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角落(伍)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哎,同桌,你是不是覺得我有時候太任性了。”何曉曉先開口說話。

    我先想了一下自己要說的話,怕再會陷入尷尬。“沒有,我沒有這么覺得。”

    “真的?”她又用俏皮的語氣問我。

    “對,真的!”

    “謝謝你!”何曉曉想了一下,然后很認真的說。說完后手里拿起一塊透明的石頭翻轉著看,像是在跟石頭說話。

    “干嘛說這話。”我不解。在我的印象里何曉曉可是很不客氣的,至少對我是這樣子。

    “你先不要問,今天我讓你陪我來這里,是有很多話要跟你說。”何曉曉臉色凝重起來。

    我說好吧,你說我聽著。

    “我是不是從來都沒有和你提起過我的家人,對吧。”

    我點點頭表示就是她說的那樣。

    她沒有看我,繼續問道:“你知道為什么嗎?”

    我又搖搖頭。

    她抬起頭來說:“我想靠在你的肩膀上。”

    我說可以,然后她就將頭輕輕的搭在我的肩上。一直這樣靠了一會,才開口說話。

    “我媽媽在我上初中的半年前,離開了我。她和我爸爸離婚了,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也曾經試圖問過我爸為什么會和我媽離婚,可是他總不會正面回答我。每當我問起,就找別的理由敷衍我,什么小孩子別管這么多事。記得我媽走的時候,她給我買了很多東西。我當時很高興,她從來沒給我買過這么多東西,以前不管我要什么,她都不會很痛快的買給我。我總要死纏著她要,然后幫她做家務,才能得到。可是那次我什么都沒有做,她就問我想要什么,我說什么她就給我買什么。我沒有意識到接下來會發生什么。只是傻傻的覺得自己好幸福。沒過幾天,我媽就走了。我媽走的那天,我正在外面玩回來。回來后準備吃飯,卻不見廚房里有媽媽的身影。我爸也不在,家里冷冷清清的。我餓了,沒辦法去鄰居家里蹭了頓飯。晚上等到很晚都不見我爸回來,一直到我等的睡著了。那晚我還做夢了,我夢見我媽第二天回來給我買了很多好吃的。第二天我媽沒回來,只有我爸回來了。他要送我去鄉下爺爺家。還給我辦了轉學手續,把我轉到了這里。接下來三年的時間里我就一直在這里上學,和爺爺奶奶住在一起。”

    我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在這個時候。

    “自從我媽走了以后,到現在我都沒有再見過她。有時候想她了,就拿出從前我們一起拍的照片看看。我怕有一天我忘記了我媽長什么樣子,如果有機會再見到的話,不認識怎么辦。我媽剛走的那段時間,也就是我剛轉來這里的時候。奶奶告訴我,我媽和我爸離婚了。以后我媽就不是我們家的人了,我聽了很傷心。我哭著要媽媽,像個小女孩哭著要糖果一樣。我難以接受這樣的事實,不吃飯不說話也不上學。誰跟我開口說話,我就跟誰要媽媽。爺爺說我吃的這么大了,卻一點都不懂事。最后我爸爸來了,他勸我要聽話,以后長大了就能再見到媽媽了。我不信,我偏要現在見。拉著爸爸的手大哭大鬧,我爸也沒有辦法。后來是我表姐勸住了我,我表姐比我大四歲,那個時候上高二。她是我大伯的獨生女,我大伯也曾經離過婚。所以表姐跟我說她很能理解我的感受,說她當初也和我一樣。又哭又鬧,可是再苦再鬧我們都不能改變已發生的事實,我們要學會長大,學會怎樣發泄自己的情緒,學會怎樣慢慢的適應我們無法改變的環境。我表姐在爺爺家和我住了一星期,我天天和她在一起。把心里話都說給她聽,她總是很耐心的聽我說,讓我不開心就哭出來,然后溫柔的抱著我。最后她走的時候跟我說‘小曉,不要再傷心了,要學著長大’。”從我表姐走了之后,我就學著把自己的難過掩藏起來,沒有再和任何人再說起過。”

    說到這里,何曉曉將頭移開了我的肩膀。面對著我說:“你有沒有曾經很傷心的時候?”

    “我想不起來什么時候我傷心的哭過,我只記得我不寫作業被老師打哭過,還有被我爸打哭過。至于為什么事而傷心,我好像沒有過。有時只是為未來感到迷茫一下,再就沒有令我感到傷心的事了。”我如實的說道。

    “如果有一天我離開了,你再也見不到我了,你會傷心嗎?”

    我躊躇了一會,想著該怎么回答。然后稍稍挪動了一下身子,在心里調整一下語句。說:“你是我上初中以來,和我關系最好的朋友,我想是這樣。我不善于去和別人交往,總是喜歡一個人去做些什么。我這樣的性格不受歡迎,大家也不愿意和我說話。我想這和他們沒有關系,只是我的性格有缺陷。我是想和大家融到一塊,可是我改變不了自己。但我覺得跟你很容易交流,你身上沒有任何我看到不喜歡的地方。所以如果以后再也見不到你的話,我想我會很懷念你的。”

    “很高興你能這么說。”

    短暫的停頓了一下

    她繼續說道:“經過這件事情后,我能感覺到我成熟了許多,我不會再像以前那樣依賴別人。自從我來到爺爺家,我就學著什么事情都自己做。自己打掃房間、洗衣服、照顧自己。還跟著奶奶學做飯,現在只要我有時間,飯都是我做的,而且手藝不錯的哦。以后有機會一定要讓你嘗嘗我的手藝如何!但是越發的想讓自己獨立起來,就越想讓人照顧。不知道別人是不是這樣想的,反正我覺得當我在這里上學后,我越來越懷念以前。并不只是想我媽,我想念那時的一切,那個時候,我有什么事都想說出來。不管是開心的事還是不開心的事,不管是和朋友親人說還是和不是很熟的人說。我都會直率的表達出來,他們基本全都夸我可愛。現在想起來,那個時候自己就像個傻小妞一樣。但沒有憂慮,沒有煩惱,沒有傷心。當我媽離開我后,我才感到自己很傻。我不可能永遠當一個無憂無慮的小孩,我需要長大,需要面對我不愿意看到的事實。我需要學著控制自己的情緒,慢慢的去適應這個無法改變的環境。有時候遇到令自己難過傷心的事情,我都不跟任何人說。自己一個人待著的時候偷偷掉眼淚。我覺得再也沒有人愿意聽我訴說,我把自己給與別人隔開了。我有時候真不知該怎么辦,只想會有個很貼心的朋友,讓我哭的時候有人給我擦眼淚。”

    何曉曉說著又將頭靠在我的肩膀上。

    “以前我每每思念什么的時候,都會不知不覺的掉眼淚。現在也許是哭的太多了,有時候想讓自己掉眼淚都很難。盡管不停的去想令人傷心的事,可是怎么就是哭不出來。心里總是在這個時候提醒自己‘沒有什么可值得我去傷心的’,我覺得再也沒有令人傷心的事了,這讓我很沒法去理解自己。我變得不曾相識了,我不想但不知不覺的就成這樣了,也許這就是說明我長大了吧。”

    “我們總是無法預料未來的改變的。”我說。

    “嗯,就是這樣。”何曉曉靠著我的肩膀點點頭。“我爸爸和我媽離婚不到兩年,他又再婚了。我的后媽比我爸小十歲,在我看來她就是個極其普通的女人。都快三十歲的時候,還沒有結婚。只是一名小學教師,人長的又勉強稱得上相貌平平。幸好遇見了我爸,他們的婚事很快就定了。我始終沒有和她說過話,也避免和她見面。不知道為什么我心里排斥與她交流,我覺得她和我爸組成的家不是我的家。自從我媽走后,我就覺得我沒有了家。我沒有了關心照顧我的人,我很少再在別人面前提起我的家人。我很長時間里看見別人叫爸爸媽媽,我心里就很難受。雖然現在已沒有什么感覺了,但經常會覺得自己很孤獨。遇見你后,我才覺得有了可以說心里話的人。”

    何曉曉不像我一樣,總是一個人。相反,她總會很容易的就和別人交往。不管是男生還是女生,她都能聊到一起去。我有些不可思議的問:“除我之外,應該還有和你可以談心的好朋友吧。”

    “我已經說過了,一些事情讓我變得不再向別人袒露我的心聲。我不愿意讓別人知道我的想法,盡管我可以和很多人一起聊天。可基本我都只是在傾聽,而不去說出自己內心的話。當然我也需要有人來傾聽我說話,但能讓我毫無顧忌的說話的人只有兩個,一個是你,一個就是我表姐。”

    “哦,是這樣。”我輕輕的點點頭。

    何曉曉沉默了一下說:“同桌,我明天就要走了。”

    我有種已經預料到得感覺。“去哪里?”

    “我爸爸在縣里的初中幫我報了名,我中考的話是算到那所初中的名下。這樣我就可以考到縣里的重點高中了,待在這里我分數考不到。你知道嗎,我一直都在想著什么時候能遠遠的離開這里,這里的生活完全不是我想要的。我雖然極力的想離開,卻被現實緊緊的罩住,就像籠子中的鳥一樣無奈。我現在能做的就是全力的考大學,考的越遠越好。去追求自己的夢想,去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和自己喜歡的人待在一起。所以,所以我要走了。”

    何曉曉說著低下了頭。把頭埋在自己的手臂里。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 31 91 m
沉淪女主播
作者 中國老槍
  年輕靚麗的電視臺當紅時政女主播,事業原本一直順風順水,不料,因為主持策劃一個揭露陰暗面的系...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