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有情援助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第五章

    青婷與情圣對視了幾秒,然后像電影慢鏡頭一樣一點一點的轉身,她的樣子好像也在深深的自責,深深的懺悔著,哀傷痛惜之色包裹著她周身。但是青婷心中卻是另一番光景,她在心中吶喊:“快叫我!快阻止我!快叫我啊!”直到青婷眼角的余光幾乎要瞟不到情圣的時候,當她即將放棄希望的時候,她的手臂被一股突如起來的力道猛的抓住。

    青婷眸光中剎那間點燃燦爛的煙火!哇!她在心中尖叫:“YES!成功!”但只是一瞬間,轉瞬間煙花沉寂如死灰般,傷痛又重新占據了她的眼眸,她轉過頭來看抓著自己手臂的那只手,再順著那只手緩緩抬頭看著伸出手的人,情圣眼中的痛苦已經消失,替代的是淺淺的微笑,情圣開口說道:“小兄弟,謝謝你!”

    青婷只是看著情圣,沒有說話。情圣放開青婷,伸手拿出一個金色的小布袋,他抬起青婷的雙手,將這個小布袋交到青婷手中,然后說道:“我知道你是想逼我最決定,謝謝你幫助我,這個袋子里有些銀兩,希望能幫到你!”他說完不等青婷回答,就已經轉身走進了醉仙樓。

    青婷看著這個情圣的背影,他身材挺拔步伐堅定,勇往直前的走向自己的愛情,青婷臉上泛起欣慰的微笑,她覺得自己這么做是對的,即使在這個計劃中她的最終目的是為了自己,她想要通過刺激情圣來得到錢在這個世界生存下去,但是在這個計劃中,情圣也許會得到等多,他得到的是拿多少金錢都換不來的愛情。青婷在心中默默的祝愿:“情圣,雖然我還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就接受了你給我的錢,謝謝你!希望你能得到鳳如姑娘的愛!”

    青婷感覺自己完成了一件大事,自己的生計問題算是暫時解決了,雖然不知道這個金袋子里面有多少錢,看情圣的穿著不俗,應該不會少吧,想到這里,她臉上的笑容越發燦爛了。

    “還沒笑夠呢?”一個溫柔的男聲輕啟。

    青婷轉頭看去,笑容收斂,蘭瑞不懷好意的看著青婷笑著問道。青婷心想;“哼!薄情男!我讓情圣追你的老情人你居然沒憤然離場,可見古語還是很有道理的,受傷的總是女人啊!”

    青婷心里有點為鳳如鳴不平,雖然沒見過這個大美人是什么樣子,但是站在同樣是女孩的角度,覺得鳳如還是很可憐的。

    “笑夠啦!怎么樣!?”青婷對蘭瑞說話的語氣不免有些沖,揚起纖細的下巴,櫻唇嘟著像只斗氣的小公雞。

    “笑夠啦!笑夠啦就走吧!”蘭瑞轉身走出人群,心里覺得一陣好笑,這個展庭卿真是有趣!居然這么會騙錢,而且一個男人長得比女孩子還可愛!

    青婷走在蘭瑞身邊,她只到蘭瑞的肩膀,而且衣衫寒酸,肥大不合身,外加一個被她縫的破破爛爛的超大雙肩背包,白天是范羅的跟班小廝,晚上又成了蘭瑞的跟班了,因為蘭瑞的氣質穿著儼然一個翩翩貴公子,高貴而優雅,青婷跟不上蘭瑞的腳步,只能小跑著跟著他。

    “喂!瑞兄!你知不知道著附近哪個客棧好啊!價格適中,安全一點的!衛生條件好點的!”青婷想向蘭瑞了解一下江城的住宿條件,她也就認識這么一個人能打聽一下這里的民風民情。

    “哦?衛生?什么是衛生?”蘭瑞不懂青婷的現代詞語。

    “額……衛生就是整潔干凈,就是問臟不臟!”青婷覺得自己詞語解說能力真是有限,以后不能再在古代人面前冒現代詞了。

    “庭卿弟要住客棧?哦?還沒問你祖籍是?”蘭瑞問了一個青婷不知該怎么回答的問題,因為青婷只知道這個世界有五個國家,自己身在的這個國家是豐國的江城,其他的一無所知了。

    青婷面露難色,繡眉微觸,眼中閃過猶豫之色,她是真的不知道這里還有什么地方可以說成是自己的祖籍,想著想著又想到自己現代的家、親人、朋友,想到自己可能永遠都回不去,酸楚的想念又一次溢滿胸膛,剛剛的喜悅霎時消失,眸光中閃著傷感的光,好像噙著淚水的水晶吸引著蘭瑞的目光。

    蘭瑞不明白這個小小年紀的俊秀少年緣何突然如此悲傷,他看著她蓄滿淚水與悲傷的眼睛,漆黑的瞳孔如同嬰兒般潔凈無暇,心不自覺的揪緊,這個少年的眼睛仿佛照射到他的心底,將心房灑滿柔柔的細雨,讓他的心也隨之潮濕。

    “我來自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真的好遠好遠!遠到,我可能這一生都回不去!”青婷抬頭望著天邊掛著的那輪皎潔明月,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她卻始終仰著頭望著月亮,她想讓淚水倒流回眼眶,她不想自己不堅強。

    “庭卿,去我家住吧!”蘭瑞看著青婷的臉,她白皙的肌膚在月光下像一層易碎的玻璃,脆弱無助的抵御著夜的凄涼,她顫抖著的睫毛與晶瑩的淚水糾纏著,他知道她在努力,努力不哭,努力讓自己勇敢,他突然覺得想要幫助這個少年,想要給他溫暖,他不希望這個美好的少年一直悲傷。這是蘭瑞迄今為止的人生中從沒有過的感受,他生性風流,喜歡過很多女子,這些女子也都瘋狂的迷戀他,但是他卻從沒被如此純潔、堅強、悲傷、勇敢的眼睛吸引,被這雙眼睛感動,即使這雙眼睛的主人是個男子,卻讓他說出了生命中第一句不受大腦控制的話。

    “嗯?什么?”青婷轉頭看蘭瑞,不解的說道。

    “去我家住吧!”蘭瑞微笑著對青婷重復了一遍。

    “我不要!”青婷立馬拒絕,她想自己有錢有手有腳,才不想去麻煩別人,去別人家住多不方便呀,她從小到大都沒去同學家住過,更何況是在古代去一個剛認識不到24小時的男人家里。

    “為什么?”蘭瑞對于青婷堅定地語氣不解,他想知道她拒絕的理由。

    “我有銀子啊!而且我不想給瑞兄添麻煩!”青婷解釋著。

    “哦!那你大可不必擔心,我家里不會因為多了你一人而有什么不妥,你騙來的銀子還是留作他用吧。今日我與庭卿弟有緣相遇兩次,算是老天我一個結交少年知己的機會了,不知庭卿兄弟給不給我這個機會呢?”蘭瑞巧妙的把決定權貌似交給青婷,實際談判已經成定局了。

    人家話都說到這個地步了,再不去就太不給人家面子了,青婷明白蘭瑞是想幫助自己,但是她能感覺到蘭瑞不是壞人,這是她的直覺。再者經他這么一說自己的銀子確實是騙來的,她根本不知道怎么對下聯,花這種錢也不是她風格,當時只是太需要銀子才會想到這種方法‘騙錢’的,如果那時就知道有地方住,她想她不會算計情圣的。最重要的是她沒有信心一個人在古代住賓館或者是小旅店,這太挑戰一個女孩子的膽量和魄力了。但是青婷還是忍不住辯解道:“那銀子是我用智慧換來的,咳、咳、你既然這么盛情的邀請了,我不去也太不給你面子了,我就勉為其難去你家住吧,不過等到我自己賺到銀子,我就不在你家住了。”

    “哈哈,好,等你自己賺到銀子,你想留在我家住我還要把你攆走呢!”蘭瑞見青婷終于答應,爽朗的笑著,他已經好久沒有因為一件事而這么開懷的笑了,他覺得這個庭卿是在是太有趣太特別了。

    青婷看著他的笑臉,心中漾起暖暖的漣漪,她覺得自己被人關心著,當她又一次失落彷徨,覺得孤單無助的時候,出現了蘭瑞,這個男人給他朋友般的關懷,卻不露痕跡,她不想讓他失望,她想再次擁有友情,因為在這個世界她太孤單了,她在自己心底說:“謝謝你,蘭瑞。我會永遠記住你現在的笑容,我會永遠把你當做我的朋友,因為在我走投無路時你向我伸出了援助之手,你對我溫柔的笑,我覺得很溫暖、很溫暖,你讓我感覺我不是一個人。”

    當青婷迷迷糊糊睜開雙眼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早晨,溫暖的陽光射進窗子灑落一地金黃,青婷坐起身轉轉眼珠,她開始打量起這個房間,昨晚實在是太晚了,她只記得進了蘭瑞家的大門以后,又跟著蘭瑞走了好久左拐右轉終于到了自己住的這間屋子,她已累得雙腳發軟,頭昏腦脹,于是倒床就睡。昨天發生了太多事了,而且一整天基本都在步行外加跑步前進,她體力與腦力受到了雙重摧殘,與在象奇山木屋的平靜悠閑的生活相比簡直是天壤之別。

    這間屋子整個的基調清新簡潔,比起現代家居裝潢中復古的風格更加淡雅,青婷躺著的床沿是紫檀木雕成的一對秀雅鏤空蘭花,床邊不遠靠窗處擺著一支紫檀木的雕花鏡臺,銅鏡兩側盤旋著手繪蘭花圖案,花瓣舒展潔白,仿佛在向鏡中人點頭微笑。青婷走到鏡臺前看著鏡中的自己,心里覺得一陣好笑:“哎!我真是越活越年輕啊!”她對于自己只有15歲的生理年齡這件事還是很不適應。

    也許是聽見屋內的響動,門口有人敲門喊道:“公子,奴婢小桃,伺候您洗漱。”

    青婷一聽有人要進來,立刻套上自己的肥大褂袍,把頭發在頭頂扭成一個團,才走過去開門,門口站著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姑娘,粉白色的短褂配同色的褲子,雙手端著一只木盆,圓圓的臉有點嬰兒肥,眼睛不大腫種的,鼻子塌塌的,不過皮膚白皙,青婷覺得眼前的女孩真是太可愛了,一副憨態可掬的樣子,眼神中透露著單純善良,于是不自覺的伸出手捏捏她的臉頰,低頭看著小桃說:“你叫小桃嗎?呵呵!你太可愛了!進來吧!”

    小桃臉霎時羞成一個圓圓紅紅的蘋果,她從沒見過這么俊俏的公子,比她家的少莊主還俊,而且平易近人,頭發衣著雖然還十分糟蹋,但是卻掩蓋不了他陽光般的溫柔。她覺得自己好開心,因為這位年輕的公子摸著自己的臉,這是一種她從有過的感覺,麻麻的從臉頰傳遍全身四肢。

    青婷拉著小桃的胳膊一起進到屋里,小桃放下盆子接著想要替青婷挽袖子,青婷忙推拒說:“哎!小桃!這些不用你做,呵呵,我自己來就好了!我叫展庭卿,你叫我庭卿哥哥就好了!”

    小桃低著頭看著自己的腳尖,她心里很不是滋味,一副委屈的樣子。

    青婷注意到了小桃情緒的轉變,于是笑著說:“小桃,你不必介意,我不是嫌棄你,相反我是把你當做我的妹妹看待,我也不是什么貴族階層,這些事我讓別人幫我做反而不習慣,你也不要公子公子的叫我,就叫我哥哥,記住了嗎!”

    在小桃的認知當中,沒有一個公子是這樣的,這位公子既然是少莊主的朋友,就應該是主子,可是這個公子卻不想當主子,她一時反應不過來。

    青婷自己洗漱完,見小桃還是剛才那個樣子,呆呆的站著有點可憐,這一定是個窮人家的孩子,于是故意親近她說:“小桃,你幫我梳頭吧,我最不會梳頭了,好不好?”說著自己坐在了鏡臺前。

    小桃這才反應過來青婷在和她說話,于是忙走過去說:“展公子,還是先換了衣服奴婢再為您梳頭。”

    青婷張大嘴:“啊!”一聲尖叫,“我就不換衣服了,我這身挺好的,呵呵。”

    “不行,我們莊主吩咐一定要讓公子穿這身衣服!”小桃堅持。

    “好吧,那你放下吧,我換完了叫你進來。”青婷覺得這個小桃不會變通,她也不想為難一個小孩子。

    青婷拿起衣服,是一件淡紫色羅衣,觸手柔軟涼爽,她很喜歡這件衣服,她喜歡這種素雅的顏色簡單的樣式。青婷纏好束胸帶,換上衣服,淡紫色的紗隨著她的走動而搖曳,這件衣服要是做成裙裝一定更好看。她打開門看見小桃還站在門口,于是說:“小桃,現在可以幫我梳頭了嗎?”

    “是!”

    小桃將青婷耳上的頭發向后束起盤成發髻,剩下的頭發散開,這個青婷在現代時常梳的發型一樣,她不明白衛生么古代男人的發型到現代都變成女的了,可見現代女子是多么強勢。

    青婷看著鏡中的自己,不確定問小桃:“你覺得這樣梳還像男人嗎?”

    小桃正為身邊這位俊美的大哥哥著迷,紅著臉說:“公子真是生的好相貌,比女子還美呢,我覺得公子要是女子,一定比鳳如姑娘漂亮。”

    “哦?你見過鳳如姑娘?”青婷又抓到了八卦線索。

    “見過呀,鳳如姑娘幾年前在蘭府住過,也是少莊主的朋友,后來不知怎么就去了醉仙樓。”小桃一本正經的回答著。

    “什么?!”青婷覺得這個八卦太勁爆了,“她是蘭瑞的朋友,在這里住過,然后又去了醉仙樓!”青婷覺得不可思議,她想象的蘭瑞與鳳如的關系只是才子佳人,花前月下后又覺得現實世俗殘酷而放棄愛情,沒想到他們是這樣的關系,一定是蘭瑞始亂終棄,鳳如傷心欲絕報復蘭瑞而落入紅塵,她憑自己的想象分析著,而且更加為鳳如不平,幸好自己女扮男裝,本來還想告訴他這件事的,但現在她反悔了,她決定一直女扮男裝到離開這里,這個男人太危險!

    小桃不明白青婷為什么突然生氣,也不敢做聲,只好悄悄出門。她推門出去,就看見蘭瑞向這邊走來。

    “展公子起了嗎?”蘭瑞問小桃。

    “回少莊主,展公子起了,已經洗漱完了。”小桃回答。

    “哦,好,你下去吧。”蘭瑞走進屋子,看見一個淡紫色的側影,他霎時間心情愉悅,覺得自己很有眼光,淡紫色很適合青婷。

    蘭瑞靜靜的看著青婷,墨發如緞迤邐流淌在腰側,白皙透明的臉頰仿佛皎潔的月,纖長的睫毛如鳥兒的絨毛,秀挺的鼻線條優美柔和,嘟起的櫻唇飽滿紅潤,如果他昨天沒見過穿男裝的那個展庭卿,他一定會認為眼前是一個妙齡少女。蘭瑞不由看得癡了,他甚至在想,如果庭卿是個女孩子,一定傾國傾城。

    青婷早就聽見小桃和蘭瑞在外面的對話了,她還在為鳳如抱不平,心想:“哼!天下男子皆薄情!我才不跟薄情男說話!”

    她忍了好久,等蘭瑞先開口叫她,可是蘭瑞進來后就一直盯著她看也不說話,她終于忍不住了,向蘭瑞飛了一記眼刀。瞪著他說:“干嗎!進來不說話!當我是空氣啊!”

    蘭瑞被青婷突如起來的變化嚇了一跳,緩過神來微笑著說:“哦,我是邀你去前院吃飯的,我娘聽說我昨天帶了朋友來,所以想要見見你。”

    “你沒跟伯母說我昨晚騙錢的事?”青婷很怕見長輩,但是來人家家里白吃白喝,拜見長輩是應該有的禮貌,她可不想第一期間長輩就留下不好的印象。

    “哦?你承認那是騙錢了嗎?哈哈。”蘭瑞一直在笑,從沒有人對他這么沒禮貌的說話,而他也從沒這么放松的笑過,他很喜歡和這個少年在一起,他覺得自己很真實,而這個少年也是真實的,從不掩飾自己的情緒,他喜歡這種真實的感覺。

    “你還廢話!去不去吃飯啦!”說完自己撞了一下蘭瑞的肩膀,走出門去,以此來發泄一下心理的憤然,沒辦法寄人籬下,要是從前遇到這樣的薄情男,她早就破口大罵拳腳相加了。

    蘭瑞默默的跟在青婷身后,走了幾步青婷突然停下,回頭對蘭瑞氣憤地說:“還不帶路!你不知道你家像個迷宮啊!”

    蘭瑞轉身朝令一個方向走去,調侃的笑道:“我還以為你要先去下茅廁呢!”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359535_82_822-m
慕少,你老婆又重生了
作者 花花了
  她死不瞑目,在江邊守了三天三夜,來收屍的卻不是她丈夫——看著男人輕吻自己腫脹腐爛的屍體,她... (馬上閱讀)

其他豪門世家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