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大師兄與“大師兄”【求收藏推薦】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洪鐘般的聲音響徹大殿,滔滔不絕,如剛如刺,空氣波動變急,修為稍淺的常一仁覺得心中一震,腦中“嗡嗡”作響,心神幾乎被其所侵!

    來者聲場氣勢磅礴,如洪水濤浪,竟是暗含道門音刺之術。凡是煉氣層的皆是臉上一白,頓感壓力重重,喘氣不得。只有首座的通明道人與通月仙姑不為所動,就算是那剛剛步入筑基期的鄭憶亦是臉上漲紅,需運用體內靈氣加以抵抗,才能不受其壓!

    來者,至少是筑基初期!

    “好大的排場!去!!!”道月仙姑見情形,臉色一沉,冷笑一聲,亦是用仙道之術化作實質聲波,聲帶威懾!

    道月仙姑喝聲一出,即刻就將那憾動眾人心神的聲音給破去,眾弟子才臉色一緩,輕舒了一口氣,望向那從空中急速飛行而來的幾道白色身影,眼中皆是暗暗心驚!

    只見一個臉如冠玉,星眼直勾鼻,背后插著一把極長法劍的青年出現在大殿上,在他身后亦有四個修為在煉氣八九層,一身道士裝扮的青年道士。

    “哈哈哈!通月師叔結丹修為當真是深不可測!弟子受教了!弟子自問不及一二!慚愧慚愧!”長劍青年哈哈一笑,對著通明通月兩人一揖手道。

    “哼!你倒是會下馬威!”通月仙姑輕瞟了他一眼,雙眼一閃,不在言語!

    “程亦戰!你此來,傳的是通玄師兄什么法令?”通明道人看見來者,皺了皺眉頭,不急不緩地道。

    “程亦戰?”有弟子輕聲叫道。

    “輪回峰的大弟子,是繼玄靈主峰大弟子柳絮飛后又一修仙天才,聽聞他已是筑基初期頂峰,很快就能達到筑基中期了!”看那程亦戰衣袂飄飄,舉手投足間更是氣度非凡,又有弟子驚道。

    “輪回峰的大弟子,想不到修為如此深,要是我們大師兄……唉!”

    幾十雙眼睛都瞟了常一仁一眼,輕輕搖頭!

    與我何干?常一仁身子縮了縮,翻了翻白眼,暗自道。

    程亦戰再怎么狂妄,在兩個結丹期面前還是不敢放肆,聽得通明之言,忙正色恭聲道:“弟子奉上掌教法令,會仙大比舉行在即,為讓玄靈弟子在三年內修為法術皆能有所提升,故掌教決定打開‘玄靈仙府’,讓門中骨干弟子入府潛修,增加修為!特此來向兩位師叔告知一聲!”

    “玄靈仙府?”通月通明皆是一驚,相視一眼。都暗道,看來通玄師兄很重視這次會仙之比,居然選擇打開那空間仙府。

    “玄靈仙府是什么地方?”長生峰弟子中有些后輩顯然對這玄靈仙府很是陌生,不由悄悄問起旁邊師兄。

    “玄靈仙府,在主峰地心處!聽說里面的時間比我們這里快了十倍,若在里面潛修三年的話,那就是三十年了!嘖嘖,三十年呀!修為不知將會達到那個程度呢?”

    “如此神奇?”

    “嗯,還聽聞里面有玄靈先祖留下的許多神秘法術,若是得到其中一術,那才是受益匪淺呀!”

    “真的?不知道我們當中誰有如此福緣,能入府一探呀?”

    “我們?別想了!除了筑基期可以進去外,其他一律進不了!”

    “這么奇特?……”

    ……

    臺下長生峰弟子悄聲議論紛紛,只有常一仁置若未聞,閉上雙眼神游太虛。那玄靈仙府他是聽過,可是一樣與他無關,他完全不會去操這個心!他現在只想先把自己那煉氣二層給突破了,凝氣丹到現在都沒有弄到手,他正一籌未展!

    凝氣丹呀~~~

    他心中不停地呼喊著!

    通明卻是皺皺眉頭問道:“通玄師兄做這個決定,為何都沒跟我們商量一下?”

    通月仙姑鳳眼一撇,白了通明一眼說:“通玄師兄性格你又不是不清楚,居然他下了決定,我們也就照做就行!”說罷,她盯向程亦戰問:“定了什么時間進入仙府?”

    程亦戰一笑道:“一個月后!”

    “嗯,好!”通月點了點頭,忽問:“掌門是否還有其他交代?”

    程亦戰忙道:“有,掌教令我同兩位師叔說,此次會仙大比因事關玄靈門聲譽,監于長生峰大弟子常一仁修為較為特殊,準其在會仙大比讓二弟子鄭憶頂替!”

    “呃……”聽得程亦戰之言,長生峰的眾弟子皆是大喜,沒想到他們剛剛還在掛心的問題,居然如此輕易解決了,還不用他們師父出面!

    常一仁聞言卻是輕哼了一聲,什么修為特殊,想說我是廢物就直說唄!

    “哦!”通明道人一怔,心道:原本掌教通玄師兄還堅持非要各峰大弟子,怎么一下就改變主意呢?不由奇道:“通玄師兄為何改變主意?這倒是奇了!”

    程亦戰雙眼如星,掃視了周圍一眼,在鄭憶身上頓了頓,最后卻停在常一仁身上,輕輕笑道:“掌教心思,師叔若不清楚,弟子就更為不知了!”

    常一仁睜眼之時,正好看見程亦戰看向自己時,見其眼中輕視之意甚濃,他不由嘴角一撇,雙眼繼續合上,扭頭側臉對著他,在那里繼續神游太虛!

    程亦戰雖是面上掛笑,心中卻是冷冷地罵了一聲“廢物”!在他眼中,這長生峰任何弟子都得對他仰視!更何況這倒霉蟲!那一直成玄靈弟子笑柄的廢物!

    “通玄師兄法令,為何叫你來傳達?柳絮飛呢?”通月仙姑忽地鳳眉微皺,不冷不熱問道。

    “稟師叔,柳師兄有事在身,所以特派弟子前來!”程亦戰一笑應聲道。

    “哼!”通月仙姑臉色變得不好看,凝視著程亦戰,冷聲道:“別不是你那師尊通靈老鬼,又在通玄師兄面前數落我長生峰無人,所以才讓通玄師兄通融我長生峰名額變動吧?”

    “這……”程亦戰一陣語塞,臉上抽了抽,苦笑說:“通月師叔,師尊只是念及長生峰……”

    “住口!!!”通月仙姑猛地“啪”一聲大拍椅座,冷笑說:“你那師父的情,恕我長生峰承受不了!他怕我長生峰丟了玄靈門之臉,我偏偏要不如他意,回去告訴掌教,這名額不需變動!長生峰就派大弟子常一仁參賽!”

    “師娘!”眾長生峰弟子一愣,驚叫而起。

    常一仁聞言差點跌地,睜開雙眼看向通月仙姑,試圖從她眼中看出絲開玩笑之意,可是他失望了,通月仙姑臉上冰冷,竟是一付正經之樣。這如何是好?他內心暗暗叫苦!

    “通月……”通玄道人面上變幻不斷,欲言又止。

    “別說!我意已決!你就快快回去稟告掌教!“通月仙姑一拂手,冷冷道。

    程亦戰臉上依久掛著微笑,緩緩地從懷中掏出一枚金光閃爍的令牌,向著通月仙姑說:“通月師叔,這是會仙大比參賽令,每位參賽的弟子都需身帶一塊!不知現在是給鄭憶師弟還是一仁師弟?”

    “廢話!當然給一仁!”通月仙姑冷笑著不假思索地道。

    “好!”程亦戰詭異一笑,跟著輕喝一聲:“常師弟,接令!”

    只見他將捏于手中的令牌,往常一仁方向一拍,但見令牌化為一道極速之光向著常一仁方向電射而去。

    此牌來勢洶洶,極是凌厲,更是含有筑基初期修為之力,長生峰弟子除了那鄭憶外,誰亦不敢伸手去接它。

    “我的媽呀!”常一仁沒料到程亦戰來這一手,見勢臉色一變,下意識就地一滾,猶如滾葫蘆般地滾了好幾圈,才險險地避開來襲之光!

    “啪!”的一聲,那令牌無人接住,掉在地上發出清脆之響。

    從程亦戰出手到常一仁就地一滾只是在須臾間,眾人都沒有反應過來,連通明通月亦是來不及出手!待得清醒過來,已見到常一仁一付狼狽之樣了,在那拭冷汗!

    “哈哈哈!笑死我……”程亦戰身后的幾個白衣弟子看見常一仁滑稽之樣,皆是哄聲大笑,那程亦戰見自己一手見效,亦是含笑而立。

    長生峰從弟子又是怒憤又是差愧,看向常一仁的眼光都是恨恨地,憤憤地!個個恨不得掐死常一仁,省得他在這里丟人現眼。

    通玄通月更是臉色鐵青,兩人都知程亦戰有意羞辱常一仁,但是常一仁修為不足,確又是丟人,使得他們無話可說。通月平時雖是溫和待人,然而其內心卻是最為護短的,見形冷哼一聲:“程亦戰,這也是你師父指使你做的?”

    程亦戰慌忙一揖道:“師叔誤會,因其他峰大弟子皆是筑基期,弟子發放會仙參賽令時,都習慣一試對方修為進境,剛才弟子習慣成自然,倒是一時忘了常一仁師弟的修為了!請師叔責罰!”

    “哼!”通月冷冷地看著說:“真是有其師必有其徒!若你傳完話,現在可以走了!還是想留下來,見見長生峰的笑話!”

    “不敢!”程亦戰恭聲道:“那會仙大比確定為常一仁師弟去……”

    “我已說了,你還要再聽?”通月仙姑更是臉色陰沉,若是這程亦戰再多說一句,怕是她要發作了!

    “是,弟子告退!”程亦戰再次恭聲道。

    說罷,對著眾長生峰弟子輕輕一笑,與同來的幾人遁空而去。

    這王八,有一天我要報仇!看著程亦戰離去的背影,常一仁惡狠狠地想著,手上還在不停地拭著冷汗!

    但是,身邊眾中殺人的眼光使得他打了個冷顫!抬頭一看更是對上了通玄通月冰冷的目光。

    “哈哈哈!啊哈哈哈!天氣真不錯!”常一仁干笑幾聲,以其緩和氣氛!

    但是,周圍的目光變得更為不屑。有的更是低聲憤憤說:“真是不自量力,修為如此底下,就不要出來露什么臉!還真自以為是大師兄!”

    “對呀,咱長生峰咋就沒一像樣的大師兄!”

    ……

    見勢不妙,常一仁又是哈哈大笑,忽地向著通月道:“師娘,你真的讓我去參加那什么會仙大比呀?”

    “說是讓你去你就去!”通月咬著牙寒聲道:“但是,今后一年的凝氣丹!你!不能領取!”

    “不要呀……”常一仁慘聲大叫!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967233_2_30-m
雷霆之主
作者 蕭舒
  我是雷霆之主!攜一方殘缺雷印轉世重生於武學昌盛的世界,手執雷印,天地至尊!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