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獵取第一魂環(主角還小,比較懶,後面會變的)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兩個月後的上午,乾東迷迷糊糊睜開眼睛,乾東伸個懶腰,運轉魂力,緩緩吐出一口廢氣。

    好舒服啊!

    別說,這魂力還真是萬能。

    可惜斗羅大陸有這麼好的資源,科技竟然這麼落後!

    這一個月中前半個月的修煉,乾東當然絲毫沒有懈怠,畢竟這個世界很危險,努力修煉來搏一個美好的未來,再說自己天賦也不差。

    每天上午冥想兩個時辰,直到經脈痠痛難耐,然後運轉易筋經來享受這段賢者時間。

    吃完午飯開始鍛鍊身體,增強六歲孩童體質。

    畢竟六歲孩子也是有區別的。

    晚上再泡泡藥浴澡,武魂殿專賣,賊貴的那種。

    至於為什麼不是早上鍛鍊,別問,問就是懶,對於在地球生活過的他,真起不來床。

    其實在武魂覺醒第二天,乾東就發現,自己體內魂力自己在慢慢增長。

    雖然速度比主動冥想慢了不少,大約是十分之一的速度。

    沒有多關注,乾東一直以為這是身體吸收魂力的正常現象,直到十五天前,跟父親母親閒聊時候談及魂力修煉,才知道這只是自己才有的‘天賦’。

    然後乾東就放飛自我了!

    他可不是什麼苦行僧,一點都不想像上輩子一樣成為社畜,也不像其他穿越者前輩一樣有野心,自帶家國仇恨那種。

    他就一普普通通的富家子弟,爸媽的小寶貝而已。

    也根本做不到用冥想來代替睡眠這種操作。

    不過憑藉自己先天八級巔峰的資質,再加上魂力緩慢增加,每天冥想半個時辰,修煉速度絲毫不遜色於任何人。

    除了易筋經是每晚堅持冥想修煉的,他怕哪一天魂力不自動增長了,這不玩完。

    而且乾東發現這一個月好似自己魂力運轉速度增加了一絲絲,武魂也變清晰一些——他猜測很有可能是易筋經原因,畢竟它本來作用就是改變資質的功法,能進化武魂也很合理。

    就這麼慢悠悠的修煉,直到兩天前,才水到渠成突破十級。

    爺爺乾時廉激動的趕忙去申請手令,準備去獵魂森林獵取魂環。

    直到今天手令才下來。

    雖然鹹魚,但乾東還是很激動,放技能啊,那是多少男孩子的夢想。

    “今天就是獵取第一魂環的日子了,也不知道家族裡祖傳的魂環配比適不適合我,希望能找到一個般配的魂環。”乾東邊穿衣服邊想道。

    在斗羅大陸,魂環是否相配是需要運氣的。

    雖然魂力達到瓶頸後就可以去獵殺魂獸來獲取魂環,從而打破武魂對於身體的限制,從而達到更高的級別。但魂環有種類跟年限之分,如果魂環搭配錯誤,那就是一輩子的後悔事,不由得乾東不擔心。

    例如,一個大力金剛熊武魂拿到的是清風鳥的魂環,那很有可能得到一個速度類魂技,但熊類是強攻系戰魂師,要一個速度類魂技毫無用處。

    而拿到一個般配的魂環,比如史萊克學院的龍紋棍李鬱鬆,他的第一魂環只是十年魂環,但他的第一魂技是:魂力每提升十級,傷害增加10%。第一魂環效果都比的上別人的第三第四千年魂環效果了,這讓他對一些高等級魂師仍有一戰之力。

    乾東父親去代替爺爺趟鏢了,畢竟走鏢是乾家生財與情報之道,重視是必須的。

    而且在星羅跟天鬥邊境諾丁城,倒賣貨物很是賺錢。

    只有母親來送他們兩個離開。

    “小東,記得聽爺爺話,在獵魂森林裡不要亂跑,要看清魂獸年限再吸收,不要越年限吸收!”

    “知道了,母親,我會聽話的。”乾東很享受來自母親的關愛,甚至兩眼都泛起了淚花。

    乾時廉在旁邊,有點看不下去了,你儂我儂跟女娃子似的,拎著乾東衣領子就走了。

    真是的!難道有我這個魂宗在還能翻了天不成!獵魂森林只有千年以內魂獸,魂宗絕對橫著走。

    打不過也能扛著孫子跑。

    乾東掙扎兩下,沒掙扎開,於是只好巧妙的轉移話題。

    “爺爺,你說我該吸收什麼種類和年限的魂環?”

    “哼,種類嘛,我們乾家第一魂環都來自百年的重鄂龜,可以給我們的黃鐘武魂增加無比的防禦力,我如今到魂宗都用得到,怎麼樣?要不要?”

    乾東想了想,雖然山河武魂是變異武魂,但終究還是鍾類武魂,第一魂技選防禦的確沒差。

    “行,到時候就麻煩爺爺了。”乾東軟乎乎賣萌道。

    乾時廉把乾東扔上馬車,自己也坐了進來,喝了壺水,說道:“不過你的武魂有一股鎮壓之意,選擇重鄂龜是好是壞我也說不清楚,到獵魂森林再找找有沒有合適的。”

    “現在你就應該好好休息一下,省的到時候沒有力氣吸收魂環”。

    乾東想想也是,自己才六歲,的確沒有爺爺有經驗,用不著自己擔心。

    別說這馬車還真挺舒服的,不愧是科技樹點歪的斗羅大陸。

    乾東左晃晃,右擠擠,找到個舒服的地方,睡了過去。

    他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可能是在長身體,老是喜歡睡覺,嗯,絕對不是遺傳自己老爸的懶。

    。。。。。。。。。。。。

    乾東正夢見自己拳打唐三,腳踢比比東,左擁朱竹青,右抱千仞雪的日子呢。

    突然被一巴掌拍醒,耳邊也突然變得喧譁起來。

    “缺一輔助系魂師,獵殺三百年竹葉青了!”

    “誠招兩名強攻系戰魂師,獵取千年石吼熊了啊!”

    ......

    “爺爺,這是到了嗎?”

    乾東迷迷糊糊的看著路上的行人,好奇的問道。

    “還沒到,今天傍晚在這個小鎮裡休息一下,明天早上再進森林”

    乾時廉有點不自然,畢竟魂宗也怕晚上出現意外。

    魂獸圍攻你,照樣沒法。

    乾時廉看了一眼自家唉聲嘆氣的孫兒,有點控制不住自己巴掌。

    還敢看不起你爺爺!

    最後還是忍住了,畢竟是自家的幼崽!

    爺孫倆朝著酒店的方向走去。

    乾東看了一眼,切,不是玫瑰酒店。

    失望!

    一夜好眠!

    第二天一早,可能是乾東昨天晚上的嘆息傷了一位魂宗的心,大清早的乾東就被自家爺爺提領出來,趕往魂獸森林。

    遠遠望去,只能看到森林的外圍大樹,再往裡就是黑漆漆的,好似擇人而噬的黑洞,吞噬了乾東的視線。

    爺爺給守衛看了一下令牌,劍與龍的造型極為霸氣,但有點喧譁奪主的意思。

    “獵魂三天!”

    守衛又把令牌交給乾時廉。

    乾時廉沒說別的,只是帶頭前往森林。

    拉緊爺爺的衣袖,乾東也緩緩步入這獵魂森林。

    走到森林裡面反而沒有那麼害怕了,裡面的一草一木都被點點磷光照亮,不時有螢火蟲飛舞。

    樹林的外圍十年小魂獸隨處可見,畢竟年份還小,沒有什麼獵殺價值。

    乾時廉看見自家孫子看入了神,便出聲提醒道:“不要大意,樹林裡隱藏在暗處的生物才是最可怕的。”

    話音剛落!

    突然從乾東左後方竄出一條毒蛇,渾身漆黑,只有頭部泛著綠色。

    乾東猝不及防,下意識釋放自己武魂。

    只見乾東眉心金光一閃,頓時虛空一陣波瀾。

    山河鍾立馬懸浮在了頭頂,垂下道道金光,把乾東護在下方。

    乾時廉有些羨慕的看了自家孫子一眼,雖然早就知道乾東這麼“高級的防護手段”,但想到自家武魂是變大把自己罩住,還得承受反震之力,就不由得一陣陣吃味。

    乾東沒有注意自家爺爺的眼神,他的全部注意力全部被眼前的十年份的毒蛇吸引。

    乾東看著泛著陣陣黑光的蛇眸,繃直的蛇軀,只想側身躲過去。

    但腦子再好使,也只是六歲的身軀。

    腦子甚至連滑鏟後的回頭掏都想好了,可身子卻在說:

    “你想多了”。

    乾東害怕的身體僵硬的動都動不了。

    說生遲那時快,毒蛇昂著頭,直衝衝撞到乾東身前。

    嗡的一聲,直接被垂下的護體金光擋住。

    乾東嚇了一跳,看了眼撞得頭昏眼花的毒蛇,又感受了一下體內消耗大約十分之一的魂力,舒了口氣。

    “好了,只是一隻十年份的蛇罷了,沒什麼價值,放它一條生路吧!”

    乾時廉說完,轉身便走了。

    一個魂宗被一條十年份的蛇摸過來那是恥辱,那不過是為了鍛鍊一下他孫兒罷了。

    ‘鍛鍊’的十分有效,乾東悄悄摸摸的跑到爺爺身邊,不敢四處亂跑。

    這一天就在找魂獸,認魂獸,打魂獸中過去了。

    傍晚時分,森林更暗了,夕陽更是把樹的影子嵌上了金邊。

    “合適的魂獸不是那麼容易找的,尤其是我們器武魂魂師,有時候進好幾次樹林都是常事!”

    看著夜晚降臨,乾時廉從隨身布袋中拿出帳篷跟乾糧,撕給乾東兩塊肉乾,就坐凳子上吃了起來。

    乾東跟著一塊吃了起來,想了想,還是沒有問為什麼不生火這種哲學問題。

    樹林的夜晚有點涼爽,風吹起來涼颼颼的,吹的乾東肚子有點疼,想要拉粑粑。

    看來一眼正在冥想的爺爺,起身去往河邊自己解決去了。

    他知道爺爺在注意著他,便沒有知會一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忍界:從木葉開始傳火
作者 渴望火焰的灰燼
【起點極度稀有的帶黑魂元素的火影同人!】 火焰,是生命的基石。 世界因為有了火焰,所以有了光、... (馬上閱讀)

其他遊戲輕小說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