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天大的禮物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盛夏,天熱得連蜻蜓都只敢貼著樹蔭處飛,好像怕陽光傷了自己的翅膀。空中沒有一片云,沒有一點風,頭頂上一輪烈日,所有的樹木都沒精打采地、懶洋洋地站在那里。

    張焱三兩口扒下碗里剩余的一點玉米粥,便拿起放在床邊鴨舌帽和編織袋,向屋外的小院走去。

    這是一間破舊的小院,里面堆滿了各種各樣收集來的飲料瓶以及破舊紙箱。院中,一個雙鬢泛白的老人正在把這些廢品做著分類。

    “爺爺,我出去了。”張焱戴上鴨舌帽,對著院中的老人說道。

    老人愛憐的看著眼前這個漸漸長大的少年,眼睛一酸,幾乎落下淚來。自己當年發現他的時候,已經被燒的不成人形,被遺棄在醫院的門診大樓外。

    “娃,要不今天就不出去了,太陽這么毒,你身上的皮膚不能長時間處在暴曬中的。”老人放下了手中的廢紙箱,溫和的對著少年說道。

    “爺爺,就是因為太熱了,喝飲料的人才多些。我才能撿到更多的塑料瓶啊!”張焱笑著對老人說道。雖然這笑容在別人看起來異常的恐怖,可是張焱知道,在爺爺的心里,從來沒有因為自己的長相丑陋而嫌棄過自己。

    “那你多注意身體,把這個拿上,中午想吃什么就自己買,一定要吃飽,你現在正是長身體的時候。”老人說完翻出兜里皺巴巴的毛票,從中找出了5塊錢遞給了張焱。

    “爺爺。你就放心吧,我已經長大了,會照顧好自己的。”張焱接過錢,安慰了老人一句,便向著院外走去。

    老人看著張焱漸漸遠去的背影,心里不住的嘆息道:“你讓我怎么放的下心呢?每次給你5塊錢,你哪次不是找了4塊錢給我。在城市里,1塊錢恐怕也只夠買個饅頭了吧!”

    半個小時后,張焱出現在了城區的主干道上。由于天氣太悶熱,張焱今天的收獲還是不錯的,在通往市區的這條路上,他已經撿到了5個塑料瓶和2個易拉罐了。

    “看來今天晚上回去的時候,應該可以把自己手中的編織袋裝滿了。”張焱興奮的想到。

    “王超,看球。”就在張焱遐想之時,前方的兩男一女引起了他的注意。準備的說,是他們腳下的一個易拉罐引起了他的注意。

    “好球。陳寧,讓你看一下我的‘天外飛仙’。”那被叫做王超的少年飛起一腳,易拉罐劃過一個美麗的弧線,向著張焱所在的位置飛去。

    這么好的機會,怎么能錯過呢。張焱快步的走上前,撿起地上的易拉罐便往編織袋里裝去。

    “臭要飯的,干嗎呢?我們還在玩,誰讓你撿了?”那叫做陳寧的少年,見自己幾人當做球踢的易拉罐被人撿走,連忙上前質問道。

    “就是,真掃興。逛個街都能碰見撿破爛的。”王超也跟著上前說道。

    “你們兩人別鬧了,人家撿破爛也不容易。不就是一個破瓶子嗎?至于這樣嗎?”就在張焱不知該如何是好事,一聲如雨后風鈴般的悅耳聲音響起,替張焱擺脫了這暫時的尷尬。

    張焱知道,這說話的正是三人中唯一的一名少女。聽到這里,張焱不由的抬起頭,對著那幫自己說話的少女露出了微笑。

    “鬼呀。”張焱剛抬起頭,離他最近的陳寧便是一聲尖叫,右手夢的往張焱的身上一推。

    “啊!”毫無防備的張焱頓時被推了一個蹌踉,跌坐在地。

    “陳寧,你干嗎呢?真是的,虧你還是班上的學習標兵呢!”那少女見張焱摔倒在地連忙走上前去。“你沒事吧?我朋友不是故意的。那個……對了,這個給你拿去喝吧。”少女說完把自己手中還未打開的一瓶飲料放到了張焱的面前。

    看著那近在咫尺的清秀面容,還有那少女身上若有若無的淡淡馨香。張焱不由的愣在了那里,甚至忘了去接少女遞過來的飲料。

    “不會是個傻子吧?若影,我們走吧?別一會兒弄的中午吃飯都沒有食欲了。”剛才還挺囂張的兩個少年在看到張焱的容貌后全都退的遠遠的,不是嚇的,而是覺得有點惡心。

    “我把飲料放這里了,你一會兒記得喝哦!”若影聽到同伴的呼喊,把飲料放在了張焱的身邊的地上,轉身離去。

    “若影…”張焱在心里默默的念著這個名字,剛要說聲謝謝時,卻發現眼前已經沒有了那靚麗少女的身影。

    張焱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土,又使勁的用手在衣服上搓了搓,才彎腰撿起放在地上的那瓶飲料。

    “或許這就是我的人生吧?”張焱從沒有感嘆過自己的出生不好,更不會因為剛才的那個小插曲而心生漣漪。唯一感覺不同的是,他在淡漠的人性中看到了一絲少見的溫暖。

    繁華的都市,擁擠的人流。走在大街上,張焱顯得與周圍的環境有些格格不入。可是,現在的他,絲毫沒有心情去注意這些。眼睛不停的在街道的每一個角落里搜索著。

    很快到了中午,張焱和往常一樣,來到一個包子鋪里,準備買兩個饅頭充饑。“老板,給我拿兩個饅頭,要素的。”

    接過老板遞過來的饅頭,張焱的嘴角露出一絲笑容。對他來說,兩個饅頭已經算得上美味了。

    “小伙子,給我一個饅頭吧!我好久沒有吃飯了。”就在這時,一個蒼老的聲音在他的耳邊響起。

    扭頭一看,只見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人,手里還拄著一根拐杖,看那樣子,腿腳不是很方便。可能是從小和爺爺相依為命,看到老人,張焱的心里不由自主的產生了一種親切感。

    “給,老爺爺,這個給你。”張焱把自己手中的一個饅頭遞給了老人。

    “呸,怎么不是肉餡的?”老人咬了一口便把饅頭扔到了地上,一臉的不屑。

    張焱見到老人的舉動,心里雖然不悅,但還是撿起了老人扔在地上的饅頭。隨后重新走向了包子鋪買回了兩個牛肉餡的包子。

    “老爺爺,這是肉餡的,給你。”張焱回到樹蔭下,把剛買的包子遞到了老人的手中。

    “……恩,好吃。”

    看到老人終于露出了滿意的神情,張焱才拿起剛才老人扔掉的饅頭,用手把沾有灰塵的那層皮撕掉,大口的吃了起來。

    “還要。”張焱一個饅頭還沒吃完,耳邊那蒼老的聲音又響了起來。扭頭一看,老人已經把那兩個連自己都舍不得吃的肉餡包子消滅的一干二凈。

    摸了摸口袋里僅有的兩塊錢,張焱只好再一次的走向包子鋪。

    沒過一會兒,兩個包子又進了老人的肚子。看著老人打了個飽嗝,用直勾勾的眼神盯著自己,張焱不禁開口說道:“老爺爺,我身上已經沒有錢了,要是你不嫌棄,就把我手中的饅頭拿去吃吧。”

    “水,我要喝水。”經過這么一提醒,張焱才發現老人的眼睛一直盯著的是自己手中的飲料。

    張焱的內心,第一次有了一絲猶豫,不是舍不得這瓶飲料。而是這瓶飲料對他來說有著特殊的意義,當然還有送飲料的那個人。

    “唉,世風日下啊。現在的年輕人真是不懂得尊敬老人了。”就在張焱猶豫之時,耳邊突然傳來了一聲嘆息。

    “給,老爺爺,你喝吧。”雖然不舍,可張焱還是把那瓶飲料遞了過去。

    “哦,小伙子,你真的舍得?好像這瓶飲料對你很重要哦!”老人的話語中暗含深意。

    “你怎么知道?”張焱驚訝的問道。

    “碰巧看見的。”老人輕描淡寫的說道。

    “我就是一個收破爛的,又怎么敢有別的奢求呢?只不過這是除了爺爺以外,第一個會關心我的人罷了。”張焱說完這句話,有些自卑的低下了頭。

    “那確實是挺重要的。”老人說完這句話后,果斷的……扭開瓶蓋往嘴里灌去,絲毫沒有一丁點覺悟的意思。

    看到老人吃飽喝足。張焱轉身準備離去,畢竟一中午消耗了5塊錢,對把收廢品當做生活來源的他來說,已經算是一筆“巨款”了。

    “小伙子,你要走了?”

    “恩,老爺爺,我要去工作了。”

    “就去撿破爛?”老人說完,還鄙夷的望了望張焱手中的編織袋。

    “我沒有別的手藝,而且我這個模樣也不能去給別人打工。要生存,只有靠這個了。”張焱并不覺得撿破爛有什么不好,最起碼不偷不搶,靠自己的雙手吃飯。

    “小伙子,這頓飯我也不白吃你的。就送給你一份天大的禮物吧!”老人故作神秘的說道。

    “天大的禮物?”張焱的臉上寫滿了疑惑。“老爺爺,什么禮物啊?”

    “哈哈,別著急,待會兒你就明白了。”老人笑著說完這話后,連忙往后退了幾步,似乎想要和自己拉開一定的距離。

    不過,聽到老人的話,張焱還是禮貌性的點了點頭。在他看來,這只是老人跟他開的一個玩笑罷了。

    就在張焱準備跟老人告別的時候。突然發現遠處的天空劃過一道亮光,而且那光芒越來越刺眼,像是往自己這邊飛來一樣。

    “轟…”

    一聲巨大的霹靂聲劃破晴朗的天空。當閃電降臨之時,張焱的心里有著一絲不甘。“自己就算長的再丑,也犯不著用雷劈吧。難道這就是那所謂天大的禮物?”

    意識模糊前,張焱終于明白了剛才那老頭為什么會急著往后退出幾步。當然,還有那現在看來頗為詭異的笑容。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925483_4_12-m
奶爸會法術
作者 松坪山人
  李玄修仙五千年,重回地球後,發現自己多了個女兒。奶爸會法術,誰也擋不住!

...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