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旗木朔茂的代練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看到邁特凱的情緒沒有受影響,宇智波清也就放心了。

    邁特凱認真地說道:“雖然說被你打敗了有點不甘心,但是能學到東西就是好的。”

    他對著宇智波清爽朗一笑。

    “看來以後要將挑戰你也納入我的日常訓練內容之一了。”

    宇智波清打了個激靈,不知道他是認真的還是在開玩笑。

    之後邁特凱就帶著宇智波清去找卡卡西。

    在路上,邁特凱仍在總結剛才的戰鬥。

    “我應該這樣,這樣,再這樣,對,然後再這樣。”

    宇智波清看著邁特凱拳腳比劃,有些害怕,害怕邁特凱在總結完之後,就拿著總結完的經驗又來找他幹架。

    旗木朔茂視野裡的道路和周圍的事物都變得越發熟悉,快要來到他的家了。

    邁特凱去敲門,很快,裡面傳來腳步聲,門被打開。

    卡卡西站在門後,戴著遮住半邊臉的面罩,眼罩向下拉,遮住左眼。

    一頭銀髮和宇智波清和旗木朔茂身上看到的一模一樣。

    【獲得50願力。】

    系統的聲音響起,由於旗木朔茂成功見到了卡卡西,願望一定程度上得到滿足,因此宇智波清也獲得了願力。

    “卡卡西……”宇智波清聽見旗木朔茂低聲唸叨了一聲。

    卡卡西日常性地眼神慵懶,一副只有《親熱天堂》才能讓他打起勁的樣子。

    但現在離自來也撰寫成忍界鉅作《親熱天堂》還有好幾年。

    卡卡西眨了眨惺忪的睡眼,看起來剛剛在睡覺。

    “凱,是你啊,能不能把今天的挑戰內容定為誰的睡覺時間更長。嗯,真是個好提議,就這麼決定了,我宣佈比賽現在開始。”

    卡卡西自說自話了一陣,然後打了個漫長的哈欠,看上去還想繼續睡。

    邁特凱精神滿滿,說道:“卡卡西,今天不是我來挑戰你,而是他來挑戰你。”

    “啊?”卡卡西撓了撓頭,然後看向一旁的宇智波清。

    不認識,而且很疑惑。

    “你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法,是不是凱傳染給你的。”

    凱反駁道:“又不是病,怎麼能說傳染了,應該說是感染。”

    “都差不多啦。”

    宇智波清一句話沒說,邁特凱已經幫他說完理由了。

    卡卡西嘴上是一副嫌棄的樣子,實際上面對凱的朋友,還是有些感興趣的。

    平時挖苦凱只是習慣性毒舌,在心裡,他對和凱的每一場比試都很認真。

    包括吃烤肉比試這種玩鬧性質的,他也很投入。

    卡卡西又打了一個哈欠,朦朧的睡意散去,精神好了不少。

    邁特凱用手臂輕輕勾住宇智波清的肩膀,說道:“他剛剛可是三兩下就把我打倒了。”

    卡卡西有些吃驚道:“真的嗎?”

    他感覺如果真的在這樣的年紀有這樣的實力,應該早就出名了才對。

    宇智波清說道:“你好,我叫宇智波清,除了是忍者外,也是一家飯館的老闆,希望有機會可以接待你。”

    卡卡西笑道:“一定會去照顧你的生意的。”

    寒暄一陣後,三人來到空曠的場地裡,卡卡西和宇智波清拉開一定的距離,面對面站立。

    宇智波清伸了個懶腰,然後對意識另一邊的旗木朔茂說道:

    “大叔,現在就是你全面接管我的身體了,我要開始掛機了。”

    雖然旗木朔茂不明白“掛機”這個詞的含義,但結合上下文還是能明白話語的意思。

    旗木朔茂心中充滿了期待,五年過去了,他很想知道自己的兒子成長到了什麼程度。

    “你所能辦到的事真是一大步一大步地突破我的想象。謝謝你,這樣很好,也相當於我能親自和卡卡西交手了。”

    “開始了,你先適應一下吧。”

    宇智波清心念一動,如同按下了一個確定按鈕,馬上旗木茂朔不僅和他感官共享,還暫時性了獲得了他身體的控制權。

    而宇智波清本人的意識退居二線,只是靜靜看著。

    旗木朔茂控制著宇智波清的身體,乍一上手很彆扭,身體的尺寸和機能都和他本人大不一樣。

    手不是手,腳不是腳,有種路都不會走的感覺。

    卡卡西看見宇智波清抬起手又放下,抬起腿又放下,時而扭頭,不知道是什麼意思,還以為是某種特殊體術的起手式。

    其實只是旗木朔茂在適應身體罷了。

    卡卡西這時衝了上來,他很好奇宇智波清是不是真像邁特凱說得那樣強,還是說只是客套的誇獎而已。

    旗木朔茂將注意力放在卡卡西身上,打算一邊打一邊適應。

    卡卡西接連發出幾個快速的輕擊,第一下旗木朔茂動作很慢,差點被打中,但是後面幾個動作全都被輕描淡寫地躲了過去。

    動作幅度都不大,沒有絲毫多餘,不偏不倚恰到好處,完全是預判性的。

    這完全不同於寫輪眼的洞察效果,寫輪眼看穿動作是因為具備了超乎常人的洞察力。

    而對方的反應更像是經驗意識方面的,看一步就算到了後面許多步。

    卡卡西覺得這不是一個同齡人該有的意識,身體可以鍛鍊,但是經驗這種事,是要在千百次戰鬥中磨礪出來的。

    經驗的有效性,時常是因人而異,換句話說,同樣的法子,對一個人有效,對另一個人就沒用了。

    又接連交手了幾個回合,卡卡西的動作全被旗木朔茂化解了,而旗木朔茂在激烈的交手中漸漸適應了宇智波清的身體。

    “大叔的天賦很高啊。”宇智波清嘀咕道。

    就像是藥師兜能靠自身強大的適應能力破解綱手的亂身衝一樣,聰明人的適應能力總是有點過分的好。

    卡卡西很奇怪,他感覺這個人好像很熟悉自己的攻擊習慣,就像是之前就認識他一樣。

    他也有對策,他之前用寫輪眼模仿過許多人的動作,現在把他們的攻擊模式套上來用就行了。

    旗木朔茂發現卡卡西的攻擊風格變了。步幅,節奏都換了另一套。

    “臭小子挺機靈嘛。”旗木朔茂欣慰一笑,也更加認真起來。

    卡卡西會變招,他也有對策。

    “雖然你用寫輪眼複製了許多動作,但是暫時還是比不上我的經驗吧,寫輪眼只是複製,和融會貫通還是有一點區別的。”旗木朔茂心道。

    他本來只是想滿足一下自己和兒子過過招的心願。

    但隨著交手漸入佳境,他不由自主地代入了以前親手指導卡卡西的場景。

    宇智波清一言不發地看著,心想:

    “大叔不會是想發展成教學局吧。”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木葉:我被詛咒了不死之身
作者 無敵小粽子
噗呲! 一柄尖銳的苦無,刺穿了上杉徹的心臟。 敵人:“帶著對我的仇恨,死吧!” 十分鐘後。 上...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