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江城結緣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第四章

    “完了完了,小鬼呢。”

    “臭小鬼,也不等等我!”

    “沒事閑的看什么胭脂啊!又不化妝!”

    青婷獨自抱怨著,只能沿著剛才的方向往前走,邊走邊往找范羅,走過一家店鋪就抬頭看看是不是李記藥鋪,心想范羅一定在那里等她,藥材都在她背包里,可是銀兩卻在范羅身上,因為她不會使用這里的貨幣。

    “大爺您好,請問李記藥鋪怎么走!”青婷問路邊一個賣饅頭的老者。

    “李記藥鋪?我們這里有王記、徐記就是沒聽過有李記。”老者說著把饅頭遞到青婷面前“年輕人,買饅頭嗎?”

    青婷瞅瞅那兩個熱氣騰騰大饅頭,心想咬起來應該很軟吧,她不自覺的吞了吞口水,“哎呀!干糧都在我這,范羅要是餓了怎么辦!我得快點找到他。”

    “難道李記藥鋪破產了嗎,怎么會沒人聽說過呢,那我要去哪找范羅啊!?”青婷已經問過三個賣饅頭的,一個捏糖人的,兩個賣畫的,這些人都不知道李記藥鋪。可她卻不知道,她這些奇怪的舉動早已落入有心人的眼里了。

    天已傍晚,青婷又餓又累,她一天沒有吃東西了,在街上亂轉了一整天。她很沮喪,甚至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又穿越了,她跟這個世界又一次失去了聯系,坐在主街的一個分岔路口,這是一個很深的巷子,一眼望不到盡頭,不時有人從這里經過,街市熙熙嚷嚷已經聽不那么清晰了,青婷想坐在這里歇歇腳再走,她想好了,在這兒坐一會兒就回剛進城門時的茶攤,找不到范羅只能守株待兔了。

    天色漸暗,夜色即將落下帷幕,這條巷子空洞悠長,散發著靜謐幽深的氣息。就在青婷剛站起身準備往街口走時,一個黑色身影突然間拐進巷子,與青婷撞個正著,青婷沒站穩被撞坐在地,還好背包夠大墊著,要不真摔得不輕,待她回過神來,那個黑影已向巷子深處跑去。

    “喂!撞到人不知道道歉啊!什么人哪!”青婷雙手支地,手掌與沙石摩擦傳來一陣火辣辣的疼,她皺著眉怨恨的撅著嘴,低頭看手上的傷。

    可是青婷的表情瞬間石化,她手邊躺著一塊手掌大小的月牙型腰牌,牌子底部是深藍色的,一枝優雅的白蘭嵌在深藍中,仿佛一只憂郁的白色精靈幽幽深情的望著遠方,與范羅腰帶的那枝蘭花一模一樣。

    “喂!你站住!停下!”青婷向黑影喊道,那人好像聽見了,慢慢的回過頭來,他半張臉用黑布蒙著,只露出一雙狹長幽深的鳳眼,目光寒澈冷厲,一動不動深深的看向青婷,似乎是在思索著什么。

    青婷感到周身徹骨寒冷,一種強烈的不安從心底升起,她抓起腰牌,牌子握在手中硌得傷口生疼,站起身來向黑衣人慢慢走去。

    “范羅在哪?”青婷意識到眼前的這兒蒙面黑衣人一定與范羅有關。

    “……”他依舊盯著青婷的眼睛,沒有說話。

    青婷覺得他的目光中包含了太多復雜的東西,從剛才強烈的逼視慢慢變化著,有探究,有疑惑,有防備,似乎還有些許傷感和痛楚。青婷不知道一個人的眼光可以如此復雜,也從不知道一個人的眼神可以令人震撼,沉溺,甚至深陷,最后甘心沉淪,不去想過去,不去想未來,只想在這種注視下旋轉纏綿,癡纏相戀,這種感覺似曾相識,是生死的輪回都不曾忘記的,是靈魂的記憶。不知過了多久,青婷靜靜的與他對視,她從沒有這種感覺,她在他黑漆的眸子里墮落盤旋,她好像掉入了沼澤泥潭,努力掙扎卻力不從心身不由己,她能聽見自己的心跳,一下一下一下有力的近乎瘋狂。

    “他不會有事。”黑衣人在青婷耳邊說道,聲音低沉性感,很有磁性,給人以安全感。

    青婷只感覺手上穿來冰涼的觸感,耳邊是他好聽的聲音伴著溫熱的氣息,當那塊月牙腰牌從她手間被他抽出時,青婷覺得靈魂也被他抽走了,心中微微蕩起酸澀的漣漪。

    黑衣人隨即消失在了巷子盡頭,越來越暗的光線截斷了青婷的目光,他走了,空氣中似乎還彌漫著他身上的氣息,是一種淡淡的檀香味道。

    “哎呀!我這是怎么啦!瘋啦吧!”青婷有拳頭敲著自己的腦袋,“我什么時候變得這么花癡了!一定是被小盼傳染了!人家就一個眼神就把自己淪陷投降了。”

    “嘻嘻嘻,會不會是個大帥哥呢?”她邊傻笑邊幻想著,自言自語時像情竇初開的少女羞澀卻興奮著憧憬著自己的愛情。

    “他是誰呢?他說范羅會沒事的,難道范羅遇到危險了嗎?”她終于后知后覺的記起來了范羅失蹤這碼事。

    “我應該立刻回去通知師父才對!”

    “哎!不行,師父年紀大了,不能讓他擔心,等找到范羅以后我再回去見他。”青婷暗自決定。

    青婷他們離開木屋的時候,師父是要他們在江城多逗留些日子的,這是范羅在路上才告訴她的,她當初還好奇為什么不送完藥馬上回去,范羅只是說要帶她多玩玩,她當時也沒多想,但現在她回憶范羅說這句話時閃爍其詞的樣子,她才想到師父與范羅肯定有事瞞著她,而且是危險地事情,要不無緣無故范羅怎么會失蹤,怎么還會出現黑衣人。

    “幸好遇到黑衣人了,要不我就要活活等死在這了!”青婷不去想范羅可能遇到什么危險,那個黑衣人只是一句話,她就相信范羅一定會沒事,她從不是一個輕易相信別人的人,即使在現代傾心相交的朋友也不是很多,但是只是一句話,她就相信他,他的一句話就完全打消了她的擔心、疑慮、不解。

    現在有另一個非常棘手的問題,就是青婷要如何在這個陌生的地方活下去,因為她沒有錢,而且孤身一人,沒有朋友親人。她走出那個黑暗的巷子,夜已經悄悄地降臨,街市上換上了另一種光景,各種店鋪打烊關門,青樓,賭坊,茶樓,飯館,客棧登上了夜的舞臺,燈紅酒綠雖不比現代華麗奢侈,卻也熱鬧擁擠,歡聲笑語在街市的上空織成了夜的旋律。

    青婷手里拿著個涼涼的饅頭,一邊啃一邊走著,漫步在這喧鬧的街頭,她暗暗盤算著,肚子填飽之后首先要解決的是住的問題。

    “老板,那站那么多人是干什么呢?”青婷站在一個賣燈籠的攤子旁邊,指著前面一棟三層建筑,那下面聚集了好多男子,不乏一些衣著華麗貴公子。

    “小兄弟,這你都不知道?”賣燈籠的老板不可思議的看著青婷的臉,“那是醉仙樓花魁鳳如姑娘出的對子,誰要是對出來了就邀他一起共度良宵!怎么?你也有興趣?”老板一臉壞笑。

    “當然啦!鳳如姑娘貌美如花,那個男人不想一親芳澤啊!”青婷露出流口水的樣子,美目微瞇遠遠的望著那醉仙樓,晶瑩剔透的臉頰在燈籠的照射下散發出柔柔的光芒,仿若火燭下的仙子惹人遐想。

    那個老板竟看得癡了,過了好一會才反映過來說道:“小兄弟啊!你生的比女子還要俊俏,說不定鳳如姑娘不用你對出對子都愿請你上樓坐坐呢!”

    “呵呵,老板說笑了!”說完搖搖頭朝醉仙樓走去。

    那老板看著青婷的背影暗自說著:“這么漂亮的男子,要是生成女兒身還得了!”

    青婷擠進人群,心想著個鳳如姑娘一定是傾國傾城,要不怎么會有這么多粉絲呢。這些公子哥有的叫嚷著豪言壯語,有的垂足頓胸例如什么今晚一定要抱得美人;有的埋怨著對子太難,說這鳳如姑娘不僅長得美貌而且頗才華,因此高傲得很,不似一般青樓女子,她都是自己挑客人,不是客人挑她。青婷大概明白了鳳如是個什么角色了,說白了就是雖然淪落風塵,卻不自甘墮落,想讓自己的職業生涯多姿多彩,更加成功而已,這個成功就有賴于她的個性,如果不想出這種對對聯的方式挑客人,又怎么才能建立買方市場呢,這就是她的與眾不同之處,因為別的姑娘都是賣方市場,物以稀為貴,客人當然喜歡她,爭著搶著她就會越來越紅。青婷不禁在心中佩服這個鳳如姑娘,在這個時代就能想出如此高超的營銷策略真是不簡單啊。

    “小兄弟?”青婷正精細的分析著鳳如的性格可能傾向,因為這關系到她今晚的住宿問題,突然耳邊響起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她未轉過頭去。

    “蘭瑞!啊!不對!蘭瑞兄!你也在這啊!呵呵。”說完青婷饒有興味的笑著,原來帥哥是喜歡美女啊,看來沒有什么耽美傾向啊。

    “今日還要多謝小兄弟割愛呀!”兩汪茶色清泉向青婷看去,俊美的面孔在夜色與燈光下更加迷人沉醉,舉手投足間風流盡顯。

    “哦,呵呵,蘭瑞兄真是客氣了,小弟姓展,名庭卿,今日看這醉仙樓甚是熱鬧,所以過來瞧瞧,不知瑞兄也在此,也是為博美人一笑吧?”青婷客氣禮貌的介紹,狀似無心的詢問著蘭瑞。

    “誒,非也非也,我也只是碰巧經過,沒想到能再遇庭卿,也算是一種緣分,呵呵,庭卿你對這對子怎么看?”蘭瑞輕笑間把目光轉向醉仙樓,從三樓掛下一條長幅對聯,字體清秀卻又冷傲孤獨,一看書寫之人定是有情有意,不愿在這世俗浮云墮落殘喘。

    “白蘭白藍,月圓月緣,如杉如扇如依山,鳳妄鳳枉鳳相望,爾遲爾嗤爾愛馳”青婷念著對聯,覺得這個鳳如出的上聯訴說著對愛人離去的傷感,應該是個傷心的人,身為青樓女子要想尋到一個不顧世俗眼光來全心全意愛自己的男人可想而知有多難,遂隨口說道:“哎!這個鳳如姑娘應該是為情所困吧,所以才出此對聯,也許是希望能有人懂她。”

    蘭瑞只是看著那上聯,默然不語,眸光中似有情誼閃動,他秀挺飄逸的身姿在這喧嘩人群中如白鶴般不染凡塵。青婷見蘭瑞一直默不作聲的望著對聯,再觀察他面露憂郁,心里暗想:莫非這個美男與鳳如有私情!于是她八卦之心頓起,轉過頭去再看那上聯,用心分析著:“白蘭,這是蘭瑞的姓,如是鳳如的名,鳳是鳳如的姓,暗指她自己,杉、扇、山和妄、枉、望還有遲、嗤、馳都是同音,咦!這不就是王、山,而,不就是一個字‘瑞’嗎?這個上聯既有鳳如又有蘭瑞,在看句子中流露的綿綿情誼,應該是這個鳳如愛著蘭瑞,而蘭瑞愛馳了!總之兩個人之間一定有故事!”

    青婷對自己的八卦能力暗自驚喜,看明白這對聯之后,眼珠在蘭瑞身上又掃射一圈,調皮濃密的睫毛隨著壞壞的笑輕輕顫動著。

    這時站在青婷身邊的一個男子不屑瞥了她一眼,這名男子白衣藍褂,緞面衣料在夜色中也閃著幽藍的光澤,一看就是個有錢人。青婷頓時覺得自己有點得意忘形,尷尬的吐了吐舌頭。她看向身邊的這個穿著講究的男人,他雖然不似蘭瑞般俊美,但也是五官標準,鼻直口方輪廓清晰,在看他的表情,一副正人君子的樣子。青婷心里暗想:“哼!還不也是貪圖美色!要不你站這干嘛!裝清高!”

    青婷實在是看這個正人君子不順眼,于是起了捉弄之心,開口對那人說:“這位兄臺,小弟甚是愚鈍,不知兄臺對這對聯有何高見!”青婷向那人微微彎腰,拱手作揖請教。

    “鳳如姑娘言辭中情深意重,怎是我這凡夫俗子能褻瀆的!”那人義正言辭的說。

    “聽兄臺的意思,想必已對出下聯啦!”青婷聽這語氣,心想這人一定是鳳如的鐵桿粉絲,即使對出下聯也不會說,因為喜歡鳳如,所以不想破壞鳳如的愛情,其實是不愿意破壞鳳如在自己心中的完美形象,這人一定是個正直的紳士,剛才自己對他的評價不太對。

    “對出又有何用,我不是鳳如姑娘心中之人,何必強求。”那人感慨的說道,眼中盛滿深情凝望著醉仙樓中那抹朦朧的倩影。

    青婷覺得這人的氣質簡直就是個大情圣啊!頓時心生一計,眼中閃爍著志在必得的光芒,在心里開心的對自己說:“哈哈!真是皇天不負有心人!誰讓你們非要纏綿的這么高調的,還讓我碰上了經典的三角關系,就不要怪我漁翁得利啦!哈哈哈!展青婷,你真是太聰明啦!”越想越興奮的青婷,不自覺的雙手握拳抬到胸前晃了晃,差點笑出聲。

    青婷觀察著這個正直的大情圣,心想:“讓這個家伙開口看來不容易,他字字珠璣,不知道他認不認識蘭瑞,他不開口我今晚住哪啊!?不行,我得讓他開口。”

    青婷再回頭觀察蘭瑞,他還在那靜靜的站著面無表情,青婷在心中嘆息道:“哎!真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啊!”

    青婷遂轉過頭去主攻這個情圣:“這位兄臺,你所言非虛,但所言卻無道理可言啊!”

    那人聽青婷這么說,才低頭看著青婷,見是個十五六歲的清秀少年,五官標致更勝女子,皮膚白皙晶瑩,繡眉如畫向兩鬢舒展,杏眼圓睜似乎要對自己訴說著什么,鼻子小巧秀挺線條柔美,完美飽滿的唇向上勾起,淺笑間緩緩道出的話語卻不似在說笑,看這少年的穿著寒酸,流露的氣質也不像是流連煙花之人,讓人不自覺的想要聽他把話講完。

    “哦?此言怎講?”情圣開始詢問青婷。

    “兄臺既然如此珍惜鳳如姑娘,就不應棄她在此煙花之地獨自傷心,不應心中有對而不說,你愛她憐她惜她就更應該有信心能給她幸福,身為七尺男兒,面對心中所愛卻不敢追求,深知心中所愛正在愛恨泥潭中掙扎痛苦卻不挺身保護拯救她,反而在這自怨自憐,實在是叫小弟費解啊!”青婷義正言辭的說完,她覺得自己話說好像的有點重了,一時激動沒收住,萬一這人惱羞成怒打她一頓可怎么辦。

    果然,情圣聽完面露震驚,隨后雙眼失神陷入自己的思緒之中。青婷見這人呆若木雞,心知他此時的心一定如在煉獄般經受著千錘百煉并且還在深深的自責,她想要的效果達到啦!

    青婷燈等了幾分鐘,情圣依然沒有反應,遂躬身拱手向他作揖道:“兄臺既然如此,就別怪小弟我沒有提醒,小弟心中也早已對出下聯,但小弟不愛美人,只是現在身無分文困頓潦倒,來此只是想對對聯換些錢財而已,剛才我身邊這位大哥愿出高價得我的對子,小弟只能得罪了!”她意指身邊的蘭瑞要買她的對聯。

    情圣緩緩轉頭看著青婷,眼神充滿哀怨痛苦,看的青婷都有些不忍心了,哎,舍不得孩子沒地方睡!我一定要挺住!青婷對自己暗暗地說。

    青婷與情圣對視了幾秒,然后像電影慢鏡頭一樣一點一點的轉身,她的樣子好像也在深深的自責,深深的懺悔著,哀傷痛惜之色包裹著她周身。但是青婷心中卻是另一番光景,她在心中吶喊:“快叫我!快阻止我!快叫我啊!”直到她眼角的余光幾乎要瞟不到情圣的時候,當她即將放棄希望的時候,她的手臂被一股突如起來的力道猛的抓住。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359535_82_822-m
慕少,你老婆又重生了
作者 花花了
  她死不瞑目,在江邊守了三天三夜,來收屍的卻不是她丈夫——看著男人輕吻自己腫脹腐爛的屍體,她... (馬上閱讀)

其他豪門世家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