。

    葉空微微一笑,自己所追求的是破碎虛空的境界,區區后天乃至先天巔峰,時間的問題而已。

    搖頭將這些甩去,葉空將余留下來的兩顆丹藥揣如懷中,剛要開門卻聽到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開門一看,竟然是蓮兒,此刻她哭成淚人,光潔的臉蛋紅腫,還有幾處擦傷,一手握著肚子,眼睛之中全是憤怒。

    “少。。。少爺。。。嗚嗚。。。杜蘭特他。。。咳咳。。。。。。”蓮兒斷斷續續的說話,中間夾帶著劇烈的咳嗽,顯然是傷的不輕。

    葉空腦袋嗡他一聲,杜蘭特,又是這個畜生:“蓮兒,怎么了?你慢點說!!”

    杜蘭特!

    本少爺還沒去找你,你卻自己送上門來,找死!

    蓮兒看著少爺細心的扶著自己坐下,還給自己倒水,鼻子一酸不禁哭出聲來,一把撲到葉空懷里哭得身子一顫一顫。

    葉空此刻只感覺心血直沖腦勺,恨不得馬上將杜蘭特這個孽畜給生生撕碎,但是他馬上冷靜下來,跟蓮兒了解完事情的經過再去找他算賬,以免到時候落下話柄,置葉家與危難之地。

    了解完事情的經過,葉空將蓮兒放在自己床上,從懷中掏出一顆“養心丹”給她喂下,蓮兒連忙推讓,她自然明白這丹藥對于少爺來說異常重要,而且自己是奴仆之身,更加不肯接受。

    推讓之下葉空一聲冷喝,命令她張嘴吞下,蓮兒極力想忍住顫抖的身子,眼角的兩行眼淚卻是洶涌而出,終于無聲的哭倒在床上。

    葉空悄然出門,心中熱血翻涌,蓮兒雖然是自己的一個貼身丫鬟,為了自己煉丹卻不惜用積蓄偷偷幫少爺買藥草,不料卻遇到杜蘭特,不僅被對方百般調戲,而且還劫走了藥草,還被說成是蓮兒對他的孝敬。

    杜蘭特仗著自己的家族在這個二流市郡之中敢稱第一的地位,帶領一群手下欺男霸女無惡不作,之前的葉空一向息事寧人,最后在對方的百般侮辱下終于憤然揮拳,卻因為實力不濟被對方給活活打死。

    想到此處,葉空箭步如飛,幾個呼吸之間趕到了蓮兒所說的事發現場,此時的杜蘭特竟然沒有離去,反而一臉囂張的走進旁邊的一家酒樓,嘴中罵罵咧咧,感嘆什么小妞真嫩之類。

    “杜蘭特!”葉空在酒樓門口站定,一聲冷喝,驚得周圍的人無不側目觀看。

    “哎這個不是葉家的那個廢物少爺么?”

    “對啊,不是被杜蘭特那牲口給打死了么?怎么還好好的活著?”

    “賤人命長啊。。。。。。”

    “可別亂說,雖然是廢物,好歹人家是個少爺不是?”

    “看這小子今天氣勢洶洶,怕是要找杜蘭特報仇的吧?”

    “剛剛我在藥鋪的拐角處看到葉家的那個丫鬟被杜蘭特調戲,估計葉家小子就是沖著這個來的。。。。。。”

    “他是找死,杜蘭特雖然不是個東西,但是卻還有點實力的,這小子不怕再被打死一次么。。。。。。”

    原本吵吵嚷嚷的人群中突然冒出一聲冷喝,而且喊的還是自己的名字,杜蘭特一愣,旋即轉過身來,當他看到站在眼前的葉空的時候,不禁有些驚慌,這小子,變成鬼索命來了不成。

    看了看地上,有影子!

    再看看對方血紅的雙眼和劇烈起伏的胸膛,杜蘭特突然哈哈大笑:“哎呀這不是葉大少么?你居然沒死哈哈哈。。。果然是賤命長壽啊,你們說是不是啊,哈哈哈哈。。。。。。”轉頭對著自己的幾個嘍啰張狂的大笑,引得幾人也跟著附和,大笑不已,似乎完全忘記了對方曾經是被自己打死。

    “你還沒死,我怎么可能舍得死呢?我還要看著你死呢!!”葉空突然一反常態,眼神森冷,平靜的說道。

    杜蘭特突然止住大笑,他本以為這番言語能夠讓葉空再度憤怒的揮拳,卻沒想到對方竟然雙拳抱胸語氣平靜的還擊自己,一時之間摸不著頭腦,難道這個廢物被自己打死一次,開了竅不成?

    這廢物怎么與之前有些不同,這眼神雖然是一副找死的樣子,可是卻冰冷非常,直看得人脊背生寒。

    杜蘭特猛的一個激靈:哼,不就是個廢物,本少爺能打死你一次,就能再打死你第二次。

    “找死,相不相信我讓你再死一次?”杜蘭特見圍觀的人哄笑成一片,不禁有些惱羞成怒,此刻他管不得對方開不開竅,作為市郡第一大少的他把面子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哼,我問你,我葉家的丫鬟可是你給打傷?”葉空看也不看他,也不作答,只是冷冷的問道。

    “是又怎么樣,而且她還孝敬了本少爺幾味藥草呢,不過那小妞的皮膚可真滑膩啊,什么時候送給兄弟我玩玩啊?哈哈哈哈。。。。。。”杜蘭特一副你能把我怎么樣的表情,玩味似的說道。

    “既然如此,受死吧杜蘭特。”葉空目光陡然一轉,狠狠的盯著杜蘭特。

    杜蘭特一驚,對方的眼神竟然蘊含著凜冽的殺氣,看得自己身體一抖,竟然隱隱有些忌憚,今天的葉空好像確實與以往有些不一樣。

    搖頭甩開這些念頭,杜蘭特一聲令下,幾個嘍啰一擁而上:“殺一個廢物,還用不著本少爺自己動手。”

    杜蘭特前幾日突破后天境界第五層,這等天賦在整個大陸也算是翹楚,而對方這樣一個不入流的廢物,自己一個指頭就能戳死,完全沒有放在心上。

    一個十五歲卻沒有進入后天境界二層的人,放在整個大陸都是極為少數,就算是常人,十五歲年紀也應當具有后天境界三層的修為。

    同樣的年紀,相比葉空而言,杜蘭特覺得自己是天才,而對方就是一個十足的廢物。

    杜蘭特雙手抱胸,閉上眼睛,這樣的人他連看都不想看,而且還是一個落魄家族的什么窮少爺,死也都沒人看的家伙。

    幾聲慘叫響起,杜蘭特滿意的點頭,嘴角掛起微笑:“真不經打,這么快就死了么?”

    “死了,全死了,現在輪到你了。”一個聲音斬釘截鐵,帶著絲絲的冰寒。

    杜蘭特聽到這個聲音,猛的一個激靈,睜眼一看,站在場中的不是葉空又會是誰?

    “你。。。。。。”杜蘭特滿臉的不可置信,嘴巴和周圍圍觀的人一樣張的老大,你了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

    看著地上躺倒的幾個嘍羅,杜蘭特面目有些猙獰,雖然這幾個都是他的下人,不過怎么說也算是一起一起混的死黨,在他眼里,這幾個人的命明顯比葉空的命值錢。

    “你找死。”杜蘭特運足了真氣一拳砸來,拳頭之上隱隱有嗞嗞的雷聲,朝著葉空的臉部洶涌而來。此刻杜蘭特運用的正是杜蘭家族的成名功法“奔雷拳”。

    雖然對方在極短的時間內放倒自己的幾個手下,但是杜蘭特對于自己后天境界五層的實力有著十足的把握,因為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幾個手下不過是后天兩層境界的家丁而已,就算葉空放倒他們最多也不過是后天三層境界的實力而已。

    況且一個廢物就算是一夜間修為突飛猛進,也不可能猛的過自己這個天才少爺不是。

    杜蘭特承認自己看走了眼,但是他還是不相信葉空已經有與自己匹敵的實力,在他眼中葉空永遠都是一個廢物,而自己則是高高在上的大家族天才少爺,而且這一直都是事實。

    四周圍觀的人群一陣躁動,杜蘭家族的“奔雷拳”不少人是見識過的,當初杜蘭家族的族長正是憑借此拳打出一片江山,創造出偌大的家業。

    傳聞“奔雷拳”創始者是赤手空拳引天空真雷練就,被此拳擊中者都如同被天雷劈過一般,重則當場轟成焦炭,輕則不死也要脫層皮。

    杜蘭特雖然只是后天境界,“奔雷拳”的實力只能發揮出一兩成,不過這一兩成已經足夠在市郡橫行,再說他這個少爺身后還有整個杜蘭家族不是。

    眼見“奔雷拳”帶著嗞嗞的爆音,呼嘯著朝葉空臉上砸去,葉空的長發隨著對方的拳頭到來瞬間飛揚而起。

    同樣是一拳,上一次的葉空是應聲而倒,再也沒有站起來,最后被判定為死亡。

    這一次就算葉空實力提升,但是也免不了悲慘的下場,后天境界五層的實力一拳下去足可以砸碎一塊大石,除非是同等級實力對抗,否則絕對挨不了這一拳。

    “嘭”的一聲悶響,杜蘭特結結實實的打出了一拳,眾人一陣慘呼,眼見血腥的場面再次出現都轉過臉去,不忍心再看。

    “你。。。你。。。。。。”場中傳來杜蘭特不可思議的驚呼,下一刻,眾人都不約而同的張大嘴巴,眼神之中全是驚訝和不信,愣愣的盯著場中,集體石化在原地。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179514_21_73-m
天道圖書館
作者 橫掃天涯
  張懸穿越異界,成了一名光榮的教師,腦海中多出了一個神祕的圖書館。只要他看過的東西,無論人還...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