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從頭到腳都不行【萬更、已內投、求投資】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白仁遠還一句話都沒說呢,結果自己就直接被排除在外了。

    白仁遠愣住了,外面等著吃瓜的也愣住了。

    他們原以為,寧辰就算再是一個狗官,是不是也得意思一下,聽一聽白仁遠說了個啥,然後再決定不用白仁遠。

    結果寧辰,比一般的狗官還狗。

    連聽都不聽,就直接排除白仁遠了。

    他們也不是沒見過奸臣、狗官,但是寧辰這種,他們真是第一次見。

    白仁遠愣了一會之後,一張臉瞬間漲的通紅:“寧辰,今天你要不給我一個明確的說法,此事我必誓不罷休,哪怕上達天聽,我白仁遠也在所不惜。”

    “大人的名諱,豈是你能直呼的,你真是放肆!”萬弘聽到寧辰這麼力挺自己,腰板也直了。

    “我白仁遠,從來不向貪官汙吏折腰!”

    “白仁遠你放肆!”萬弘尖著嗓子對白仁遠吼道。

    “放肆不放肆,還要看他怎麼說?”白仁遠把脖子一梗,目光堅定的看著寧辰。

    寧辰看著白仁遠倒是不生氣,自己的選擇,就需要白仁遠這種貨存在。

    “你想要個理由是不是?那本官就給你個理由。”

    “其實這個理由也很簡單,從你穿著打扮,到言談舉止,從頭到腳就沒有一樣是行的。”

    “立儲是什麼?”

    “立儲是國之社稷,是天家頭等大事。我們需要的是什麼,是讓普天之下所有民眾的敬仰,是讓天下萬國歎為觀止氣魄。只有做到這兩樣,才方能顯示我大武朝的天威浩蕩。”

    “你再看看你的穿著?從頭到腳,哪裡能顯示我大武朝富有海外。

    去你那裡採買,就算你不給我偷樑換柱,你又能給我什麼?

    是我要萬年珊瑚你能給我弄來,還是我要南海明珠你能給我弄來?

    讓你去弄,弄個破爛茅草屋,你覺得能彰顯我天家威嚴了?

    更何況,這一次立儲,乃是皇帝陛下,效仿古風,效法聖賢。更應讓四海寰宇,看到效法聖賢的大武,究竟有多麼的富饒。”

    “你再看看萬掌櫃就不一樣了,渾身珠光寶氣,上下哪一樣不是彰顯了富貴。

    只有這種心中有貴氣的人,才能採買到有貴氣的東西。”

    萬弘聽完,心中感動到不行,眼眶裡面的小眼睛都紅了。

    萬弘感覺自己終於找到了知己了。

    “大人,萬某發誓,定將此次大典,辦的空前盛大,讓四海寰宇,皆能感受到我大武的天威浩瀚。”

    寧辰看了一眼萬弘,點點頭:“你有這決心,本官就非常放心了。”

    “就算你前面那些都對,但是你將天家採買交給這樣蠅營狗苟的小人,豈不是有辱天家威嚴。我白仁遠,寒窗苦讀十個春秋,更是有秀才之身。單論言談舉止,萬胖子能跟我比。”

    寧辰輕輕一笑:“你說的不錯,單論詩書,他是沒辦法跟你比。可是他就是這種蠅營狗苟的人,他做的也是這蠅營狗苟的事。

    商人逐利,他做的就是這個逐利的事情。

    可是你呢?

    你口口聲聲的飽讀聖賢書,結果做的也是這逐利的蠅營狗苟之事。

    說你一句表裡不一,一點都不為過。

    把天家大事,交給你這樣的人來弄,我都擔心,你做的工程也是表裡不一。”

    白仁遠還沒啥表示,萬弘聽了寧辰的話,卻是噗通一聲跪下來了:“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寧大人!”

    看著萬弘說的聲淚俱下,寧辰覺得萬弘這個戲,演的實在有點過了。

    不過看著外面那些紛紛,在內心當中,痛罵自己狗官的人,寧辰還是忍了。

    只是寧辰不知道的是,萬弘是真的把寧辰當成自己的知己,現在所有的眼淚,也是由心而發。

    白仁遠被寧辰一通的狂懟,卻又不知道如何反駁,一張臉也氣的豬肝色一樣。

    “如果沒有別的問題,出去關門,不要耽誤我們商談大事。”寧辰看著氣抖冷的白仁遠說道。

    “狗官!”

    白仁遠終於還是沒忍住,說出了藏在自己心底裡的這個詞。

    “白仁遠,你敢辱罵朝廷命官!”萬弘終於是抓住了白仁遠的痛腳,打算好好教訓一下白仁遠。

    只是寧辰卻攔下了萬弘:“本官堂堂正正,光明正大,還會怕這點口水了。讓他去罵,本官就要讓世人明白,什麼是堂堂正正做官。”

    媽的,偶像啊。

    能把奸臣做的這麼堂堂正正,萬弘感覺寧辰的身上都發光。

    “此事,我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白仁遠憤然的留下一句話,也甩袖離開了。

    絕不善罷甘休?

    這是好事啊。

    寧辰還就怕他善罷甘休呢?

    待白仁遠離開之後,寧辰讓萬弘把門關上了,繼續商談正事。

    “大人,實乃是我再生父母,說出了萬某一直想說不敢說的話。這杯酒,萬某敬大人。”萬弘主動提了一杯,而後一飲而盡。

    寧辰也客氣的跟著喝了一杯。

    “寧大人,這是小人的一點心意,還請寧大人千萬不要推辭。”酒下肚,萬弘雙手拿著銀票,送給寧辰。

    萬弘這送禮也不是一次兩次了,但是唯有這一次,萬弘送的是如此的心安理得,如此的心情舒暢。

    這是送給他知己的,萬弘甚至都覺得準備的少了。

    可是寧辰看著銀票,卻是一臉糾結。

    寧辰本來是打算收的,可是系統提示不行。

    簡而言之的說,如果沒有事件影響,收就收了。

    可是現在不行了,有事件影響,再收錢就不合法了。

    “都特麼怪那個傻子。”看著一沓銀票,足有上萬兩的樣子,寧辰就在心中痛罵了白仁遠一頓。

    “大人,這只是見面禮,之後所有采購,小人會按照過往規矩,如數送給大人的。”萬弘看寧辰不接,還以為寧辰覺得少,連忙解釋。

    既然不能收,寧辰也不糾結了:“錢就免了,我找你也是希望能把事情辦好。你只要能夠把這個差事給我辦好,就算是報答我了。”

    啥,不要錢?

    萬弘都驚了。

    寧辰如此做派,難道不是為了錢?

    “大人放心,這些都是沒有任何記號的通兌銀票,在大武朝任何一家銀樓都可以兌換。”萬弘小心的給寧辰解釋道。

    寧辰會在乎有沒有記號。

    寧辰在乎的是特麼不能收。

    寧辰把臉一板:“你覺得本大人,是在跟你開玩笑。本大人說不收就絕對不收。你只需要把差事給本官好好辦著,要不到時候掉腦袋,可別管本官沒有提前提醒你。”

    萬弘看出來了,寧辰這是鐵了心不要這錢的。

    如此一來,寧辰在萬弘心中的形象,就更加的高大了。

    在萬弘看來,這才是真正的忠臣。

    “大人高義,萬弘佩服的五體投地。”萬弘說的那叫一個心悅誠服。

    “記住了,沒收錢這事,只能你知我知,切不可讓第三個人知道。”寧辰警告萬弘說道。

    當了佞臣,還特麼沒收錢,這事說出去,寧辰自己都覺得丟臉。

    關鍵要是讓外人知道,自己沒收錢,到時候再以為自己一心為公,到時候瘋狂對自己反向輸出,豈不是自己坑了自己。

    “大人,做了如此高義之事,為何不能讓人知道?”萬弘對這個表示非常不解。

    這樣的事情,別的當官的都是巴不得讓人知曉,寧辰竟然警告自己不要說出去。

    “本官只想做事,並不想浪費口舌,跟無關的一些人解釋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而且你說本官沒收錢,你覺得誰能相信。說不定到時又要惹上什麼是非,到時候不再你這裡採買,本官也不了你。”

    對萬弘這樣的商人,寧辰非常知道,該怎麼對付他。

    果然萬弘聽到寧辰的話,果然不敢再提這事了。

    “事情商議的差不多了,本官也該回去了。”寧辰作勢就要起身。

    萬弘連忙先一步起來,對寧辰道:“大人,萬某在蘭香閣安排了一桌解酒宴,還請大人可以移步賞光。“

    蘭香閣那是什麼地方,寧辰那是心知肚明。

    穿越過來了,不去看看,寧辰都覺得對不起自己穿越一次。再者就算退一萬步說,寧辰為了自己的壞名聲,也得去轉轉。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修仙:家族崛起
作者 李九郎
李長生意外重生修仙世界,成為一個小家族修士。   家族日漸衰敗,危機四伏,隨時可能破滅  ...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