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避之不及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如果非得劃分的話,那空軍應該是由空勤、地勤和后勤三個部分組成。

    空勤就是飛行員,是天之驕子,是共和國藍天長城的捍衛者,據說是用金子堆起來了!毫無疑問,雖然飛行員的數量非常少,但他們卻是空D師的主體。

    地勤指的是飛行團里的機務人員,其工作就是維護和保養戰機。后勤是為空勤和地勤服務的單位,而衛生隊則是后勤中的后勤,是空D師所有單位中唯一于飛行扯不上什么關系的單位。

    在這個向現代化軍隊轉型的特殊時期,部隊建設當然要緊著關鍵部門來,有限的軍費必然得往刀刃上傾斜。

    不但是主力師,而且還是空軍王牌師的空D師也不例外。無論武器裝備,還是經費預算都是按照空、地、后的順序來。這導致衛生隊這個隸屬于場站的營級單位,成了龍江機場姥姥不親、爺爺不愛的部門。

    空勤人員居住的是賓館式營房,衛生隊卻依然呆在60年代的蘇式筒樓里。警衛連的炊事班都用上了不銹鋼柴油灶具,而衛生隊卻仍然燒著煤炭。

    無論師部首長還是場站領導,不到萬不得已,都堅決不往衛生隊走一步。畢竟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萬一衛生隊的干部戰士向他們提出什么“合理”請求,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的他們還真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對政工干部們來說,衛生隊還真不是個什么好單位。工作不管怎么干也出不了彩,評功評獎、晉職晉銜只有等警衛連、通信營、四站隊、場務連、軍械股等關鍵部門搞完了,才能輪到衛生隊吃點殘羹剩飯。

    航材股、油料股、軍需股那些同級的兄弟單位,雖然在這方面也要發揚作風,但人家可都是肥得流油的部門。之間的巨大差異,從伙食標準中就能分辨一二。

    可田文建很滿意,對衛生隊這個單位滿意到了極點!

    不用出操、不用訓練、不用連上廁所都得請示匯報、不用………!可以說除了隊長、教導員和管理員之外,基本上就沒有人管。

    最最重要的是,衛生隊還有著空D師極其稀缺的女性資源。雖然士兵和軍官不能談戀愛,那些女軍官也看不上他這樣的大頭兵,但能在軍營這個“和尚廟”能見著異性,無疑是件賞心悅目的事情!

    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李指導員在車上所說的一切都應驗了。田文建的到來對衛生隊來說,就像灰太狼進了羊村。衛生隊上下四十來號干部戰士,無一不給自己打上了預防針,暗自下定決心離田文建遠點,堅決不能重蹈新兵連一排長和三班長的覆轍。

    令田文建啼笑皆非的是,同期分配進衛生隊的兩位“戰友”,竟然在第一時間就向隊長和教導員匯報思想。信誓旦旦的保證他們與田文建不一樣,并義正言辭的表示要與田文建劃清界限。

    “老吳,場站把這么個燙手山芋塞給咱們,這不是擺明了欺負人嘛!說的倒好聽……給我們分來個高素質新兵,可將來出了什么事,責任也得咱們擔啊!”

    衛生隊長文啟鳴越想越不服氣,頓時站了起來,急不可耐的說道:“不行,我得去場站找參謀長理論理論。”

    楊曉光教導員放下了茶杯,搖頭苦笑道:“隊長,場站這么安排自然有他們的道理,人都已經到了衛生隊,你現在去能解決什么問題?與其自找沒趣,還不如想想怎么安排這個刺兒頭。”

    “隊長,教導員說的對。”管理員江國華上尉插了進來,說道:“藥房購買空調的經費、空勤病房購買VCD和彩電的申請,咱們從去年就開始打報告,一直以來場站都是拖著。現在他們這么大方的批了下來,這就說明站領導知道這件事讓我們為難了,才通過解決實際困難的方式,對我們進行補償嘛。”

    文隊長哪能不明白場站領導的用意,但還是搖頭說道:“空調、彩電和VCD是我們的合理要求,這兩件事能混為一談嗎?如果這是樁交易的話,那些東西我寧可不要。平時把我們當后娘養的就算了,哪有讓我們背黑鍋的道理啊?”

    楊教導員走到窗邊,看了一眼正在花壇邊四處張望,等著分配房間的田文建,說道:“隊長,咱們能跟站領導談條件嗎?別到時候人退不回去不談,連空調、彩電和VCD都撈不著。”

    站長和政委的脾氣文啟鳴是知道的,如果真一意孤行的去找他們理論,還真會像教導員所說的那樣,雞飛蛋打什么都撈不著。

    官大一級壓死人啊!文啟鳴少校長嘆了一口氣后,無奈的說道:“工作怎么分配回頭再說,當務之急是解決住宿問題。”

    不允許住單間是部隊的硬性規定,但無論是剛分配來的新兵,還是衛生隊的老兵,都不愿意與田文建住一個房間。連康復所、休養所、防疫所和門診的那些軍官,都明確表示要與田文建保持安全距離。

    如果是在基層連隊,這還真不是個什么問題,直接安排進大宿舍就算了。可衛生隊幾十年來都是兩人一個房間,根本就沒有那樣的大宿舍,怎么也回避不了這個問題。

    不能讓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粥!教導員權衡了一番后終于打定主意,斬釘截鐵的說道:“這樣吧,讓他跟我一個房間。不但解決了不能住單間的問題,還能做做他的思想工作。”

    文啟鳴雖然是一位營級軍官,但同時還是一位醫生,在他身上不免有一些書生氣。見教導員提出了這個建議,便忍不住的提醒道:“老楊,他可是有前科的人,這你可得想好了!”

    楊教導員指了指窗外的田文建,胸有成竹的笑道:“他打排長和班長的事情我聽說過,理在人家那邊嘛。隊長,你就放心吧,我看他不是個不知輕重的人。”

    衛生隊有著很強的專業性,這讓衛生隊軍政主官間的關系非常之和睦。見教導員決心已定,文啟鳴便不再堅持,而是回過頭來說道:“老江,把那小子叫進來,我得給他打打預防針。”

    衛生隊還真不是一般的破!簡直與山溝里的新兵連有得一拼。正觀察著周圍這陌生環境的田文建,見一個上尉軍官沖自己招手,便放下手中的背包,懶洋洋的走了過去。

    “田文建,這是我們衛生隊的隊長,這位是我們教導員。”

    江管理員剛剛介紹完,田文建連忙轉過身來,敬禮說道:“隊長好,教導員好!”

    不卑不亢、有禮有節,文啟鳴對其表現還是比較滿意的,便點頭說道:“田文建同志,從今天起,你就是我們衛生隊的一員了。你的一言一行,直接關系著我們衛生隊的聲譽,希望你今后能遵守條令條例,服從上級的指揮。”

    眼前這位就是今后的頂頭上司了!田文建一邊觀察著文隊長,一邊淡淡的回道:“是,隊長。”

    “坐,快坐。”楊教導員指了指辦公桌前的椅子,和聲細語的說道:“小田,你可是我們衛生隊歷史上水平最高的戰士,還是一名老黨員。以后無論做什么事、說什么話,都得給其他同志作個表率啊。”

    從內心來講,田文建對政工干部是很不感冒的,總感覺他們是說一套做一套的笑面虎。看著教導員那副和顏悅色的樣子,便忍不住的笑問道:“教導員,您能不能說具體點?要知道我沒有學過醫,除了進炊事班之外,我實在想不出衛生隊還有什么適合我的工作。而炊事班的工作,實在沒什么好表率的。”

    田文建這大大方方的表現,與之前那兩個誠惶誠恐的新兵,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楊教導員意識到這小子還真不簡單,竟然拐彎抹角打聽起對他的工作安排來。

    “你這兩天先熟悉熟悉環境,工作的事情回頭再說。”

    田文建的工作怎么安排,場站領導還真有過交代。那就是堅決不能安排他進炊事班,不然將來上級領導知道了會認為空D師不重視人才。

    令楊教導員不可思議的是,田文建沒有在這個問題上糾纏,而是理直氣壯的請示道:“隊長、教導員,明天就是星期天了,我想請一天的假。”

    文啟鳴隊長一楞,隨即說道:“除了值班人員之外,星期天大家都休息,你根本不需要請假。”

    “隊長,我請的是去市區的假。”

    太過分了!太肆無忌憚了!

    就算管理比較松懈的衛生隊,剛分配來的新兵沒有兩個月時間,也不會允許他們單獨出營。可這小子來衛生隊還沒有一天,竟然大言不慚的請假外出。

    “你現在還不能單獨外出,需要買什么跟管理員說,他幫你帶回來就行。”文啟鳴隊長想都沒想,便毫不猶豫的拒絕道。

    干的不如看的,看的不如搗蛋的!在新兵連嘗到甜頭的田文建,隨即抬頭說道:“隊長、教導員,既然你們不允許我出營,那我只能用自己的方式出去了。”

    “干什么?你想當逃兵嗎?”文隊長急了,頓時怒不可竭的呵斥道:“田文建,我警告你!這里是空軍航空兵第D師的衛生隊,不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

    堵不如疏,楊教導員可不認為田文建這個本科生會當逃兵,便微笑著說道:“出去也不是不可以,不過你得告訴我你去哪兒,還有要按時回營。”

    “謝謝教導員!”田文建生怕教導員會反悔,便趁熱打鐵的說道:“您能不能現在就給我開個出門證,省得我明天早上再麻煩您。”

    楊教導員拍了拍他的肩膀,呵呵笑道:“不用了,從今天開始,咱們就住一個房間了,不存在什么麻煩不麻煩的。”

    與教導員同住一個房間!田文建的頭都大了,可這件事又不是他能左右的,不得不苦笑著說道:“如果您不嫌我鼾聲大和腳臭的話,我沒什么意見。”

    這小子還挺幽默,眾人頓時哄笑了起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4_12-m
全職農夫
作者 鐵不拐
  城市綠化所工作的張凡被無緣由辭退,心灰意冷之下回鄉,在整理遺物的時候偶得神奇觀音淨瓶。 淨...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