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偶遇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小吃攤用時間證明了它的經典,在一千年后的時代,它依然蓬勃發展。林維雅在離家不遠的小攤上吃了碗6星幣的面條。味道還不錯,摸了摸肚子,林維雅沿著來時的記憶往家里走去。

    天已經有些暗了,有些房子已經亮起了燈。路上的行人也漸漸多了起來,房子里傳來的聲音,路上人們的談話聲,一時間夾雜在一起,有些喧鬧。

    在林維雅前面的巷子里,,就有幾個人在說話。其中一個老頭坐在個雜貨攤后頭,應該是在家門口賣雜貨的。另外兩人是一對母子,母親是個中年婦女,看起來身體健碩,五大三粗,很厲害的樣子。少年貌似跟林維雅現在的年齡差不多大,15歲左右,偏著頭,嘴唇微微抿緊,一副倔強的樣子。

    他們交談的聲音不小,即使林維雅隔著老遠,都聽得一清二楚。

    “丁香,你這是接連生放學回來啊?”

    “可不是嘛,哎呀,劉叔你不知道,這孩子不學好,又跟人打架。老師喊我去,你說說,我這張老臉都沒地方放了呀。你這孩子,真是。”丁香一邊說,一邊伸出手在少年的胳膊上狠狠地掐了一下。

    叫連生的少年沒說話,抿了抿嘴唇。

    倒是那劉老頭,連忙站起來去攔,一邊攔一邊說著:“哎,丁香你這是干嘛,孩子有什么不對你好好跟他說嘛,動手可不好。”

    丁香估計也舍不得真掐,于是半推半就地住了手,忽然想起了什么,很是感慨地說:“你說這孩子,咋就不能跟林維雅學學呢。大家都住在這一片,也不知道那林維雅是怎么長的,小臉看著可人不說,還被榮光軍校錄取了。我聽說那學校可難考著呢,精神力和體術要3級以上,我們大人都達不到的哦。”

    劉老頭附和道:“誰說不是,那孩子也沒個人管,可是可憐。現在咱這一片都以林維雅為榮呢。出去說說,咱這貧民區也能出榮光軍校的學生,那可神氣。”

    林維雅走近三人的時候,正巧他們提到林維雅的名字。林維雅心中暗道不好。現在此林維雅非彼林維雅,她可不認識這幾個人,萬一穿邦,那就壞菜了。正想趁他們沒發現自己,低著頭疾走兩步繞過去,就被叫住了。

    叫住林維雅的是丁香。“小雅,可好長時間沒看見你了。你平時看著忙得很,也不怎么跟大家搭話,現在錄取了,可得好好歇歇玩玩。連生跟你年齡差不多,你們能說到一起去。來丁姨家玩讓他招待你,你也教教連生,省得他一天到晚被老師叫家長,我也跟著他丟人,”丁香跟機關槍似的,啪啪啪說了一堆,又拍連生的肩膀,“連生,說話阿。”

    連生看到林維雅,愣了一下。隨后臉色有些難看。

    哎呦喂,丁大嬸,你這不是給我樹敵呢嘛。林維雅心中連叫不好,像是慢了半拍才反應過來似的,依次對著人叫“丁姨”“劉爺爺”“連生”。

    然后,才沖著丁香說:“丁姨,其實連生很好的,只是大家都沒發現。我以前也多虧了他的幫助,不然也不會考上榮光軍校了。他有些方面挺厲害的,我很佩服他的。”一邊說,一邊還點點頭,好像連生確實占了很大的功勞似的。表情呆呆的,看上去很是誠懇。

    這話完全是個場面話。要是以前連生確實幫助過原來的林維雅,這話就算是為連生正了名。要是連生和原來的林維雅關系不怎么樣,這話在這兒說,也算不得假,只是為了顧及連生的面子。一句話該在什么情況下說,該怎么說,這種說話的小手段,林維雅在林家還學過不少,難得她沒有天然呆,立馬派上了用場。

    不過丁香可沒聽出這是場面話,當不得真的。她還以為她兒子真這么本事,一聽這話,嘴立馬就咧到后腦勺去了,高興得不得了。看著連生的眼神也柔和了不少,配著她五大三粗的身材,直讓人一陣毛骨悚然。

    連生沒說話,面色緩和了,看來這頂高帽戴得他挺舒服的。只是看向林維雅的眼神微微閃爍了幾下,移開了。

    嗯?不對勁。他心虛個什么勁?

    這么說,兩人之前的關系并不好了。林維雅心中在連生的頭像上畫了一個叉,決定以后看見連生就繞道走,堅決避免麻煩。當然,天然呆完全忽略了JQ存在的可能性。

    告別了劉爺爺等人,林維雅繼續往前走。在剛拐到另一條巷子的時候,背后有一個人叫住了她。

    是連生。

    他微微低著頭,腳尖在地上劃拉著,看上去有點不好意思。

    林維雅拿不準連生的意圖,于是問道:“連生,有什么事嗎?”她盡量使得聲音聽起來溫和,防止刺激了連生。說著,身體還不著痕跡地退了一小步,擺了一個戒備的姿勢。

    一小會兒之后,連生抬頭看了林維雅一眼,然后又移開了視線。同時,傳來了連生的聲音:“嗯,剛才的話,謝謝你。上次我們跟你打架,是我們不對。只是不服氣你被榮光錄取了,你又那么傲氣,都不跟我們一起玩,我們氣不過,才打了你。”

    林維雅心中小人頓時淚如泉涌,尼瑪,林維雅,你人緣到底是有多差啊,竟然因為沒有一起玩被打,你敷衍一下會shi嗎。而且,更重要的是,你不是被軍校錄取了嗎?你不是很強嗎?怎么被一群小孩打得如此凄慘啊喂。不過,如果不是這樣的話,可能就沒有現在的林維雅了。

    林維雅心中一陣吶喊,面上卻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呆呆地說:“啊,因為我要打工掙學費啊,其實我也很想跟你們一起玩的。而且,我媽媽之前一直希望我能考上榮光。”聲音越說越小。

    這倒沒有撒謊。之前的林維雅是在收到錄取通知書的當天,設定了取母親遺物的事件提醒。這說明,上榮光或者說上學,很可能是林維雅媽媽對她的期待,只有達到了這個目標,才能去取她的遺物。

    這么一說,連生覺得更加愧疚了。他結結巴巴地說:“對......對不起......我們......我們不......不知道。你......你別......別難過,我......我會幫......幫你跟他......他們說的。”說到最后,他急得耳朵都紅了,哪里還有剛才冷傲少年的樣子。

    林維雅擺了擺手,作寬宏大量狀:“我也有不對的地方,沒什么的。”心中小人卻比起了中指,尼瑪,道歉有用,要警察干嗎。都記著,會讓你以后做牛做馬報答的。

    可憐的連生還不知道他已經被打上了“滴水之恩涌泉報”的烙印,一輩子注定為林維雅做牛做馬了。冷傲少年就此折在了天然呆的褲腳下。

    連生似乎還想說什么,又猶豫了一下,看了看林維雅空著的手腕。匆匆說了句“改天見”,就扭頭跑了。

    圓滿解決,心中的小人打了一個響指,得意地叉腰仰天大笑。當然,林維雅面上還是維持著一片淡淡的,呆呆的表情,只在邁向家門的輕快步伐中,微微泄露了她心中的得意。

    第二天一早,設置的事件提醒就響了起來,今天是去取林維雅母親遺物的日子。

    對于即將拿到的遺物,林維雅心中的感情很是復雜。一方面,她知道,這畢竟不是她的母親留給她的,而是之前那個林維雅的,這讓剛接受新身份的林維雅還是不太習慣,覺得拿了別人的東西似的,別扭。另一方面,她從這兒奇異地感覺到了一種親切和共鳴,畢竟,她和之前的林維雅不但名字相同,也都是小小年紀父母就都去世了。

    盡管在不久之后,林維雅就無比悔恨這時想當然的推測,神馬去世了,神馬遺物,神馬父母,林維雅覺得這孩紙本來挺簡單的身份,變得越來越撲朔迷離,使得林維雅糾結不已。當然,這都是后話了。此時,林維雅還在為那同為孤兒的身份小傷感著呢。

    林維雅背了一個大包,又在包里放了兩件衣服,然后去了備忘錄中記載的銀行。

    走出彎彎繞繞的小巷,林維雅立馬震驚了。

    原來天上灰的不僅只有灰機啊。

    當然,她看見的也不是天使。而是,飛車。

    是的,如果真的要用一個詞來描述,那就是飛車。外形比汽車更符合空氣動力學原理,有點像F1方程式流動般的線條。可能裝備的是大功率的噴氣式引擎,飛車在空中直線,變道,轉彎都很流暢。無數飛車高高低低地在天空中穿梭來往,一派繁忙而井然有序的景象。

    林維雅就那樣呆呆地站在路邊,仰著頭看了好一會兒。

    你站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窗前看你。

    林維雅此時全然不知,自己這樣一副懵懵懂懂,小土包子般呆呆的神情落入了別人的眼中,成了一道風景。

    看了好一會兒,林維雅才從宛如3D科幻片的景象中回過神來。繼續往銀行方向走去。

    銀行的貴賓室里。

    驗證過身份和榮光軍校的錄取信息后,銀行經理首先對遺物進行了一番說明。

    林維雅的母親留給她的遺物包括一筆錢和一個箱子。

    錢的總數為50萬星幣,將會在林維雅軍校注冊后解凍,用于支付林維雅的學費,剩下的部分將存在林維雅的銀行戶頭中。

    “這就是第二件物品。”

    銀行經理交給林維雅一個小小的箱子。算是完成了客戶的委托。

    等到貴賓室里就剩她一人時,林維雅把小箱子放在了大包的最下面,蓋在上面的是那兩件衣服。然后出了銀行。

    回到家中,林維雅沒有急著打開箱子,而是先拉上了窗簾,然后又走到外面,朝屋內看了看。畢竟,防人之心不可無,安全是第一位的。

    忙完這一切,林維雅這才坐下來,拿出了箱子。

    箱子被打開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183765_86_866-m
快穿逆襲:神秘boss,別亂撩
作者 云非墨
  系統問:「碰到渣男怎麼做?」
  北雨棠答:「滅了。」
  系統又問:... (馬上閱讀)

其他科幻網遊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