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王的女人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近日有一則轟動的新聞擾亂了卡瑪利拉王廷一貫的平靜。

    “啊,聽說陛下抱了個女人回來,她是誰?”

    “黑發的,是復生族,難道是寵物?很美嗎?”

    “不知道,也許是陛下的女人?”

    “不會吧……陛下不是queer(BL)?”

    “臉,臉長得如何?”

    “沒看到……”

    ……

    盡管各種猜測紛紛新鮮出籠,但引起輿論關注的女主角卻硬生生沒有露過一次面以滿足圍觀群眾膨脹的好奇心。

    這一日當冬日的殘陽墮入地平線之下,最后一絲陽光銷聲匿跡的時刻,血族的夜生活開始,整個世界仿佛都活了過來。

    明菲也在一片黑暗中醒來,混沌的腦袋漸漸清明,四周死一樣的寂靜讓人心慌不已。她輕輕動了下手指。

    渾身僵硬,像是死過一次又被重新灌注了冰冷血液的傀儡。

    她嘗試挪動身體,手指碰到了玉制的寒涼物體,順著往上摸,很快觸碰到了頂端,上空被罩住了。

    她張開雙手,嘗試推開上方的阻礙物,沒有想象中那么費力,一線微弱的燭光透過半闔的棺蓋照了進來。

    明菲瞇了瞇眼待適應了光線后,這才將整個棺蓋推開,坐起身來,跨出一條腿踩在地面,絨絨的地毯觸感很舒服,再跨出另一條腿,她站起身來,回身看向自己出來的地方。

    一口剔透的上等白玉棺木,流線型的的華麗棺木整體在燭光的輝映下散發著流光溢彩,與珠寶相較也不遑多讓。內里鋪著厚厚的絲絨,似乎是不愿安歇在這里的人磕碰了分毫而專門準備的。

    明菲如同瞬間被奪去了呼吸的能力。

    有什么比以為自己活著卻死了更讓人措手不及?

    她臉色發白,踉蹌著后退了一步,卻撞上了身后的梳妝凳,一個趔趄重重的摔在了房間質地精良的地毯上。

    有了地毯的緩沖,這一跤的動靜不大,并沒有驚動門外的女仆。

    明菲扭頭看向身后,巨大的梳妝鏡里映出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女人。烏黑光澤的長發垂到腰際,發尾微微翹起。略顯凌亂的劉海之下是有如深不可測黑潭的眼睛透出了脆弱的迷茫。沒有血色的唇形僅是一層淡粉,身著黑色晚禮服,露出膚如凝脂的雪背。

    她眨眨眼睛,鏡里的女人也眨眨眼睛,這鏡里的女人赫然就是她自己。盡管在她的印象中自己不過是一個五官秀氣、臉上還長了幾顆青春象征物、身材稍稍圓潤的普通人類女孩,遠沒有鏡里女人來的讓人過目難忘。

    也許這就是成為吸血鬼的好處?在人原有的基礎上最大程度的美化了外形。

    是的,她的記憶在此刻全數回籠。

    她憶起了,在那個朦朧著昏暗曖昧光線下,氣氛浪漫美好的夜晚,她引誘蘭斯初擁了自己。這是她的選擇,為了擺脫成為別人手中棋子可憐命運的唯一出路。她已經覺悟到了身為人類的自己在對上蘭斯或者是其他任何一個血族都沒有一絲一毫的勝算,為此她甘心化身血族,卻沒有想到剛被初擁成為新血族后的人在一段時間內整個人都會陷入最原始對血的渴望中無法自拔,理智在這個時候失去了作用,她自保的初衷沒有了意義。

    她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腦海里的記憶空白了一個時間段,應該是自己化身血族毫無理智的那段時間吧。

    回憶起前因后果,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她感覺到自己唇齒間有著濃烈的血腥道味,如此令人作嘔。整個房間似乎都彌漫了一股令人窒息的血味。

    夜幕沉降,光與影透過一片占了整個墻面雕琢著精細鏤空繁復花紋的哥特式窗發生著變化,是路燈亮起了。

    明菲壓下心頭不斷翻滾著的惡心感,踩著茸茸的地毯,向著窗戶的方向走的很快,長及腳踝的裙裾在這樣的步速下飄蕩撩撥著她的小腿癢酥酥的,此刻卻無心理會。

    她扭動窗戶的閥門,踮起腳尖,伸長手臂奮力向上勾住了那貓眼石的鎖鏈,啪的一聲,整扇窗戶像卷簾一樣自動收了上去,窗戶大開,干冷的寒風呼嘯著迎面刮來,帶走了一室的溫暖,明明那么的冰冷,她卻覺得比之前暖洋洋的室內更加的舒坦,她心頭的惡心感減輕了許多。

    此刻有個念頭在心底瘋長,引誘著她爬上了窗臺,低頭向下看去,一排排婆娑著的長青樹呈包圍式保護著一片片禿了枝椏的樹木,而林間蜿蜒的碎石路上此時杳無人跡,但觀整整五層樓的高度讓她打消了從這里跳下去逃跑的念頭。

    逃離無望,疲倦感襲來,這是心理上的不堪負荷,她抱膝坐在窗臺上,兩手呈現保護自己的防備姿態,看著外面這個陌生世界里了無生機的花草樹木,望著天空中只露出銀白鐮刀的月亮。晶瑩剔透的雪花洋洋灑灑飄落。

    她和這個世界,格格不入。

    埋頭入膝,眼角有什么悄然滑落,那是吸血鬼獨有的血淚。

    血淚巧合的落到了無名指的戒指上,一道光芒自她的纖指中乍起。是那枚蘭斯所送的定情戒指——血色十字,她一直都狠不下心還給他。

    腦海中哄哄一陣嘈雜的聲音驟響,就像世界全盤轟然倒塌,眼前的冬日景色消失殆盡,取而代之的是完全迥異的夏日風景,一輪紅日高掛天空。最神奇的是,這里的陽光竟然對血族沒有任何殺傷力。

    還有幾棵歪脖子樹下是雜草叢生的連綿山頭,一條延綿的小溪纏綿在山腳下,找不到源頭。她順著溪流看去,只見小溪最終匯入了一處海灣,前方是一望無際波瀾壯闊的大海,咸澀苦腥的海風吹來,赤裸的腳下不再是地毯的觸感而是土壤的松軟,這一切如此真實,真實的如此詭異。

    她不自覺蜷縮起腳趾,忽然感受到腳下似乎踩著了什么,退開一步,蹲下身子,看到土里埋著不知什么,只露出了一角,她在周邊撿了一塊尖銳點的石頭向下挖了挖,然后覺得差不多的時候又伸手去拔,拔不動,明菲怔忪了下,心里想著再試一次,如果還不行就放棄。她的好奇心有限。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6_869-m
末日之無限城
作者 雪鳳凰
  退役少校巫千璇憶起前世作為神階強者的記憶,同時面對突來的末日。   且看她如何在末日中與家... (馬上閱讀)

其他異界奇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