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滅之一族的傳承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聽到無帝的問題后,秦樓似乎看到了希望,如果以前秦樓修煉是為了得到父親的肯定,那么現在的秦樓在被自己信任的人出賣之后,只想要變強,他也明白在這個實力為尊的世界里,只有變強才能活的更好,也只有變強,才可以改變自己的命運。

    “可是我已經服下噬力散,根本沒有辦法集聚脈力。”秦樓說出了自己的擔憂。

    “噬力散,這種低等的毒藥,你自然不用放在心上。而且如果不是這個噬力散吞噬掉你體內那些脈力,你怎么接受我滅之一族的血脈傳承。”無帝的聲音傳來。

    “血脈傳承?我不是已經傳承了滅之一族的血脈了嗎?”秦樓疑問地說道。

    無帝解釋道:“你只是繼承了滅之一族的血脈,可是血脈還沒有覺醒傳承,你以為滅之一族的血脈是這么簡單的嗎?如果你覺醒了滅之一族的血脈,別說噬力散,就算是十品滅魂散也休想傷害到你。”

    秦樓問道:“哪怎么才能覺醒滅之一族的血脈呢?”

    無帝說道:“滅之一族的血脈覺醒是從精神世界開始的,我等會會拓寬你的精神領域,然后將血脈覺醒的法訣告訴你,只有依靠你自己才能完成滅之一族的血脈覺醒,這個過程十分痛苦,也十分危險,我會在屋子周圍施展一個禁忌屏障,防止別人打擾你,可是我的精神之力最多維持兩天的時間,你必須在兩天內完成血脈覺醒,知道了嗎?”

    秦樓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了,為了我的未來,我一定會堅持的。”

    “好了,守住你的脈門,我要開始了。”無帝說道。

    秦樓守住脈門的同時,一股劇烈的疼痛感從他的腦子里傳說,秦樓差點暈了過去,無帝一聲大喝,才讓秦樓清醒。

    “我現在開始為你拓展你的精神領域,你一定不能昏倒,不然你可能永遠都醒不了了。”無帝說道。

    秦樓要緊牙關,連答應的力氣都沒有,那股疼痛感在直線飆升,秦樓感覺自己的腦袋似乎要炸開了,身上的每一個神經都反射著這股劇痛,身體開始有些抽搐,汗滴從他的腦袋流下。

    突然疼痛感消失了,一股舒爽感讓秦樓飄飄欲仙,秦樓的眼前似乎出現了一個女人,坐在畫舫之上彈著琴,琴聲哀怨,一個瘦弱的男子出現在女子身旁,看著他,秦樓發現那個男子似乎是自己的養父,而那個女子則是自己的母親。

    “母親!”秦樓有一種想要撲上去抱住她的沖動,可是他剛要動,就發現不對。自己的母親和養父早就死了,就葬在秦家的墓園里。

    “這是幻覺!這是幻覺!”秦樓不斷地提醒自己,突然他眼前的景象改變了。母親變成了小娥,養父便成了秦力,秦樓看到秦力和小娥赤裸地在床上糾纏著,小娥的嘴里發出誘惑的呻吟,秦力的淫笑布滿了整個空間。

    秦樓似乎陷入了無限的憤怒,他想上千撕碎這兩具纏綿的身體,他想質問那個在男人身下的女子,為什么要害自己。

    “這是幻覺!”“這也是幻覺!”秦樓不斷地提醒自己,可是內心的憤怒似乎更勝。這些幻象太真實了,秦樓幾乎把持不住。

    “啊!”秦樓大喊一聲,咬住自己的舌尖,面前的幻想終于消失了。秦樓睜看眼睛,熟悉的茅屋,依然是空蕩蕩的毫無生氣。

    “無帝大人?”秦樓試圖尋找無帝,沒有人回應他。秦樓試圖探查自己的脈力,可是他根本感覺不到意思脈力的存在。

    “我廢了嗎?我廢了嗎?”秦樓不敢置信地問自己。

    “吱”茅屋的房門被打開了,秦天擎,自己的親生父親,秦家的家主就站在那里,看著自己。

    “秦樓,你已經沒有任何脈力了,從今天開始,把你逐出秦家內院。”秦天擎看著秦樓,面無表情地說道,然后轉身離開茅屋。

    “離開秦家內院?爹,你不要我了!你從小就沒有管過我,你現在竟然不要我了,就像當初不要娘一樣!”秦樓盯著秦天擎的背影喊道。

    “不對!爹根本不可能來我的茅屋,這也是幻覺!”秦樓似乎想到了什么,一下子清醒了過來。

    秦樓慢慢地睜開眼睛,茅屋,不知道是幻覺還是真實。

    “你闖過來了。”無帝的聲音傳來,只是聽上去虛弱了很多。

    秦樓反映過來,這不是幻覺,是真實的世界,問道:“無帝大人,剛才的幻境是怎么回事?”

    “其實滅之一族的血脈覺醒之時都會產生幻覺,只是幻覺的強弱不同,有些人迷失在幻覺里永遠清醒不了,有些人則會迷失自我成為殺人狂魔,只有闖過幻境的人才可以得到傳承的資格。”無帝說道,“好了抱守歸一,我傳給你覺醒的法訣,剩下的就看你自己的了。”

    秦樓突然覺得腦海中多了一些奇怪的東西,這些符號看上去十分奇特,可是秦樓卻偏偏懂得其中的意思,看完通篇法訣,秦樓似乎感覺到了滅之一族的恐怖。這篇法訣是如何讓滅之一族喚醒體內的滅之血統,其實可以說成是洗髓換血,通過體內微弱的滅之一族的血脈,將人體內原本的血脈清楚,從而使血脈覺醒,換取更大的力量。

    秦樓按照法訣的要求,尋找到自己體內的滅之一族的血脈核心,所謂的血脈核心就是血脈中潛在的滅之一族的力量,秦樓發現自己的核心存在自己的心臟之中,按照法訣中所說的血脈核心的形狀應該是一個縮小數倍的心臟,可是秦樓眼前的血脈核心根本不是心臟的形狀,而是個頭顱。

    這個頭顱整體成紫色,樣貌像一只老虎的腦袋,只是在額頭原本王字的地方長著一只血金色的角,頭顱的臉上有奇特的三只眼睛,三只眼睛緊緊地閉合著。

    秦樓按照法訣所傳授,將精神之力注入頭顱之中,那三只緊閉的眼睛突然睜開了,發出紅、黑、紫三色光芒,獸口張合,秦樓的腦海里,一陣轟鳴,轟鳴過后秦樓聽見一個亙古的聲音,說道:“吾名噬天!”

    “噬天?”秦樓看著長著三只眼睛的獸首說道。在秦樓的印象中,世界上根本沒有一種叫做噬天的天獸,而且自己的血脈核心和法訣中所說并一樣,不是一顆小型心臟,而是一只怪獸的頭顱,可是精神之力已經注入其中,而且產生反映,證明這就是自己的血脈核心,現在只有運轉自己的血脈核心,改變自己的體質了。

    秦樓將精神之力加速注入其中,三只眼睛中的光,更甚從前,可是秦樓卻沒有一棟它半毫。秦樓費勁力氣,將自己的精神之力幾乎全部注入,那只獸首終于發生了變化,金色的獸角突然亮了一下,金光過后,秦樓看見獸首竟然自行在自己體內運轉開來,只是它和法訣所說并不一樣,并非是自己來動的,而是自由地行動,獸口張開,吞噬著自己體內的血液,根本不受控制。

    秦樓急忙將一絲精神力傳入其中,可是秦樓發現自己的精神力竟然猛地被吞噬了,而且不用自己控制,不斷地注入其中。秦樓想馬上直至自己的精神力和獸首之間的連接,可惜精神力根本就不接手自己的指揮。

    “啊!”精神力的缺失,讓秦樓的腦子突然一疼,有種要暈厥的沖動。

    “不行啦,難道我注定成不了強者嗎?”秦樓突然在這一刻發覺自己的力不從心,有一種絕望感產生。

    突然一股強大的精神力從秦樓的精神世界發出,一下子進入獸首之中,不受控制的獸首終于變得平息了,秦樓身上的壓力也漸漸散去,按照法訣中所說的軌道慢慢的移動著獸首。不知道過了多久,獸首又一次回到了心臟的位置,這是血脈覺醒中最危險也是至關重要的最后環節——換心涅槃。

    獸首再次停到心臟的時候,三只眼睛再次緊閉,而金色獨角上則圍繞著紅色、黑色和紫色的光芒,秦樓按照法訣要求,將獸首停在最后一條心脈的入口,運動法訣,金色獨角突然伸長,刺入心臟之中,劇烈的疼痛要秦樓再次昏倒過去。

    在秦樓的精神世界里,無帝雖然虛弱,但卻激動地自言自語道:“化型血脈!竟然真的是化型血脈。哈哈,我滅之一族的希望又到來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21_8-m
神話基因
作者 魚躍沖頂
  每一個神話,都是一條成神之路!   人類踏入星河時代,古老的修行煥发出嶄新的生命力。 ...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