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節 生死茫茫(三)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程英已做好飯菜,因阿紫未能下床,程英用碟子盛了些端給她,讓她在床上吃。楊過吃了一塊桂花肉,贊道:“程英妹子的廚藝越來越長進了,都快追上郭伯母了,真不愧是桃花島的門人。”程英笑道:“楊大哥太夸獎了,小妹這點兒皮毛功夫如何能與師姐相比?”楊過面對故人,心下大慰,喝了幾杯,微有醉意,嘆道:“小時候在桃花島,郭伯母做的飯菜雖然好吃,可哪里有與你們在一起吃得高興!”陸無雙道:“又是那郭大小姐欺負你吧,反正有她的地方,絕沒有你好過的!”楊過想起在桃花島那段寄人籬下的日子,不禁苦笑道:“我小時候是個壞孩子,大人、小孩都不喜歡我,唯有郭伯伯一直真心對我好。”

    程英想他一個小孩子,孤苦伶仃,備受欺凌,心里難過,道:“你要喜歡吃,以后我變著花樣做給你吃,唉,為什么不讓我們早點遇到你呢?”楊過笑道:“對,早點遇上,我們三個孤苦伶仃的小孩組成一個叫花子隊,我帶著你們討飯去,別人一見你們兩個可愛的小妹妹,都爭著扔錢過來,我怕是撿也撿不及了!”程英、陸無雙笑得花枝亂顫。阿紫笑道:“楊大哥,既然兩位姐姐那么好,反正你十六年之約還沒到,也沒個去處,何不在此住下,也好蹭蹭程姐姐的飯吃。”

    程英與陸無雙一聽此言,都紅了臉,但阿紫所說的正是她們所盼的,明知與楊過有緣無份,但總盼能常常見見他,也就心滿意足了。當下兩雙妙目都瞧著楊過,著實希望他能答應留下來。楊過為免程、陸兩人對自己感情更深,知道決不能留下來,但又不忍傷她們的心,一時竟無言以對。程英見楊過眉頭微蹙,心里不禁黯然神傷,但卻不忍見他為難,于是強笑道:“楊大哥游俠四方,如何能長住這里?況且蒙古大軍還在襄陽城外,即使住下了,只怕也寢食難安。”楊過聽程英提起蒙古大軍,臉色凝重起來,點頭道:“是啊,國家興亡,匹夫有責,蒙古一日不退兵,終是我大宋的心頭大患。我雖不能像郭伯伯那樣駐守襄陽,但也要出一份綿力才好。”

    程英道:“楊大哥出的何止綿力而已,去年春天,蒙古向襄陽增援兵,在河南南陽附近遭伏擊,領兵的豁兒赤被斬于馬下,蒙軍死傷無數,剩下的蒙古兵四處逃散,潰不成軍。去年冬天,蒙古向襄陽運送糧草,在河南與湖北交界處,中了調虎離山之計,押送糧草的忽圖合別被殺,糧車更被搶劫一空。這兩件事轟動江湖,人們爭先傳頌率領群豪的那位神雕大俠,說他足智多謀,英勇蓋世,槍挑豁兒赤,劍斬忽圖合別,雖只有一條手臂,卻比江湖頂尖高手還要厲害一千倍,相貌雖然丑陋一點,但在大宋百姓心里,他卻比潘安還要美一萬倍,只是他來無影,去無蹤,沒有人知道他是何許人。”說到這里,程英瞧著楊過微微一笑,“別人再想不到神雕大俠就是你,就連你郭伯伯、郭伯母都想不到。”

    楊過道:“楊過本就是無名小卒,不敢擔當大俠之名。”阿紫忽道:“我有一事不明,楊大哥相貌俊俏,最多也就是比潘安差一點兒,為何別人說你相貌丑陋呢?”楊過大笑,道:“阿紫妹子,你也太抬舉我了,我充其量也就是傻蛋一個,哪里能與潘安相比!”陸無雙拍手笑道:“對,確實是傻蛋一個,阿紫妹子,你楊大哥會變戲法,在我們面前變俊俏,在別人面前就變成了丑八怪。”

    程英抿嘴一笑,朝楊過道:“你干嘛老戴著那人皮面具?仔細嚇壞了人。”楊過開懷暢飲,已微有醉意,笑道:“我第一次見你時,你不也是戴著人皮面具嗎?你如此的花容月貌都戴得,我這樣一副臭皮囊戴戴又何妨。”程英聽見心上人夸獎自己,不禁俏臉微紅,心里欣喜異常。

    陸無雙笑道:“我表姐天仙似的人物,要不是戴著面具,不知要招來多少狂蜂浪蝶,整日圍著她嗡嗡地叫,煩都煩死了。”楊過連連點頭,道:“有理,有理。”

    阿紫奇道:“人皮面具?是什么玩意兒?我倒從來沒聽說過。”楊過從身上拿出一張像蟬翼般薄的皮來,打開貼在臉上,立時一張俊臉變得無比可怖,阿紫瞧了,拍手笑道:“太神奇了!我再瞧不出你是戴著面具的。”

    陸無雙皺眉道:“快拿下來罷,怪恐怖的。”楊過揭開人皮面具,阿紫一把搶過去,細細地翻來覆去般看,然后笑著對楊過道:“楊大哥,你還有嗎?這張能不能送給我?”楊過尚未回答,程英就笑道:“阿紫妹子,這是我師父送給楊大哥的,你如不嫌棄,我這兒還有一張,就送給你吧。”說著從身上拿出一張人皮面具來,遞給阿紫。阿紫把先前的那張還給楊過,伸手接了程英的,高興得眉開眼笑,不住地往臉上擺弄。

    陸無雙笑道:“表姐,你把這個給了她,以后沒有了這個勞什子戴著,可要美多了。”阿紫聽了,拉著程英的手道:“程姐姐,你真好,你只有這么一張面具,卻送給了我。”程英拍拍她的手笑道:“沒什么,難得你喜歡,我想要也容易,下次見著師父,再問他要一張就是了。”

    門外傳來竹林被夜風吹拂的聲音,眾人仰望窗外,月已上中天,才知道夜已深,當下四人各自安歇。

    接下來的幾日,楊過替阿紫運氣療傷,閑時與程陸兩人敘敘舊情,倒也輕松自在,只是對小龍女的思念日愈加劇。程英、陸無雙每日得見意中人,心里無比欣喜,兩人盡量以待兄妹之禮待楊過,但不經意間也會真情流露,楊過唯有詐作不知。

    過了十幾日,阿紫傷勢大為好轉,楊過見已無大礙,便也起身告辭,程英、陸無雙雖十分不舍,但也知不能挽留,兩人扶著阿紫送了出來。楊過擔心阿紫傷后體弱,不準她們遠送。程英、陸無雙想起不知何日再能相見,淚水直在眼眶里打轉。陸無雙再三囑道:“楊大哥,往后沒事的時候,可要常來呀。”楊過見兩人難過,心下亦感悵然,點點頭道:“我會常來的,你們要好好保重。”阿紫道:“楊大哥,請你在江湖上留心打聽有沒有我姐夫的消息,如果有,麻煩你一定要來告訴我一聲兒。”楊過道:“蕭大俠是我最敬佩的人,我一定會盡力打聽的,你放心好了。”

    三人止步,目送楊過的背影漸行漸遠,才依依不舍地回來。

    又過了半個月,阿紫的傷勢已基本痊愈。這一日,阿紫說要去尋找蕭峰,程英和陸無雙因她傷勢剛剛才好,勸她多休息幾天,無奈阿紫找蕭峰心切,一刻也不愿再耽誤。當下程陸兩人為她打點行裝,又到市集買了一匹馬和一些干糧,并將兩人積攢下來的幾百兩銀子全部給了阿紫。阿紫雖行事刁毒,但實是自小孤苦伶仃,又受星宿派影響所致,后來一直跟著蕭峰,她又十分仰慕他,多多少少也被他的正氣所熏染。這一個多月以來,更是受到程陸兩人無微不至的照顧,特別是程英,對她溫言細語,許多話兒都講到阿紫的心坎上去,讓阿紫倍感親切,視程英為世上唯一的知己,不知不覺中,已深受程英的感染,刁毒的性子被磨滅了不少。現見程陸兩人忙忙碌碌地為自己打點行裝,心里著實感動,她從前不懂得知恩圖報,此時卻暗暗地尋思日后該如何相報。

    第二日清早,當晨霧還沒有散去、露珠還掛在枝頭的時候,阿紫就騎上馬,和程英、陸無雙揮手而別,開始北上尋找蕭峰。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854395_87_30100-m
網王之江戶川櫻一
作者 須彌生
  她從另一個戰爭位面而來,在這裡叫做江戶川櫻一,是青學女網的國王,由她開始,屬於青學的新的征... (馬上閱讀)

其他同人唯美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