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像小貓一樣的少女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秋元楓和月野凜對視了一會兒,聞到了一絲的“糊”味,一時的鬥氣讓他忘記了料理,心神微定,收回視線忙起了手中的工作。

    正常女生在他說了這番話後就是不退敗也會移開視線,但月野凜卻能夠一直和他對視,嘴角微笑,就像是知道他會先退走一樣,這讓秋元楓感到不舒服。

    月野凜微微一笑道:“謝謝秋元同學讓我留住在這裡。”

    “我什麼時候……”

    秋元楓抬頭又看向了月野凜,剛想詢問什麼時候答應危險少女留下來,但緊接著微微皺眉,剛才的對話他還沒有忘記,合著下套,在這裡等著呢?

    他馬上話鋒一轉說道:“吃完料理趕緊回去,這裡沒有地方給你住。”

    “也行吧。”

    月野凜稍作思考了一下,眯眯眼笑道:“那我就只能打電話報警,請警察來幫忙了,畢竟我沒有回去的路費…對了,我記得秋元同學的祖父過世,現在是一個人住對吧,有開料理店有營業許可證嗎。”

    赤果果的威脅,毫不掩飾,月野凜話中的意思不言而喻——如果他這裡拒絕,那麼就向警察告發他沒有營業許可證。

    秋元楓盯著她,月野凜也不介意,而是催促道:“秋元同學,料理能夠快一點嗎,我肚子餓了。”她也知道不能把人逼得太緊,頓了一下,語氣一緩,又輕笑道:“誰讓你把我撿回來的,你得管我吃的!還得管我住的!不答應我就把你高中生沒有營業許可證的事情捅出去,反正我都這樣了,也沒什麼好怕的,大不了睡大街。但要是讓我留下來,我就幫你保守祕密。”

    秋元楓緊盯著月野凜看,而月野凜一直在笑,並沒有迴避他的視線,片刻後秋元楓確定了,這傢伙不是隨便說說,如果他不同意,是真的會舉報他沒有營業許可證。

    魚死網破還是退一步?

    辛苦一個多月的努力白費,同歸於盡是最傻的做法,秋元把手上做好的料理盛入盤中,又用托盤端放到了月野凜的面前,他冷聲不容拒絕道:“我這裡缺一個助手,等食客多起來會忙不過來,留下來幹活充當你的房租和伙食費,否則免談。”

    “可以。”

    月野凜接過面前的料理,她沒有猶豫,笑吟吟的答應了下來道:“不過我身子弱,幹不了重活,秋元同學要是不嫌棄,剛剛我說的話依然算數,侍寢也不是不可以。”

    秋元楓沒指望月野凜乾重活,細胳膊細腿,一陣大風颳來能不能站穩都是一個問題,而且他還會擔心乾重活累倒會賴上他。

    他有自己的原則,不會懦弱到受人威脅,折中一步,月野凜留下來幹活,而他則用食宿支付工資,這是秋元楓最後的底線。

    基於理智,但不會妥協。

    否則就是從頭再來,他也要把月野凜趕出去。

    關於侍寢的問題,月野凜還是消遣他,秋元楓並沒有接話,而是繼續忙活手上的工作,處理衛生。

    月野凜吃完料理,時間來到了凌晨兩點,明天還要上學,所以秋元楓收拾了餐盤以後,又收回了店門口“營業”的門牌,關店鎖門。

    他答應了這個傢伙留下來,事後便不會食言。

    月野凜拖著小旅箱子跟秋元楓來到了料理屋的後面,也是住宅——她觀察了一眼,類似於迷你四合院構造,中間是內庭,裡面種著一些景觀植物和假山石,左邊有一條很長的實木地板走廊,踩起來“吱呀”作響的厲害,有些年頭了。

    看了一眼收回視線,月野凜微笑的問道:“秋元同學,我有低血糖和貧血,住的地方不能太差,最好有一張柔軟的床,不能潮溼陰冷。”

    病秧子身體毛病多。

    秋元楓微微皺眉,他現在很後悔把月野凜撿回來,但事情已經發生,現在又不能把這傢伙趕出去。

    “沒有柔軟的床。”他睡的地方還是榻榻米,上面鋪子一層褥子,有床秋元楓早就自己用了,哪裡還能輪到月野凜,他看過去了一眼道:“給你多加一層褥子,睡不慣就去別的地方。”

    “謝謝秋元同學。”

    月野凜輕笑著道了一聲謝,她自動忽略了後面的話,從前面料理屋到後面住宅都散發著“古舊”的氣息,她覺得有床的可能性也不大,有個睡覺的地方就行了,至少不用像這幾天一樣流落街頭。

    跟在秋元楓的身後,月野凜拖著小旅行箱又走了幾步,看著走在前面男生挺拔的身姿,她又微微笑道:“秋元同學,你想知道我為什麼會離家出走,又為什麼會纏上你嗎?”

    秋元楓停下了腳步,轉過頭看向了月野凜,月色下少女的漂亮臉蛋上微笑著,與他對視,雙眸中散發著皎潔,猶如星輝。

    他再次微微皺眉,月野凜話中說的是“纏”上他,也就是事先已經決定好的,而這樣一想,他去丟廚餘垃圾,在路燈杆下面遇見這個傢伙或許不是一個巧合。

    陰謀的既視感。

    回答“想”月野凜也不會告訴他,與其被消遣,不如直接放棄心中的好奇心,省著被這傢伙牽著鼻子走,秋元楓沉默了半晌心中便有了決定:“不想知道。”

    “就算以後可能會後悔?”

    “不會後悔。”

    秋元楓拒絕的果斷,月野凜笑笑不語,他們繼續往前走。

    秋元楓帶著月野凜來到了一間空置的房間前,推開拉門,又走進去按了牆壁上的開關,燈光頓時亮了起來——房間內整潔、乾淨,像是剛打掃過,一塵不染。

    前幾天秋元楓剛做過掃除,所以不用再收拾,他向著月野凜說道:“這間房間給你住。”

    房間裡有一床被褥,為了照顧月野凜病秧子身體,他又去隔壁房間抱過來了一床。

    他不是月野凜的爸爸,沒必要什麼事情都給這傢伙安排好,丟下褥子以後,秋元楓就離開了。

    剩下的月野凜自己處理。

    老舊住宅的隔音不好,回到房間躺下,秋元楓聽見了外面響起了腳步聲,緊接著浴室傳出來“嘩嘩”的流水聲,應該是月野凜在洗澡——流水聲持續了好一會兒才停下來,秋元楓剛閉上眼睛準備睡覺,“吱”的一聲,他的房間門被推開,窸窣的腳步聲響起,他睜開眼睛的瞬間,一個纖細的身影跑到他的身邊,掀開被子就鑽了進去。

    月野凜的頭髮還沒有完全乾,溼漉漉散發著洗髮水的味道,混合著清幽體香,很好聞,身子則像小貓一樣蜷縮了起來,緊緊的貼著他的身體,不由得蹭了蹭。

    這傢伙沒穿……

    雙手更是環繞他的脖頸,月野凜的臉貼了上來,吐氣幽蘭,呼吸間湊到了他的耳邊,輕聲笑道:“秋元同學,我來侍寢了。”

    ……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我,木葉的人生導師
作者 賣身葬節操
京一穿越到了木葉,成了忍校的一名臨時教師,還好覺醒了導師系統。   教導別人就能... (馬上閱讀)

其他遊戲輕小說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