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恐怖復甦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荒野中。

    一群穿著怪異,帶著人骨裝飾物的棕袍人聚在一起。

    空氣潮溼而又沉悶,詭異的黑色焰火在支起的的火架中無聲燃燒著。

    萬物蟄伏,大雨將至。

    十幾個人圍繞成一個圓圈,嘴裡喃喃自語,吟誦著著一些奇怪的咒語。

    “納斯墨脫,納斯塔納路呀,斯莫庫奇!”

    古怪的咒語,在周圍響徹。

    昏暗的虛空隨古怪的腔調而扭曲,陰晦不潔的氣息從中洩露出來。

    而在圓圈中央,祭壇之下。

    六名男女被鮮血浸染的布條捆綁在一起。

    男女並非普通人。

    而是實力已達鉑金階的超凡者。

    他們原本是普通人崇拜的偶像,偉大守夜者中的一員,守護著人類最後的伊甸園。

    可現在,四肢因巨力扭曲而斷裂,慘白的骨茬暴露在空氣中、舌頭被割掉、雙眼無神,眼眶血紅。

    這一刻,他們目光呆滯,早已沒有了求生的慾望。

    他們只想死。

    讓自己不再飽受痛苦。

    就在此時,一個矮小的身影從人群中走了出來。

    她有一張娃娃臉,粉雕玉琢,看上去只是十六七的年齡,臉上洋溢著開心的笑容。

    就像一個得到心怡糖果的小女孩。

    但俘虜看到女人出現的瞬間,就像是看到貓的老鼠,瞬間龜縮成了一團。

    空洞的眼神中,竟然沒有絲毫恨意,而是濃郁的恐懼。

    這個人畜無害的少女,正是讓他們陷入困局的罪魁禍首。

    暮靈教會。

    六聖徒其一的剝皮客。

    艾莎。

    可愛的面容,小巧的身材,並沒有賦予艾莎善良與憐憫。

    相反……

    暮靈六聖徒中,她最擅長逼問與折磨。

    在敵人還活著的時候,親手將對方整張皮剝下,這便成為艾莎的成名手段。

    渾身鮮血淋淋,卻依舊還活著。

    這簡直就是人世間,最殘忍、邪惡的折磨手段!

    嬌小的身軀與可愛的面容,不過是一種偽裝。

    而在表皮之下,則是比腐爛蠕動的惡魔蛆蟲更邪惡的扭曲靈魂。

    艾莎看著被自己折磨只剩一口氣的超凡者,喃喃自語道:

    “你們這些低賤的,靈魂被厭棄的,不自知者。”

    “想必這輩子都無法獲得真解和救贖,真是可悲。”

    “但,吾主寬恕,願賜予你們充當祂降臨此間的容器,成為祭品。”

    而在聽到會成為祭品的時候。

    超凡者們,竟然沒有一絲害怕。

    反而麻木的瞳孔中,閃爍出了一縷亮光。

    對於他們來說。

    死亡並不是終點。

    而是一種解脫。

    艾莎的聲音逐漸尖銳:

    “神袛以暗夜作為他的柔手,當撫摸過眾生體軀時,冰寒而觸及靈魂。”

    “這些人會當做祭品,解開神的封印。”

    “獻祭儀式現在開啟。”

    “用力吟誦教義,使你們身上的信仰之火得以灼燒,破開虛妄,打開屏障。”

    “是!”

    所有邪教徒異口同聲道,他們抬起頭,露出了極為狂熱的眼神。

    他們的目的極為恐怖,竟然試圖讓暮靈之神降臨在這片土地上。

    艾莎驕傲且自豪的孤身走進荒野中間的祭壇上。

    從腰間掏出一把閃爍著幽蘭光彩的匕首,這愕然是一把無限接近於0級的1級封印物。

    匕首握柄處是一顆擁有生命靈性的青色蛇頭,在艾莎掏出匕首的那一刻,猩紅的豎瞳蛇眼,冷睨的看著艾莎,讓人靈魂都不禁凍結的嘶鳴聲不絕於耳。

    “恭敬的護教使閣下,願您賜予我咒怨之力,以此破開吾主子嗣的封印之力。”

    蛇眼掃視了一眼艾莎,隨即將目光放在擺放在祭壇中央的木匣子上。

    在目光觸及木匣的那一刻,青蛇就被拉入一片搖擺著黑色影子的虛無之中。

    一隻只讓人驚悚的怪誕卻對著面目模糊的虛影頂禮膜拜或者是獻身歌舞。

    聲調尖銳刺耳的古老風笛,破舊卻氣息恐怖的風琴等等樂器在怪誕們的手中奏響。

    驚悚卻帶著點沙雕。

    可愛卻帶著點癲狂。

    入耳皆是讓人瘋狂的囈語和呢喃,痛哭聲、狂笑聲、懺悔聲、悔恨聲、憤恨聲,一道道詛咒如同枷鎖,死死鎖住青蛇具現出來的龐大蛇軀。

    近幾百米的青蛇在無垠的虛空中,痛苦的嗷嚎著,枷鎖死死嵌進軀體,黑色的鮮血在虛空中如同泉湧濺射,發出幽幽黑光,令人作嘔的血腥氣像海邊溼潮黏重的空氣混著流蠅飛舞,膿包爛瘡的腐爛屍體。

    而風笛聲越奏越響,怪誕們癲狂的扭動身體隨歌而舞,似是想博得虛影的歡心。

    青蛇向她的主人懇求饒恕她的不敬。

    只因,

    神,不可直視。

    恍惚之間,枷鎖脫開。

    青蛇憤怒的看了眼艾莎,向其吐出猩紅的蛇頭。

    觸目的寒意讓令人聞風喪膽的剝皮客——艾莎不禁打了個寒顫。

    但青蛇立即低聲下氣的刺破艾莎的手掌。

    晶瑩玉紅的血液滴在木匣子上,黃灰色的封條上蕩起微弱的金光,但立馬被血液所吞噬,在夜風中灼燒起黑色的火焰,最終化為灰燼。

    封條燃盡的那一刻,木匣子露出一條微小的縫隙。

    楚原微眯著眼緊張的盯著祭臺,身為D市守夜者小隊的老大,一身修為在數年前就達到了鉑金巔峰,而此刻隱隱有突破永恆鑽石的跡象。

    果真如老師所講,修煉力之一道,不破不立。

    想著自己的處境,突破後的喜悅也隨即煙消雲散,目光一凝,自己的心中頓時做了打算。

    小隊成員除了自己,其他人穴位被鎖,空有修為卻拿不出實力,而自己剛剛突破,短暫性的巨大恢復力能讓自己大半的傷勢痊癒。

    而自己眼下最緊要的任務就是趁暮靈教會其他人員返回之前,打斷這場祭祀,盡力不要讓災厄級邪靈——神之子降臨。

    封禁這類等級邪靈的方法,碰巧楚原就知道一個。

    楚原看著木匣即將打開,歪頭碰了一下小隊成員,微不可察的像他們打了個眼色。多年的配合早已讓他們彼此默契。

    一種濃烈如火般的希望,在手指折斷,四肢扭曲的小隊成員眼中燃燒起來。

    雖然今夜他們必死,但守護人類是使命。

    在團隊分工下,其他五名小隊成員趁著還沒被發現,掙開繩索,在楚原的幫助下撲倒教徒身上,張開嘴撕咬起來,表達他們被囚禁凌辱時的憤怒。

    因祭祀而獻出力量的暮靈教徒此時正處於虛弱期,一時不察,數位教徒被守夜者成員活生生咬死。

    身為超凡者的守夜者掙開束縛,還殺了人。

    巨大的恐懼很快引起了騷亂,恢復實力的楚原趁亂打暈一位教徒,並且快速替換衣服,他要趁艾莎反應過來之前接近祭壇。

    騷動在艾莎的指示下很快停止,而小隊成員則被分屍當場。

    嗯?楚原呢?

    艾莎眉頭一挑,心臟突兀的跳動了一下。

    一位超凡者的逃脫,她當然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只是她想不明白,楚原是怎麼恢復實力的……

    還不待有所動作,一個黑影竄上祭臺……

    楚原一把抓起匣子中被血條封印的心臟,在手指觸碰的剎那,饒是以他永恆鑽石的精神力也險些忍不住跪地哭嚎。

    強忍著腦海中此起彼伏的囈語,

    殺死邪神級類禁忌生物,有一個可行但成功率不高的辦法,以自身為枷鎖,吞下邪神的殘體,要麼靈魂紊亂一同走向滅亡,要麼共生。

    但,楚原失敗了。

    吞下邪神心臟的那一刻,他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渺小。

    ……

    ……

    艾莎望向削弱版的邪神,病態笑道:

    “這些卑微奴僕以及能力強大的超凡者,是為您準備的食物,現在就請您……”

    “就餐吧。”

    與其說是邪神,倒不如說是一頭從煉獄中爬出來的怪物。

    猩紅如斗的眼睛鎖在眾多信徒身上。

    下一秒,猩紅呼嘯。

    殘肢飛濺。

    哀嚎與求饒匯聚成一團,整個荒野,徹底變成了血海地獄。

    艾莎並沒有理會教徒們的慘狀,而是眺望遠方。

    她所看到的方向,正是一座人類都城。

    深深嗅了一口在空氣中的血腥味。

    對於艾莎而言,這就像珍饈美味,讓她有些痴迷。

    以至於,臉龐都泛起了一絲紅暈。

    “好餓啊,好餓啊……”

    暮言一陣意識翻滾,耳畔響徹混亂、叛逆、殺虐的言語,不斷折磨他的精神,強大的信息如同破堤的江潮,將意識充斥的支零破碎。

    “啊,頭好痛,頭好痛啊!”

    暮言猩紅恐怖的眼眶中,流下汩汩血淚,尖銳的嘶吼聲如同指甲劃過長滿鐵鏽的門窗。

    巨大的聲浪衝擊四方,掀起狂風。

    艾莎不顧被刺破的耳膜,頂著壓力艱難的走向神之子。

    祭祀嚴格按照教義來的,獻祭的也多是教會內忠誠的僕從。

    不應該出現問題啊。

    她卻不知道楚原身上有兩個靈魂。

    一個是本土生長,守夜者中的一員,

    名為楚源

    一個來自藍星,名為暮言。

    “呃……啊!”

    艾莎驚懼的看著握緊自己脖頸的縈繞著衰朽氣息的手臂,蒼白的臉色瞬間蔓延著死寂昏暗的黑氣。

    “告訴我,我是誰,為什麼出現在這裡。”

    暮言痛苦的用手敲打著頭,這並沒有讓腦海中該死駁雜的聲音停下來,反而是更加混亂。

    雖然他不清楚被她扼住喉嚨的小女孩是什麼人,但自他的意識甦醒。

    她是周圍唯一的活人。

    艾莎神情驚悚,卻不敢有多餘的動作。

    史詩級的削弱版邪神,哪怕是剛召喚出來就有這麼強?

    被掐住咽喉的瞬間,灰暗驚悚的氣質如海嘯般死死壓迫她的靈魂和身體。

    看著全身籠罩在黑霧裡的邪神,他的每一句話都不可聞,化為一句句夢囈和充滿著惡意的低喃。

    艾莎渾身溼透,像一隻跌落在水中,即將被凍死的流浪狗。

    大腦一片空白,全身上下因窒息而變得發麻。

    不知道為什麼,她從不可聞的低喃中感受到了痛苦和憤怒。

    “啊,頭好痛。痛!痛!痛!”

    尖銳、模糊、殘暴和充滿惡意的低喃讓暮言徹底癲狂。

    張開血紅腥臭的嘴巴,一口將手中的少女吞掉。

    溫熱的血液如同清冷的泉水,讓他的痛苦的神經稍微好受了一些。

    失去意識的暮言只想著吞噬更多的人,喝下更多的血液,以此來緩解痛苦。

    扭曲錯亂的歪著頭,目光盯著遠處燈火通明的城市。

    那裡應該有很多人吧……

    【叮,檢測到宿主吞下邪神心臟,正在解析中……】

    【叮,宿主意識錯亂,靈魂崩潰,即將自我滅亡……】

    【叮,檢測宿主記憶碎片有數道世界本源氣息,開啟隨機傳送……】

    【叮,宿主因吞食邪神殘軀而被喚醒的邪神展開追殺……】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我的細胞監獄
作者 穿黃衣的阿肥
重生為細胞,攜獄典之力,來到古老者已甦醒的平行世界。 蒸汽文明、驚魂空間、永夜舊王、城外異魔...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