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各有算計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我他媽真是瞎了眼,枉我十幾年都把你當做摯友。”一個背生蝠翼,口呲獠牙的男人凄慘的趴在地上,他此時遍體鱗傷,背上的一只黑色翅膀已被折斷,卻依舊咬牙切齒的用雙臂支撐著身體向前方的黑衣男人趴著,所過之處皆留下一大片血跡。

    “十萬斤處女精血啊啊,江浩,你別傻了!世界即將毀滅,黑暗將完全籠罩人間,你以為祖龍的人真的會幫你么?還不如成全了我,你我畢竟相交多年,等我足夠強大的時候會幫你的!”威遠貪婪的把玩著一個巴掌大小的血色圓球,冷冷的說道。

    “我呸!”只見江浩渾身青筋暴起,一個翻身便沖了上來,雙手利指齊出,直取魏遠頭顱。

    “嘭!”

    魏遠猛然向前飄行十丈,一腳便將江浩踢飛。而他方才所立之處卻還站著另一個一摸一樣的魏遠,卻是因為速度太快而留下的一道殘影!及至江浩落地,那道殘影才漸漸化作虛無。

    “咳。”江浩胸中一陣翻涌,當即吐出了以大口鮮血,而他背后的蝙蝠羽翼和獠牙也隨之消失不見,轉眼間變回了正常人模樣。

    “江浩,既然你這么不識相,就別怪我辣手無情了!”魏遠冷喝道,隨即伸出青色魔爪就要向江浩抓去!

    “咻!”一陣凜冽的破空之聲徒然傳來。

    魏遠猛然抬頭向空中看去,只見一個方圓十米大小的黑色火球正向他砸來。待到臨近時魏遠才看清,那火球中央竟然是由無數頭骨所組成!

    “轟!”

    黑色火球宛如流星般激射而來,饒是魏遠速度再快也沒能躲過這突如襲來的一擊,地面瞬間被砸出一個大坑!黑色火焰所過之處,寸草不留。

    而后,便見那火球急速縮小,剎那間又飛向天外消失不見。

    “誰陰我!”一個背生黑色羽翼,口呲獠牙,衣衫襤褸的身影從大坑里飄飛了上來。

    魏遠被火球狠狠砸了一記竟然還沒死!

    “嘭,嘭,嘭。”

    一道宛如鬼魅般的黑影徒然從不知名處襲來,速度和魏遠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魏遠怒目圓瞪,雖然看清了那人面目卻躲閃不開,連受了黑影三拳重擊。

    “撲哧。”魏遠被擊退十步,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而那黑影卻得勢不饒人,以更快的速度跟進上來,一雙利爪瞬間掐住了魏遠脖子。

    魏遠咬牙硬拼,利爪同時抓在了那人脖子上。只聽得“嗡”的一聲悶響,二人一記強悍的撞擊登時產生了一股龐大的沖擊波,暴虐的能量波動瞬間席卷開來,方圓十丈內的土地盡皆翻起,一時間塵煙四起!

    “你我無緣無仇,為什么下殺手!”魏遠狠聲道。

    待到塵埃落地,二人的身形完全顯現了出來,那人正是聞聲而來的周星。只聽得他冷冷的道了一句:“出賣朋友者,當殺之!”

    “想殺我,沒那么容易。”魏遠冷哼一聲,雙眼頓時變得通紅。此時,周星頓感脖頸上一陣大力傳來,魏遠的利指剎那間刺進他皮下三分!

    “啊!”魏遠徒然發出一聲慘叫,而后低頭向下看去,只見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從他心臟部位刺穿過來。

    周星會意的看了一眼魏遠身后的江浩,隨即翻身而起,雙腳狠狠的踏在了魏遠肩膀上。而后便見他眸中黑光暴起,雙手猛然抓住了魏遠雙翼。伴隨著一聲長嘯,周星雙腳猛然一登,剎那間便電射向高空,而魏遠的一雙羽翼也同時被扯了下來。

    “啊!”魏遠當即跪倒在地上,嚎叫聲響徹天際。

    “呼!”

    一陣強烈的破空之聲接踵而至,而后便見空中黑光閃爍,卻是那團火球又砸了下來。魏遠不甘的怒視著那團火球,卻已無力抵抗。而那火球在即將碰到魏遠的那一刻卻突發異變。火球內的無數頭骨迅速的運轉了起來,剎那間組成了一個巨大骷髏頭將魏遠吞了下去。

    周星飄身落地,骷髏頭隨即變成了一個由無數迷你版頭骨組成的圓球落入他手中。

    這件法寶是周星在隱匿期間參照《冰火九重天》中一道秘法所煉制,由截龍谷那些喪尸頭骨以幽冥煞火所煉制,稱之為幽冥殺。幽冥殺可以吸食生人血食而增長威力。經書所言,幽冥殺練到極致可遮天蓋地,吞噬一切。不過周星目前功力不夠,只能將幽冥殺施展到十米大小。

    “多謝前輩救命之恩。”這邊廂,周星還在把玩著那顆巴掌大小的紅色圓球,江浩那邊卻是“嘭嘭”的磕起頭來。

    “你這是干什么,想我折壽啊!”周星連忙將他扶了起來。

    “前輩真是法力滔天。”江浩雙眼大放異彩,他雖是東方人,卻是西方血族,從沒見過幽冥殺那般可大可小變化無窮的法寶。當下將周星視為天人,立馬一記馬屁奉上。心中暗道:這人法力高深,連身為侯爵的魏遠都輕易殺了,如果能和他套上點關系的話好處多多啊,說不定還能借他之力救出我親愛的萱兒呢。

    “什么前輩不前輩的,叫我周星就好,你叫什么?”周星變成僵尸之后第一次被別人夸贊法力高強,也是頗感受用,當下露出了笑容。

    “我叫江浩,周大哥剛才你那法寶真是威力強勁啊,難道您就是傳說中的東方魔道修士么?”江浩見周星這么好說話,也放松了下來。

    “不,我是東方的血族,世人口中所說的僵尸。”周星當即呲出獠牙表明身份。

    “啊!”江浩一臉驚奇。東方華夏大地上亙古流傳著一些關于僵尸的古老傳說,旱魃、將臣這些人物曾經在遠古時代風靡一時,法力強大到連仙神都要望之卻步。而如今他親眼見到了一位僵尸道中的高手,當下心中翻江倒海起來。

    “你還是先療養下你的傷勢吧。”周星道。

    “是。”江浩當即盤做調息起來。沒過多久,一道月華便從太陰星上飛落,緩緩的被他吸入口中。而后便見一道銀光在他心臟部位一閃即沒。

    “原來西方血族是以太陰星真陰之氣與血液真陽之力匯聚于心臟,凝練心核修煉的。雖然同為陰陽調和之道,但不在氣海凝結玄丹,不休逆轉氣血,顛倒陰陽之道,終究是落了下乘。”周星運轉法眼,卻是將江浩看了個清楚。這個西方血族功力也不過相當與煞僵中期的修為罷了。

    “咦?”周星暗嘆一聲,方才他放出煞火清理地面上的痕跡時發現一攤血跡竟然沒有被抹去。那攤血被煞火灼燒后卻有一絲紫光閃過!

    周星用手點了一滴血液,以神識細細觀察起來。

    “難道是巫族之后?”周星暗中驚嘆不已,按照《冰火九重天》之中記載:精血之中蘊含先天真陽之氣,血氣剛猛無比,且自有一番循環不息的運轉軌跡使得先天真陽之氣永不枯竭,便是大巫精血。

    “大巫精血啊,大補之物啊。如果直接把他吞了也就那么一點精血而已,不如養肥了慢慢殺。正好他是西方血族,精血可以源源不斷的生長出來。還好他的血脈還沒有覺醒,不然我哪里是他對手。”周星連連暗嘆撿到寶了,暗地里打起了如意算盤。趁江浩打坐之際,當即麻利的收起了地上的大巫精血,真個是一滴不留。

    周星大嘆僥幸,要不得到了《冰火九重天》這部無上經書,今天就要與大巫精血失之交臂了。

    “給他點好處,還怕他不死心塌地的跟著我?”只見周星雙臂打出一套玄奧法訣,磅礴的月華之力當即如驚濤駭浪般向他匯聚而來,而后不斷的在他手中凝練,最終形成了一個棒球大小的青色氣團。

    周星所用,正是《冰火九重天》中的無上聚氣之法。

    “凝神守心!”周星輕喝一聲,隨即將那團青氣打入江浩口中。

    一股強勁的氣浪瞬間在江浩體內游走開來,身上的傷勢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復原起來。

    “嘭!”

    一對蝠翼隨即在他背后伸展開來,羽翼的龍骨周圍布滿了黑色羽毛,沒有了先前那種單薄的感覺。

    “我進化到伯爵了!”江浩驚道。而后希冀的看向周星:“前輩,您這是什么功法,太厲害了,可不可以教給我,無論什么條件都可以答應您。”此時,江浩正極力的控制著心中的激動:我的體質基本不用靠吸食鮮血修煉,只要學會了這家伙的功法,以這種凝聚真陰之力的速度,恐怕我會很快進化到親王級吧,就算是進化到帝級也不是不可能。到時候還用去求什么祖龍?我自己一人就能端了西方暗黑聯盟,救出萱兒更是輕而易舉的事!

    “這,恐怕有所不妥!”周星一臉無奈之色,心中卻暗笑:大魚開始咬鉤了!

    “前輩,實不相瞞,我現在身負血海深仇,只要您肯傳我功法,我功力定能突飛猛進,等到我大仇得報之后愿為前輩馬前卒,只要前輩一句話,赴湯蹈火在所不辭!”江浩學者電視劇里的強調大大的唱了一個肥諾。

    周星在現實里幾時見過這種場面,差點笑了出來,但卻兀自強行忍住,這場戲還得演下去:“那我也實話告訴你,我這功法是師門所傳,是斷不可教與外人的!”

    “這...”江浩一時犯難起來,眼前的鴨子雖然可口,卻不是自己吃的了的。

    周星假裝深沉的抱胸轉過身去,道:“不過,你要是拜我為師,這功法卻是可以傳你!但是,入我門者,便終生不可背叛,僵尸道中的背叛者,下場只有一個,那就是魂魄灰飛煙滅!”

    “就拜他為師又何妨,只要這家伙一高興,救萱兒的時候保不齊就會出手,徒弟的事師傅能不管么?喋喋,只要馬屁到位,一切都是小意思。不背叛就不背叛,說不定這家伙的門派里還會有什么牛叉人物,從此以后咱也是有背景的人了,還有高深的功法學,我好端端的背叛師門干什么?”江浩心中想道。

    “愿拜前輩為師,如果我背叛師門,天打雷劈不得好死。”江浩說罷,當即趴在地上向周星磕起頭來。

    周星故作莊嚴的受了他九個響頭,心中卻是樂開了花:只要以后隨便編個什么借口,在功法的誘惑之下,抽他幾斤血肯定沒問題,那可是幾百年的功力啊!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7580_22_44-m
凡人修仙傳
作者 忘語
  一個普通山村小子,偶然下進入到當地江湖小門派,成了一名記名弟子。他以這樣身份,如何在門派中...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