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一個有錢的男人(2)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白可新知道,我家的浴間十分講究,葛云峰過去就喜歡看我在浴間呆起來沒完的情景,在這里可以聽音樂,甚至可以看片兒,他似乎在學那唐玄宗的樣子,可我不是貴妃,侍候他的當然也只有我自己。我也喜歡在浴盆里放些芳香的玫瑰花瓣,現在這些東西當然只能是我自己來買,那葛云峰的浪漫早就不在我身上了,但我依然堅持。女人與花同浴,總有浪漫的情調。

    白可新一陣高興:“好,我也借個光。我也看看你的隱私。”

    我大叫:“我可不跟女人一起洗。”

    “那我就變個男人。”她又哈地一笑,看了看自己平坦的女人下體,“只是不能長出來那么個東西。”接著又做個男人東西的手勢。

    “你也長不出來。”

    她哈哈大笑。在這大街上,大家看著我們,盡管誰也不知道我們說了些什么。我還是臉紅了一下,橫了她一眼,也冒出了一句。可我心想,如果她立馬生出那個東西,就是全天下奇聞,我寧可跟她一起洗,看看新長出的玉筍是什么樣。

    我感到我的心思變化的太快,實在是十惡不赦。我馬上攔了輛車,向我家駛去。

    還算講究的別墅,背靠一面不高的山巒,優雅淡定,如同一個休養極好的夫人。這就是葛云峰的成績,他似乎就要把我這個還算年輕的女人養在這里。

    我可不是那么老實的哦。

    進了屋子,白可新四下里看了看,看到真的沒有男人,就呵地一笑說:“我可真脫了啊。熱死了。”

    “你脫不脫的我也不稀得看。”

    “那是,還是你漂亮。我喜歡看你哦。可我不是男人。”

    我們還是一起進了洗浴間,因為那里足夠寬大,白可新張著大嘴,似乎想象著糜爛的我會鬧出怎樣淫蕩的情景,我不理睬她。三十五歲的女人,比我這個二十六歲的女人還有女人味。如果不看白可的臉,還真是美女的樣子。胸前的兩坨肉雖然沒有我的飽滿,但那是被揉捏出來的柔軟,腹部肉呼呼的,不像我的扁平,我的雖然好看,但不夠實用,當然是針對男人而言。她的那層肉,就是喧騰騰的底蘊。

    我忽然問:“你說的那男人是誰啊?”

    “他可是太了不起了。我們這個城市就沒有幾個這樣有錢的人。”

    她幾乎是大呼小叫。我盯盯地看著她,很淑女地碰了一下她的身子,說:“走,我們出去吧。”

    “你知道我要說的人是誰嗎?”

    我們來到寬大的客廳。白可新也和我一樣,裸著,白光晃動,只有這樣的單一色彩,才是真實而唯美,涼快不說,還充滿自信,因為眼中別無他物。她兩腿白白的肌膚間,夾著微微柔軟的體毛,淡淡的,不細看,看不清楚,不像我,我的又濃又密,就像黑非洲茂密的叢林。我在家一個人時,洗完就喜歡什么也不穿,那種感覺特好。

    我家小樓的陽臺面對藍天,除了星星和月亮,不怕任何賊眼偷窺。老公很少在家,即使在,他在我眼里也已經是昨夜星辰。

    “要是你自己的男人,你就用不著跟我說的。不是嗎?我可沒心思跟別人分享。”

    我捋了捋頭發,讓頭發自然干爽。

    白可新搖了一下我的身子:“什么呀,他是杜振庭啊。”

    “啊。是他啊。”

    我微微一震。我感到我的身子在慢慢的發熱,似乎有只手在輕輕地撩撥著我的肌膚。

    “是啊。知道這個人吧。”

    她的臉上紅彤彤的,熟透的果子似的,如果生的再美一些,我好想親一口。

    但我理解她。

    這個男人誰聽了都會產生這樣輕微的震撼。

    我坐下來。

    我看著白可新,我對白可新那由于過份的激動,臉上浮現出的紅暈,身子產生的輕輕痙攣,抱以善意的微笑,那樣子如同一個情意濃烈的女人,懷著滿腔的愛,談論著她傾慕已久,而又失之交臂的戀人。

    哪個女人有個這樣的情人,那就發八輩子福了。

    當然,我知道,雖然她帶著這樣的心情談到這個男人,但發自她內心的還不是愛,她和她所談論的對象,甚至沒有一點情愛關系。一個三十幾歲的女人,是不可能懷著一腔少女般的情感,來談論一個看上去還是完全陌生的男人的。

    我知道,她是沒機會認識這個赫赫有名的男人。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91-m
變身丈母娘
作者 小豈子
  本書描寫的一個叫鐘文昕的男子和丈母娘唐秀麗變身以後的故事。   如果你是一個一窮二白的擁...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