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第一魂技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乾東方便完,低頭看了一眼河面,波光粼粼中又透露著一股詭異,乾東一股涼氣直衝頭皮,有點怕。

    趕忙提起來褲子跑向了自己爺爺。

    乾東沒想到的是,在他走後不久,一塊大石頭從河底冒了出來,頭頂一坨翔,有著同龜極其相似的腦袋,上面露著兩個漆黑的,充滿憤怒的小眼睛。

    回到了營地,乾東在他爺爺身邊安心的睡了一晚上。

    。。。。。。。。。。。。

    第二天,乾東牽著自己爺爺去河邊洗漱,他覺得自己昨晚有點丟臉,竟然怕黑。

    就準備拉著自己爺爺去壯壯膽子。

    順便再拉一次!

    就在他們走到半路時候,乾東突然發現昨天晚上自己開闢出來的小路上,冒出來一塊大石頭。

    這大石頭抬著一隻前腿,神似邁腿的烏龜,全身褐色。

    乾東沒怎麼注意這塊大石頭,以為昨天天黑沒看見,便拉著爺爺準備繞過去。

    “這是魂獸?”還好爺爺發現了不對,停下來仔細觀察這塊大石頭。

    就在這時,大石頭的‘前腳’輕微的往下晃動了一下。

    “誒哎矮....,還真是活的,這是大石頭成精了嗎?”乾東驚訝的道。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大概是玄石龜,不過它通常生活在水裡,怎麼跑岸上來了?”,乾時廉撓撓下巴,有點困惑。

    玄石龜身量極重,全身硬似玄鐵,又酷似褐石,行動緩慢,又稱為龜,以此為名。

    乾東看著眼前的大烏龜動都不動,膽子也大了起來,前摸摸,後碰碰,甚至爬上了大烏龜的背。

    乾時廉看見了,權當小孩子玩鬧,反正這玄石龜行動極緩,傷害不到乾東。

    就在乾東爬上玄石龜背上時,驚訝的發現這廝背上竟然有坨翔。

    “誒,爺爺你快看,它背上有粑粑”

    乾時廉何許人也,諾丁城魂宗也。

    一聞就分辨出來這翔跟自家孫子一樣的氣息。

    說來這玄石龜也是倒黴,在水裡裝著石頭挺好,乾東就硬在人家頭上方便。

    玄石龜它就沒受過這樣委屈!

    一生氣就朝乾東追了過來,沒想到碰見個魂宗。

    驚喜.jpg 

    如果玄石龜有腦子,那一定會說:我招誰惹誰了,好好睡覺被潑翔,一出門就碰到魂宗。

    乾時廉想了想,說道:

    “東兒,你看這玄石龜怎麼樣,玄石龜跟重鄂龜一樣防禦強悍,尚且更勝一籌,觀其年限,背高四米,剛好四百年,正是孫兒你能吸收的年限,如何?”

    “孫兒覺得可以,都說魂環看緣分,這玄石龜被我吸引過來,這魂獸與我武魂有緣吶!”

    認定了便不再猶豫,乾時廉直接伸出食指在玄石**上戳了兩個洞洞,不管在那緩慢掙扎的玄石龜,直接給乾東一把深藍色泛著毒光的匕首。

    “孫兒,不要怕,照著這個孔眼插進去。”乾時廉指著他戳出來的坑,比劃出來一個插入的手勢,得意洋洋的說道。

    乾東其實對斗羅大陸獲取魂環規則挺無語的,必須要自己完成最後一擊才能吸收魂環,難道這裡面有因果法則嗎?

    乾東就是一普通人,普通人為了自己從來不惜去犧牲別人。

    二話不說,拿著匕首就插進去了。

    不一會,玄石龜微微顫抖起來,褐色的頭部渲染上一層綠色,眼睛變得渾濁,到最後慢慢的閉上了眼睛。

    只見從玄石龜體內慢慢溢出黃色粒子,粒子緩緩在玄石龜的頭上匯聚,變得明亮,絢麗,形成魂環,其上好似有一頭烏龜在沉浮。

    魂環慢慢成型,等到最後一絲黃光漫出,終於到了乾東吸收魂環的時候了。

    “東兒,要記得抱收心神,全力引導魂環魂力注入到你的武魂當中。”

    說完,乾時廉迸發氣勢,驅趕周圍魂獸。

    乾東點點頭,走到魂環面前,盤膝坐下,用意念引導魂環過來。

    就感覺就好似拿手拉過來一個鐵環,只見明黃色魂環慢慢靠近,直到套在乾東頭頂上方,隨這時間的流逝,一絲絲魂力被乾東引導進入身體,注入武魂。

    但即使百年魂環也含有魂獸微弱的怨念,魂環中的魂力也變得急躁,活躍。

    在魂力進入身體時,一股燥熱猛然襲來,全身經脈變得脹痛,大腦更是有些混沌不堪。

    乾東咬緊牙關,忍受著往屁股上打針更甚的感覺,在全身上下,裡裡外外打針。

    那股瘙癢與疼痛一陣陣襲來。

    突然好似覺醒武魂那一刻,乾東再次在精神空間感受到自己的山河鍾,更是能感受到一縷縷魂力在金鐘與身體進行流動,進行交換。

    半個時辰後,魂環猛然一震,慢慢縮小並自上而下緩緩移動,最終套在了乾東的武魂上。

    好似打破了某種限制,山河鍾武魂上的日月星辰與草木鳥獸變得更清晰,金光沒有以前那麼耀眼卻更加古樸。

    隱隱散發的鎮壓之力越發濃郁。

    乾時廉感受著增加了不止一層的壓制。

    “真不愧是先天魂力高達八級的變異武魂,真是強大的不講道理。”

    乾東感受著慢慢變的清晰的金鐘,突然一圈黃光猛然從中爆發,漸漸形成一層明亮的魂環。

    隨著黃光越來越勝,魂環也越來越清晰,圍繞武魂在上下律動。

    乾東緩緩睜開眼睛,眼內是從腦中映射的金光,最終慢慢平靜下來。

    乾時廉把乾東扶起,問道:“怎麼樣東兒,獲得了什麼魂技?”

    乾東閉上眼睛感受著身體的強壯以及武魂給自己魂技的消息,臉上慢慢浮現鬱悶的表情。

    “爺爺,這次魂技不大對”

    “什麼!不應該啊,這玄石龜很適合你。”

    乾時廉心裡咯噔一下,有些慌張的問道。萬一是個沒用的魂技,那自家孫兒在前期就很吃虧啊。

    “我沒獲得防禦性魂技!”乾東更鬱悶了,還以為自己可以無限疊盾,誰也傷害不了。

    “我的第一魂技,我起名叫山河鎮壓,因為魂技效果被動是在我四周形成鎮壓之力,主動技能是給對方套上我的金鐘,直接鎮壓對方”

    “......”乾時廉不太想說話。

    “而且鎮壓之力跟隨我輸出魂力增加而增加。”乾東補充道。

    “......”乾時廉不想說話,並想給對方一巴掌。

    “來,釋放一下我看看效果。”乾時廉面無表情說道。

    “好的,爺爺!”

    山河鍾頓時浮現在乾東頭頂上方,一魂環從武魂中顯現。

    陣陣金光隨著武魂呈波浪狀散開。

    山河鍾頓時變得厚重,古樸,首先給人一種心理上的壓力。

    其次,乾東周圍十米範圍內突然變得沉重,身處其中的乾時廉心裡一粟。

    作為一個魂宗,乾東一名魂師竟然給了他壓力。

    不止身體上的壓力,還有心理上的壓力,精神上的壓力。

    乾時廉慢慢感受著。

    魂力運轉變緩,相同的動作耗費的力氣變大,像是泡在水裡,更是在潛意識裡有一種遠離的衝動。

    “東兒,耗費的魂力如何?”

    乾東細細感受一番,說道:“被動沒有消耗,不對,在消耗,但我的魂力好像在緩慢恢復。”

    乾時廉,“......”

    “爺爺,準備好了,我要施展魂技了!”乾東說完,取消被動,大喊一聲,“山河鍾,第一魂技,山河鎮壓!”。

    隨著體內魂力的消耗,山河鍾猛然一陣,咚~~。

    頓時乾時廉頭頂出現一金鐘,這金鐘滴溜的旋轉,好似在發力把乾時廉按下去。

    乾時廉突然感覺全身被壓在泥裡,魂力運轉直接中斷,缺氧一般呼吸不暢,甚是難受。

    不敢大意,乾時廉趕忙全力運轉魂力,手中出現一光溜溜的黃鐘。

    砰!乾東魂技形成的金鐘直接被洶湧的魂力彈飛。

    乾東臉色一紅,趕忙收回自己的武魂,確實限制魂宗消耗魂力太多了。

    “爺爺,這魂技也太費了吧,連魂宗都限制不了!”

    乾東很是沮喪,低慫著腦袋,很不滿意自己武魂被彈飛。

    “......”乾時廉。

    老天不公啊!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人在漫威:我的天賦可以無限增強
作者 筆下走神
突然穿越漫威世界的王秧,成為了卡瑪泰姬的學徒。 本以為自己應該無法學習魔法,然而覺醒了系統,可...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