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凡心未泯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元照蓮從角落里走出來,望著緊閉的房門,心下也有些戚戚。

    因為齊銘華和齊老爺的對話,勾起了她的思緒。即便她擁有一個渡劫期修為的游戲人物,如今更是身具靈根,也照樣改變不了她只是一個普通女孩子的事實。她害怕危險,也畏懼艱難。讓她玩修真游戲可以,但要她將之當成是一種畢生追求,說實話,她還未有此心理準備。

    然而大抵總是有許多事情會輪不到你選擇,很多時候老天已經替你作了安排。元照蓮深知身不由己,惟有見步行步罷了。在想到自己該干什么、想干什么之前,首要是保全性命。

    “你之前故意拖延時間,我也由著你去,只是我已經讓你休息得夠久了。看來山上已經到了招收弟子的時候,時間不等人,不要再找借口推搪了,你明天就跟著這家的孩子一同上山。”

    云靄的話讓元照蓮無法再靜下心來想自己的事情,穿越以來,她自己其實也和云靄一樣鼓噪,只是從沒有表現出來而已。體內存在著另一個人,對她頤指氣使的同時,更威脅著她的性命——這種感覺很不好。

    “云前輩,恕我直言,未作絲毫準備就貿然上山實屬不智,我認為應當從長計議。”縱然心頭厭惡,但元照蓮的語氣卻顯得很輕松。她也忽然發現自己的這一轉變,似乎面對煩惱和危機,她也能冷靜處之了。

    “你難道認為我們還有時間從長計議?”云靄陰沉地說。

    “你看看我們現在這個樣子,隨便來一個結丹期修士一看便知這是奪舍,就算是筑基期修士若仔細觀察也能瞧出端倪。前輩以為許初是傻子嗎?他心機如此深沉,這一次招納新弟子,他肯定會想到你會魚目混珠,此番定會有所行動。不用晚輩提醒,前輩應該記得,自己的肉身還在他手上吧?”

    這正是云靄的憂慮之處,但她卻不可能放過這一次機會。她道:“等你完全祭練好這具肉身,看不出奪舍的痕跡,怕也要三年半載!離五十年一次的八大宗門試煉只有十年時間了,這恐怕就是此前最后一次大開山門、廣招弟子。再來便要等五十年了!”

    “五十年啊!”云靄的元神在識海里翻騰起來,竭斯底里地呼號。“我等不到這么久,我無時無刻都想將他抽魂煉魄,想讓他也嘗一嘗這痛不欲生的滋味——”

    元照蓮懶得理她,一徑回到自己的房間盤膝打坐,云靄已近癲狂,見了立即不顧一切地沖上來攻擊她的元神,她索性就退到識海讓出身體來,任由云靄操縱著肉身在房中搗亂。

    趁著云靄心神失守,她必須盡可能多地恢復實力,才好擺脫云靄這個威脅。

    凡人的體力終究有限,過了一陣,云靄終于力竭坐倒在地。冷靜下來之后,她發現元照蓮正在修復元神,不禁瞇了瞇眼睛,但并沒有刻意阻攔。

    元照蓮一直關注著云靄的動靜,此時便也停止修煉,對她道:“云前輩稍安勿躁。晚輩這里有一套通靈級別的隱匿法訣,只要神識能到達練氣期八層的水平,相信能瞞過絕大部分的筑基期修士。雖然很冒險,但不妨一試。”

    云靄冷笑了兩聲,她知道元照蓮的話肯定是有水分的,不然以她奪舍之時尚有練氣期十層的元神強度,何以還不能拿下一個衰弱至練氣期六層的元神?但這也正說明了,元照蓮其實是有把握可以瞞天過海的。

    “若能這樣就再好不過了。只是你要到什么時候才能恢復到那個水平?”

    元照蓮為難地道:“我現在神識已經恢復至練氣期七層,若要到八層,恐怕還需要半個月的時間。”

    九州大陸的功法品階劃分大致是和成仙一樣的,都分了下品、中品、上品、極品、通靈和玄奇六個等級。

    元照蓮當初還是結丹期的時候無意中闖入了一個古仙洞府,在里面死了好幾次好不容易得到了一套玄奇級別的隱匿功法,這套功法名叫“玄同訣”。成仙里擅長隱匿的功法不少,但往往只是一套法訣的附庸之物,像玄同訣這樣純粹為隱匿氣息而設的功法在成仙里幾乎沒有,更莫說它是玄奇級別的存在了。

    它最難能可貴之處就是,它的運轉并不需要靈力,而是利用神識旋轉制造識漩,將自己融入天地氣息之中,能夠讓她在比自己高了一個大境界的修士面前隱匿氣息而不被察覺,而且神識越強大效果就越好,最適合就是用來逃跑和扮豬吃虎。元照蓮以前為了配合使用玄同訣,曾花大價錢在商城里購買了可以強化神識的頂階神衍大法,又找齊了一套增強神識的黃金套裝,這種做法讓她避開了許多次滅頂之災,實在不可多得。

    而現在短時間內不可能湊齊一套增強神識的裝備,因此打從奪舍以來,她便將頂階神衍大法作為主修功法修煉。順帶一提,她隨身帶著的系統,奪舍以前曾經學習過的功法都有存檔,只要符合修煉要求,就可以重新學習了。

    實際上,早在一個月前,她已經恢復至練氣期八層,現在的神識強度更是幾可與練氣期十一層修士匹敵,只要再給她半個月時間,她甚至可以突破到練氣期大圓滿。這樣的速度說出來足可驚倒一片,雖然這指的是她的神識強度,而不是實打實的肉身修為。

    換句話說,她的修為若達到了練氣期大圓滿,就可以躲過絕大部分結丹初期(含)以下修士的神識查探。她對云靄所說的“靈通級隱匿功法”,其實就是玄同訣——這里面確實摻了不少水分。

    得知元照蓮擁有這樣一套逆天的隱匿功法后,云靄不得不對她的實力重新估量。眼看元照蓮的元神強度的確真如她自己所說的一樣,只有練氣期七層接近八層的水平,但她究竟隱藏了多少實力,云靄不得而知。想到這個小輩心機如此深沉,云靄從一開始的輕忽變得謹慎了起來。

    玄同訣不是元照蓮的底牌,她說出來本就預見了這種情形,也不會在意云靄會否因此而更加防備自己。修真界向來只靠實力說話,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的防御都是紙老虎。

    此時,云靄沉吟片刻,揣摩著元照蓮可能已經達到了練氣期九層,便裝模作樣地道:“半個月?等不及了。許初只是筑基中期,練氣期七層已經夠可以的了,只要行事再小心一些,應該沒有問題……”

    元照蓮壓根沒有擔心過這些事,嗯了一聲算是答應了,然后又埋頭繼續修煉。她知道,自己進步的同時,云靄也在逐步恢復當中,只有比她快一步超越筑基后期,才有可能成功將其驅逐出體外,過自己想要的生活。

    過了半個時辰,門外有人來催促元照蓮去做事。元照蓮本想找個借口讓云靄代勞,自己好加緊修煉,誰知云靄似是察覺了她的想法一般,冷哼了一聲,便蜷縮回識海一角不聞不問。元照蓮無法,只好起身推門出去,一個下午就耗費在書房里,替少爺們磨墨倒茶。所幸她的功法并不需要像云靄那樣非入定不能修煉,她日常行止坐臥也絲毫不浪費時間,時日一長、積少成多,這才在短短個多月神識突飛猛進。

    晚飯過后,沒有差事的下人聚在一處說話,說得眉飛色舞。元照蓮沒有過去湊趣,而是將神識散出體外,把他們的談話聽了個一清二楚。原來他們正在談論三少爺和五少爺被仙人選中、三少爺固辭不去的消息,又說大后天鎮上還有一次面向蓮花鎮十六歲以下童男童女的遴選,正發動大家向東家請求放大伙兒出門去試試運氣。

    云靄也聽見了,提議元照蓮可以暫緩兩天上山,說多增強一分神識,則少一分危險。元照蓮若有所思之下,倒也從善如流。

    這時齊銘華從遠處走來,下人見了忙上前見禮。他可能聽到了下人間的議論,神色間似乎有些不太自然,只淡淡地吩咐元照蓮隨他到書房中為他收拾書本用具。

    都快要上山了,收拾的居然是書本。眾人一聽之下,紛紛露出古怪的神色。離齊銘華最近的元照蓮自然驚訝萬分,一時竟忘了掩飾。她總算是看出來了,這位少爺是真的對修真毫無興趣,反倒獨鐘情于書本。

    吩咐完畢,齊銘華一言不發地轉身離去,元照蓮趕忙緊隨其后。

    在去書房的路上,她忍不住偷偷打量身前三步開外漫步而行的少年。此時她面前看見的已不是他的背影,而是一幅人物屬性界面,上面寫著:

    “齊銘華,靈根屬性:天靈根(五行之火靈根)。”

    她腦海中有些什么東西一閃而過,正出神之際,耳邊突然傳來一聲嗤笑,卻是云靄譏諷道:“你這么入神地看他,可是看出什么花兒來了?”

    “可不是么,確實看出些什么來了。”元照蓮笑了笑。

    “哦?你倒是看出什么來了?”云靄道。

    元照蓮正要回答,前面的人驀地停下腳步回過身來。她下意識抬起了頭,便與齊銘華的目光碰到一塊兒,霎時間只覺得對方那雙眼睛如一汪深潭,平靜之下是隱忍不發的暗涌,不禁一驚,來不及躲閃便聽見他問:“你也覺得我很傻是不是?”

    元照蓮愣住了,過了半會兒才道:“少爺,奴婢并沒有這么認為呀。”

    “可你剛才笑了,不是嗎?”齊銘華目光沉靜中帶著些咄咄逼人。

    元照蓮摸了摸嘴角,不以為意道:“只是留戀塵世罷了,沒有規定所有人都非得要有大道無情的覺悟吧?修真可未必是一件好事。”

    齊銘華一時怔忡,“你也這么認為?”

    元照蓮笑而不語。

    齊銘華見她笑得意味深長,這才醒悟過來,審視她好一會兒,嘆氣道:“你也打算學他們一樣,去求爹開恩讓你們出府參加遴選嗎?”

    元照蓮半帶天真地笑道:“是啊。說不定日后有機會成為同門呢。”反正離開在即,她也毋需諱言。天道難測,這個人若真走上了修真之路,指不定能走多遠,但觀其靈根天賦卓絕,也非池中物,趁著現在稍稍結識一番,結下善緣也是好事。

    齊銘華卻沒有接這個話茬,而是嘆息道:“若你修真之心堅決,我勸你還是趁早另辟蹊徑吧。”

    -------------

    大家幫幫忙,多收藏多推薦一下唄~~新書的成績不怎么樣,太令人桑心捏。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454424_84_841-m
至尊瞳術師:絕世大小姐
作者 陌煙
  24世紀的至尊瞳術師一朝穿越,成了下等小國鎮國侯府被廢的天才大小姐!修為被廢,雙眼俱瞎,家... (馬上閱讀)

其他玄幻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