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跨時空交易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窗外,仲夏午后的陽光遷怒般地恣意火辣,屋內,小雛菊窗簾拉得密密地毫不透風。鮮于薇雪蜷縮在薄薄的蠶絲被中,像一只蛹。室內空調的冷氣打得過足了,然而此刻她睡意正濃——確切地說她正夢到了緊要關頭——只下意識地將被子裹得更緊了些。

    “為什么偏偏找我?”鮮于薇雪——夢中——凝視著眼前那張美麗到妙不可言的小臉,再次好奇而警覺地發問。

    “因為我已經沒有時間了,我在此游蕩了整整三天,只遇見了你。而今晚子時,就是我的大限。”秋無塵不急不緩地說著,表情依舊沒有任何變化,仿佛一切并非生死攸關,甚至跟她本人都沒什么直接的關系。

    這種沉靜寡淡的態度令鮮于薇雪不得不再次疑竇暗生——在她有限的生活和記憶里,還真沒見過一個視死如歸的人。

    亭亭玉立在她面前的這個少女,跟自己年齡相仿,但自始至終保持著一副淡然不驚的神情,超逸啊!沒錯,她有著令人驚艷的臉蛋——簡直不像人,就像PS過的。身高跟自己倒差相仿佛。但是,身材么...看不出來,因為她穿著的那身白麻粗布裙裝,純屬遙遠年代里那種盜墓級的‘戲服’!

    “可是,為什么我非答應你不可呢?我雖然長得沒你好看,但是也還算混得過了啦,化化妝差強人意算得上是個美女了。我為什么要冒那么大的風險,大老遠地跑去你那個對女人來講很不文明的年代,就純粹只為了得到你那張臉?”鮮于薇雪穿越書也沒少看,人家通常都是本體跟宿主同時死亡才有可能發生類似事件,而且事發概率也微乎其微,搞不好都有穿到一半一同死掉的呢,只是人家沒法講出來了罷了。

    “我剛才說過,你不需要永遠待在那里,你也可以隨時隨地回來,只要在兩年的期限里幫我完成家師交代的那個任務就可以了。”在秋無塵單純的眼睛里,世界沒有好壞,人無善惡之分——原因很簡單,因為她自幼由師父古然伊帶大,從小生長在山野之間,與蛇狼為伴,花泉為友,從未踏出過秦嶺半步。因此她在表情上,根本不知道還有什么喜怒哀樂可以區分——而這一切,都不是活在當代的鮮于薇雪小朋友能夠想像和理解的。

    “你說來說去,那個任務究竟是樁什么事情呢?”

    “我過了今晚寅時才能打開家師給的手札,那上面一切都有詳盡說明,但是恐怕到時只能由你替我打開了。”

    “這么說,連你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嘍?那樣我會有生命危險嗎?”這一點才是鮮于薇雪最最擔心的。她所能想到的負擔,也就僅此而已。

    “當然不會!家師當年是武林最頂尖的高手之一,現在隱居山野已久,但是她老人家的武功卻一直在精進,而我已盡得家師真傳,你可以全然放心自身的安危。”秋無塵不會撒謊,不會吹噓瞎掰,她說出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

    “那么...”鮮于薇雪眼珠亂轉,想看看她的身手。

    秋無塵耐心地等待她把話說完整。

    “好吧,表演給我看看。”鮮于薇雪見秋無塵拎不清,就只好自己多花點口水擔待她不通世故的稚拙。

    “表演?”

    “就是讓我看看你的、功夫。”薇雪有點想翻白眼的沖動。

    秋無塵悄無聲息地走近薇雪,伸出柔若無骨的小手,只輕輕一托,卻猝不及防地讓薇雪凌空翻了三個大跟頭。

    鮮于薇雪原地站定,眼前還在天旋地轉,但是她切身體會到了——自己剛剛眨眼之間竟然飛到了半空,還連打了三個滾?!

    “好吧、好吧!你厲害!你牛X!”鮮于薇雪閉緊雙眼等待頭暈過去:“我還有一個小小的要求,那就是,呃...這么說吧,你比我長得正點確實不錯,我們身高也差不多對吧,但是我發育得也還挺可以的,我想我不可能只為了你那張臉卻辜負了自己這副好身材。”

    秋無塵聽個半懂,站在那里,低頭看了看自己。

    鮮于薇雪知道這事很怪異,這個要求提起來也夠瞧的,但是既然秋無塵打算讓她穿越取代,那么對面這副絕色皮囊就是以后的自己了,所以,她一定不能讓自己有任何‘閃失’。為此,也只有硬著頭皮刨根究底了。

    “喂,你把衣服脫了。”薇雪斗爭了一下,只能這么講了,怪不好意思的。

    “你說什么?”

    “你讓我看看,如果你沒發育好,我想我也不能接受的。”薇雪想不通秋無塵為什么非要她把話說得這么露骨。應付古人,看起來還真不是一樁簡單的事情。

    秋無塵聽懂了,還真聽話地抽絲剝繭,乖乖地把自己完完全全赤身裸體地呈現在鮮于薇雪的面前。

    薇雪當然都看見了,而且還看得一絲不茍,越看越驚訝,越看越花癡,一直到腦子停電、滿嘴口水!

    這個秋無塵必定是造物主美夢乍醒時一記偶然的偏心眼,才一不小心讓她來到世間的吧!

    這個肌膚跟她臉蛋上的一樣光滑柔嫩,說冰清玉潔都嫌庸俗普通。符合黃金比律的窈窕身段,嘖嘖,更了不得的是那前凸后翹,別說男人,連女人見了都忍不住想上前揩把油!

    “好吧,算你通過了。”薇雪的小心肝一陣狂喜到發顫,連那驚訝都沒有全部褪去。

    “你的意思是說,你應允了?”

    “等等!”薇雪伸出手,掌心向外做出示意,她忽然又想到了什么。

    秋無塵本來就站在那里。

    “你別動,別打我哦,不然我就不答應你了。我只是想再驗一驗,看你有沒有用什么江湖上的易容術什么的!”說實在,薇雪的雜書真沒少看。

    “家師倒是曾提起過,只是無塵并不會。”

    薇雪把秋無塵的臉轉過來扭過去,又捏又揉,好像秋無塵只是流水線上的人偶娃娃,她則是質檢員——除了真心驗看,就像買貴重物品一樣,另外一個原因,是秋無塵小臉蛋的手感真沒得說。最后,薇雪松了口氣,她沒有發現任何造假行為的痕跡。

    “唔,很好,成交!”鮮于薇雪腦瓜一熱,拍板了。

    “我等你。”秋無塵說著,忽然像白色的鬼魅一般,消失在那茫茫的夜色之中。

    “哎——”鮮于薇雪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可是已經來不及了,首先秋無塵不見了,其次,是她把自己喊醒了。

    “哦喲,天吶,剛才怎么回事呀?”鮮于薇雪拍拍小胸膛,看到自己安然無恙地躺在自己心愛的粉色大床上:“怎么是個夢呢?真是的,教人白高興一場。”

    鮮于薇雪,芳齡18,本市A大大一新生,這個暑假過完就要入學。她喜好一切非主流活動,常被老媽鮮于鈴冠之以不務正業的惡名。她胸無大志,唯一的也是她到目前為止這一生絕無僅有的遠大抱負,就是成為A校聲名在外的校草蕭明軒的老婆,雖然這個美到花癡的愿望明顯就是癡人說夢,但是薇雪堅定地認為,有愿望總比沒有的強。

    就在薇雪唉聲嘆氣掀開被子的一霎那,她的目光捕捉到床沿上的一樣東西:一根破舊的紅繩,就像小時候在鄉下看戲,戲服上的那種紅線穗子,但是已經舊到黑乎乎油膩膩的那種。紅繩上拴著一塊相貌奇異的寶石——說它是寶石,是沒有辦法,它的色澤像琥珀一樣,長度2公分左右,份量還行,拿在手里有感覺卻不沉,可是形狀卻怪異到了極點,是新月形的,但是只有頭沒有尾。哪種寶石長成這副模樣?

    薇雪把它拿起來,忽然想起夢中的情境,那個叫秋無塵的古人,脫光了衣裳之后,那白嫩的脖子上戴著的不正是它嗎?

    一陣陰風襲來,薇雪禁不住渾身一抖,寒毛都豎起來,心想:夢里的一切難道會是真的?

    可又一想到秋無塵那張臉,那身材,真是美色當前——這么說,好事情讓我攤上了?

    這么一想,打架的牙齒很快就停了下來。

    她把那塊怪怪的琥珀,估且稱之為新月珀吧!她嘗試著把新月珀往自己頭上套進去,然而詭異事件就這么發生了,薇雪只覺脖子一涼,這塊石頭竟自己滑到她脖子上去了,像是有生命的一般。

    薇雪聽見自己的心咚咚跳得厲害,節奏感強到連自己都無法控制。她一動也不敢動,生怕手一挪,自己就飛進黑洞,去到某個不知名的時代!

    漫長的五分鐘過去了...又漫長的十分鐘過去了...緊張啊,一切的緊張都在不言中。鮮于薇雪骨碌著眼珠子,周圍一切仿佛都沒有變化,什么都沒有變。她這才稍稍松了口氣,掏出縮在老里面的小膽,先動了動腳趾,然后是坐麻了的腿,在確定一切安好如初之后,才開始仔細地回憶剛剛的那個夢。

    對呀,那個秋無塵不是說過,還有個口訣的嗎?好像是句詩,叫什么來著?——官柳低金縷,歸騎晚,纖纖池塘飛雨,斷腸院落,一簾風絮。

    哇哦,薇雪開始沾沾自喜起來,她竟然能背出來耶,這么晦澀難懂的古文!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6516914_82_822-m
重生醜女翻身:帝少甜寵鑒寶嬌妻
作者 沈君婉
  (異能+鑒寶+甜寵+一胎二寶+爽寵文)喬以安重生回到十二年前,那個被人下|藥和陌生男人滾床... (馬上閱讀)

其他豪門世家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