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角落(肆)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十分鐘過后,我們一起去了學校的飯堂。擁擠的就餐高峰期漸漸消退,飯堂里到處扔的都是吃剩下的飯碗和用過的餐巾。

    “怎么樣,你想要吃什么?”我問她。

    “嗯,讓我想想看。”她一邊看著貼在飯堂墻上的菜譜一邊問我:“你們平時中午吃些什么呀?”

    “學校飯堂里的飯,我都吃遍了。能填飽肚子就行了,沒什么可吃得。我平時中午就夾個餅,喝碗稀飯湊合了。”我答道。

    “那樣能吃飽嗎?”她露出關心我的神情。

    “我一點胃口都沒有,吃什么都沒有味道。不管吃什么,只要能抵住餓就行了。”說完后我表露出無所謂的表情。

    她想說些什么,卻最終沒有說出口。我向她提議隨便吃些就行了,她也沒有再說什么。

    我買了兩碗稀飯,然后問她要夾幾個餅。

    “三個吧。”她答道。

    “不會吧,這么能吃。你就不怕會長胖?”我有些詫異地問道。平時我只吃兩個就吃不下去了,看她的身材應該超不過九十斤。怎么會有這么大的胃口呢。

    “你別管,買就是了。”

    我一共買了五個,我吃了兩個。然后一邊喝著稀飯,一邊看她吃。她像幾天沒吃飯似的,把嘴里塞得滿滿的。臉也被撐得鼓了起來,很困難的咀嚼著。

    “你吃慢一點,又沒人和你搶。再說,又不是什么好吃的東西。”

    她的嘴被占著,嗡嗡嗡的說了些什么,我沒聽懂。

    “你還是先吃飯吧,吃完后再說話。”

    她把剛才嘴里的咽下去后沒有說話,一直到全部吃完。她跟我要了張面巾紙,擦完嘴邊的飯渣后給我打個手勢:“走。”

    我們出了飯堂。她向前面走著,我只有跟著她的腳步。

    “你現在要去哪,回家嗎?”我問道。

    “我不想回去。”

    “那你不睡午覺了嗎?”我感覺到有些困,想回去睡一會。雖說說午休的時間很短,睡不了多長時間。而且睡起來后感覺更累,但一想到整個下午都要在炎陽的照射和老師的嘮叨中度過。就覺得一定要睡一會。

    她沒有回答,而是徑直在路邊蹲下。

    “你真的不打算回去睡午覺了。”

    “你要是想睡的話,就去睡好了,不用管我。”她看起來有些失落。語氣淡淡的對我說。

    每次她想要求什么的時候,就是這個樣子。我早都習慣了,總是一副長不大的樣子。看這架勢她還真是不打算睡了,把她一個人扔下我獨自去睡覺。這樣的事情我總覺得我做不出來,就只好隨她了。“你說吧,現在想干嘛!”

    她一下子站了起來。她知道我肯定會答應的,立即又是一副開心的表情。“我們出學校外面去轉轉吧。”

    “你可真會挑時間呀。現在是中午,你不嫌熱。再說,現在你能出去,我又出不去。”我說。我是住宿生,星期一至星期五是不能從校門口出去的,校門口專門有看門的人檢查。如果想要出去的話,只有去學校操場的后墻翻出去。何曉曉她是在自己家住著,有學校給發的通行證,可以直接在校門口出去。

    他聽到我說這話,走到陽光直射的地方又蹲在那兒,對我說:“你要是不去的話,我就在這兒待到上課!”

    “行,你厲害!我們走吧。”我還能說些什么呢。

    我本來說讓她去校門口出去等著,然后我翻墻過去找她。但她偏要和我一起去翻墻,我看著她比我矮半頭的身高說:“你翻不過去的,你還是乖乖走正門吧!”

    “我就要翻!不管怎樣,今天你都要把我從墻這邊弄到外面去。哼。”她不服氣的向我撅嘴。

    學校的圍墻年久失修,已經被各屆的學生翻得矮了半截。我們來到最佳翻越的地方,何曉曉面露吃驚的神色說:“我還以為有多高呢,就這么矮!”

    我看了四下沒人,然后對她說:“快,你先上。”

    我還本想扶她一把,沒想到根本不需要我幫忙,她已經過去了。動作看起來比我都利索,真看不出來呀!

    我準備了一下,也翻了過去。

    何曉曉見我出來,故意揚起頭。說:“小意思嘛!”

    “好了,我們現在去哪里呢。”我問道。

    “跟我走就是了。”

    我跟著她繞著鎮子走,我們只是不停的走沒有任何交談。我本想說點什么,卻見她好像沒有要說話的意思。也不好開口,就這樣我們一直走著。

    在超市門口的時候她說要吃冷飲,我就進去買了兩個蛋卷出來。“嗯,給你。”

    “不夠,我還要,再買兩個。”她說。

    “一次別吃那么多,不然會生病的。”我勸她說。

    “我才不管什么生病不生病,我現在就要吃冰激凌。”

    我沒再說什么,又去超市買了兩個。我出來時,她對我說:“如果我真的生病了,不是有你照顧嘛,怕什么呀,是不是。”

    我說當然。她一手拿一個的吃冰激凌,我還幫她拿一個。

    等她吃完的時候,我們走到了鎮子的東邊。鎮子的東邊有一條可能是幾十年前已經干枯的河流。看起來以前應該是條蠻大的河。現在那里再也不可能有水流過了,已經被變成了種著莊稼的耕地和滿是石頭的荒土。連接鎮子有一座橋,橋上面時不時有汽車經過。

    “我們已經走到頭了。”我提醒她說。

    “陪我去下面吧。”

    干枯掉的河流形成了一條綿延望不見頭的巨坑,差不多有近十米深,寬也大概有六十米左右。架在上面的橋也修得相當寬大,因為通過鎮子的這條路上專門通行大型貨車。通往干枯河流的底下有一條小道,住在周圍村子里的人經常來往這條小道。

    我們通過小道下到河底。這個時候,陽光正是一天中最毒辣的,像要把世間的一切都融化掉一樣。

    “我們去橋墩子那里吧,那邊沒有太陽。”何曉曉指著橋底下對我說。

    這座橋有四個橋墩,在河底留下大片陰影。.

    我們走到橋墩邊上的陰涼處,一下子比剛才涼了許多。這里四處散滿石頭,無論是比人大得多的石頭,還是如指甲蓋般大小的,到處都是。

    “就坐這吧。”何曉曉說。

    我們在第二個橋墩下面靠著一塊大石頭坐下。“怎么想起來這里。”我問她。

    她有些俏皮的回答:“我只是想找一個看不見別人,沒有人打擾的地方。只有你和我兩個人待著!”

    “這里正合適,對吧!”我說。如果是其他女孩跟我說這么肉麻的話,我想我會感到不好意思的。但是何曉曉說這樣的話,我早都不知道聽過多少遍了。

    她深吸了一口氣,又長長地嘆出來。用手撥弄著頭發,對著我眨了眨眼睛。然后一邊用雙手托在下巴上,一邊有意的睜大眼睛問我:“說實話,我長得好看嗎?”

    我盯著她看了一會說:“你的嘴邊有奶油。”

    “哦!有嗎,你幫我擦掉!”她撅起嘴。

    “我拿什么擦呀,你自己用舌頭舔掉。”我說。

    她向我小小的吐出她粉紅色的小舌頭做了個鬼臉。然后伸出來舔左邊的嘴角,我提醒她在右邊。她又慢慢的用舌頭舔向右邊,最后將嘴邊舔了個遍。問我:“還有嗎?”

    “嗯,沒有了。”我答道。

    她又用手擦了擦嘴角,說:“回答我的問題,我長的好看不好看?”

    “這個嘛,每個人都有自己喜歡的類型。有些人覺的好看,而有些人就覺得一般。”

    “其他人我才不管呢,他們愛怎么覺得是他們的事。我只問你覺得我好看嗎?”

    “我嘛!嗯,我覺得還蠻好看的。”我如實的回答。

    她饒有興趣的看著我說:“那樣的話,就是說我是你喜歡的類型哦,對吧。”

    我深吸了一口氣:“你是非要我說‘我喜歡你’嗎?”

    “你就是說著騙騙我又能怎樣,女孩子聽到有人說喜歡自己。心里總是會很開心的嘛!”何曉曉有些生氣的對我說。

    “好吧,我喜歡你。”

    “要認真的說,很真誠很真誠的那種。裝也要裝得專業一點嘛。”

    真算服了她了,我心想。我裝出很真誠的樣子。“你知道嗎?我喜歡你。不知道是從什么時候開始,我覺得如果見不到你,我就我就很失落。我喜歡看到你開心的樣子,看到你笑。你知道嗎,你笑起來的樣子最好看。如果看到你難過,我就想緊緊抱著你,然后對你說‘不管有什么事情令你難過了,你都要記住我會永遠和你在一起。不管你什么時候覺得傷心了,希望你心里明白在這個世界上還有我會永遠對你好。’因為我喜歡你。”

    說完這些話,我都被我自己嚇住了。這都是我在哪里看到的東西!這么惡心,我居然隨口就說出來這些話。說完后我看著何曉曉,心跳的很厲害,我不敢相信這些話是我說出來的。但我努力讓自己的臉看起來很真誠,可是我想我的臉看起來應該很糾結。

    何曉曉比我想象的更加詫異,目瞪口呆的看著我。“你在說些什么!”

    “是你非讓我說的。”我感到有些尷尬。

    接下來我們陷入了沉默。何曉曉用手環抱著腿,把頭輕輕的放在自己的胳膊上。我在想著說些什么化解剛才的尷尬。

    時間慢慢的走過,我依然不知道要說些什么打破沉默。心想以后再怎么無聊也不看什么中學生雜志上連載的言情小說了,看多了說不定什么時候自己又語出驚人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92-m
我在撒旦教的日子裡
作者 猥瑣斯達叔
  一個中國留學生,進入邪惡組織的日子,沒有一晚睡過安穩的覺。   生死的較量,在夢魘裡進行...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