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最後30天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李傑醒來的時候,頭頂上的吊扇還在盡職的旋轉著,鏽跡斑斑的扇葉和乾澀艱難的嘎嘎聲,很容易給人一種隨時都會散架的感覺。而儘管那架老得讓人揪心的吊扇依然勤勤懇懇的工作,屋內的溫度卻依然熱得讓人抓狂。

    李傑赤裸著身體在床沿上坐起來,一伸手,不管碰倒自己身體的哪個地方,都是一層滑膩膩的汗跡。抬起頭,窗外是明晃晃的陽光,天空裡沒有一絲雲,只有正在蒸騰著的肉眼都可以看見的熱氣。

    一時間,他的腦子裡有些空白,這樣獃滯的坐了十多分鐘以後,李傑才發現事情似乎有點奇怪。是的,他看到的老朽的吊扇、簡陋的傢具,機箱蓋全拆掉了,主板和各種電線都裸露在眼前的台式電腦,還有一屋子雜亂而骯髒的垃圾和帶著餿味的即食麵的味道,都讓他感到無比的熟悉,又無比的陌生。

    熟悉的,是他記憶裡的生活,陌生的,是這種生活離他早已遠去。

    遠去的人還會再次出現在眼前,可是,遠去的生活難道也能回來?遠去的生活有多遠,他不記得了,他只記得,很長時間以來,他每天要面對的,都是饑餓,是死亡,是发臭的屍體,是流淌著粘液的變異生物,是無休無止的爭鬥和殺戮,是這一分鐘睡著了,就不知道下一分鐘是否還能醒來的無邊的恐懼,是每天都可能會有同伴永遠離開的痛卻無法麻木的哀傷,是永遠也沒有盡頭的絕望和掙扎。

    李傑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臉,清楚的感覺到了手心的熱度,媽的,不是做夢啊。可是,怎麼可能呢?自己怎麼會在這樣一個地方?

    看著屋子裡的一切,李傑猛然想起,自己在大學畢業以後,不就是租了一個便宜的破房子,每天吃著泡麵苦撐著留在城市裡的嗎?這就是自己租的那房子,沒錯,老式的工廠職工宿舍,還是頂樓。沒錯,就是那間房子,老式的樓房,沒有隔熱層,更沒有空調,連廁所和浴室都是一層樓公用的。他就是在這間房子裡度過了大學畢業以後的最初,也是最後的幾個月,在這幾個月裡,他一直沒有找到工作,連即食麵都要吃不起了。

    可是,可是的可是,這樣的生活,不是早就在記憶裡被塵封了嗎?他記不得有多久,總之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怎麼會,一下子又出現在眼前呢?

    整理了思緒,再次確認一切並不是在做夢,答案似乎只有一個了,那就是——他回到了從前,回到了大學剛畢業的那段日子。天,還真的有這種事啊!

    真的回來了,從那個煉獄一般的世界裡回來了。可是,李傑連最初的興奮都來不及體驗,馬上就想到一件事情,即使他回到從前了,那場讓人類失去家園的災難也並不會改變。雖然他不知道為什麼,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他知道,在這個熱得讓人发狂的盛夏裡,一場前所未有的災難正在超無聲息的逼近整個世界。

    電腦是開著的,李傑看了一下案頭的時間,嘴邊不由得浮起了一層苦笑——現在離那個被後來的倖存者們稱之為“審判日”的大災難開始之日,還有一個月,更準確的說,是30天,720個小時。

    “日啊。”李傑走到窗邊,對著窗外明晃晃火辣辣的太陽豎了個中指,怨毒的說:“你媽的,讓我重生,至少讓我重生早幾十年好不好?只給我一個月的時間,他媽的頂個屁用啊!”

    李傑想起災難爆發前,自己成天淹在網路小說裡,重生穿越這些詞都看到有一種生理厭惡了,卻怎麼都沒想到,這種事情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可是,發生就發生吧,讓自己重生到別人的身上去,重生到更久遠的年代去,那才有機會像別的那些重生穿越者那樣发家致富或者稱王稱霸對不對?只給一個月的時間,幹什麼?最後享受一把,然後在“審判日”來臨之前華麗麗的自殺?別人重生都是為了享受人生的,而他,讓他重生,是為了讓他再一次經歷地獄的開業典禮?

    李傑很想從窗口跳下去,看看自己是不是有了什麼超能力,不過理智告訴他,這樣做只能讓他死得很難看。對於他這樣一次又次千辛萬苦,受盡折磨死裡逃生的人來說,沒有什麼比活著更有價值的事情!自殺?去他媽的!

    就在李傑腦子裡不斷的自我交戰,沒完沒了的猜疑與憤慨的時候,他突然發現,對面那棟樓的窗前,分明站著一個——女人。準確的說,應該是個女孩。

    李傑租的這種老式工廠宿舍樓,就在他剛畢業的大學後邊,工廠早就荒廢了,但老式宿舍便宜的租金是附近學生們租屋的首選。這些老式的樓房破舊不堪,沒有電梯,公共設施也早已只是擺設,除了懷舊,它們原有的功能基本上都被鏽跡掩蓋了。不但如此,一整片宿舍樓緊緊的挨在一起,中間沒有綠化,更談不上物業小區,樓與樓之間的距離更是近到說話都不用喊的。

    李傑站在床邊,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對面的女孩。那女孩穿著一件白色的半截小背心和一條白色的平角短褲,上身那種像是要把背心撐破的火爆,中間線條優美的纖腰和修長曼妙大腿,讓李傑的有種血奔的衝動。她的皮膚並不是很白,卻呈現出一種淡淡的健康的小麥色,她的五官很精緻,要命的是,她的五官組合在一起以後,直接就給了李傑一種透不過氣來的感覺。李傑不是沒有見過美女,但是這種漂亮得讓人透不過氣來的女孩,還是第一次見到。

    美女?美女用來形容她實在是太俗套了。

    大概,對面這個女孩也是剛從午睡中醒來,走到窗邊透透氣,沒留神大家就這麼火辣辣的迎面撞在了一起。當然,隔了兩棟樓之間一個狹窄的天井的距離。

    對視了大約半分鐘之後,女孩淡淡的笑笑,說:“拜託,身材那麼差,就不要露了好不好?”說完,就轉過身去,拉上了窗帘。就在她轉身的一刹那,李傑又看到了一個線條完美的脊背和臀部,也看到她扎著一條黑亮的粗辮子。

    李傑心裡呻吟了一下,這真是回到了自己過去的歲月裡嗎?可是,在他的記憶裡,怎麼沒有出現過這樣一個漂亮得讓人窒息的女孩呢?他在這裡住了幾個月,不可能原來一次都沒有遇到過啊。

    可是,所有的一切,又都向他表明,自己絕對,肯定,是回到了過去的自己身上來了。尤其是,他在屋子裡那塊水銀都剝落了不少的老式穿衣鏡前看見自己的裸體的時候。

    那個女孩說得不錯,李傑的身材並不怎麼好。其實主要是因為缺乏鍛煉,李傑的身高有175公分,不算矮,但是瘦得有些離譜,那種瘦是從進入大學以後,就宅在寢室、網吧裡,極少出去運動造成的。不但瘦弱,而且周身都有一種營養不良泛著青色的慘白。還有他的頭髮,又長又髒又亂,他本來就不帥,這麼一來,看起來都跟黃渤有得一比了。

    李傑很慘淡的想,難怪那個女孩見到他的身體竟然那麼鎮定,不怪她太強悍,要怪,只能怪自己連讓女孩羞澀的本錢都沒有。然後,他有很樂觀的想,對面那個女孩無疑吃了個大虧,說不定還會長針眼,而自己可是賺大了。他並不遺憾看到的女孩畢竟還是穿著衣服的,事實上穿著那種純白的小背心和小短褲,比什麼都不穿更誘惑更唯美得多。

    天曉得,就憑著自己這副身體,當初是怎樣活下來,並且比大多數人都活得更久更堅強的呢?李傑看著自己的身體,除了被女孩鄙視的鬱悶和感慨,突然有了一種緊迫感——如果“審判日”無法改變的話,自己未必還有原來那樣的運氣活下去,那麼,不管怎麼樣,利用自己腦中的記憶,多做一些準備,比原來更好的活下去,也是當務之急了。

    美女?美女又怎麼樣呢?一旦感染病毒,再美的身體,也會變成爬滿寄生蟲,流淌著膿水,散发著惡臭的喪屍,或者直接變成腐爛的屍體的!美麗這個詞,在末日來臨之後,絕對不會比一個发霉的麵包更值錢!

    想到這裡,李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不經意的,李傑的目光停留在了自己的胸口上,微微皺起了眉頭,他發現,在這幅白淨而瘦弱的軀體上,在心臟的位置,有一個拳頭那麼大的傷疤。那個傷疤呈不規則的三角形,周邊還帶著長短粗細不一的鋸齒狀,他側過身,在鏡子裡看到,自己的後背,也有一個類似的疤痕,只不過,後背的疤痕要小一些。

    曾經發生的一切,一下子又那麼清晰的浮現在了李傑的眼前——在那個死一樣寂靜的小城裡,他和他的第17戰術機動部隊遭到了伏擊,他不知道整支部隊是否還有倖存者,但是他記得,在他的心臟被那個三級變異體用堅硬的角質觸手刺穿以前,他的部隊就已經喪亡殆盡了。

    這個記憶帶著一陣分明的劇痛,從他胸口的傷疤向全身蔓延,又從身體侵蝕到意識裡。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649762_9_253-m
末日輪盤
作者 幻動
  當生命停止的剎那,葉鐘鳴回到了十年前,那個末日開始的下午。

  是上天對... (馬上閱讀)

其他科幻靈異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