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厄運之災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蕭依諾立于村口,身上落滿了雪花,嘴唇都凍得發紫,但她卻仿佛失去了冷的感覺,眼光只是焦慮地看著通往雙子峰的小路。

    她也沒注意到,一隊二十來個,裝束皮甲,腰掛刀劍的不明人士,此時正從尋風林里爭吵著向村口而來。

    “寨主,我們此番前來,有要事得做,萬萬不能多惹事端呀!”

    一個肥頭大耳,面容丑陋,恐怕有四百斤重的漢子領頭而行,想來就是寨主。他旁邊落后兩步間,一左一右,各跟著一人。此時,說話的是跟在右邊之人,估摸四十來歲,長著胡須,滿臉滄桑的男子。

    “我說諸葛杰,你咱此般怕死呢?”

    左邊,一位小眼瞇瞇,身形瘦小,年約二十四五歲的青年又接著道:“這個山村只有百多戶人家,加起來也就幾百人,我們去要些食物,他們敢反抗嗎?”

    寨主看向身后的眾手下,個個壯如牛犢,膽氣也就上來了,傲然笑道:“諸葛軍師大可放心,我們只是去吃上一頓,不做傷天害理之事,絕對耽誤不了你的尋寶大事。大不了,咱吃完給錢就是。”

    青年接上話,神氣十足著道:“就是,這幾天從南周跨到北周來,人煙罕見,每天吃干糧,嘴里的口水都快淡出尿味來。如此下去,我怕諸葛杰你說的寶藏沒見著,我們就得餓死了。再說,就憑那些山野村夫,我林海一個人就可以把他們全部收拾掉。”

    “軍師,我等都是武藝高深之人,以一抵百不再話下,你不必太過擔心。哎,其實我吃點苦沒什么,但不能苦了兄弟們呀。”

    寨主臉露義氣之色的道。但他對諸葛杰還是很尊重,當年若不是諸葛杰來投奔,出謀劃策,點子百出,他那有今天的地位和勢力。

    眾啰嘍連聲贊同,高呼寨主英明。諸葛杰也只能無奈搖頭,跟著向尋家村而來。

    剛轉身下坡到村口,一眾人就愣住了,神色不一。因為蕭依諾也正看向他們,如此美色,他們自是各有想法,好壞都有,但敢付出行動的人,當然只有寨主一人了。

    “真沒想到,這等山村會有此般美貌的小娘子。”

    寨主吞著口水,雙手搓搓著,一臉急色,眼光呆滯,丑臉仿如豬頭樣。

    蕭依諾看到如此多的陌生人,且個個臉露色相,眼冒色光,心下自是心慌,連忙轉身向村里去。

    “小娘子等等,我有話想說。”

    寨主身子跳躍幾下,就擋在了蕭依諾的面前,無法想象,這身肥肉怎能有此身手。

    一眾啰嘍此時也圍了上來,把蕭依諾困在了中間,嘿嘿哈哈,調笑不斷。

    蕭依諾心慌意亂,左右被圍,不知如何是好。

    “寨主,我們此時身處北周國境內,且北斗山脈自古傳說有仙師在此。此次行事,還得低調,三思而行,不可惹事生非,招來禍端呀。”諸葛杰拉住寨主,苦口婆心的勸著。

    “哼,諸葛杰莫非把我等當傻子不成?一個村姑,你竟然扯出王朝和仙師來。你以為她是北周公主還是仙師子弟?”

    林海對著諸葛杰滿臉不屑,出語拉起了眾恨。

    “你……。”

    看著寨主和眾啰嘍都臉夾怒意,諸葛杰只得恨然住嘴。

    林海“哈哈”一笑,接著對寨主獻策道:“寨主,此等如仙女般的小娘子,不要多可惜,不如抓回去給你做壓寨夫人如何?至于諸葛杰的事,就讓兄弟們陪著他去,我保證送寨主和寨主夫人平安回寨。”

    寨主此時也被美色迷昏了頭腦,賊笑著道:“還是林海懂我心意,就此決定,打昏扛走。”

    命令一出,眾啰嘍就向蕭依諾出手。

    蕭依諾犯有天疾,雖說跟著蕭仲學過一些防身術,但一不精通,二個身體虛弱,那是這些強盜山賊的對手,還沒來得及呼救,就被打昏了過去。

    寨主眼冒欲光,挺身而出,平時根本就沒做過重力活的他,這回竟然主動背起蕭依諾。一伙人此時也沒了吃飯的心,順著原路就離去。

    可沒走出多遠,一聲怒吼傳來。

    “放下那個姑娘。”

    雖說這伙人以前都是山賊,但自從諸葛杰來了后,出謀劃策,他們卻是換了營生,做起了正當“生意”,打打殺殺的日子已然遠離。此時聽到這聲霸氣怒吼。為之一驚,都差點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回頭一看,只見一位五十多歲,頭發半白的農夫,手拿著一根扁擔,怒容正氣的沖了過來。

    “老頭你找死。”

    林海見只是一老頭,為了表現一番。起身旋體一飛腳,正中老頭心窩。

    下腳之狠,直接令老者一口鮮血噴濺而出,倒在地上不知死活。

    幾個啰嘍還想上前對老頭再次加害,諸葛杰怒罵回來。沒過多停留,這眾山賊快速的向尋風林而去,很快沒入樹林之中。

    留在家中的蕭仲,此時也面臨著一場災難。

    “蕭仲,真沒想到你還能活著,而且還把蕭家小姐養大成人,我對你真是敬佩不已。不過,用你自己女兒的命換蕭家小姐,你真的不后悔?”

    “怎么可能?你們怎么可能找到這里來?不,不,不可能。”

    蕭仲此刻臉無人色,驚恐著語無倫次。

    正面立著五人,為首一位英俊青年,身穿黃玉道袍,風度翩翩。身旁跟著一只綠目三眼巨狼,身后站著四個道仆袍的壯漢。

    “當年被你用計迷惑,我們確實跟丟了蕭家小姐。但老天有眼,我們本來只是尋寶而來,沒想路過此地時,天狼竟然聞到蕭家小姐的體香,你說這算不算是天意?”

    蕭仲聽著,整個人頓時絕望,難道真是天意?

    推著木輪來到青年面前,他心灰意冷,帶著哀求聲道:“放過那孩子吧,她身犯天疾,根本無法修行,何談找你等報仇,為何要趕盡殺絕?何不讓她做個凡人,安渡余生?”

    “唉,我只能說對不起,我也只是奉命行事,身不由己。而且,你所知道的太少了。”

    青年落寞的說完,對著身后四個壯漢一點頭,四人就全屋搜尋起來。半刻,再次匯集時,四人都是搖頭表示沒找到人。

    青年微微一想,就輕拍腳下巨狼,用神念命令它去聞蕭依諾的體味。

    蕭仲知道眼前這只狼名為天狼。味覺強大得可怕,它能把一份味道保存在體內直到死去,十里范圍內都逃不過它的靈鼻追蹤。

    “畜生,受死。”蕭仲上身暴起,雙手陣陣靈光涌現,直向天狼撲去。

    他凝聚起體內不多的靈力,怒勇一擊,想把天狼直接殺死。

    蕭仲知道就算殺了天狼,他們一樣可以等到蕭依諾回來。但這么多年的平靜生活,就是被這畜生打破,叫他如何甘心。想想接下來,蕭依諾將會被帶到魔域,不知道會受到什么樣的苦難,而尋越很有可能將會死在這青年手中。

    就算自己能活著,也是生不如死,還不如此時拼命一搏,殺了這只天狼。

    他心里清楚自己沒能力殺死金丹期青年,也只好將恨之矛頭指向天狼。

    可沒想到的是,天狼并沒有如他所想象般的弱。

    天狼抬頭一怒吼,一道黑色聲波打向蕭仲。直接將他打得飛起,倒在角落里動彈不得,木輪椅破碎,一絲鮮血從嘴角溢出,但他強忍著痛苦支撐起身子,怒目瞪向青年。

    青年看著奄奄一息的蕭仲,出聲嘆道:“你這又是何苦呢?”

    在青年的揮手命令下,天狼在室內覓著蕭依諾的氣味找尋起來,很快它就對著門外叫喚示意著。

    青年也不管蕭仲的死活,一揮手帶著手下向門外而去。

    “南君,如何處置?”手下上前問道。

    “留下一瓶還魂丹,讓他活下去。”

    南君話畢,旁邊手下進入木屋,但他并沒有留下丹藥,而是揮手打出一道黑芒,擊中蕭仲頭部,再丟下張火靈符,轉身而去。

    尋越雖沒有跑著回去,但腳下的速度并不慢。很快他就來到村口,見到了躺在地上不知死活的老者。

    “二伯。”

    尋越認得老頭正是自己的堂二伯,他連忙扶起老者,邊呼叫邊搖晃著,希望能將他喚醒。

    伸手探鼻息,感覺到還有氣出,只是搖不醒。尋越心中大急,想起身上的金還丹,連忙掏出一顆,送進老者嘴中。

    金還丹在修仙界都是有名的療傷藥,救治一個凡人,自然不在話下。藥化入體,老者就醒了過來。看到是尋越,一把抓住他手臂,焦急著道:“尋越,你師姐被一伙山賊給掠走了,正向尋風林那邊而去,快去追著看緊,我去集合村里的男人馬上就跟來。”

    尋越聽之心頭大震,應了老者一聲,就向尋風林飛跑而去。

    但還沒跑幾步,就聽到一陣高呼。

    “走水了。”

    “走水了。”

    “快來救火呀!”

    ……

    尋越順聲看去,更是大驚失色,連番的打擊,令他瞬間淚下,無聲卻悲痛莫名,失火正是他的家。

    “尋越,先回去救你師父。下著雪,留有腳印,我去跟著山賊。把你師父救出來后,同你堂哥尋生招集村里男人,再順著腳印跟上來。”

    方才差點死掉的老者,吃了金還丹之后,雖然臉色煞白,卻已經站了起來。

    尋越知道此時不是客氣的時候,急匆匆就向村里跑去。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3715102_22_44-m
一言通天
作者 黑弦
  有一天,鐵樹開花,春芽冬發。   有一年,大河倒轉,漫天白鴉。   有一世,善惡不辨,...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