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 1 當我代替你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我知道我只是一個替代品,只是替代姐姐來這所學校的,甚至,我連替代品都不如,因為姐姐有爸爸的愛,而我,什么也沒有。

    我是邊艾。

    車窗外的樹勻速地倒退著,車子飛馳在斑駁的樹蔭下,記憶在腦海中不曾抹去,可再一次出現在這里,我已經找不到五年前的那個地方了,不知道是未曾經過,還是不敢想起。爸爸也已經沉默了好久了,從踏入這片土地開始就沒再講過話,一日既往的平靜,不,遠不止是平靜。車里的空調開得很大,好冷,可我分明看到爸爸額上滲出的汗,一粒粒的,刺痛我的眼。

    “艾艾,到了。”

    我從夢中醒過來,打了一個寒戰。一下車,陣陣熱浪襲來,帶著夏日的窒息,悶在胸口,知了的叫聲清晰地傳入耳朵,刺耳。可惡,頭好痛啊,是太陽太烈了嗎?

    這就是我要度過四年的大學了,曾經不經意說過的話就這樣應驗了。中規中矩的建筑,一眼便能看到赫然豎立的圖書館,玻璃反射的陽光帶著夏日的疲憊,那緊閉的大門似乎并不期待我的到來。到底是怎樣的誘惑,能讓我沒日沒夜地付出了那么多心血,可現在真的站在了這里,原來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喜悅。

    迷離間,迎面過來一位大叔,有些臃腫卻風度翩翩,明明是這大熱的天,卻穿著藏青的西裝長褲,那擦得锃亮的皮鞋仿佛在宣告他不平凡的地位。他大笑著和爸爸緊緊地握了握手,似曾相識的畫面。

    太陽光照得我張不開眼,頭更加脹痛了,仿佛要撕裂了一樣,神經時不時抽動著,暈乎乎的。

    “艾艾,吳叔叔是學校的校長,也是爸爸的好朋友,有他照顧著,我也就放心了。”爸爸滿臉堆笑,就像平時見到客戶一樣,不知道是真心還是假意,但我知道,這樣的笑永遠不會沖著我了。

    我打起精神,面無表情地說了句校長好,比起喊叔叔,我似乎更喜歡這樣沒有感情的稱呼,至少,不用顧忌太多,不用牽絆太多。

    “艾艾,咱們見過是吧!還記得我嗎?”吳校長沖著我笑,和藹可親,肥肥的下巴把他襯得活像彌勒佛,與消瘦的爸爸截然不同,“沒想到都這么大了,跟若若好像啊!”

    “是啊,是啊……”爸爸笑得很尷尬,我也很尷尬。我應該想到的,來到這里,意味著什么,僅僅是完成姐姐未完成的事情罷了吧,既然是一個替代品,就不該奢求什么的。

    吳校長又看向我,風吹亂了他原本就稀疏的頭發,看著竟有些滑稽。“艾艾,要去學校逛逛嗎?你姐姐最喜歡去湖邊的咖啡廳了,也去坐坐吧……”

    爸爸看了眼手表,緊皺的眉頭就沒有松開過,我知道,爸爸的時間是緊迫的,至少對于我是這樣,我還有什么資格浪費呢?我搖了搖頭,只想快點把事情都辦好了,找個地方好好休息一下。

    去校長室的路上,吳校長不停介紹著沿路的建筑,每一段歷史,我應該不陌生的,那一排排的法國梧桐,遠處矗立的幾棵巨大的香樟樹,是否還有我刻下的字?

    悶熱的風像是卷著火球,樹葉發出輕微的窸窣聲,花花草草都被曬得沒有了力氣,垂著頭,似乎在向這欲走還留的夏天妥協。

    頭突然猛烈抽動了一下,眼前的景象開始旋轉起來,吳校長的聲音在也耳邊越來越模糊,越來越遠,突然覺得眼前好黑,我似乎是站在一片軟綿綿的土地上,腳也軟了,仿佛置身無邊的黑洞中,爸爸,你在哪里?

    “還好只是中暑,讓她多休息一會就好了,你不要太擔心了。”是吳校長在說話,擔心,爸爸怎么會擔心我,會有人擔心我嗎?迷迷糊糊中睜開雙眼,眼前是完全陌生的畫面。這是哪里,這么多的書籍,這么舒適的環境,應該是校長室吧。爸爸和吳校長在外面的房間聊著天,斷斷續續,卻清清楚楚。

    頭已經沒有剛才那樣昏脹了,也不想再傻子一樣對著天花板發呆了,可我怎么全身軟綿綿的,一用力,頭還是抽筋得疼,唉,算了,還是安安穩穩躺著吧!

    “邊策啊,這幾年過的怎么樣?聽說你又結婚了,生意也越來越紅火了啊!”吳校長的聲音透過玻璃移門傳進來,看來想好好睡覺是不現實了。

    “啊,是啊!還記得胡婷吧,她現在是我老婆了,后來我們還生了一個女兒,周歲了,叫邊萌。我們結婚那會兒你剛好出國考察,可惜啊,沒喝上喜酒。不然就可以乘機好好聚聚了。”

    “真的?高中的時候,你跟胡婷是我們班最登對的了,想不到啊!可真是有緣千里來相會,改天我一定登門拜訪!”

    “哎,怎么好讓你走這趟啊,艾艾還要承你照顧呢,應該我們全家去拜訪你啊!”

    “瞧你客氣的,咱倆這么多年朋友了,還計較這個?再說了,看到艾艾就像看到若若一樣。若若那么優秀還那么懂事,我可真是把她當女兒啊,我相信艾艾也是一樣的!”吳校長自顧自地笑了起來,夾雜著幾聲嘆息與苦笑。

    爸爸也附和著,僅僅是附和著。

    唉,我怎么能跟她比呢,如果我有她一半的優秀,爸爸就不會對我這么冷漠了。

    有人在敲門,是的,有人進來了!

    “校長,邊艾同學的入學手續已經辦好了,宿舍也安排好了。”是一個女孩子的聲音,那么自信,那么陽光。

    我聽到爸爸的咳嗽聲,“老吳,實不相瞞,小女兒身體不好,公司還有一堆事情等我處理,我這次也是抽空出來的,既然已經都辦妥了,那我就先走一步了。艾艾就拜托你了,真是不好意思啊!”

    “邊策,你盡管去好了,艾艾就交給我了,不用客氣。對了,你再去看看她吧,道聲別。”

    “不了,就讓她睡著吧!”我聽到爸爸起身離開,我知道他不會進來哪怕看我一眼,可眼淚還是不爭氣地流了下來。

    爸爸走了之后我便走了出來,看著門口,爸爸走的時候,有沒有往我那里望過一眼,哪怕,只是不經意地撇到?

    吳校長是知道爸爸的心思的,他看我的眼神里充滿了同情,很多人都說,我偶爾沉寂的樣子與她很神似,也許,吳校長同情的并不是我,而是活在我身體里的她。

    短暫的道別后,我來到了六期宿舍,61樓,102室,我將要度過四年的地方!

    悶熱的夏天不知何時才真正地能過去,從陽臺吹進來的風帶著太陽的余熱,像是個蒸籠,卻泛著塵土的氣息。墻壁上還有上幾屆留下的海報,大頭貼,像是老照片一樣,訴說著別樣的情懷。

    打掃櫥柜的時候,看到門上貼著一張字條:“嘿,小妞,這地盤就交給你了哦!”我不自覺地笑了笑,聽帶我來的人說,以前是住的大四,真希望我離開這里的時候,可以也帶著這樣的天真與瀟灑。

    忙碌了很久,才把床鋪好,灰塵擦盡了,腰酸背痛卻也很是高興。太陽已經開始慢慢西下,才想起來,是時候吃晚飯了,可似乎沒有一點餓的感覺,也許,沒有時間去想別的事情,也是一種幸福!

    我走到陽臺上,欄桿已經生了銹,晾衣架上還有一個衣架,飽經風霜一樣隨著風擺動。前面是一條窄窄的水泥路,坑坑洼洼的,看來是有些年頭了。路的另一邊,是一條不寬不窄的河,與其說是一條河,不如說是一江死水,上面漂浮著枯葉,還有些許垃圾。河邊雜草叢生,豎著禁止游泳的牌子,字跡已經被銹蝕得模糊不清了,看著有些凄涼,想來是個無人問津的地方了。

    突然想起,邊若以前住在哪里呢,也是六期宿舍嗎?我眼前的場景她是否熟悉?她是否走過我的門前,在不經意間抬起頭往里瞥過一眼?她是否也如我一般,手扶著欄桿,看著夕陽西下,等著黑夜來臨?

    隔壁樓的一個女孩子走到了陽臺上打電話,帶著北方的口音,向爸爸媽媽訴說著孤獨與不適應,講著講著,竟然哽咽了,最后,蹲在地上哭了起來。似乎電話那頭的家人也很心急,女孩子不停地應著什么,沒一會兒就又笑了,回到了房間。

    我莫名哀傷,此刻家里是什么樣子了,阿姨應該在快樂地準備晚餐了吧,少了我,大概自在了許多。開了一天的車,爸爸是不是累了呢?是不是已經泡過了熱水澡,正抱著萌萌,逗她開心?

    可是我呢,孤身一人在這里,爸爸連走都不愿意見我一面,他是否會想起,我醒了嗎,到宿舍了嗎,吃飯了嗎,還有,想家了嗎?我知道,不會的,因為我不是她,我什么也不是,只是代替品,無法丟棄的代替品。

    當我代替你,我以為我會收獲到你的幸福,原來并沒有,看著我這樣,你會不會難過,邊若?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726353_82_824-m
軍少的學霸甜妻
作者 福七七七
  重生學霸小甜妻,智慧美貌數第一。   軍少不嫌媳婦小,一口叼來吃到老。   上輩子被親... (馬上閱讀)

其他現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