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節 生死茫茫(二)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阿紫又將養了幾日,氣色已漸漸好轉。這天,程英問起阿紫如何受傷,阿紫道:“我原以為我姐夫死了,所以我就抱著他跳崖了。”一句話說得輕描淡寫的,在阿紫看來是順理成章的事,但程英與陸無雙聽在耳里,當真是吃驚不小。程英道:“哪你姐姐呢?”“我姐姐早死了,不過那也沒什么,我會像姐姐哪般待他。”陸無雙道:“你姐夫究竟是何等人物,竟令你生死相隨。”阿紫仰起頭,想起蕭峰的英姿,不禁悠然神往,緩緩道:“我姐夫乃當世豪杰,武功天下無敵,他官至大遼南院大王,卻不貪圖富貴,為了勸遼帝不對大宋用兵,竟不惜犧牲自己的性命……”想起蕭峰在懸崖邊自殺的一幕,阿紫禁不住潸然淚下。

    “大遼?”程英滿臉疑惑,“遼國早在一百多年前就被金國滅了,現在北方只有蒙古國,你姐夫怎么會是大遼的大王呢?”阿紫驚道:“什么,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啊,對了,我是神仙救的,她喜歡讓我來到這個世上,所以就把我變來這里了,哎喲,不好,不知她會不會把姐夫變到別的世上去。”陸無雙冷笑道:“神仙把你變到這兒來的?你當我們是三歲小孩啊?你不想說也就罷了,何苦要編些胡話來騙我們!”

    阿紫怒道:“我為什么要騙你們?我說的都是真話,信不信由你!”程英忙道:“我們不是不信你,只是這也太離奇了,我們真是聞所未聞啊。”阿紫出了一會兒神,幽幽地道:“我何嘗不覺得離奇,那日我抱著姐夫在雁門關跳下懸崖,谷底忽然卷起一陣大風,把我姐夫卷跑了,我也被卷到了這兒。我剛醒來時原以為到了地府,我拿鏡子一照,竟照出了我的模樣,而且我在跳崖前已把眼珠子挖了出來,現在竟好端端地在臉上,我就以為一定是那醫術高明的虛竹把我救了。等到你們兩個進來,我還以為你們是他的侍嬋呢,誰知竟不是。你們說,如果不是神仙,誰能把挖出來的眼珠子又安回去?誰又能把一個人從雁門關一下子變到江南?”程英和陸無雙聽了,回想起阿紫剛醒來的言行,竟不像是騙人的假話,但要她們就此相信,卻是不能,兩人面面相覷,均想:“世間真的有這么離奇的事嗎?”

    陸無雙道:“你把你的經歷說一說,如果沒有破綻,我們就信你。”阿紫撇了撇嘴,道:“你信不信我不要緊,不過看你卻不信我姐夫是大英雄,那我就告訴你吧。”于是就從自己在星宿海跟著丁春秋學藝講起,一直講到蕭峰因不肯出兵攻宋,被遼帝囚禁,中原豪杰為救蕭峰,如何與遼兵激戰。程英和陸無雙聽得如癡如醉,齊聲問:“最后救出蕭大俠了嗎?”“救出了,大伙兒退到雁門關,宋軍竟不肯開城門,遼兵追到,我哥哥和虛竹在千軍萬馬中把遼帝擒住,我姐夫就逼遼帝撤軍,并讓他立誓終他一生不可侵犯大宋,遼帝原不肯答應,我姐夫就把他拉到懸崖邊,說:‘我們結拜時曾有過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的誓言,如果你不答應,我就和你一起跳下去。’那遼帝知道我姐夫說到做到,嚇得腿都軟了,只得立了誓,我姐夫也就放了他,可恨那狗皇帝回到他的軍中,竟回頭朝我姐夫喊道:‘蕭峰,你為大宋立下如此大功,高官厚祿指日可待了!’我姐夫是何等樣人物,哪里受得了這樣的污蔑?但在幾萬遼兵的注視下,他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我姐夫只大聲說了一句:‘蕭峰今日成為契丹的大罪人,此后有何面目立于天地之間?’說完拾起兩截斷箭,用力地插入了自己的胸膛……”

    “啊”程英和陸無雙齊聲驚叫,門外同時傳來一男子的驚呼聲。程英和陸無雙聲齊喝道:“誰?”一條灰影從門外閃進來,道:“是我,兩位義妹別來可好?”阿紫見來人劍眉入鬢,鳳眼生威,只是臉色蒼白,頗顯憔悴。程英與陸無雙“啊”地一聲同時站起來,朝來人奔去,程英只奔出幾步就急忙止步,看著陸無雙奔過去拉著那人的手,喜得音聲有點兒發顫,“傻蛋,你怎么來了?”那人笑道:“我恰好經過這里,打聽得你們隱居在此,就順便來瞧瞧你們。”

    程英端詳著那人,心里道:“他可是瘦了。”嘴里卻微笑道:“大哥,你也別來無恙吧?”陸無雙未等那人作答,又問:“傻蛋,你什么時候來的?為什么躲著不進來?”那人道:“我來的時候,你們都在出了神地聽這位姑娘講話,我不好打擾,只好站在門外等著,誰知這位姑娘講的竟是這么一位英雄人物,我小時在桃花島住的時候,曾聽郭伯母提過這位蕭大俠,說他是一位力退遼兵的大英雄,但不知為何丐幫幫史對他的記載只是廖廖幾筆,現聽這位姑娘說他是契丹人,這其中原因就不言自明了,哼!丐幫枉自稱天下第一大幫,卻拘泥于什么胡人漢人,這么一位大英雄卻生生地被他們埋沒了!”

    阿紫聽他贊稱蕭峰是大英雄,立即對他心生好感,拱手道:“在下阿紫,謝謝這位大哥對我姐夫的稱贊,看大哥的身手,定也是一位武功高強的英雄。”來人道:“在下楊過,會些淺薄功夫,不是什么英雄。”陸無雙道:“傻蛋,你什么時候學得那么謙虛了,提起你神雕大俠,江湖上誰不敬佩?誰不豎起指頭稱一聲英雄?”阿紫道:“原來楊大哥如此英雄了得,小妹真是失敬了。”楊過忙擺手道:“我算哪門子英雄?你姐夫為國為民,造福天下蒼生,才是真正的大英雄。蕭大俠將兩截箭插入了胸膛,不知后來有沒有救活過來?”阿紫嘆了口氣,接著把自己如何抱著蕭峰跳崖,又如何被颶風吹到此地一一細說了。三人聽了,良久無語,想象著蕭峰的英雄氣慨,內心激蕩悲傷不已。

    “最可恨是那遼國的狗皇帝,竟逼死自己的結拜兄弟,真該千刀萬剮!”陸無雙恨恨地道。程英道:“狗皇帝固然可恨,但大宋的軍隊也可恨,他們要是肯開城門,眾英雄退入關內,蕭大俠和狗皇帝就見不著面,他也不至于自殺了。”楊過嘆了口氣,道:“如果蕭大俠進了城,狗皇帝必然要揮軍南下,造成生靈涂炭,這是蕭大俠最不愿看到的,如果讓他選,他肯定會選擇犧牲自己,以救天下百姓。”

    阿紫道:“楊大哥真是我姐夫的知己,如果他還在世,你們必定是最好的兄弟。”楊過聽了,苦笑一下,道:“我一個被情所困的俗人,如何配與蕭大俠稱兄道弟,可恨我出生得晚,未能一睹蕭大俠的風采,實是憾事。”阿紫道:“我能從一百多年前來到這里,我相信我姐夫也一定在這個世上。等我的傷好了我就去找他,無論天涯海角,我都要找到他,到那時我就帶他來見你們,他要是見到你們,一定也會很歡喜的。”楊過、程英、陸無雙雖覺得此事匪夷所思,但三人被蕭峰的英雄氣慨所感動,實是愿意相信蕭峰和阿紫一樣還活在世上。

    楊過嘆道:“阿紫姑娘的癡心倒與楊某相同,龍兒與我的十六年之約已過了十年,十年來,我走遍了天涯海角,卻打聽不到她的一點兒音訊。江湖上都說小龍女身中劇毒,已于十六年前跳崖自盡,可我從不相信這些鬼話,我知道我的龍兒不會騙我,她一定還活著,一定會來赴十六年之約……”楊過說到激動之處,雙目含淚,語音激昂,像是安慰自己,又像是要說給遠方的小龍女聽。程英和陸無雙見意中人傷心難過,心下甚感凄然,但知多勸亦無濟于事,兩人想起小龍女的溫婉可親,也不禁黯然神傷。

    阿紫見三人神情,已明白了八九分,心想:“瞧這模樣,程姐姐和陸姐姐都喜歡上了楊大哥,而楊大哥心里只有一個小龍女,真不知這小龍女是何等模樣,連程姐姐這樣的人物都比她不過,唉,我又何嘗比阿朱姐姐丑呢?可是姐夫偏就只喜歡她。”當下心有所感,亦悶悶不樂。一時間四人各想著自己的心事,都沉默起來。

    楊過忽朗聲一笑,道:“這是怎么了?我和兩位妹子許久不見,又趕巧遇上這位阿紫妹子,大家該高興才是,都怪我,鬧得大家都哭喪著臉。無雙妹子,拿酒來,我自罰三杯!”陸無雙一拍手掌道:“好,咱們這么久沒見面了,今天非得喝個痛快不可。”說著,轉身就要出去拿酒,程英忙起身笑道:“表妹,你回來陪著楊大哥說說話是正經,讓我去做幾個小菜來,你們再喝罷。”又轉頭對楊過道:“楊大哥,空腹喝酒最傷身子,我也該做晚飯了,你想吃什么,我這就做去。”楊過聽著她溫柔的聲音,看著她的粉面朱唇,仿佛就是自己十幾年前在此養傷的情景,心里一蕩,微笑道:“我想吃粽子。”程英一怔,目光流盼,正巧與楊過目光相接,登時羞得滿臉通紅,轉身快步走了出去。

    楊過心里懊悔不已:“楊過呀楊過,你心里明明只有一個龍兒,為什么還死性不改,難道你害得她們還不夠苦嗎?”想起程、陸兩人為了他至今未嫁,心里無限愧疚。陸無雙在旁左一句“傻蛋”、右一句“傻蛋”地與他說笑,楊過正自懊悔對程英過于輕挑,此時對陸無雙的說笑不敢再接口,正襟危坐著,只是敘敘別后情形,陸無雙察覺楊過心思,心里難過,漸漸言語也少了起來。

    阿紫看出端倪,心里好笑,插言道:“楊大哥,我問你一件事,你可別惱。”楊過巴不得她岔開話題,笑道:“阿紫妹子,你問什么我都不惱。”阿紫指指他右邊空蕩蕩的袖子,道:“我想問你的右臂怎么沒了?”楊過尚未回答,陸無雙就嗔道:“阿紫,你怎么不問點別的呢?偏要勾起傻……楊大哥的傷心往事來!”在陸無雙和程英心里,楊過斷臂是她們一生中最傷心的事,平常誰也不想提起。楊過笑道:“不礙事,都過去十幾年了,哪里還傷心得起來?現在想想,都是我自作自受,誰叫我好管閑事呢。”陸無雙怒道:“什么好管閑事,你這樣做是為了救人性命,免得他們兄弟相殘,連三歲小孩都明白,她郭芙偏就不明白?她只不過仗著自己父母是大俠,就肆意妄為,以后如果有機會,我一定要砍下她的一條手臂來才解恨!”

    阿紫越聽越奇,急道:“喂,你們說來說去,也沒說清楚到底是什么回事呀。”當下陸無雙一口氣將大小武因迷戀郭芙而動武,楊過為免兩人兄弟相殘,信口說郭靖夫婦已將郭芙許配給他,讓兩人對郭芙死了心,郭芙大怒,趁著楊過傷重無力還手之際,砍了他的右臂下來。陸無雙深恨郭芙,邊講邊破口大罵,猶覺不解恨。楊過在旁勸道:“無雙妹子,事情都過去那么久了,看在郭伯伯的份上,我們就饒了那丫頭罷。”阿紫一直沒吭聲,此時忽道:“楊大哥,陸姐姐,你們與姓郭的一家都有淵源,不能親自下手報仇,這個仇就由我來報吧,也算我報答你們的救命之恩。”陸無雙喜道:“好妹子,我們真沒白救你,你如真能為楊大哥報這斷臂之仇,我陸無雙愿意做牛做馬,服侍你一輩子!”

    楊過見她倆為自己同仇敵愾,心里甚是感激,雖然自己早沒了向郭芙報仇之心,但卻不忍拂了她倆對自己的一番心意,心想郭芙長年在她父母身邊,當世恐怕沒有人能取她一條手臂,聽阿紫說要為他報仇,也只是當作一句戲言而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7_30103-m
你好,王子大人
作者 月朧沙
  【女扮男裝】哥哥神秘失蹤,女扮男裝,混入校園,遇到了哥哥昔日的“死對頭!” 腫麼辦?線上等... (馬上閱讀)

其他同人唯美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