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本命法寶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哈哈哈……。”

    一陣高亢的女音從絕命崖下傳來,青光恍恍,一行十人從懸崖中踏劍升起,發出笑聲的中年女子年約三十來歲,面容端莊素雅,發挽隨云髻,插著一枝赤金簪,身著素白道袍,手持拂塵,踏劍立于端。

    而身后九位持劍姣美女子散落四方,但有章有法,顯然正是一套劍陣。

    “多年不見,沒想到聶道友還是如此毛躁。”

    中年女子提步下劍,對著金冠貴婦輕輕的蔑笑再道:“暗算晚輩,酷刑凡人,傳出去也不怕同道中人笑話嗎?”

    金冠貴婦重“哼”一聲,怒氣回道:“靜道友可別蒙著心眼瞎臆造,如果我真出手,你真認為你徒弟逃得掉?”

    中年女子出現時,秀妮停止了對尋越的折磨,此時她嬌笑盈盈的欠身解釋道:“靜前輩,剛才只有晚輩同靜妹妹斗法切磋,并無他人插人呢。”

    說著她看向白衣少女,問道:“是吧,靜妹妹?”

    白衣少女不與理睬,徑直來到師父靜嬋身旁,微躬行禮后,低聲快語解釋了一番。

    靜嬋邊聽邊暗自判斷著眼下情形。聽畢,她手中拂塵一頓,藍光閃爍,身旁氣流悠悠升起,仿如燃燒一般。

    “聶虹道友,你不會認為那位凡人是我靜慈仙齋的弟子,想用來要挾我吧?”

    剛剛緩過氣來的尋越,聽到此話,暗自苦笑大感無奈。但他并沒有出言解釋,此時此況,還是靜觀其變為上策。

    聶虹看了尋越一眼,嘴角輕揚,咄笑道:“是不是你門下弟子我不知道,但此子已是鍛體期巔峰,隨時都可進入練氣期,說他是凡人,靜嬋道友難道老眼昏花了?”

    聽到鍛體期巔峰,可以練氣榮升仙師。尋越心中詫異驚喜,什么時候有此能耐他可是一直不知道。

    暗自思考一會,他最終斷定:這恐怕跟自己每天練習的那套練體術有關,很有可能就是仙家鍛體真訣。師父可能就是一位修士,但為什么不坦言告訴自己?

    他想知道的這一切唯有蕭仲才能給出解釋。

    靜嬋定目打量一番尋越,發現確是事實,她也不多做辯解,凝目思索片刻,接下話茬:“聶道友不想放人,那就是有事相商,何不坦言以誠?”

    聶虹嘴角含笑,怡然自得,微移身子,雙手合十并在腰間,擺出一付公平交易的派頭。

    “如果我沒算錯的話,下面正是尋極仙居的靈溢之處,妾身想與靜道友合作探寶,還請收回擺好的水靈陣,不知可否?”

    靜嬋目光微凝,語氣輕蔑著道:“如果聶虹你好生來求我,看在相識一場的情面,我自無不可。但此時,你卻是拿著位凡人要挾我同意,我若答應以后同道中人如何看我?”

    聽此一說,尋越知道自己恐怕性命堪憂,雖然暗自失落,但心里也能坦然受之,必竟靜嬋與他互不相識,非親非故,救他,出于仁慈,不救,無可厚非。

    “你……。”

    聶虹臉色鐵青,氣得胸悶,起伏不停。

    接著她單手一抓,尋越不由自主的順著雪地,滑到她腳下,抬手之間,袖里靈光一閃,一把三尺精美長劍直頂尋越脖子。

    “難道你就不顧他的死活。”

    “你可以殺了他,但是我會讓你身后的弟子全部陪葬。”

    靜嬋厲言震音,目光冷冽,一陣藍光在她額頭慢慢匯聚。很快,一把三寸小劍懸浮在她雙眸之間,劍色純藍,靈光起伏,晶瑩透徹,仿無實體,一陣陣水紋靈氣如波浪般的游走徘徊。

    “本命法寶。”

    聶虹驚呼出聲,心頭大震,眼神復雜無比,飄浮著羨慕、嫉妒、恨,還有悲憤。

    她身后的弟子更為不堪,個個面無血色,大氣都不敢出。

    本命法寶,金丹期以上修士方可培育。

    雖說金丹期就能擁有,但是練制本命法寶的材料珍貴無比,不易獲得。所以絕大多數的金丹期修士根本沒有本命法寶。

    就算是一些散修元嬰期修士,沒有門派的支持,也很難獨立練制本命法寶。

    一個擁有本命法寶的金丹期修士,完全可以抗衡沒有本命法寶和強大靈器的元嬰期修士。

    如此可見,本命法寶的強大攻擊力。

    在本命法寶的攻擊下,聶虹也許能逃走,但他身后的弟子,能逃走的恐怕一個也沒有。

    “如何,聶道友難道想試試我剛培育出的本命法寶藍玲劍?”

    擁有本命法寶,靜嬋根本不懼聶虹一眾。

    聶虹臉色鐵青,心中雖不服,但實力確實不如人,奈何?她唯有咬牙切齒,恨聲揮手道:“我們走。”

    此話一出,她身后眾弟子暗自緩了口氣,心呼慶幸。

    秀妮輕手一揮,纏在尋越身上的玉帶一松,飛回她的手中。接著一陣靈光耀目,聶虹領著眾弟子踏劍而去。

    飛出百丈,聶虹不忘留下狠話:“靜嬋,今日之恥,來日再和你算。”

    “隨時恭候。”

    神仙打架,被牽連的無辜凡人尋越。此時艱難的起身正衣,行步歪斜著來到靜嬋身旁,躬身道:“多謝前輩搭救之情,俗生一介凡子,不敢夸言報恩,唯有銘記于心。”

    當然他也沒忘記白衣少女救助,想著自己多此一舉的那一摟,難免心存愧疚,對她說著感謝話之余少不了夾著道歉。

    白衣少女知道他先前是出于好意救護,并非有意輕薄,輕輕點頭,微笑揭過。

    尋越雖無性命之憂,但被秀妮的靈氣侵體,全身疼痛,宛如刀割,此時全憑意志堅挺不倒。

    靜嬋看在眼里,暗自贊賞,點頭受謝后,手掌翻轉之間,掌心多出三顆紅色藥丹來。

    “這是金還丹,一日服用一粒,三日后你身上的傷就能痊愈。”

    金還丹在修仙界可是有名的療傷藥,價值上百靈石一顆,送出三顆,靜嬋出手倒是大方。

    尋越再次道謝,接過金還丹,二話不說,抬頭就吃下一顆。

    一股暖流順著喉嚨直下,迅速的漫布全身,疼痛瞬息消失。他只覺身輕脈暢,口舌生津,說不出舒坦。

    尋越心中暗嘆金還丹的神妙,想到師父和師姐的病,他決定把剩下的兩顆給兩人,看能否治好他們的頑癥。

    再向靜嬋討要幾顆這種愚蠢的事,他雖然很想,但也知道不能做,再次求藥恐怕只會徒增反感。

    尋越深知仙凡同根不同命,同生不同道。對方根本不愿與凡人過多交集,再番感謝后,正準備告辭離去。

    白衣少女卻出言道:“師尊,徒兒通過方才接觸,覺得這位小兄弟厚重仁義,執念堅定,乃是可造之材。不如收他為道仆,打雜間隙,也可同我們一起修行。”

    “師尊,若菡師姐自然不會看錯,您老就同意吧。”此時,擺劍陣的那九名女子已經圍了上來,一名秀麗女子幫襯著道。

    其余弟子紛紛點頭表示支持。平日里清掃做飯,都是她們在做,若有個道仆,自然輕松不少,何樂不為?

    “他從小就修練了正宗的鍛體真訣,現已登巔峰,恐怕早有道統。”

    尋越聞言,自然要解釋一番。但他并沒有說是蕭仲所傳,而是謊稱年幼時為一道長指路,道長留下一本道書,自己觀書自練。

    如此說辭,并非他巴望著想成為靜嬋道仆,而是感覺蕭仲的隱瞞,自有他的苦衷,沒弄清楚前,不易節外生枝。

    靜嬋對尋越心性也是喜愛,聽完解釋,她面含微笑,指間靈光閃顯,緩緩的點向尋越額頭。

    尋越自然不會反抗,只覺得一陣如清涼山泉般的氣流容入腦中,清神靜識,思緒飄飄,如身臨仙界,道不出的自在安然。

    片刻之后,靜嬋收手輕嘆,臉上滿是無奈。頓了數息,神色平靜的對尋越道:“孩子,你方才是被我的水靈陣吸收靈氣時,強行帶了下去,導致受此磨難。事因我而起,你與我也算有些緣份,這也算是你的仙緣,我可以收你做個道仆,不過……。”

    靜嬋說著停下話,暗自想想,還是決定如實相告。

    “不過你五行平衡,神府封閉,踏入修路恐怕難有成就。但修行之道,機緣福運,品性心悟,萬相齊升。命中注定有時自來之,你日后仙路如何,誰也無法斷定,所以,你自己之事,當自行選擇。”

    有機會隨靜嬋修行登仙,尋越如果說自己不心動,那是在騙自己。

    但要他舍棄重病的師父和師姐而去修仙問道,卻是萬萬不可。此時聽到靜嬋告知他修仙難有成就,他反而釋懷,暗自松了口氣。

    反之,靜嬋若是說他資質奇佳,是個修仙奇才,日后必有成就的話。今日他卻要選擇放棄,心中必會生出心魔,日日生長的后悔念頭,會把他折磨得瘋掉。

    “多謝前輩抬愛,實不相瞞,跟俗生相依為命的伯父和堂姐,此時重病纏身,正當敬孝道之時,我何敢舍親而去。令前輩與眾仙師錯愛,還請見諒。”

    尋越坦誠微笑的說著,神色間并無失落之情。

    “為人之本,首忠孝道,你的選擇并沒錯。修士雖說不用絕情斷欲,但俗事纏身,必會影響心性,修行難長。你乃重情之人,與其跟著我虛渡歲月,還不如回去照顧親人,一家團聚,其樂融融。”

    靜嬋說著手掌微撫,一物來到手中,顯圓形,似木非木,三寸來長,物體上符文交錯,靈光在符文間時暗時明,觀之就知必是不凡之物。

    她拿著送到尋越面前,溫聲道:“此物乃我派練制的靜慈牌,你留在身上,如果再遇到今日之難,也可有一線生機。若日后凡事理清,可拿此物見我,道仆之諾依然算數。”

    尋越當然不會拒絕,接過來連聲感謝,他也知道是離開的時候了。

    一番告別之辭,尋越看著靜嬋眾人御劍遁入峽谷后,收拾起自己的東西,除了掉下懸崖的小鐵鋤,別的都在。整理好,他就快步向村里走去。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092046_22_18-m
劍徒之路
作者 惰墮
  誰說沒有丹藥就不能精進?誰說不會煉器就沒有神兵?誰說挫於制符就沒有戰鬥力?   所謂一劍...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