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鄉里人進城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第三章

    當青婷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是第三天的早上,枕邊多了一塊圓形的白色玉佩,色澤通透無瑕,觸感寒涼潤滑,鏤空花紋好似圖騰,青婷拿在手中出神的看著。

    “展姐姐,你終于醒啦!”范羅跑進房間,開心的喊道。那天青婷哭到暈倒體力不支之后,一直昏迷不醒,范羅自從那起對青婷也尊敬起來,想以后都叫她姐姐,因為他也被青婷的哭震撼到了。

    “我怎么睡在這啊!還有這是什么?”青婷揮揮手中的玉佩。

    “那天你暈倒了,然后就一直昏迷,師父說你是因為傷心疲勞所致!你說這塊玉啊!這是伊哥哥給你的。”

    “伊哥哥?”青婷不解的問。

    “哦!就是你救得那人,伊哥哥昨日便走了。”

    “走了,他傷那么重這么快就好了啊!”青婷腦袋里突然想到一頭健壯的牦牛,這人身體真是好啊!

    “沒好,但是能下地走路了,他稱有重要的事必須馬上上路。”

    “那他留給我塊玉,是為了報恩?”

    “那我便不知了。”

    青婷心里有點失落,哎,在這個世界認識的第一個人就這樣失去聯絡啦!

    青婷起身下床,覺得精神好多了,既然來到了這里,不論將來能不能回去屬于自己的世界,但現在仍然要努力的生活,因為現在她有一個可愛的弟弟范羅,有敬愛的神醫南塑,有人還在關心她,她會為了關心她的人微笑面對人生。

    南塑在院子里研磨曬干的藥材,淡淡的藥香飄過青婷,她緩步上前,換上古裝的她清新美麗,如落入凡間的仙子,墨發如瀑及腰搖曳,膚若凝脂晶瑩如玉,雙瞳剪水神采飛揚,櫻唇嫣然笑意盈盈,一身白衣如風拂玉樹,婀娜輕盈飄逸動人。

    南塑望著青婷走近,片刻失神,眼前的窈窕身姿和他早逝的妻幾分相似,一樣的明麗陽光笑容燦爛,總是能給人溫暖的感覺,溫柔中更具堅強的生命力量。南塑欣慰的微笑著,他仿佛又見到了自己生命中摯愛的女子,更加感動于這樣一個鮮活的生命能夠戰勝悲傷,努力的活下去,因為他真的怕這樣年輕的生命就此逝去,還好她昏迷了三天終于醒了過來。

    “神醫,我看見柜子里的這件衣服就自作主張啦,嘻嘻!”青婷不好意思的笑著請求。

    “哦,好,展姑娘若無處可去,不如就在老夫這里吧。”南塑真誠的說道。

    “真的!太好啦!我還正不知該如何跟您說呢,我的確是孤身一人無處可去,多謝神醫收留,我一定努力工作。”青婷解決了落腳之處,感到心里一塊大石頭落地,如果今生能在青山重水間瀟灑走過,不正是原來自己的一種“天真”愿望嗎,因為在現代是很難能做到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生活中有太多無可奈何的羈絆,即使有心卻無力實現,而到了這個世界,這樣選擇生活方式變得順理成章,因為她不了解這里的一切,也不想去了解,只要在自然萬物中靜靜的活著,為這山清水秀的美好世界,為這與世無爭的怡然心境,更為了享受生命自然的真本。

    “神醫,以后就叫我青婷就好啦!呵呵,我也像范羅一樣喚你師父好嗎?這樣聽起來好親切啊!”青婷眸光閃耀,開心的提議。

    “這怎么行,我是拜過師,跪地磕頭敬茶的。”沒等南塑回答,范羅搶著說。

    青婷一聽范羅這話,氣的沖他擠眉瞪眼道:“喂!小鬼,我有問你嗎?”

    “小鬼?你也沒比我大幾歲,還叫我小鬼!”范羅說著雙手掐腰挺胸抬頭像只斗氣的小公雞。

    “什么!你說什么?我沒比你大幾歲!我今年23了,你說你剛幾歲!我最少比你大15歲!”青婷不服氣的說,可說的也是事實。

    “哈哈哈!哈哈!師父!您瞧她!真是不知羞!她也就十五六!還敢扯謊!”范羅彎腰大笑道。

    “你胡說!我本來就是23歲嗎!”

    “你自己照鏡子看看!哈哈!我去給你拿鏡子!”

    老者捋了幾下花白的胡須,被這兩個活寶逗笑,沒有說什么繼續撿弄著手上的藥材。

    當青婷看到鏡中那張臉時,被自己嚇了一跳,這的確是她沒錯,就是有點‘返老還童’。也就是十五歲的樣子,她拿著鏡子左看右看,心想:難道說這支銅鏡照起來模模糊糊,會使人感覺年輕嗎,不會吧,穿越回來還把自己穿小了,這要是現代能有這個發明,美容產業板塊股票都得跌慘不可。

    轉眼間半個月過去了,木屋的生活平淡恬靜,青婷每天隨師父和范羅上山采藥,制作藥材,師父教她怎么做她就怎么做,期間也學到點草藥知識,但只是限于幾種常見草藥的辨識。晚上睡不著時,一個人坐在院子里望著月亮,想著家中的父母都在做什么,是不是和自己頭頂同一輪明月呢,每每這時,月光如她哀傷的眼淚一般染著山中的一草一木。

    這天夜里,青婷正在學習這個國家的常識知識,這里的貨幣有金、銀、銅、計價單位有兩和文,和中國古代差不多一兩銀子能換一千個銅板,也就是一千文。這個國家叫做豐國,他們所在的地方地處豐國邊境,離最近的都城江城要走半天的路程,除了豐國之外還有遼、吳、姜、天四個國家,其中天國最強大,其他四國實力相當,豐國與天國接壤,青婷剛來這個世界的那座山就是豐國與天國接壤的分界線。青婷當知道還有個國家叫做天國時,不禁想,是不是那個國家的人都是頭頂光環背上長翅膀的。

    “兩個銅板可以換一個饅頭,一兩銀子可以買一匹馬,一兩黃金可以買兩匹馬。”青婷在嘴里小聲嘟囔著。

    “哎呦,青婷姐,你到底是從哪個國家來啊,這些東西都不懂,難到你是大家閨秀從不出門?”范羅對于她連一個饅頭都不知道多少錢這么狀態很無奈更加不解。因為這里五國有點像現代的歐洲,實行統一貨幣。

    “小鬼,這你就不懂了吧,你姐姐我是天仙下凡,當然不懂你們這些凡夫俗子的東西啦!”青婷調皮的沖范羅眨眨眼,裝出一副神秘的樣子。

    “明天你還是不要隨我去江城了,還是我跟師父去,你在家好了!”范羅很不想和她一起去江城采辦生活用品,因為覺得這個比他大幾歲的姐姐,生活能力還不如他呢。

    “那怎么行,你沒有看見這幾天陰天濕冷,師父的腿不舒服嗎?你以為我想跟你這個小鬼一起上街啊!你這么小我也不放心你一個人去。再說這幾味藥再不出賣就要發霉了,壞掉就太可惜了,不賣拿什么穿衣吃飯啊!”說著手指向院子邊晾曬的幾味草藥,淡淡輕愁爬上眉頭。其實青婷覺得很奇怪,為什么作為像南塑這種神醫生活會如此窘迫,只能靠采藥賣藥為生,并且收入只夠溫飽,因此也就對他們師徒倆能夠毫不猶豫的收留她更加感恩。

    “范羅,你說這塊玉能值多少錢?”青婷說著從領口里把玉佩掏了出來,她很喜歡這塊玉,把它當成項鏈綴子天天戴著。

    “你不是想賣吧?”范羅瞪著她說。

    “哎呀,當然不是啦!我就是問問!”其實她是想知道自己救人一命,那人給了她多少‘錢’而已。

    “都收拾怎么樣了?”師父不知何時站在門口關心的問道。

    “差不多了。”青婷對南塑微笑著說。

    “那就好,明日出行要注意安全,相互照應。”老人不放心的囑咐道。

    “師父,你放心,我一定會照顧好范羅的。”青婷過去攙扶師父坐下。

    “哼!還不知是誰照顧誰呢!”范羅對著青婷翻了翻白眼。

    青婷立刻努嘴皺眉瞪眼,對范羅做了個殺頭的手勢。

    “記住,明日到李記藥鋪時,將象頭花、硬九子連環草、滿天飛這三味藥各五兩交給那的王掌柜,記住了嗎?”南塑特別囑咐道。

    “徒兒切記,師父放心。”范羅恭敬地向南塑拱手作揖。

    第二天,晨光熹微,朝露漙漙,一高一矮兩個身影就上路了,青婷為出行方便,一身男兒打扮,粗布墨綠袍服,外搭黑色肥大無袖長褂,長發被她盤成了一個花苞頭不留額發,不同的是花苞頂在頭頂用黑布纏上。背著她自己的雙肩包,只是被她改動了一下,她將一件范羅的黑色破舊長衫剪了,把背包外露的現代亞麻面料罩住,自己七扭八歪的縫上,漂亮的旅行包被她改造的毫無美感。青婷對自己的這個造型極其滿意,因為她自認為很MAN。范羅這次沒背著他專用的背簍,藥材都放在青婷的背包里了,湖色短襦配深藍色腰帶,腰帶上繡著一枝白蘭,蘭花潔白無暇氣質高傲,腳穿黑色高靴。兩人的組合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青婷是個跟班,事實也確實如此。

    “范羅,等這次回去以把你這個腰帶接我看看好不啊?”青婷擺出一張諂媚的臉。

    “不好!”范羅自從換上這套行頭以后氣質也從小正太變身夜禮服假面了,惜字如金,對青婷的種種挑釁視而不見。

    “小氣鬼!不就是一條繡著蘭花的破布嗎!誰稀罕啊!”青婷邊走邊轉身瞪范羅。

    “你可以那你的玉佩換!”范羅一本正經的講著條件。

    “臭美!我自己繡!我繡十字繡,你都沒見過的,比這個好看多啦!”說著氣沖沖往前走。

    兩人一路斗嘴,等他們到了江城城門口時,天已大亮。

    江城街上熱鬧非凡,商業街兩側有高級商鋪:飯館,茶樓,藥鋪,武官。街邊有各種小商販:有賣女孩子的胭脂水粉的,有賣各種小吃的,擺桌子為人看相算命的江湖術士,有表演武術雜耍賣藝的,一進城門叫賣吆喝聲此起彼伏。

    青婷剛跨進城門時,頓時心潮澎湃,她第一次見到這么多古代人,第一次在古代逛街,雙目炯炯有神,迸發出炙熱的光芒,十指交叉放在胸前,臉上寫著滿滿的期待“哇!好熱鬧啊!”

    范羅斜眼瞅瞅身邊的人,無奈的搖搖頭道:“青婷姐,你小點聲好不好,我們到前面的茶攤歇歇腳。”

    青婷瞬間變臉收起花癡狀態,只見一穿著窮酸五官俊秀的小廝,昂首挺胸雙腿叉開立在城門口,雙手插腰豪情萬丈的說:“叫我大哥!我現在叫展廷卿,怎么樣,小鬼,展大哥的新名字不錯吧!哈哈哈!”

    “你這樣,哪里像大哥啊!像個打雜小廝還差不多!”范羅說著向茶攤走去。

    “是!少爺!給不給賞錢啊!”青婷追著范羅要錢。

    兩人在茶攤坐下,茶攤擺在一個茶樓門口邊上,一共六張桌子,是這個茶樓為長途出行的人方便歇腳而擺的,茶水只有大麥茶免費贈送,青婷他倆坐下的時候只有一張面對門口的桌子空著,小二立刻端上兩碗大麥茶。

    “鳴鳳茶樓,這個店裝修的不錯呀!”青婷伸長脖子往茶樓里面看,這時迎著門口走出一位男子,面如冠玉,溫文爾雅,頭發以玉簪束起,一身淡綠羅衣,衣袂飄飄,他的步伐散發著自信從容,溫柔的笑容嵌在他白皙干凈的臉上,吸引著所有少女的目光。

    “哇!美男啊!”青婷一時看楞了神,其實她并不是花癡的女生,只是沒見過這么美的男人,五官清秀精致,笑容溫柔迷人,青婷感覺看著他的笑容仿佛自己是沐浴在陽光中的向日葵,快樂的唱著歌跳著舞。

    走到門口時,他身后的小二送他出來,鞠躬作揖道:“蘭公子,慢走。”

    “蘭公子。”青婷聽到小二這么稱呼美男自己小聲嘀咕著。

    美男好像聽見了一般,走過青婷她們時,往她們桌子這個方向望了一眼,又好像是不經意般略一停頓,接著邁著優雅的步子往街市深處走去。青婷霎時羞紅了臉,忙把頭低下端起茶碗喝茶,咕咚咕咚一口氣把一大碗茶干了,放下茶碗時美男已走遠了。

    “范羅,他不是聽到了吧!?”青婷向范羅投去委屈求助的目光,雙唇癟著像只可愛的小鴨子。

    范羅又搖了搖頭,他很無語,因為他從沒見過一個少女感情如此奔放,盯著一個男人看那么久。

    “哈哈哈!蘭少主即使聽到了也不會在意的!因為,他不好男風!”一個潑辣爽朗的女聲答道。

    青婷循聲看去,這個說話的女人獨自一人坐在他們旁邊的桌子,體態豐腴,眼大唇厚鼻塌,身穿乳白色短襦,袖口衣邊要帶都是暗紅色的,肩上斜跨著一個藍色的小包袱,說話間已經離座向街市深處走去。

    “哼!那也不會喜歡你這種包租婆!”青婷撇撇嘴小聲嘟囔,她對剛才那個女人的話頗為不滿。

    “我們也走吧,先去李記藥鋪把師父交代的事辦了。”范羅放下茶碗說。

    青婷跟在范羅身后,對街上這些新鮮玩意兒很感興趣,路過一個賣女孩子用的胭脂水粉的攤子,青婷終于沒有抵抗住強烈的好奇心,她真想瞧瞧古代女人使用什么化妝的。

    “這是做什么用的啊!?”青婷拿起攤子上一個白色木盒,左看右靠研究著,盒子做工精致表面光滑,用一個金色的長形銅鎖鎖著,八個角上都繪著一只粉色蝴蝶,蝴蝶栩栩如生好似翩翩起舞。

    “這位小兄弟,年紀輕輕就如此風流倜儻,懂得憐香惜玉啊!”賣東西的老板沒開口,倒是青婷身邊一人回答的。

    青婷心里頓時火大,今天怎么碰到這么多愛管閑事的,古代人都很愛找人搭訕嗎?剛要抬頭瞪這個人,當看清眼前的人的時候,瞬間變臉:“呀!美、美、美男!”

    “在下姓蘭,名瑞。不知小兄弟可否將這盒胭脂相讓呢,實在不好意思,家妹甚是喜歡這種白蝶胭脂,這種胭脂又極少有賣。”美男微笑著對青婷說。

    青婷早就膩死在了美男醉人的茶色眼眸里,這雙迷人桃花眼好似含著一汪湖水般溢溢動人,額前的碎發垂在了他濃密的睫毛上,纖長的睫毛好似湖邊垂柳隨風舞動,皮膚光潔白皙,英挺的鼻梁,完美的唇形微微上翹,俊秀的五官配上這儒雅溫柔的氣質,真是令花容也失色啊。

    “小兄弟?”

    青婷這才反映過來,忙將那個白色的盒子舉到蘭瑞面前說:“給你給你,反正我也用不到,呵呵。”說著一只手還羞澀的摸摸自己的額角。

    “多謝這位兄弟割愛!在下謝過!”蘭瑞向青婷拱手道謝。

    “啊!不用謝!不用!呵呵。”青婷忙推卻,雙手像汽車的兩根雨刷快速的排著。

    蘭瑞付完錢就走了,青婷還站在攤子前,望著蘭瑞的背影,眼中只有他一人,心里憧憬著:我要是能把這個大帥哥拐帶到現代多好啊!那我就發啦!什么飛輪海,183,就連F4也算上,都得靠邊站,我做他的經紀人,一定會賺好多好多錢的!青婷現在眼前全是一張一張紅色百元大鈔,像雪一樣紛飛飄下。

    當蘭瑞的背影消失在青婷的視線之后,她的白日夢才醒來,此時悲劇發生了,因為她找不到范羅了,她發現自己迷路了,她再一次在這個不屬于她的世界里迷失了方向。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086534_82_822-m
重生學霸:軍長老公,好體力!
作者 納蘭云朵
  七竅流血,身體腐爛,活活被蛇蟲鼠蟻咬死。意外重回中考當天,夏晴勢要那些賤人生不如死!卻不想...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